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真真假假 假假真真

    更新时间:2016-02-29 19:20:16本章字数:5871字

    第二十五章 真真假假 假假真真

    欣然:/微笑 到天水了吧?

    欣然:7点多的时候宿舍停电了,睡了一觉睡糊涂了,所以给你发发消息,看看你在不在。

    欣然:事实证明你不在线,加油冲刺哦!

    念寒:/微笑

    欣然:我以为你在忙。

    欣然:晚自习的时候也要上课吗?

    欣然:/微笑

    欣然:欲言又止……

    欣然:好好照顾自己,祝你好运!

    念寒:欲言什么?

    欣然:很多啊。

    念寒:比如……

    欣然:现在不说了。/调皮

    念寒:好吧。

    欣然:天气很热,伤口虽小,也要好好照顾哦。

    念寒:呵呵 /呲牙

    欣然:免得留个疤。

    念寒:嗯嗯,听你的。

    欣然:/微笑 这个听我的是对的。

    念寒:呵呵 /憨笑

    欣然:还没过去吗?

    念寒:快到了。

    欣然:你在车上?

    欣然:玩手机不晕车啊?

    念寒:我不晕车的。

    欣然:好吧,玩手机我铁定晕车。/呲牙

    念寒:我基本上没晕过车。

    欣然:昨天已经上课了?还是还没上呢?

    欣然:呵呵,好吧。/调皮

    念寒:明天上课。

    欣然:哦哦,上8天?

    念寒:应该是8天

    欣然:/微笑

    欣然:六月了!

    念寒:对啊。

    欣然:好快啊!

    念寒:呵呵,白驹过隙弹指间。

    欣然:一瞬间一切就已经结束了。/难过

    欣然:优秀毕业生的申请你交了吗?

    念寒:交了。

    欣然:/微笑

    欣然:你加李芳了?

    念寒:拍毕业照只需要三秒,定格的却是三年。

    念寒:对啊,她加的我。

    欣然:我昨天进你空间的时候,看到她的留言了,所以问问。

    欣然:就是啊。

    欣然:好吧,学霸。/调皮

    念寒:呵呵,你也加了?

    欣然:我希望我了解到的你不仅仅是个别人口中的学霸……

    欣然:没有,只是记住了她的网名而已。

    念寒:呵呵,我仅仅是个学生而已。

    欣然:呵呵,先是人,再是学生。/调皮

    欣然:那你昨天来的成县?

    欣然:回来干嘛了?

    念寒:交那个申请表。

    欣然:哦哦,最近应该没什么事儿了吧?

    欣然:除了核对教师资格证信息。

    念寒:应该是,没有了。

    欣然:/微笑 你现在到那里了啊?

    念寒:天水了。

    欣然:那应该马上就到师院了吧?

    欣然:上课,一整天都上吗?

    念寒:我也不知道,应该快了吧。

    欣然:好吧。

    欣然:你去天水应该挺多的吧?

    欣然:车上是不是很热?

    念寒:到了。

    欣然:/微笑

    欣然:那你下车吧。

    念寒:先走了,忙完再说。

    欣然:有时间了再说。/再见

    他本来说不来学校了,上完补习班再来学校的,可是1号他回学校了。看到了他在成县人民医院发的说说“六月,你好!”,顿时一身冷汗,难道你他的伤口发炎了?或者他的伤严重了?一堆不好的猜测涌上心头……我问了他,不过他说没事儿,只是去医院换药了。听到他这么说我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还好,我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报名结束,我立马就会学校了。可是,今天下午接到人社局的工作人员电话说我的报名表缺一份。刚刚和他聊完,就风风火火的去找表,盖章,邮寄,一大堆事情。

    欣然:今天下午刚下QQ,就接到阶州人社局信息采集老师的电话,她说我少了个就业推荐表。

    欣然:我的那张以前就表填好了,可是择业指导处的老师说,那个报特岗表不用,为了报名安全还是把推荐表交给择业处,再领特岗报名表。然后我就照做了,结果,今天人家又要。

    欣然:我再去择业处领表吧,人家说没表了,让我自己去打印。我到打印部才发现,我没有电子原件,问了打印部,他们也说没有。

    欣然:跑到宿舍拿了U盘,准备去择业处拷个电子版的,然后去打印,去了之后,人家说他们没有电子版的,文达有。

    欣然:好吧,我又跑去文达,可是文达说没有。我好像没办法了就,心想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就换了个,文印里面有,打印好了之后,再去盖了章。

