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虚幻现实感 爱情婚姻观

    更新时间:2016-02-29 19:13:44本章字数:5889字

    第二十一章 虚幻现实感 爱情婚姻观

    爱情婚姻观,我们这个年龄的人都有自己想说的话,我借简奥斯汀的《傲慢与偏见》,来说说我的爱情婚姻观。

    《傲慢与偏见》中促成的婚姻有四对,即吉英与彬格莱、达西与伊丽莎白、韦翰与丽迪雅、柯林斯牧师与夏绿蒂。还有一对已成的婚姻即班纳特先生和班纳特太太。简奥斯汀似乎没有特意去写班纳特先生和夫人的婚姻关系和婚姻生活,他们的出场更多的是为了五个女儿的登场。比如开篇就是他们夫妻之间的对话,引出了五个女儿以及彬格莱先生,班纳特先生还特意强调了一下小丽萃 ,班纳特太太很自然的一驳引出了漂亮的吉英,好性子的丽迪雅 。主要人物已有大半进入读者的视野了。就在这种不太重要的角色中,班纳特夫妇的婚姻成了书中最奇特的一组婚姻,也给简奥斯汀的婚姻观奠定了基础。

    下面我就从这五组婚姻关系中来简析一下简奥斯汀的婚姻观。

    一、婚姻的选择

    1、美貌与贤德并存,礼貌与财产并重。

    吉英和彬格莱是《傲慢与偏见》中出现的第一对恋人,吉英美丽大方、品德俱佳,彬格莱彬彬有礼、资产殷实,两个人一见钟情。作为读者的我,当看到他们俩眉目传情,我自己也会有娇羞的幸福,但作者并没有让他们顺利地在一起。他们之间的阻力不是彼此,而是吉英的家人,尤其是她母亲和两个小妹妹的德行,是不配做彬格莱家族的亲戚的。所以在内色菲尔德花园住了一段时间后,达西就劝彬格莱离开了,远离了吉英和她的家人。吉英和彬格莱最终还是抛开顾虑、冰释前嫌,有情人终成眷属。这中间有波折,彬格莱有过痛苦和纠结,吉英有过绝望与怀疑,但是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止两个相爱的在一起。这就是司汤达所说的激情的爱吧:发乎情,止乎礼;始于一见钟情,终于矛盾抉择。

    从这一对恋人可以看出作者所持的婚姻选择观是:美貌与贤德并存,礼貌与财产并重。也就像作者自己说的一样:“婚姻生活是否能幸福,完全是个机会问题,一对爱人婚前脾气摸得非常透,或者脾气非常相同,这并不能保证他们俩会幸福。他们总是弄到后来距离越来越远,彼此烦恼。你既得和这个人过一辈子,你最好少了解他的缺点。”这段话正是对吉英和彬格莱婚姻幸福的肯定,在吉英眼里看不到别人的缺点,从来不说别人的坏话。如果说吉英的美貌让彬格莱一见倾心,那么她的那份贤德就是促成他们婚姻的决定因素。

    2、心灵之爱,无与伦比。

    司汤达对爱情的分类中有一个是心灵之爱,我觉得达西和伊丽莎白的爱情就是心灵之爱。他们的婚姻也是基于此的,是最理想的婚姻。

    伊丽莎白没有吉英那般美丽,达西也没有彬格莱那么富有manners,但是他们的心灵都美丽、善良、聪慧,最重要的是有很多交集。他们对彼此的看法以及感情都有一个发展的过程,如果说一见钟情钟的是脸,那他们两个绝对不是基于脸的恋爱。如果说一见钟情钟是的财产,他们俩也绝对不是因为财产而结缘。

    达西与伊丽莎白第一次见面是在麦里屯舞会上,那时候达西对伊丽莎白的看法和态度是:“她还可以,但还没有漂亮到能够打动我的心,眼前我可没有兴趣去抬举那些受别人冷眼看待的小姐。”达西一出场人们给他的定性就是厌恶的,“他既然摆出那么一幅讨人厌的神气,那么,不管他在德比郡有多大的财产也挽救不了他。”达西以这样的形象与伊丽莎白和读者见面了,除了和后文中的达西对比、和韦翰的形象作对比之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的财产挽救不了他”,也就说伊丽莎白不会因为达西的财产而爱上他的,这就净化了他们的爱情。

    随着情节的发展和他们彼此了解的加深,他们发现自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对方,正所谓“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恨不知所踪一笑而泯”。

