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虚幻想现实感 爱情婚姻观(上)

    更新时间:2016-02-29 19:09:48本章字数:6533字

    第二十章 虚幻想现实感 爱情婚姻观(上)

    欣然:不好意思,可能我在宿舍提到你太多了,所以宿舍舍友可能还以为我喜欢你呢,如果我们舍友要给你说什么别的话的话,你直接屏蔽就好了。好好复习,早点睡觉。/憨笑

    念寒:呵呵,怎么会?

    欣然:怎么不会,我们宿舍娃娃想象力可丰富了。

    欣然:今晚没看书吗?

    念寒:没有。

    念寒:呵呵

    念寒:你呢?

    欣然:我也没看,今晚胃疼。

    念寒:吃点药。

    欣然:我讨厌吃药。

    念寒:良药苦口。

    欣然:今天又被幼儿园的一道神题考住了,题目是这样的:( )、( )、( )、2,4,6,7,8。让我填空,我算了半个多小时都说不对,最后邻居小朋友略带鄙视的对我说: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还大学毕业生呢,答案是这样的:(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2,4,6,7,8,我到现在都不想说话……

    欣然:在自考群里看到的。

    欣然:可是苦口的不一定是良药啊。/难过

    念寒:呵呵,该吃药。

    欣然:/微笑

    念寒:明天就准备药。

    欣然:今晚干嘛呢?

    欣然:算了吧,现在不疼了。

    念寒:躺着。

    欣然:食堂的饭没的吃的。/呲牙

    念寒:我一般在外面吃。

    欣然:外面的饭也没有好吃的啊,也许还不如食堂的干净呢。

    念寒:呵呵,食堂的也不一定干净啊。

    欣然:/呲牙 也是。

    欣然:可是那吃啥啊?

    欣然:总不能饿着算了吧。/难过

    欣然:你报自考了吗?

    念寒:当然有好的啊。

    念寒:不过吃不了几天了。

    欣然:比如……

    念寒:一品香那里。

    欣然:这个也是,我还是喜欢学生时代。

    欣然:一品香?在那里啊?

    欣然:我只听过七里香。

    念寒:三号楼后面。

    欣然:哦哦,知道了。

    欣然:以前吃过,不过,我已经忘记了是什么味道了。

    念寒:吃起来还不错。

    欣然:[图片]

    欣然:[图片]

    欣然:这字写的还好吧?

    欣然:不过,画我看不大懂。

    念寒:我不会看字。/呲牙

    欣然:是吗?那我以后应该拓宽吃饭的范围。

    念寒:嗯。

    欣然:/呲牙我只觉得好看就好啊,也只是看热闹啊。

    欣然:我现在没事儿的时候习惯和你聊天,聊聊心情都会很好。

    欣然:可是……

    欣然:给你说个数学题做做。

    念寒:嗯哼?

    欣然:有100人分七组做游戏,每组人数都不相等,且每组都有人。按人数多寡排序,请问第四组最多能有多少人?

    念寒:额?

    欣然:可是,现在的任务是考试啊,你太忙啊,我不能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整天缠着你让你讲故事啊。

    欣然:好好算。

    念寒:呵呵,你不用考试吗?

    欣然:怎么不用啊?

    欣然:不考试,我傍大款去啊?

    念寒:那不就行了。

    欣然:/疑问

    念寒:所以你也要好好看书啊。

    欣然: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闲的时间比你多。

    念寒:我压力大。

    欣然:嗯嗯,当然看书啊,可是聊聊也行啊。

    欣然:/玫瑰/咖啡

    欣然:压力变动力是好的,但是不要太过于强求自己。

    念寒:呵呵,我没办法不强求。

    欣然:相信你可以的。

    欣然:强求但不能太过了,过犹不及。

    欣然:要不就太累了。

    欣然:你弟弟今年上几年级?

    念寒:我弟弟没读书,当兵去了。

    欣然:哦哦,他多大了?

    欣然:在那里当兵啊?

    念寒:小我一岁。

    念寒:在河北。

    欣然:哦,他高中毕业去的?

