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付出最多 伤我最深(上)

    更新时间:2016-02-29 19:04:23本章字数:6386字

    第十七章 付出最多 伤我最深(上)

    今天点开空间的“那年今日”,看到了2014年5月8日他发了一条说说“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读来,总觉得伤感,而且是无限韵味的伤感,我猜那个时候,他的心里肯定波澜不断。

    欣然:你现在干嘛啊?

    欣然:去年的今天?怎么了?

    念寒:躺着。

    念寒:去年今天发了个说说呗,那时候我还在深圳。

    欣然:好吧,很累吗?不看书啊?

    欣然:什么说说?

    念寒: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

    欣然:那意义呢?

    念寒:你是中文系的,还不明白吗?

    欣然:离恨让你相信人间有白头?

    念寒:呵呵。

    欣然:文学有二次创作啊?你的创作我不知道啊。

    念寒:辛弃疾的《代人赋》。

    欣然:/快哭了 那又怎么了?

    念寒:/惊讶

    念寒:我只是感慨了一下离愁别绪而已。

    欣然:哈哈,我不再纠结了,再纠结一会儿咱俩就没法继续聊天了。

    念寒:/呲牙

    欣然:思念因为有思有念的人,会变得更真切,更肝肠寸断。

    念寒: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念寒:/疑问

    欣然:你在深圳还好吧?

    欣然:对!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念寒:呵呵,深圳?是一个让我感受到了酸甜苦辣的地方。

    欣然:酸甜苦辣,什么呢?

    欣然:具体说个例子,可以吗?

    念寒:分手就在深圳。

    欣然:她和你同班吗?

    念寒:嗯。

    念寒:而且,工作方面也是酸甜苦辣。

    欣然:我一直不明白,既然好好的为什么要分手呢?

    欣然:因为学习?(我听到过这样一种说法:他为了学习和女朋友都分手了,所以这么问。)

    念寒:呵呵,因为我不够好。

    欣然:她提出的分手?

    念寒:我。

    欣然:你不够好?

    念寒:因为我在她心里,我不如另一个人。

    欣然:可能那是你还没准备好,没准备好拥有一段直接可以踏进婚姻殿堂的爱情吧。

    欣然:也许是你想多了呢?

    念寒:不,我什么都知道。

    念寒:最后我实在受不了,就提出分手。

    欣然:/拥抱

    念寒:其实那时候他们已经好了。

    欣然:也许……

    念寒:/微笑

    念寒:我觉得我做的对。

    欣然:理性觉得还是感觉觉得?

    念寒:理性觉的。

    欣然:/敲打

    欣然:你一定还喜欢她,只是理性替你做了决定而已,我敢说。

    念寒:对,不过那是以前,现在毫无感觉可言。

    欣然:你只是受不了,你在她心中一直在和别人比较,而且你是较不占优势的那个,所以你才会分手,才会心如死灰。

    欣然:现在?又是理性告诉你的?

    念寒:现在,我很自信的说,我当初分手是对的。

    欣然:我要听的是你的感情的答案,不是经过大脑。

    念寒:现在就是啊。

    欣然:你确定?

    念寒:深圳回来以后,我就确定了。

    欣然:我觉得没有,至少初恋是刻骨铭心的。

    欣然:是初恋吧?/呲牙

    念寒:呵呵,算是吧,真心付出的第一段恋情。

    欣然:那你没真心的付出是有几个啊?

    念寒:没有过。

    念寒:以前高中喜欢过一个女孩子。

    欣然:哈哈,好吧。

    欣然:那现在她在那里?

    念寒:不过,那仅仅是喜欢过而已,没有任何其他。

    念寒:谁?

    欣然:那种喜欢也许是纯真的啊。

    欣然:没有任何企图,纯粹的喜欢。

    念寒:嗯,但是没有付出过什么。

    欣然:你啊!

    念寒:呵呵,那时候只是感觉。

    念寒:我要去一个地方,找我舍友。

    欣然:现在吗?

    念寒:刚刚打电话叫我了。

    欣然:好吧,去吧。

    欣然:虽然我很想再聊聊,我还没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和你内心最真实的相法呢。

    念寒:呵呵,晚上再说。/微笑

    欣然:记得把这个故事讲完哦,我想听听。/调皮

    欣然:忙完了,给我发个短信哦!

