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多点理性 会有好处

    更新时间:2016-02-29 19:18:33本章字数:3797字

    第二十四章 多点理性 会有好处

    上岗考试报名的时间是5月底6月初,我们都回家报名了。虽然说流泪伤心的时间越来越多,但是我还是不忍和他失去联系。和他失去联系,才那是我最大的痛苦,别的我都可以承受。

    欣然:/微笑

    欣然:你们家网速不太好?

    念寒:慢死了,气死我了。

    欣然:还好啊,我刚发了,你就回了啊。/调皮

    念寒:一会儿不好,一会儿好。

    欣然:哦哦。

    念寒:太

    念寒:慢了

    欣然:幸亏我没和你私聊,要不就更不好了,聊天的人多了,手机也反应不过来。

    念寒:恨死了。

    欣然:恨死我了?

    欣然:/偷笑

    念寒:网速!

    念寒:你不要对号入座。

    欣然:哈哈 /偷笑

    欣然:我知道你恨死的是网速啊。

    念寒:太慢了。

    欣然:/微笑 慢了,你就等等,猜猜他们接下来会说什么,就不会那么生气了。

    念寒:额?

    欣然:/微笑

    欣然:可能除了我会缠着你说些别的话题之外,别人都是问你题了吧?

    念寒:呵呵,那倒没有,很多人找我闲谈。

    欣然:呵呵,那就好。

    欣然:我的闲谈应该少点了。

    念寒:做做题,于老的。

    欣然:/呲牙可以一边聊天一边做题啊。

    虽然这么给他回了,但是我还是很听话的去群里做题了,于老师不发题的时候我再和他聊。

    欣然:你今天没去报名吗?

    念寒:明天去。

    欣然:你们那里也在下雨?

    念寒:中雨。

    欣然:哦哦,一样。

    欣然:不过,我已经报完了。/呲牙

    念寒:……

    念寒:我明天才去呢。

    欣然:应该早上能报结束。

    念寒:关键是,我做了个小手术,脸上。

    欣然:脸上?怎么了?

    念寒:起了一个疮疡。

    欣然:还好吧?

    念寒:然后今天割开了。

    欣然:你的脸一直好好的啊?

    欣然:/拥抱

    念寒:近几天。

    念寒:我在想,明天是不是照不了照片?

    欣然:要不再等等再去报名吧。

    欣然:哦,你31要去上课。

    念寒:嗯。

    念寒:不行的。

    欣然:就是啊。

    欣然:要不行的话,就用现成的吧。

    念寒:关键是不知道人家行不行。

    欣然:你提前准备张电子照片。

    念寒:我有。

    欣然:关键是你的伤口大吗?

    欣然:要不照了,伤口好了,认不出你了,那就不好了。/调皮

    念寒:呵呵,不大。

    念寒:关键是,照片问题,其他都小事。

    欣然:那就没事儿了,不行了,用现成的,成了就照呗。

    念寒:我想用现成的。

    欣然:那就用现成的呗。

    念寒:关键是人社局可能不同意。

    欣然:他们总不能强让你带伤拍照吧。

    念寒;应该是,我也觉得.

    欣然:特岗还比别的麻烦,要去教育局报名,然后去人社局采集照片。

    念寒:好吧。

    念寒:我好担心。

    欣然:/拥抱/玫瑰

    欣然:不用担心的。

    念寒:/撇嘴

    欣然:只要他们觉得行,你也就没问题了啊,他们觉得不行,你用现成的就好了啊。

    念寒:我肯定没问题,带伤肯定不能照。

    欣然:那就没事儿了啊。

    欣然:因为那全是他们的事儿了。

    欣然:/憨笑

    念寒:哎!

    念寒:很麻烦反正。

    欣然:哎!

    欣然:就是,不过,去做,再麻烦也就只是做事儿了。

    念寒:哎,但愿一切顺利!

    欣然:会的。

    欣然:/微笑

    欣然:我刚刚想到一个问题,想问问你。

    念寒:嗯?

    欣然:这会儿又忘了。/难过

    念寒:……

    念寒:孩子,你健忘?

    欣然:孩子,你说对了,我真健忘。

    欣然:/调皮

    念寒:/憨笑

    欣然:真的就是想不起来了。/撇嘴

    欣然:你们家离庄浪县城远吗?