    欣然:好吧,你夹在中间挺幸福的。/呲牙

    念寒:所以说,我压力很大。

    欣然:/拥抱

    欣然:所以,好好加油。

    欣然:但是……

    念寒:没有但是。

    欣然:但是……

    念寒:我必须努力,我有一个超强实力的姐姐。

    念寒:我有一个超强实力的家族。

    欣然:但是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能让自己喘不过气来。

    念寒:我会的。

    欣然:那是你的荣誉,是你的动力。

    欣然:但不应该是你的负担,不应该让你丢了自己。

    欣然:/微笑

    念寒:哪些是我不该负担的?

    欣然:不应该负担的,就不担负了呗。

    念寒:这个家庭都是我该担负的。

    欣然:男生应该有责任感,但不是承担所有的负担。

    欣然:好吧,你勇于挑起整个家族重任,嫁你的人也许会幸福的。

    念寒:呵呵,我从小就知道,我必须承担起这个家庭。

    欣然:好吧,我是活的太轻松了。

    欣然:不是还有你弟弟嘛。

    念寒:呵呵,不一样。

    欣然:不一样?为什么?

    念寒:你是女生,我是男生。

    欣然:/憨笑

    欣然:也是。

    念寒:我还是长子。

    念寒:有这个义务和责任。

    “长子的责任和义务!是个负责任、担当的人,对爱情虽然有点绝望,不过那只是因为你的自我保护罢了。对婚姻,你的态度很现实,很明确,这样也很好,会少一些纠结,也许最重要的是两个人在一起的生活,而不是我所谓的“爱”。我的感情不是不食人间烟火,但是缺少烟火的熏陶,所以它变的好不真实,它与现实的差距让我痛苦纠结、辗转反侧。

    你的这种态度,会让我平静很多,你的责任和担子,没有让我更加狂热,还好,我们会是好朋友。”

    欣然:可是我要是嫁一个没担当的男生,那我岂不是惨了。

    念寒:呵呵,慢慢选择吧。

    欣然:慢慢啊,有时候我都恨嫁了。

    念寒:呵呵,我和你想法不一样。

    念寒:我不想那么早结婚。

    欣然:以后你有时间了,帮我选一个,你的眼光会比我长远点。

    念寒:呵呵,我觉得可能性不大。

    念寒:应该我要回安宁,你要回阶州。

    欣然:我知道,你想先立业再成家。

    念寒:/微笑

    欣然:那没关系的,我可以嫁到安宁也行啊。

    念寒:等我一切都好了,用我妈的话说,我完全具备独自生活的能力了,就结婚。

    欣然:好吧,可能注定你会先来参加我的婚礼,如果你愿意的话。

    欣然:那会是什么时候啊?

    念寒:立业之后。

    念寒:可能那时候我就到了而立之年了。

    欣然:/微笑

    欣然:差不多,说不定我天天嚷嚷的人,那时还找不到合适的人呢。

    念寒:合适的人。

    欣然:不说这个话题了,现在这个节骨眼,说这个问题觉得很合适,虽然感情永远都没有合适不合适的时间。

    欣然:就是啊,合适的人,太不容易遇到了。

    念寒:呵呵,但一定会遇到。

    欣然:我不知道,那会是真的遇到,还是将就。

    欣然:/憨笑

    念寒:将就不一定就不好。

    将就不一定就不好!是的,我只是觉得将就的态度是不可取的。我想给他说的是我不想他将来的生活过分将就,虽然只是生活状态,虽然可能都差不多,可是我现在还是觉得太将就的生活态度,是很不好的。当然了,我知道,他说的并不是我认为的那种将就,而是不挑剔罢了。

    欣然:是吗?

    念寒:对这个事情,我完全没有任何兴趣。

    欣然:好吧,我太童话了。

    念寒:合适的时间总会遇到合适的人的。

    我不完全同意这个观点,但是我赞同他的理性和清醒。合适的时间,不知道是什么时间,毕业之后?有工作之后?事业有成之后?我知道他说的是你有独立生活的能力的时候,是他该结婚的时候,祝他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只是我怀疑到那时候,是否还有不将就的初心。

    欣然:合适的人,不合适的时间遇到呢?