    在第六章也就是他们第三次见面的时候,达西已经爱上了伊丽莎白。“不过,尽管在朋友们面前、在自己的心里,都说她的面貌一无可取,可是眨下眼睛的功夫,他就发现她那双乌黑的眼睛美丽非凡,使她的整个脸蛋儿显得极其聪慧。紧接着这个发现之后,他又在她身上发现了几个叫人怄气的地方。他带着挑剔的眼光,发现她的身段这儿也不匀称,那儿也不匀称,可是他到底不得不承认她体态轻盈,惹人喜爱;虽然嘴上一口咬定她缺少上流社会的翩翩风采,可是她那落落大方的爱打风趣的作风,又把他迷住了。”这时候“伊丽莎白完全不明了这些情形,她只觉得达西是个不讨人喜欢的男人,何况他曾经觉得她不够漂亮,不配跟他跳舞。”后来还因为韦翰先生缺席内色菲尔德花园的舞会,伊丽莎白认为是达西先生一手造成的,因此她觉得扫兴,对达西也就越发起了反感。

    在柯林斯家达西向伊丽莎白求婚了,伊丽莎白这样回答他:“从开头认识你时候起,几乎可以说,从认识你的那一刹那起,你的举止行动,就使得我觉得你是个十足狂妄自大、自私自利、看不起别人,我对你不满意的原因就在这里,以后又有了许许多多的事情,使我对你深恶痛绝;我还没有认识你一个月,就觉得像你这样一个人,在天下的男人中我最不愿意和他结婚的就是你。”这样的回答让高傲的达西痛苦无措,只能默默地离开牧师家。不过达西的性格不会承受不白之冤,让自己更加委屈的,也不想他和伊丽莎白之间的误解一直存在,所以他给伊丽莎白诚恳地写了一封长信。虽然信的开头气话很多,但是说的全是实情,也就是是这封长信让伊丽莎白认识了一个更为全面和真实的达西。

    每一次争吵都是一次心灵的交流,每个误解解开之后感情都会更深一层。他们了解的方式并不是那么温和,却很彻底。他们不像吉英和彬格莱那样少了解对方的缺点会看到更完美的伴侣,而是先把所有的缺点暴露在彼此面前,然后再通过进一步的了解发现彼此的优点,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死心塌地地爱上彼此,再到婚姻的殿堂。这样的婚姻根基是很牢固的,他们彼此相爱,又都是对方的知己,这种感情足够让我们用一生去珍惜、去感受、去创造。我觉得这样样的婚姻也是最理想的。

    婚姻生活也许不像爱情那般温馨甜蜜,但是只要彼此还用恋爱的心态去经营,婚姻生活也一定会很甜蜜、很幸福。达西和伊丽莎白婚后的生活很幸福,虽然他们有很多穷亲戚,要不停的救济丽迪雅,不断的帮助韦翰。但是他们还有吉英和彬格莱这样的知己朋友啊,伊丽莎白的父亲也是一个绅士,她的舅舅和舅妈也都还好,也不全是糟糕透顶的亲戚。最重要的是他们彼此惺惺相惜,这足以度过所有困难和麻烦。这样的婚姻叫人想着都羡慕。

    3、婚姻储藏室,需要女主人。

    朱虹在王科一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0年7月第一版的《译本序》中说:“我们可以说,在《傲慢与偏见》中,真正的‘举世公认的真理’,不是‘有财产的单身汉需要娶位太太’,而是‘没有财产的妇女需要嫁个有财产的丈夫’!”夏绿蒂和柯林斯的婚姻刚好说明了朱虹的观点。柯林斯与夏绿蒂的婚姻算得是很虚伪的婚姻,也是作者最不赞成的一对婚姻关系,即使他们的生活状态也只是另一种生存方式而已。人生在世几十年,婚姻伴侣是伴随我们时间最长的人,不是只有财产就会让我们幸福,可是夏绿蒂却认为:“尽管结婚并不一定会叫人幸福,但总算给她自己安排了一个可靠的储藏室,日后可以不致挨冻受饥。”她还觉得:“我觉得跟他结了婚,也能够获得幸福,并不下于一般人结婚时所夸耀的幸福。”这是夏绿蒂的婚姻观。

    对于柯林斯来说,娶个妻子,仅仅是因为他现在的财产以及收入足够而且需要一个妻子了。他本来打算从浪搏恩家中的女儿中挑选一个做自己的妻子,这样他继承了浪搏恩的财产之后,对班纳特一家人的损失时最低的,娶浪搏恩的某一个女儿也算是对班纳特的家族的补偿了。他为人虚伪、死板,班纳特一家人都不怎么喜欢她,除了班纳特太太。她三天之内向两个女人求婚,这种婚姻观让人费解又似乎无不合理之处,就像夏绿蒂对伊丽莎白说的:“柯林斯先生不幸没有得到你的赏识,难道就不作兴他得到别的女人的赏识吗?”