    念寒:嗯。

    欣然:/微笑

    念寒:/微笑/再见

    真的很想听听他女朋友的事儿,虽然偶尔会提及,但是从未正式聊过这个话题。两个小时之后他给我发消息了,那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念寒:刚刚回来。

    欣然:现在?

    欣然:你们干嘛去了啊?现在才回来?

    欣然:你看书的话,我就不打扰你了,不看的话可以聊聊。

    念寒:没有。

    念寒:宿舍的出去,玩儿了会。

    欣然:/微笑

    念寒:/呲牙

    欣然:好吧,你的故事还没讲完呢,可否继续?

    念寒:说到哪里了?

    欣然:说到你高中喜欢的女孩儿了。

    念寒:呵呵

    欣然:你们宿舍你和谁的关系最好啊?

    欣然:还是继续说说你和女朋友的事儿,至少那是你付出真心的感情,不管是痛楚还是甜蜜,都有你的真心。

    念寒:呵呵,我是个奇葩。

    念寒:对她。

    念寒:我只有一句话:当初的我,对谁都没有对她一样好过。

    欣然:然后呢?

    欣然:怎么好?能举个例子说说吗?

    念寒:呵呵,这我倒真的说不出。

    欣然:呵呵,好吧,不为难你了。

    欣然:你是个奇葩?奇那里了?

    念寒:我的想法和很多人不一样啊。/调皮

    念寒:你在干嘛?

    欣然:手机死机了。

    欣然:刚刚。

    欣然:/呲牙

    念寒:/微笑

    欣然:这个我知道啊。

    念寒:为什么你知道?

    欣然:人和人本来就是有差别的。

    欣然:只是感情是相通的。/调皮

    念寒:/偷笑/偷笑/偷笑

    欣然:我只是想知道真正在乎一个人,或者喜欢一个人,会有什么样的心理和行为。

    欣然:很好笑吗?

    念寒:这么说吧,会觉得她就是自己的全部,为了她什么都可以去做,想见到她,想一直和她在一起,她出现在视野里自己会很开心。

    念寒:总之,中心都变了。

    欣然:她是你的全部中心了。

    欣然:那么在乎,那么想和她在一起,却又分开……

    念寒:呵呵,当初是。

    欣然:现在呢?

    欣然:什么是你的中心?

    念寒:就业。

    念寒:是我的中心。

    欣然:除了上岗就业?

    欣然:我还是慢了一步。/呲牙

    念寒:呵呵,那就是希望会有一个美满的家庭。

    欣然:那只是一时,不是一世吧?

    念寒:呵呵

    欣然:幸福美满的家庭,很多人的愿望。

    念寒:对。

    欣然:只是有好些人的家庭一点都不幸福。

    欣然:其实我还想问一句,曾经深爱过的人,呆在一个班不会尴尬吗?

    念寒:会。

    欣然:那你会怎么做?

    念寒:不过还好,课不多,也不用上自习,所以,很少见面。

    欣然:好吧,还是逃避。

    欣然:不过,不逃又能怎样呢?

    念寒:不过,现在见面了就见面了,一般不说话。

    欣然:你确定?

    念寒:陌生人。

    欣然:要是我的话,见了肯定会想起很多事儿,心里一定又是一番波澜。

    欣然:情人难免沦为朋友。

    念寒:不会。

    念寒:时间久了,就不会了。

    欣然:最熟悉的陌生人,人真是奇怪,前一秒觉得她会你的全部,过段时间,就是陌生人了。

    念寒:对的。

    欣然:也许吧,时间是仁慈又残酷的。

    念寒:呵呵,我喜欢它的这点。

    欣然:除了你说过的那个原因,还有别的因素吗?

    念寒:没了。

    欣然:我觉得一件事儿的发生肯定是很多因素的交集。

    欣然:好吧,你真是果断。

    念寒:或许还因为我和她距离远吧。

    欣然:你喜欢时间这点,那是因为它解救了你。

    欣然:你们的距离远吗?

