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珍惜友谊 永不厌烦

    更新时间:2016-02-15 08:00:00本章字数:4187字

    欣然:/微笑 这第几周了啊?你们的课都已经结束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他没有回复我,那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

    欣然:你没上QQ吗?好孩子,加油哦!我是连第几周都不知道了。/调皮

    念寒:刚刚看到。

    念寒:准备回呢。

    念寒:嘿嘿

    欣然:这会儿才回?宿舍门都锁了吧?

    念寒:准备给你回复消息。/呲牙

    念寒:我刚刚去我们班娃娃的宿舍,做了会儿题。

    欣然:哦哦,我以为你这会儿才回宿舍,吓到我了。

    欣然:你们班学生没住一个宿舍吗?

    欣然:这第几周了啊?你们的课都已经结束了?

    念寒:结束了,这周考试,两门课。

    欣然:哦哦,这是第十周了吧?

    念寒:嗯。

    念寒:我怕挂科,这次。

    欣然:考试结束,大学生涯就结束了。

    念寒:都没上课去。

    欣然:/敲打

    欣然:最后一次考试还挂啊?你是想留在成州师大啊?

    念寒:嘿嘿

    欣然:没上课应该也没事儿吧,最后一次了,老师应该不会为难你们了。/调皮

    念寒:嘿嘿,我们老师说,她不会让我们挂科的。

    欣然:所以你就大胆的不去上课了?

    念寒:那时候上培训班呢。

    念寒:再说,培训班的老师,就是我们上课的老师。

    欣然:哦哦,原来如此。

    念寒:当然不为难了,她们都认识我。/憨笑

    欣然:哈哈,那你的知名度是有多高啊?

    念寒:我们学院男生少。

    念寒:老师基本上都认识。

    欣然:好吧,就这个优势?

    念寒:嗯。

    欣然:那你是不是应该庆幸自己选对了专业?

    念寒:没有啊,我专业课好烂。

    念寒:再说,我是调剂到学前教育的。

    欣然:不会啊。

    念寒:不是我自己报的。

    欣然:你想选的专业是中文?

    念寒:历史。/呲牙

    欣然:哈哈,好吧,自古文史不分家。/偷笑

    念寒:嘿嘿,好吧。

    欣然:学前教育挺好的,就算不从事学前教育工作,也有助于将来带自己家孩子,大学就就权当培训。/调皮

    念寒:嘿嘿,这也是。

    欣然:/微笑

    念寒:好烦。

    欣然:好烦?怎么了?

    念寒:今天看法律,以前的都忘了。

    欣然:忘了,再看看又会想起来了呗。

    念寒:想不起来。

    欣然:想不起来就重头再来,下次绝不会像这次这么糟糕的。

    欣然:艾宾浩斯的遗忘曲线的规律吧。

    念寒:忘的越来越多。

    欣然:忘的说明记得多。/调皮

    欣然:还是应该乐观点。/呲牙

    念寒:呵呵,反正看么。

    欣然:相信你没大问题的。

    念寒:我就怕有问题。

    欣然:不会的。

    念寒:去年幼师分数线186。

    欣然:今年应该不会比去年高吧?或者差不多.

    念寒:谁说不会?

    欣然:我说的啊。/偷笑

    念寒:你说的不算。

    欣然:谁说不算?

    念寒:分数才算。

    欣然:那你没问题的,不就186嘛,你的公共课能考到120,专业课你考不了80啊?/调皮

    欣然:哎呀,你真的不用担心了,只要好好复习就好了。考不上了找我。

    念寒:公共课120?

    念寒:哈哈,我有那本事。/惊讶

    念寒:???

    欣然:权老师说你能考到130多,我还谦虚呢。

    念寒:我的法律差啊,计算机差啊。

    欣然:你认识李芳吗?

    念寒:不认识,七班的,据说。

    欣然:法律应该差不多吧?

    念寒:人家做题基本上130没下来过。

    欣然:计算机嘛,基础的分得了,其余的听天由命吧。/憨笑

    欣然:那还是人吗?

    念寒:我就疯了。

    欣然:你们一共几个班啊?我记得是9个?

    念寒:嗯。

    欣然:疯了?/偷笑

    念寒:就是9个。

    念寒:难过啊,她那么厉害。

    欣然:你可以找她切磋切磋啊。

    念寒:才不。

    念寒:我可不敢。

    欣然:那有什么难过的,厉害就厉害呗,不就个公共基础嘛。

    欣然:为什么?