    他们婚后的生活很机械,夏绿蒂精心地管理着,但不是在经营婚姻,仅仅只是在经营财产而已。对柯林斯先生无感情而言,柯林斯先生之觉得他现在什么都不缺了,他们达到了高度的和谐,各取所需,各尽职责。作者对这种婚姻没有多少正面的反驳,但通过主人公伊丽莎白可以看到:婚姻储藏室,需要女主人的这种婚姻观不是很好的选择。

    这种婚姻观,让人很绝望,所有对爱情和婚姻美好的愿望都会瞬间崩溃,对人生伴侣的定义会陷入死胡同。虽然生活只是一段旅程,只有不长的几十年,但是就连这几十年都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度过,那岂不是太痛苦了吗?柯林斯和夏绿蒂的不幸,还没有这么严重,因为他们高度的契合,所以他们的痛苦都是干瘪的,不会让人为捶胸顿足。

    婚姻真的仅仅只是一种生活方式而已吗?无论一见钟情,无论心灵契合,无论虚伪交易,又或者情欲的满足,都差不了多少吗?作者不是这么认为的,我也不这么认为,只是难免会让人沉思。

    4、情欲之爱,性欲之足。

    韦翰和丽迪雅是因为情欲结合在一起的,为了性欲的满足两个人不顾家族的荣誉私奔,而且韦翰并没有打算娶丽迪雅,而这个年龄虽小发育却很好的丽迪雅也不拘小节,毅然和韦翰在一起,除了情欲之外所剩无几了。最终还是外力(达西)促成他们俩的婚姻的。

    这种仅仅基于情欲的婚姻难免不会让人觉得人少了马克思所说的社会性了,只是随着自然欲望在做事,完全不顾家庭荣誉、个人名声,或多或少总会有点轻浮。最简单的情欲结合,就奠定了不牢固的根基。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怎么就能确定韦翰不会厌倦呢?更何况韦翰还是一个骄奢淫逸之人,放荡不羁,为人极为不端正,这种婚姻在它的幼年就已处在风雨飘摇之中了,随时都准备着塌陷,离开了外力也就是达西的帮助,他们可能一天也难以生活吧。

    只是因为情欲的婚姻关系,这种选择就像《小白兔和小灰兔》中小灰兔的选择一样,白菜吃完了又是乞丐了,激情过后一切都将荡然无存。

    这样的爱情观,能说是最简单、最纯真的爱吗?答案是肯定的,自由是以美德为基础的。虽然不应该瞻前顾后、犹豫不决,但也不应该他们这般啊。这么幼稚的婚姻观,让人看到的只是两个有情欲的人的结合,除此之外,再无半点人的美德。丽迪雅和韦翰是幸运的,因为有达西。他们也是不幸的,因为达西只能给他们物质的帮助,他们的感情生活谁也帮不了。有了达西不会让人过分绝望,可是却给人的美德填上了一个不可磨灭的污点,让人生的不坚定和虚无扩大了,谁也不想拥有这样的爱情和婚姻吧?

    二、婚姻的态度

    1、性情迥异,相伴终生

    班纳特夫妇是书中唯一一对相伴到老的夫妻。他们俩性情迥异,却也能相伴到老。这也就给全书的婚姻观定了一个基调:对待婚姻要忠诚,要从一而终。

    班纳特夫妇当初因为美貌和情欲结合,婚后他们的感情并不像期待的那么好,他们很多时候都无法沟通,每当这种尴尬的局面发生时班纳特先生就躲进书房了,剩下班纳特太太一个人在那里叹息脆弱的神经了。班纳特先生属于贵族,他有贵族的风度,而夫人却缺少manners,她举手投足之间都透露着粗俗。这样两个人生活在一起可交流的话题太少了,感情也就淡了,但是他们依然生活在一起,而且相处的很和谐。“她有时候神经衰弱,经常大惊小怪,这也许是她丈夫的幸运,否则他就无法享受这种稀奇古怪的家庭幸福了。”谁又能说他们是不幸福的呢?