    念寒:是啊。

    念寒:她们家在定西,我在平凉。

    欣然:距离永远都不是问题。

    欣然:而且这也不远啊。

    欣然: 西城到安宁能有多远啊?

    念寒:呵呵,那也远。

    念寒:干嘛说她啊?

    欣然:问题两个人愿不愿意在一起,一起克服困难!

    念寒:/憨笑

    欣然:呵呵,按你的标准,你的那些朋友更适合。

    欣然:比如糖糖,你们近,还感情好,又聊得来,万事俱备。

    念寒:呵呵,我和糖糖是好朋友。

    欣然:我就听听你的故事啊,你的这段故事里她是主角。

    念寒:其实,我是不愿意提起她的。

    念寒:她伤我太深。

    欣然:哈哈,我舍友说红颜红着红着就绿了。

    念寒:我对爱情的悲观,来源于她。

    欣然:好吧。

    欣然:我却逼着你要说,会不会……

    念寒:不会。

    念寒:好奇心每个人都有。/微笑

    念寒:正常。

    欣然:/调皮

    欣然:好吧,只是不是我对每个人都有好奇心,想要知道他的很多故事。/微笑

    念寒:好吧,不过,她的确伤我太深。

    欣然:我还以为你会说,就算把伤口又揭起,时间也会治愈。

    欣然:也许很多事情会在我们的念念不忘中变淡、消退。

    念寒:是。

    念寒:肯定会变淡。

    欣然:是你自己陷的太深,也许她不想和你分开呢?

    欣然:不过,陷的深,至少说明你是个重情谊的人。/微笑

    念寒:别替她说话,她很有心机。

    欣然:在恋爱的时候,会觉得她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分手了会觉得她是世界上最坏的人,会吗?

    念寒:不是。

    念寒:我不恨她。

    欣然:没有替她说话,只是都是女生啊。/调皮

    念寒:只是不理解为什么骗我。

    欣然:只恨你自己?

    欣然:她真的喜欢别人还是你名义上的女友?

    欣然:或许她自己都不太清楚她的感情呢?

    念寒:是。

    欣然:心机不一定全是贬义词,用到对的地方,会很好。

    念寒:呵呵,不一样。

    欣然:如果像我这样毫无掩饰,又没半分心机的人,很容易受伤害。

    念寒:那你就保护自己。

    欣然:而且做事情就更糟糕了。

    欣然:保护要变得有心机,你觉得这种改变好吗?

    念寒:不好。

    欣然:也许我有点极端,但是我找不到很好的契合点。

    念寒:不能走极端。

    念寒:偶尔剑走偏锋可以,不能极端。

    欣然:/微笑

    欣然:可是……

    欣然:只知道道理做不到有啥用啊?

    念寒:为什么不尝试做到啊?

    欣然:所以我说我是个神经质嘛。

    念寒:努力。

    念寒:好好努力。

    欣然:/呲牙

    念寒:不要让情绪左右自己。

    欣然:可是,我永远都是个感情至上的人。

    欣然:情绪和感情都有。

    念寒:理性很重要。

    欣然;可是,但是,还是特别多。

    欣然:理有者情必无,对吗?

    欣然:哎呀,不说这个了,说着说着就到死胡同了。/难过

    念寒:呵呵,本来就是个死胡同。

    欣然:你除了想考公务员,想过干别的吗?

    念寒:比如?

    欣然:可以自己办幼儿园啊。

    念寒:呵呵,我有过这个想法。

    欣然:挺好的啊。

    念寒:前提是,我中彩票,中三千万。/呲牙

    欣然:学校本就不应该由国家垄断。

    念寒:如果有那么一天,我聘请你当园长。/憨笑

    欣然:不中彩票,只要自己肯干,肯定没问题的。

    欣然:真的?

    念寒:是。

    欣然:你觉得我能行吗?

    念寒:能行。

    念寒:一个有想法的人,我相信她。

    欣然:我会给你惹来很多麻烦,甚至会闯祸。

    念寒:能够做的很好。

    念寒:不怕。

    欣然:我就怕让你失望。

    欣然:/憨笑

    欣然:我是一个我自己都觉得不大靠谱的人

    念寒:不会。

    念寒:有时候自己评价的不算。

    欣然:/快哭了

    欣然:感谢你的信任!