    念寒:那就是错。

    欣然:好吧,你这个死刑判的好决绝啊。

    这个死刑判的真的好坚决啊,可是事实如此。如果有缘,以后还会有机会再聚,如果仅此而已,则来缘浅了。要在死刑中重生,难于徒步上青天。至少该为自己的未来奋斗一次,把希望寄予自己一次。为自己,不需要只希望别人的依靠,不是只靠只靠幻想活着……

    念寒: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是一生幸福;在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是一段痛苦;在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是一种无奈;在错的时间遇到错的人是一场荒唐。

    “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是一生幸福;在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是一段痛苦;在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是一种无奈;在错的时间遇到错的人是一场荒唐。”是啊,所以别老在错的时间幻想能遇到对的人,然后展开一段轰轰烈烈的恋爱,战胜时间、化解相遇的错误、抛开世俗的冷眼……这样幼稚的想象就不需要了。

    欣然:/憨笑

    念寒:现在不是对的时间,所以,注定不能遇到对的人。

    欣然:对的,现在不是。

    念寒:这是我站在我的原则上说的。

    欣然:啊啊?这个推理,有点……

    念寒:现在的原则。

    念寒:仅仅是我个人的原则。

    欣然:对的时间就一定会遇到对的人吗?

    念寒:对。

    对,不知道你是在表达他的观点,还是在给我说。可能我多心了,我应该回归以前的心理状态,只是纯粹的聊天,不会有任何的期望,这样我们彼此会更轻松,我们相处的会更好的。我期待这种友谊。

    念寒:时间对了,一切便都对了。

    呵呵,时间对了,一切便对了!我表示无奈。

    欣然:真的?

    念寒:是。

    念寒:就像我昨天对我同学说的一样。

    欣然:我不相信,感情永远都不会那么顺理成章的。

    欣然:说的什么?

    念寒:我以后一定会找一个本地人结婚,这样对谁都好。

    时间和地点是你选择未来伴侣的两个很重要的标准,而我觉得人才是重要的,只要人对了,一切就对了。可是还是会有很多问题的,而你的选择会少却很多麻烦。用你的话说就是:这样对谁都好。《左耳》的宣传片里有这样一段话:“我们都想要牵了手就能结婚的爱情, 却活在一个上了床也没有结果的年代。 对一个男人来说 最无能为力的事就是:在最没有物质能力的年纪,碰见了最想照顾一生的姑娘。对一个女人来说最遗憾的莫过于:在最好的年纪遇到了安不下心的人!其实,女人还有更无奈的那就是在等不起的年龄遇到了无能为力的男人;而男人更悲催的是:在拥有物质的时候却没有了单纯真心想和你过一辈子的好女人!”

    我用《左耳》的台词,是想说人生有时候真的很讽刺,时间对了,可是遇不到对的人,遇到对的人的时候,时间却不对。不过我不希望这种情况在他那里发生。在他选择之前,我们可以争论,在他选择之后,我只会祝福他。那时候,如果他有问题或者有困惑或者有难过,我愿意听他诉说,愿意听他语无伦次、毫无章法的言语,我愿意安慰他,化解他的痛楚,但是不会再说将就有多糟糕,不到万不得已的话。因为我知道他心意已决,或者是给我的旁敲侧击,无论那种结果,我都无力争辩了。但是……

    欣然:好吧,那如果,我死缠烂打的要嫁给你,你死活也不愿意?

    念寒:/呲牙 这不现实。

    呵呵,他这话说的很现实。

    念寒:以前的我会回答你这个问题。憨笑

    “哈哈,以前的你会怎么回答呢?肯定还是否定呢?或者还是一笑而过呢?我们是开玩笑认识的,所以,没关系的,我们开得起玩笑。我还不会非得嫁你不可,说实话,就算你愿意娶我,我也会犹豫,虽然我对你的感觉挺好的,但那是两回事儿。生活毕竟不是想象的,更不是聊天就足够了的。”

    欣然:哈哈,什么是现实?