    念寒:我还得奋斗。

    欣然:说不定你会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念寒:不会。

    念寒:我保证!

    欣然:谁说你应该停止了啊?

    欣然:这么肯定?为什么?

    念寒:我也不知道,感觉不会吧。

    念寒:问你哈,糖糖晚上上自习去了吗?

    欣然:去了啊。

    欣然:怎么了?

    念寒:哦哦,就问一下。/呲牙

    念寒:那傻丫头,好几天没见她了。/呲牙

    欣然:好吧,傻丫头?亲切我要醉了。

    欣然:我们坐教室和糖糖们聊了会儿,就回来了啊。

    念寒:聊什么?/惊讶

    欣然:这有什么惊讶的啊?

    念寒:/呲牙

    欣然:我们聊实习,聊考试,聊以后。

    念寒:我说你们在一起通常会聊些什么/。呲牙

    欣然:结果就是我对未来绝望了。

    念寒:哦哦,好吧,都是一样。

    念寒:怎么可以对未来绝望呢?

    欣然:可是事实就是如此。

    念寒:你可以对自己说我好累,但是决不能说我不行。

    念寒:呵呵,不能没有自信。

    欣然:可是累了就想放弃了。/难过

    欣然:糖糖有男朋友吗?

    念寒:干嘛问这个?

    欣然:八卦呗,人的天性。/调皮

    念寒:好吧。

    欣然:关心呗,同学的友情。/调皮

    念寒:她没男朋友。/偷笑

    欣然:笑什么啊?

    念寒:没什么啊。/憨笑

    欣然:我觉得我当初就应该找个男朋友,然后一起奋斗。

    欣然:糖糖也报宁夏特岗了。

    念寒:我知道。

    念寒:她报宁夏我有一定的建议权和决策权。/呲牙

    欣然:啊啊?

    念寒:哈哈,后悔了吧?没找男朋友。

    欣然:对的,确实后悔了。

    欣然:你为什么会有决策权?

    念寒:呵呵,天机不可泄露。/偷笑

    欣然:哼哼,还天机呢?好吧。

    欣然:时光再退一年,我一定全力以赴找一个。

    念寒:好吧,时间具有一维性。

    念寒:哈哈,开个玩笑。

    欣然:好吧,思维具有可逆性。

    念寒:她很早就问我怎么办,我当初就建议她报特岗,那是我在实习的时候。

    欣然:你实习的时候?那才大二啊。

    念寒:然后,报的前天晚上,她问我报宁夏哪里,我就给她决定了一下。

    念寒:嗯/呲牙

    欣然:哦哦,好吧。

    念寒:她,我,还有七七,我们三个共同决定,报了那个地方。

    欣然:但是就算决策了,你又不会陪她去,她还是得一个人去啊。

    念寒:所以说,我还有一定的决策权。/呲牙

    念寒:她会回来,我有预感。

    欣然:哈哈,好吧。

    念寒:宁夏只是一个跳板。

    欣然:你这是那一门子的预感啊?

    念寒:就像我的幼师之路一样。

    念寒:幼师会是我的一个跳板。

    欣然:如果她在宁夏找个男朋友,也许就不回来了。

    欣然:下一步呢?跳到那里去呢?

    念寒:我了解她,她不喜欢老师这个行业。

    欣然:对的,她就是不喜欢。

    念寒:那就要看她自己的努力了。

    欣然:/呲牙

    念寒: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到底该怎么走,掌握在自己手里。

    欣然:可是有时候,自己就会觉得自己的路断在脚下了。

    念寒:世界上本没有路,走得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欣然:会不会走了半辈子,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欣然:那是别人的路,不是自己的。

    念寒:我现在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欣然:/呲牙

    欣然:现在先努力考试吧,考上了就好好想想,自己到底要什么,然后,好好努力呗。

    念寒:呵呵,那将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欣然:只要在来得及的时候就不算晚。

    念寒:呵呵,或许吧。

    欣然:嘿嘿,祝福你,在你来得及的年华里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努力得到。

    欣然:米强,是你舍友吧?

    欣然:二班的?

    念寒:你怎么认识?

    念寒:嗯。

    欣然:/偷笑不认识啊。

    念寒:干嘛笑?那你怎么知道他的?

    欣然:你不是拿的他的书吗,我看了教育学的书啊,所以知道他的名字而已。/调皮

    念寒:呵呵:好吧。

    欣然:呵呵,好奇,所以问问嘛。

    欣然:你们关系很好?