    念寒:/微笑

    欣然:那我会辞掉手头的工作,不管在那里都会来的。

    欣然:我用抛物线形容我自己。

    念寒:怎么说?

    欣然:起初,聊了不多,也许会觉得我是个还好相处的人。后来,越来越觉得我不行,太感性,太情绪化,太……再后来,也许又会觉得,我虽然很麻烦,很幼稚,很懦弱,但是很真诚。再后来又觉得我这人,很难找到社会需要的优点。

    欣然:就这样循环往复。

    念寒:社会会慢慢的改变一个人,对吧?

    念寒:然后会让这个人适应它。

    欣然:只是我会停在那里,我就不清楚了。

    欣然:可是,很多社会规则,我都觉得是不合适的。

    欣然:打心底排斥,为了不变成自己讨厌的人,我不会随它改变。

    念寒:曾几何时,我和你一样。

    念寒:我曾经多么骄傲啊。

    念寒:我觉得我是要做一番大事的。

    念寒:可是现在……

    欣然:哎,我咋就成了过去的你了呢?

    念寒:社会折断了我的翅膀。/憨笑

    欣然:不过,我承认我的排斥也有不对,可是我就愿意死扛着。

    念寒:这样的习惯。

    念寒:不是好事情。

    欣然:没关系的,有我在,你的翅膀就还没断。/呲牙

    欣然:/调皮

    念寒:呵呵,不过我慢慢的适应了。

    欣然:我也怀疑过,只是苦于找不到出路。

    欣然:有改变,我就会有纠结和矛盾。

    欣然:改变就都一定是好的吗?变成社会需要的人就会快乐吗?就有幸福吗?

    念寒:是。

    念寒:至少不会受伤。/呲牙

    欣然:/敲打

    念寒:可以保护自己。

    念寒:呵呵

    欣然:那是因为你只想医好伤口。/调皮

    念寒:和我想法不同了吧?/偷笑

    欣然:实际上忘记了自己了。

    欣然:表面上看来是有所不同,但是心里总觉得你我的想法还是很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觉得。

    欣然:况且君子和而不同。/调皮

    念寒:呵呵,保留自己的纯真给自己看,就足够了。

    欣然:纵然想法不同,但是各自都道理啊。

    欣然:/敲打

    欣然:错了。

    念寒:又错了?

    欣然:留给自己的酸楚和莫名的伪装。/调皮

    欣然:那有把纯真只留给自己的啊?那样你会习惯遗忘自己的。

    念寒:遗忘自己?

    念寒:不会,我是一个很自我的人。

    欣然:就像好莱坞的一个演员说的:他在戏里全是真的,生活中全在装。

    念寒:很自我的人。

    欣然:才怪?

    念寒:呵呵,你不信?

    欣然:那你觉得只把纯真留给自己,和别人都是装的,你会快乐?

    念寒:不是对所有人。

    欣然:不信,你和我聊天也要伪装?也要思量许久?也……

    念寒:我还是分得清。

    欣然:呵呵,就是嘛。/调皮

    念寒:当然。

    念寒:我不是那么冷的人。

    欣然:如果是,我……

    念寒:你怎么样?

    欣然:你还想问个怎么样啊?/敲打

    念寒:呵呵,那我该问什么?

    欣然:你不要告诉我当然是用来回答那个问题的。

    欣然:你应该问你自己。

    念寒:那肯定不是啊。

    念寒:呵呵

    欣然:吓死我了。/流汗

    念寒:谁对我怎么样,我就对谁怎么样。

    念寒:人对我好一尺,我敬他一丈。

    欣然:那我对你咋样啊?/憨笑

    念寒:好。/微笑

    欣然:这话我是第二次听了。

    欣然:哈哈,我们只是聊得来而已。/调皮

    念寒:好吧。

    念寒:聊得来。

    欣然:/偷笑

    欣然:和我聊这么多的人,还真不多。

    欣然:你不算唯一,也算。

    念寒:哈哈,好吧。

    念寒:我受宠若惊。

    欣然:啊啊?不会吧?