    念寒:不远,半小时吧。

    欣然:坐车?

    念寒:嗯。

    念寒:自己开车的话,20分钟。

    欣然:哦哦,确实不太远。

    欣然:早点睡觉吧。

    欣然:不过,你一向睡觉好像很迟。

    念寒:嗯,你也是。

    念寒:我明天得早点起。

    欣然:祝你好运!

    欣然:就是啊。

    欣然:晚安,好梦!

    念寒:/微笑晚安!

    5月末正在进行上岗考试报名,他你偏偏在这个时候脸上做了个小手术,贴着纱布拍个照片应该会是唯一永恒的纪念吧。不过,那时候我还没有这样的兴致开玩笑,更多的是担心,伤若在我身上也许我不会这么记挂。

    欣然:今天报完几点了啊?

    念寒:半小时就搞定了。

    欣然:你半小时搞定?那是插了多少人的队啊?

    念寒:我8点上去的。

    念寒:八点半报名,我第一个。

    念寒:你说插队了没?

    欣然:你们那里人社局的人好勤快,我们这边的人家9点上班。

    欣然:照片是照的还是现成的啊?

    念寒:现成的。

    欣然:哦哦

    欣然:你的伤不严重吧?

    欣然:要不你发个照片,我看看?/调皮

    念寒:等会儿,现在我在忙,完了给你发。

    欣然:嗯。/微笑

    20分钟之后,我收到了他的照片。他的右眼旁边有一块纱布,背后景是他们的家。这是我收到的他唯一的照片吧?他肯定没有把这张照片发给别人吧?为此,我高兴了好久,那种幸福的感觉,就好像自己拥有了全世界。

    念寒:[图片]

    欣然:怎么离眼睛那么近啊?

    欣然:因为有伤吗?顿时沧桑了不少。/调皮

    欣然:伤口虽然不大,可是有伤总是……

    欣然:会让人担忧……

    念寒:沧桑了?

    念寒:呵呵,还好啊。

    欣然:我觉得真的有点沧桑了啊。/调皮

    念寒:嘿嘿,好吧。

    欣然:我辨别了大半天的背景,还以为是个操场呢。

    欣然:这会儿忙完了吗?

    念寒:额?那是墙。

    欣然:应该是沙发,沙发背后的是墙吧?

    念寒:不是,是墙围。

    欣然:好吧。/尴尬

    欣然:现在忙完了?

    念寒:嗯。

    欣然:后天还是明天去天水啊?

    念寒:嗯,明天。

    欣然:要住在天水吧?

    念寒:是的。

    欣然:租房子?

    念寒:住我同学那里。

    欣然:哦哦,你同学在师院?

    欣然:卓越离师院远吗?

    念寒:嗯,卓越就在师院里面。

    欣然:哦哦,那还方便。

    欣然:上完直接回学校?

    念寒:嗯,回学校。

    欣然:加油!

    欣然:伤口很小,可是还是要好好好照顾自己哦。

    欣然:还有20天,就毕业了。/难过

    念寒:/调皮/调皮/调皮

    欣然:你平均每晚睡觉都在12:30以后了吧?

    念寒:没有,最近好瞌睡的。

    欣然:没有嘛,我咋老觉得你睡的很迟。/调皮

    欣然:现在呢?你在睡觉?

    欣然:瞌睡了就睡睡呗。/呲牙

    念寒:有时候迟,有时候早。

    欣然:我觉得大多时候都是迟。

    念寒:嗯,大多数都迟。

    欣然:就是嘛,我说的还是符合实际情况的。

    念寒:嗯,是的。

    欣然:/调皮

    欣然:今晚于老师的群里好安静啊。

    念寒:呵呵,是,都没人说话了。

    欣然:就是啊,大家今晚可能都比较忙。

    念寒:也好,安静安静。

    欣然:/微笑

    欣然:如果一直吵闹,突然安静,会不会有空荡荡的感觉?

    欣然:我不是专指群。

    念寒:不会。

    念寒:我不喜欢太热闹,我觉得那样才是最孤独的。

    欣然:狂欢是一群人的孤独!

    念寒:我觉得那样还不如我一个人呆着,至少有存在感。

    欣然:一个人,存在感更强吗?