    念寒:但是,现在不会。

    欣然:为什么?

    念寒:因为以前的我,遇到事情,单纯的只思考这个事情,从不考虑现实因素。

    念寒:而现在,我更多的考虑的是现实。

    念寒:环境决定下,我能做什么。

    念寒: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好吧,怪不得你姐说你中庸呢!”

    欣然:呵呵,幸亏我只是开了个玩笑,要不我真得打持久战,或者伤心欲绝了。

    念寒:哈哈,所以说,不现实。憨笑

    欣然:你这种理性是很好的,但是你确定不会剑走偏锋?

    欣然:可是我从来都不认为距离是决定因素啊!

    欣然:两个人合得来才是最最重要的!

    念寒:呵呵,不一定。

    念寒:以前的我,或许会向往一段很多人口中的爱情。

    欣然:就是吗?那么绝对,你可以给你的选择画个圈了,其他的一概不考虑,这样不……

    欣然:寒儿啊,我大你五个月,可是你这口气,好像你大我五岁甚至更多似的。

    念寒:但是现在不一样,我理解的爱情,是在生活中形成的一种奇特的东西,而不是仅仅见了几次面,就说爱,这种“爱”充其量只能是好感。

    欣然:这是对的,充其量只是好感。

    欣然:可是你不会给机会让其成长,只会秒杀啊。

    念寒:所以说,我不相信爱情,不是我不相信真正意义上的爱情,而是我不相信这所谓的“爱”。

    念寒:我说过,对于时间不对的,我都不会去成长。

    欣然:可是你怎么就确定别人的爱,会是你说的所谓的“爱”呢?

    念寒:因为那会造成的更多的只是像我当年一样的伤痛,或者对我自己,或者对别人,都是我不想看到的。

    欣然:谁不会期望真正意义的爱情呢?

    念寒:我理解的爱,是两个人在生活中相互磨合,相互理解形成的。

    欣然:经历一段感情,真的可以让人成长这么多吗?

    念寒:没有这样的经历,我不会认为那就是爱情。

    念寒:呵呵,或许吧。

    “寒儿啊,一场恋爱虽然让你有些……不过,成长还是多的,所以经历还是很重要的,虽然不应该说祝福你,但是你的改变是你自己喜欢的或者接受的,这就好了啊。”

    欣然:是啊,可是有些人是磨合不来的,那可能就是所谓的不对的人吧。

    念寒:是。

    念寒:磨合不来,就是人不对。

    “磨合,就是你说的将就不一定就不好,就是你说的相濡以沫的爱情吗?”

    欣然:好吧,那要怎么办?

    欣然:磨合不来,如果已经在婚姻里。

    “这个问题就是我说的将就了,到这个时候要怎么办呢?如果,还可以勉强就凑合,如果勉强都不行那就将就,这个将就是我所不愿意的。不知道面对这种情况你会怎么做?”

    欣然:离婚吗?将就吗?

    欣然:也许不会这么糟糕,但并不代表不会发生。

    欣然:你前女友一定很漂亮吧?

    念寒:时间会证明一切。

    “时间会告诉我们一切道理的,只是到时候岂不是太晚了,现在我们至少要明白自己的心意吧?别等着时间来证明吧?不过,你是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的,你有自己的立场和原则。”

    念寒:漂亮有什么用?糖糖认识。

    欣然:怎么没有用?我是女生,我也喜欢漂亮的女生。

    念寒:说不定你们天天见面。

    念寒:呵呵,颜值太高,会让一个人失去自我。

    欣然:啊啊?好吧,我改天一定要让糖糖给我介绍介绍。

    念寒:呵呵,有必要吗?

    念寒:她伤我那么深。

    欣然:颜值不高,会让一个人连自信的机会都没有。

    欣然:有啊,我好奇啊。

    念寒:呵呵,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随着时间的流失,每个人看法都会发生改变,那就是成长!

