• 第十章 蒙台梭利

    更新时间:2016-01-19 08:00:00本章字数:2746字

    他们学院的教学楼是我们大一大二的教学楼,那里有我两年的回忆。那天晚上正好我们以前上自习的教室没有学生,我和王雨便悄悄溜回娘家了。还坐在以前的位置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可以安静地回忆在那里的点滴,这种感觉真好。还没有毕业呢,我已经开始回味了。

    自习休息的时候,我们两个想把把娘家好好的参观一番,但是又怕打扰别的同学看书,所以只在二楼三楼的楼道里走了一次。教学楼外观除了多了一块“学前教育学院”的牌子外,别的还是以前的样子。只是里面有很多变化,变得有点陌生了,也有了回忆的味道,还多了他们学院的气息。就比如那个蒙台梭利实验室,我很好奇,那里面都什么呢?化学、生物、物理实验室的陈设还见过一些,只是学前教育学院的实验室是怎么样的陈设呢?这个还不好猜。

    欣然:蒙台梭利?

    念寒:怎么了?

    欣然:你们系上有个蒙台梭利实验室,干嘛的啊?

    欣然:他有什么观点或者试验啊?

    念寒:嘿嘿,蒙式教学法。

    念寒:教师,幼儿,有准备的环境。

    欣然:还是不懂。/难过

    念寒:她自己创设了一套幼儿的教具:恩物(意为上天恩赐之物)。

    欣然:然后呢?

    欣然:/呲牙算了,还是不解释了,我问的问题有点奇怪。

    念寒:我也不会说了,总之很好玩儿。

    欣然:只是我还是不知道你们在实验室里干嘛啊?

    念寒:我玩儿过,在实验室里做幼儿做的事情。

    欣然:真的很好玩儿?

    念寒:比如:有一个教育就是教幼儿如何系纽扣。

    欣然:哦哦,我还以为干嘛呢。/微笑

    欣然:怎么教?

    念寒:给一个木质的正方体框架穿了一件合身的衣服。

    欣然:/疑问

    念寒:给一个木质的正方体框架穿了一件合身的衣服,上面有纽扣、拉链。

    欣然:/疑问

    念寒:你没收到?

    欣然:啊?收到了啊,只是还是不明白啊。/难过

    念寒:好吧,你应该玩玩儿,就知道了。

    欣然:那就怎么了啊?

    欣然:我也觉得我应该去现场感受一下。/调皮

    念寒:幼儿可以自己去给那些教具系纽扣。

    欣然:哦哦,我还以为是把正方体当幼儿呢。/流汗

    欣然:/憨笑 现在好像明白点了。

    欣然:你们系上还有别的试验室吗?

    念寒:有。

    念寒:奥尔夫。

    念寒:奥尔夫,就是音乐和律动教学。

    欣然:奥尔夫教学法?

    念寒:是的。

    欣然:通过音乐和律动让孩子学习,成长,这个不错。

    欣然:还有吗?

    念寒:没了。

    欣然:那具体怎么教啊?

    念寒:很简单

    念寒:节奏和音乐,然后,主要是打击乐器。

    欣然:就伴随着音乐进行一些与之相关的教学吗?

    念寒:嗯,聪明。

    欣然:/调皮

    欣然:不过,如果不能很好的把他们融合呢?像我,就不行。

    欣然:在音乐和伴奏之下,进行游戏,讲故事,或者跳舞,再或者就只是胡乱动着,都算吗?

    念寒:是。

    欣然:没有太刻意的目的,只是让孩子玩的更好而已,对吗?

    念寒:但是老师会把动作规范一下,动作都是锻炼幼儿的机体。

    欣然:哦哦。

    念寒:比如拍、跺脚。

    欣然:所以你们的课程那么杂。

    念寒:总之很简单的。

    念寒:对啊,什么都得学。

    欣然:总之,我咋觉得很难啊。

    欣然:你唱歌,舞蹈,钢琴,应该都还好吧?

    念寒:都差。

    欣然:男生跳幼儿舞蹈应该很可/偷笑

    念寒:聪明,可笑。

    欣然:少了个字:爱。

    念寒:错,是可笑。

    念寒:哎!

    欣然:你最喜欢那个课程啊?

    念寒:喜欢钢琴和画画。

    欣然:不会,我觉得肯定是可爱。

    欣然:那这两门应该还好吧?

    念寒:哎,想起来都不知道当初怎么熬过来的。

    念寒:学的时候还可以。

    念寒:现在……

    念寒:哎!

    欣然:又还给老师了?