    念寒:呵呵,自己体会。

    念寒:有些事说了没用。

    欣然:嘿嘿,是的。

    欣然:也有些事不说没用。/呲牙

    念寒:呵呵,或许吧。

    欣然:像我这样的人,只要有时间就会吵你,要是某段时间消失了,你会不会突然想起。

    欣然:不是针对我,所以你不用顾及。

    念寒:呵呵,不要对号入座。

    念寒:我懂你在说什么。

    欣然:我只是想知道你的想法,仅此而已。

    念寒:我只是想说,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会遇到很多人。

    欣然:呵呵,我没有对号入座啊,真的只是问问,我就想知道而已。/呲牙

    念寒:不一定都会记得。

    欣然:/微笑

    欣然:不一定都会记得也好。

    念寒:或许某天会想起,但是,或许那仅仅只是想起而已。

    欣然:也许该记住的记住了,不该记住的还给回忆最好不过了。

    欣然:哈哈,仅仅就仅仅啊。

    欣然:我们的交情的确也……

    念寒:呵呵,我不想说谎。

    欣然:我也不想你说谎。

    欣然:真实,哪怕有人接受不了,至少那是你自己。

    欣然:/微笑

    念寒:所以说,没必要非要记得。

    欣然:如果不是真诚,可能我也不会和你聊了。

    念寒:有时候时间过了很久,或许你自己都会觉得有点傻。

    念寒:呵呵

    欣然:呵呵,也许你的推断应该正确的。

    念寒:呵呵,或许也不对。

    念寒:每个人不一样。

    欣然:只要你不会因为我的傻而有所顾虑就好了,这就是最大的恩赐了。

    欣然:真实,敞开心扉的交谈!

    欣然:或许吧……

    念寒:呵呵,我们都一样,在一个不确定的年代里。

    欣然:或许那时候我会笑着嘲笑我,然后再讲给你听,如果有机会的话。

    念寒:好。

    欣然:过着不确定的人生,想着渺茫的未来。

    欣然:/微笑

    念寒:呵呵,所以不要想太多。

    欣然:呵呵,我不会想太多啊。

    欣然:只是太爱幻想而已。/呲牙

    欣然:我很感性,但是我是个成年人了,我还是知道现实的。/撇嘴

    念寒:多点理性,对你有好处。

    欣然:/微笑

    欣然:这个问题,我很纠结。

    念寒:呵呵,迟早有一天,你做得到。

    欣然:最要命的是我把握不好那个度,而且……

    念寒:没有而且。

    欣然:可是……

    念寒:社会会教会你。

    欣然:就算我做到了,我也不确定那就是我喜欢的自己。

    念寒:那也是你自己。

    欣然:我不想那么残忍、被动的接受。

    欣然:可那有可能是当初自己讨厌的类型。

    欣然:一定要吗?

    欣然:问出来,我自己已经能感觉到答案了,社会现实告诉我一定要。可是……

    念寒:呵呵,最终是你接受这个社会。

    念寒:你要知道。

    欣然:我……

    欣然:这个社会?到底是怎样的呢?

    念寒:你会体验。

    念寒:抱歉啊,我今晚特别瞌睡。

    欣然:/微笑

    欣然:睡吧。

    念寒:这会儿已经睡了几次了。

    念寒:我怕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欣然:好吧,梦中和我聊天啊?

    念寒:对你不好。微笑

    念寒:呵呵,早点睡觉。

    欣然:那没关系的。

    欣然:晚安,好梦!

    “或许某天会想起,但是,或许那仅仅只是想起而已。”这是他给我的答案,在此刻,我本该知难而退,可是,我做不到……做不到……做不到……我知道他的心思,我明白他心无意,我清楚不可能,可是,我就是做不到,就是忘不掉,就是终止不了想念他,就是断不了和他的联系……我知道越陷越深,伤痛只会更多,我知道除了撕心裂肺的痛楚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回忆,可是我还是做不到,做不到,做不到……

    他说多点理性,对我有好处,我也知道,可是我没那么强大,已经走上了这条路,不遍体鳞伤怎能全身而退呢?不殚精竭虑怎会停止思念?不痛彻心扉又怎会放下执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