    欣然:/憨笑

    欣然:这个我知道,我也在改变,只是有些想法还是一如当初。

    念寒:所以说,现在的我,到了一个阶段,就是对爱情没有任何兴趣的阶段。

    欣然:好吧。

    念寒:那是你还没有经历,经历过了就知道了。

    欣然:好吧,我可能更愿意这么天真幼稚吧。

    欣然:不过,事实还得看以后的情况。/呲牙

    念寒:呵呵,就是,每个人都不一样。

    念寒:是不是觉的我很复杂?

    欣然:没有,你很倔强。

    念寒:呵呵,对啊。

    欣然:很有自己的原则。

    念寒:很早很早以前我就是这样。

    欣然:很理性。

    念寒:理性,是现在才有的。

    欣然:好吧。

    欣然:但是,我预感,你越坚持的事,你剑走偏锋的可能性会越大。

    欣然:尤其是感情上,只要遇到对的人。

    念寒:会怎么样?

    欣然:哈哈

    念寒:放心说。

    欣然:只要彼此相惜,你会放下所有的顾虑。

    念寒:或许会。

    欣然:包括距离,或者家人的反对,或者年龄等等。

    念寒:不,年龄或许可以理解,但是,我绝对不会违背家人的意志。

    欣然:我刚刚还在得瑟,你一个不我又被判死刑了。

    欣然:你确定?

    念寒:因为我爸妈不是特别传统固执,他们和我讨论这个事情的时候,更多的会说一些,只要我自己喜欢,他们就不会反对之类的话。

    欣然:虽然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一个好的女孩儿,你爸妈不会不喜欢的。只是……

    欣然:父母的爱总是最宽容的。

    念寒:但是,他们更多的希望,我可以找一个两个家庭相互之间可以了解到的。

    “这就是你说的我们之间不现实了!”

    欣然:这个也是,对两个家庭都好。

    念寒:然后,对于选择方面,他们相信我的选择。

    欣然:/微笑

    念寒:所以,我不会违背家人的意志。

    欣然:嗯嗯,这个我相信。

    欣然:等你将来碰到那个人,一定要和我说说。

    念寒:婚姻问题他们对我的期望值很低。

    欣然:或许那时候,你我的想法和现在都会有所不同。

    念寒:就是希望他们能够了解到。

    念寒:或许吧,人都会变的。

    欣然:这样也好,你就可以更自由的选择,将就度也就低了。

    念寒:我知道,这样可能不好,但是我就是我。

    欣然:不好也是你,而且最起码要能接受你的倔强。

    欣然:这是你对伴侣的期望。

    念寒:呵呵,没有。

    欣然:啊啊?

    念寒:我的期望是,她能够对我父母好,至少不说我父母哪里不好,然后能够理解我!

    念寒:仅此而已。

    欣然:理解你和接受你差不多了。

    欣然:/微笑

    念寒:好吧。

    念寒:如果理解都做不到,何谈感情啊。

    “感情在婚姻真的可以慢慢培养吗?如果对的人,我觉得是可以的,如果不对的人,那要怎么办呢?”

    欣然:就是啊。

    欣然:/调皮

    念寒:不过,这些东西对我而言,还太遥远。

    欣然:我还以为你连这个要求都会降呢。

    念寒:当然不会。

    欣然:的确,不过,有个轮廓是好的。

    欣然:/微笑

    念寒:相互理解是两个人相处最基本,也是最核心的东西。

    欣然:嗯嗯/微笑

    欣然:在你就好好好复习考试吧,先立业,立业也不轻松啊。

    欣然:睡觉吧,又缠着你说了这么久。调皮

    念寒:所以,事情要慢慢解决。

    念寒:/微笑

    念寒:睡吧。

    欣然:晚安,好梦!

    念寒:/微笑 晚安!

    我喜欢这种坦诚的聊天,无所顾忌、杂乱无章、无拘无束,不管你的话是不是对我有所伤害,我都喜欢这样的聊天。哪怕他是在告诫我,我也乐意接受,我还没走火入魔,我庆幸我还清醒,我期望我们以后还是如此,不会因为我的感情波动而有所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