    念寒:对。

    念寒:就是人家把学费没还给我。

    欣然:好吧,参加工作了再找回来。

    念寒:哈哈,估计不成了。

    欣然:/敲打 老师没问你要双份工资就是好的了。

    念寒:/偷笑/偷笑/偷笑

    欣然:你还给老师,又没经过老师的同意。

    念寒:嘿嘿,没办法,忘了。

    欣然:估计不成了?那就将来和你孩子一起再学吧。/憨笑

    念寒:以后他自己学。

    欣然:这个也是,长时间不练,全忘了。

    念寒:嗯。

    念寒:现在就是太忙了。

    欣然:他老爸是学幼师专业的哎,你还让他自己学啊?

    欣然:哎!

    欣然:啥时会不忙呢?

    念寒:幼儿教育的本质就是以儿童为中心。

    欣然:是啊。

    念寒:蒙台梭利都说了,有准备的环境比教师更重要

    欣然:那也总该有个人要引导吧?

    念寒:幼儿的画画 小班就是涂鸦。

    欣然:有准备的环境重要,也要稍加引导吧?

    欣然:涂鸦也好,你跟着涂涂,他会很高兴的。

    念寒:肯定啊。

    欣然:我倒是挺愿意和孩子一起学习的,可是就怕啊,到时候,时间精力都不允许。

    念寒:哎!做哪一行的不爱哪一行。

    欣然:哎!

    念寒:真的。

    欣然:哈哈,好吧,也许我只是好奇。

    念寒:慢慢地都会厌倦。

    欣然:要是我学幼师,说不定和你一样的想法,或者还不如你呢。

    念寒:不过有些女生很喜欢。

    欣然:那她们将来肯定会是个好母亲。

    念寒:呵呵,好吧,但愿。

    欣然:如果,幼儿教育稍微普及一下,以家庭教育为主,学校教育为辅,是不是会更好呢?

    欣然:哈哈,就是,但愿我说的是对的。/调皮

    念寒:不会。

    欣然:家庭对孩子的影响很大啊。

    念寒:幼儿园是幼儿社会性发展的最重要场所。

    欣然:为什么呢?

    欣然:幼儿园是幼儿社会性发展的最重要场所,只是家庭再配合好的话,对幼儿的成长更有利,是吗?

    念寒:家庭和幼儿园相互合作,平等地位。

    欣然:平等地位?

    念寒:对,家庭和幼儿园地位平等。

    欣然:但是也会有个例吧?

    欣然:我问的问题好像就很白痴。/呲牙

    念寒:法规规定的。

    欣然: 啊啊?我醉了。

    念寒:嘿嘿。

    欣然:我说的实际情况,又不是法律。

    欣然:法律有些太高大上了,不实用。

    念寒:实际情况不好说。

    欣然:/微笑 也是。

    念寒:教育幼儿基本上就成了幼儿园的事情了

    欣然:你今年考上岗,明年考公务员,会一直都很忙吧?

    欣然:现在科学负责任的幼儿园不多。

    欣然:所以还是早点睡觉吧,不耽搁你了。/调皮

    念寒:呵呵,好吧,有时间再说。

    欣然:嗯嗯,我好像一直一直打搅你。/呲牙

    欣然:也许我该停一停了。/调皮

    念寒:没有,我说过,我们聊得来。

    欣然:你确定不会嫌烦?

    念寒:不会。

    欣然:那就好,我也不用多想了,我的脑袋还真想不来那么多事儿。/调皮

    欣然:很晚了,睡觉吧,熬夜对身体不好。

    欣然:晚安!好梦!

    念寒:好梦!

    欣然:希望不会做噩梦!/调皮

    念寒:哈哈,不会的。

    念寒:好好睡。

    欣然:嗯嗯。

    这是我们第二次聊幼儿教育了,他的专业功底很好,而且他有科学的教学理念,我觉得他会是个负责有爱心的老师,他会以他的人格魅力影响学生的。只是,这只是想象中的期许,虽然他的观念不会变,他的思想不会背叛初心,只是现实总不会那么理想。幼儿是天使的魔鬼的合体,总会折磨的人不知所措,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偶尔又会给你一个甜蜜的微笑,虽然抚慰了创伤,但是耐心也在一点点被消磨殆尽。而且他不喜欢当老师,更不喜欢当幼师,又能如何在能把自己不喜欢的职业做的有声有色呢?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会混日子,因为他知道,教师是个凭良心吃饭的职业,更何况得过且过不是他的生活态度。只是,在这种交织下,他会更痛苦。也许独立思考的人,注定是孤独的,是痛并快乐的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