    念寒:不是啊。我们宿舍书都在一起,我就拿了两本而已。

    欣然:好吧。

    欣然:早点睡觉吧,老是耽搁你睡觉。/难过

    念寒:嘿嘿,没有啦,不过要睡呢。

    欣然:下次不聊了。

    念寒:革命尚未成功啊。/呲牙

    念寒:该聊还得聊。/调皮

    欣然:同志好好努力啊!

    念寒:/呲牙/呲牙/呲牙

    欣然:该聊?

    念寒:是啊,不是吗?

    欣然:咱俩聊的好像该聊的不多。

    念寒:嘿嘿,只要聊,无论什么都是该聊的。/呲牙

    欣然:我是啥也问,啥也说,没主次,没重点,没目标。/憨笑

    欣然:好吧,你确定?

    念寒:聊天就要这样才好。

    念寒:确定啊。

    欣然:不会因为我的问题,或者好奇,有丝毫的不舒服?

    欣然:保证以后也不会?

    念寒:嗯啊,当然不会。

    欣然:好吧,我要把这段聊天导出来,以后就是证据了。/调皮

    念寒:嘿嘿,好。

    欣然:万一那天对薄公堂,就能用得上了。/偷笑

    欣然:好吧,不贫了,睡觉吧。

    欣然:晚安,好梦!

    念寒:/微笑/微笑/微笑

    念寒:晚安!好梦!

    我们的关系一直很好,没有丝毫裂痕,可我为什么如此担心呢?真怕我会打扰到他,真怕他会觉得厌烦,真怕以后他会不理我……所以我不止一次地问他:会不会觉得我烦,会不会因为我无所顾忌的问题而感到不舒服。他今天告诉我说不会,我好像拿到了保证书一样,心里踏实多了,至少我不用为我的无所顾虑过多思虑,就这样漫无目的,用内心最真诚的声音交谈,便是最幸福的时光。

    可能有人觉得我太矫情了,动不动就瞻前顾后、患得患失的,其实我也不想考虑这么多。我是一个脑袋容易短路的人,很多时候很多事情我都拿捏不好分寸,结果往往会使我失去很重要的东西,只会给我倍增痛苦而已。正因为如此,所以,遇到他我一直小心翼翼,生怕那天失去和他交谈的资格,怕那天他会像我特别敬仰的一个老师一样,把我加入黑名单。

    高二高三假期补课的时候那个老师给我们代地理课,三年中,他给我代课的时间只有40天,可是却让我一生回忆、眷恋。他是我们学校为数不多的硕士毕业的老师,本科专业是汉语言文学,正因为他的本科专业是语文,所以我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中文系,从此爱上了语文。他上课的方式和思想与别的老师不同,他觉得学习,首先得思考,得有自己的思想,至于掌握了什么物理定律,会用那个数学公式,会做某个化学实验,或者背诵了几首古诗,这都是后话,最重要的是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这才算是学习,才算是学到了精华。

    高三补课的20天,他用十天时间给我们“开化”。记得他举过这样一个例子来教学:春晚小品《功夫令》和小虫的《心太软》。他说在《功夫令》里,当母亲赵丽蓉说“都怪我当初心太软啊”时,《心太软》的音乐自然而然地响起,没有丝毫引用的痕迹,只让你觉得这里就该出现这个音乐,似乎这个音乐是为这个小品而生的,实际上不是,只是人家用的天衣无缝,这就是创造。还记得他说过:人要解决矛盾,而非制造矛盾。他硕士专业好像与佛学研究有关的,他觉得现在的人需要救心,需要佛学的智慧来融入生活,要不然人们在这物欲极度膨胀的时代,会生活的越来越糟糕的。“人不轻狂枉年少”,听完这句歌词,他说了句:“我敢说在整个秦陇地区没有几个人的哲学可以和我论衡,陇南师专可能有几个,此外就再也找不出了。”

    要是专注听他讲课,总觉得意犹未尽,也就好是说他说出来的永远不足以表达他的想法,更多的还在他的心底,不过他的话语是引线,通过他说的你能听到更多。而且他总觉得这么表达不是很好,甚至不合适,但是他又找不到更合适的词句来表达,在这种情况下你可以通过他的神情知道他的意思,然后他会说一句:“很多事儿都不是我们脑海中想的那样循规蹈矩。”

    我特别崇拜的老师,在我念大一的时候,一次意外,把我加入黑名单了,我很难过,现在怕他又成了另一个我的那个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