    欣然:我总觉得你和很多人都会有很多话说的,所以我算n分之一而已啊。/调皮

    念寒:呵呵,很多人不理解我。

    欣然:那我呢?

    欣然:你觉得理解你吗?

    念寒:算比较理解吧。

    欣然:算比较理解吧?

    念寒:嗯。

    欣然:是个什么程度?

    念寒:你不是完全了解我。

    念寒:百分之七十。/调皮

    欣然:也是。

    欣然:要是早一点认识你,也许我们会成为知己,你觉得呢?

    念寒:呵呵,时间有一维性。

    欣然:我对你的了解完全基于聊天,之外几乎是空白。

    欣然:好吧,可不可以不那么不浪漫?

    念寒:呵呵,我就这样,是一个不懂的浪漫的人。

    欣然:就说个相见恨晚,我也不会让你娶我的。/调皮

    欣然:/敲打

    念寒:真的。

    念寒:你知道高中的时候,那个女生说我什么吗?

    欣然:什么啊?

    念寒:说我不懂情调,不知道什么叫浪漫。

    念寒:哈哈,她说得对,我就是那样。

    欣然:一个内心很丰富的人,应该会有一个很有情怀的心。

    欣然:也许,只是理解不一样,表达方式不一样罢了。

    念寒:这方面,我只是比较务实而已。

    欣然:务实?

    念寒:我不喜欢弄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欣然:好吧,这比我好点,至少不会那么爱幻想。

    欣然:相见恨晚,很虚无飘渺吗?

    念寒:我也爱幻想。

    欣然:男生也许务实比浪漫更重要,你觉得呢?

    念寒:但是,幻想要分目标。

    念寒:是。

    欣然:幻想还要分目标啊?我也是醉了

    念寒:男生会觉得给一些实在的东西,比什么都重要。

    念寒:是,有些东西可以幻想,有些东西不可以。

    欣然:女生却常常会幻想一些,既不能用,又不吃的东西,所以相处着会有矛盾。

    念寒:这就是男生和女生的区别。

    欣然:不可以?思想那里会受不可以的束缚?

    欣然:这样也好啊,矛盾对立统一。

    念寒:因为有些东西是必须要务实的。

    欣然:男生会偶尔浪漫一点,有情调一会,女生会更务实点,相互影响,相互成长。/憨笑

    欣然:是啊,可是……

    念寒:呵呵,女生天生就是浪漫动物。

    欣然:不过,我也是女生中的例外。

    欣然:哈哈,就是啊。

    欣然:如果,以后想干一番事业的话,就放开手脚去干,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没有谁准备好充足的资金,才开始自己的事业。敢想,敢做,才有成功的可能。

    念寒:呵呵,有些事情,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欣然:呵呵,事在人为。

    欣然:不做永远不知道行不行。

    欣然:当然不能盲目蛮干啊。/调皮

    念寒:目标还在。/呲牙

    念寒:不会。

    欣然:呵呵,希望再找个贤内助帮助你。

    念寒:呵呵,这是后话。

    欣然:好吧,你等功成名就之后,再找个人直接来享清福也好啊。/呲牙

    欣然:不早了,睡觉吧。

    念寒:/微笑

    念寒:睡吧。

    欣然:目前,先暂时为暂时的目标好好奋斗吧。

    欣然:我每天都是舍友叫我起床。

    念寒:/微笑

    念寒:好。

    欣然:不管我睡的迟还是早,时间长还是短,她们都开玩笑说,将来我老公会直接把我从床上踹下来,因为起床太困难了。

    欣然:嗯嗯。

    欣然:晚安!

    念寒:/微笑/偷笑/偷笑

    念寒:好了,睡吧。

    念寒:好梦!

    有人说过,男生想起自己的初恋,嘴角总会不自觉的上扬。那是初恋的味道,最珍贵的回忆。可是,他的初恋充满了酸涩的苦楚,也直接导致他对爱情的悲观,很心疼,却又无可奈何。有些路注定了要一个人行走,有些痛楚注定要一个人承受,有些过往注定只能一个人默默回味。我们总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挫折、困难、痛苦,我们必须要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去承受,承受了重担的心脏会更坚强,更有韧劲,也更懂得世事沧桑、人间情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