    班特纳夫妇的婚姻,虽然基于美貌和情欲,但是他们的婚姻又和丽迪雅与韦翰的婚姻不同,他们两个自食其力,财产虽然不太丰厚,但是也算的上小贵族。而且班特纳先生有贵族的气质和绅士的风度,这比韦翰就好太多了,他既保留着自己的气质和风度,也迁就着妻子衰弱神经。和自己的妻子不能有知己的交流,但是他可以躲在书房里,与书为伴,韦翰没有这样的气度,更没有这样的修养。虽然,他们的婚姻有很多的不足,但是因为有班特纳先生,所以不幸之中还是有一幸的。而且,作者的重点不在班特纳夫妇的婚姻上,他们的婚姻,作者唯一想要表达的就是:从一而终。

    2、选择自由,一生经营

    前面四对的婚姻生活都才刚刚开始,都只是对婚姻的选择。面对婚姻,只有一次选择的权力,但是这个选择时自由的,你吧愿意,没有人会强迫你做出选择。选择之后,尊重自己的选择,相信自己的选择,从一而终。所以面对婚姻时的选择就极其重要了。简奥斯汀把重点也放在了前面的四对婚姻,班特纳夫妇的婚姻仅仅一笔带过而已。

    列夫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中开篇就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的确是这样,除此之外,幸福与不幸福,就看你对不幸遭遇和对不幸的理解了。班纳特先生娶的那位太太既缺少教养又容易神经衰弱、大惊小怪,而且有一群很低下的亲戚,对班纳特先生来说都是不幸的,但同时他又享受着这种稀奇古怪的特有幸福啊。他从来不会埋怨自己的夫人,不会抛弃她,也没有嫌弃她的亲戚。这种只享受幸福的幸福观于谁谁不会幸福呢?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谁又能说哪个长哪个短呢?

    这五组婚姻中唯一可以做比较的两对就是班纳特夫妇和丽迪雅与韦翰了,他们的结合都是外在的东西占主要原因,但是差别仍然很大。班纳特先生和韦翰是不能相提并论的,一个是谦谦君子,一个是浪荡公子。班纳特太太和丽迪雅不愧是母女,性情极为相似,但是丽迪雅没有遇到班纳特先生那样包容、和善的人,不过她却有一个好姐夫啊,“上帝把门关上的同时,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的”,可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结语

    你是希望自己的伴侣只是很好的配偶,不需要了解爱人太多,只要有爱就万事大吉了,只要彼此还一如当初,就能一直幸福的生活下去。还是希望自己的妻子或丈夫既是配偶又是知己,有聊不完的话题,虽有分歧,但那只是想法的分歧,也许这种分歧会让彼此的感情更深。又或者,只要有个人填在户口簿配偶一栏就好了,仅仅是需要个伴侣就有了一个而已,两个人都基于此选择,也许婚姻也会和谐。再或者,只是想找个可以发泄情绪的人,过些日子,也就形同陌路了。你的选择时绝对自由的,但是你得对自己的选择负责,并且想清楚,自己真正要的是什么。

    简奥斯汀给大家给出了选择的导向,也给出了选择的结果。

    简奥斯汀的婚姻观是比较理想的,至少都是在物质生活基本保证的前提下进行的选择。同时又是现实的:婚姻的选择非常重要,所以在做选择时一定要认真、慎重、负责;选择之后婚姻要绝对忠诚;婚姻也是从一而终的选择。这对现在的未婚男女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导向,简奥斯汀对婚姻的选择和态度都值得借鉴,有很大的现实意义。

    上面是我看了《傲慢与偏见》之后写的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论文,里面包括了我最基本的爱情婚姻观。前面和他探讨了爱情婚姻观,现在我用这篇论文来说明我的观点。

    他说的总是很决绝,可能与他对爱情的失望有关,也可能因为他对爱情的期望过于完美,以至于他在现实中碰壁之后,彻底转变了观念,有种物极必反、盛极必衰的感觉。但是,当这种转变被自己认可,不再像当初那么极端的时候,人的心境就变了,这也就是他说的成长吧。他现在属于后者,所以我不敢自以为是的妄加揣测,尽管我觉得他还是对生活、对真正的爱情充满期待的热血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