    欣然:填好之后,又跑去车站给阶州的车带过去,就这样,满头大汗。/流汗

    欣然:那择业处的老师给我说,做事儿别急,慢慢来,你看你满头大汗的,我想说我也不想这样啊。可是我好像遇事儿,总是很慌张。/难过

    欣然:哈哈,说了这么多,就权当给你讲故事了。/调皮

    欣然:刚刚我老爸给我打电话,狠狠的把我批了一顿,说我写的字比小学生写的还不如,不光难看,还不认真。我这个人呢,也和我的字一样格格不入,我爸爸说我书没念多少,但变成书呆子了……/难过

    欣然:我爸爸说的是对的,可是……哎…

    欣然:呵呵/微笑

    欣然:在天水还好吧?

    念寒:不好。

    欣然:怎么了?

    欣然:什么不好?

    念寒:感觉不自在。

    欣然:这个当然啊,因为那不是你的地盘啊。

    欣然:习惯习惯就好了,反正就那么几天。

    欣然:/呲牙

    念寒:不喜欢。

    欣然:哈哈,那回来吧。

    念寒:没办法,我忍住。

    欣然:/微笑 也只能这样了。

    欣然:晚上不上课吧?

    念寒:没办法啊。

    欣然:就是啊。

    欣然:你同学宿舍几个人啊?

    念寒:我得坚持。

    欣然:嗯嗯 /拥抱

    欣然:好好坚持,反正就几天啊。

    欣然:很快的。

    欣然:想着别的事儿,就不会那么尴尬了。

    欣然:你现在就在你同学宿舍吗?

    念寒:嗯,三个娃娃。

    欣然:一样啊,我同学她们宿舍也是4个人。

    念寒:关键是不喜欢。

    念寒:知道吧?

    念寒:这个环境压抑。

    欣然:不喜欢是因为人不熟?

    念寒:嗯。

    欣然:要是我,我也会不自在,很压抑啊,可是得坚持。

    欣然:没事儿的,住着住着就熟了,

    念寒:[图片]

    念寒:呵呵尽快度过。

    念寒:我就好了。

    欣然:哈哈,手机还可以发这么好看的图片。

    念寒:/得意

    欣然:嗯嗯,加油!

    欣然:哼哼

    欣然:/调皮

    念寒:/偷笑

    欣然:告诉我你为什么可以?

    念寒:呵呵,因为熟悉。

    欣然:是手机问题?

    欣然:还是人的问题?

    念寒:我保存哈的。

    念寒:[图片]

    欣然:好吧,我那天下载了个大表情,结果,第二天就又不见了。/难过

    念寒:再下载。

    欣然:每次都要下?

    念寒:不是。

    欣然:它不是说一直可以用吗?

    念寒:可能是你设置不对。

    欣然:好吧,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念寒:嗯。

    欣然:下次要研究研究。

    念寒:好吧。/害羞/呲牙

    欣然:/调皮

    欣然:你的伤还好吧?

    念寒:还好。

    欣然:我的手上的疤现在还是很大的。

    念寒:愈合中。

    欣然:伤口缝了吗?

    念寒:没。

    欣然:那就好,应该不大。

    欣然:我的手缝了两针,二十几天之后再拆线的。

    念寒:你怎么了?

    念寒:手?

    欣然:/敲打

    欣然:做过手术。

    念寒:好吧。

    念寒:现在呢?

    欣然:还是有疤啊,不过,好多了。

    欣然:腊月做的手术。

    欣然:好吧,是我太在意你了。/白眼

    欣然:呵呵,玩笑。

    念寒:/惊讶

    欣然:很惊讶?/偷笑

    欣然:除了住在别人宿舍的不习惯之外,别的都还好吧?

    念寒:嗯嗯,其他还好

    念寒:就是上课要坐公交车。

    欣然:啊啊?

    念寒:嗯,挤公交,惨不?

    欣然:我以为就在师院里面呢?

    欣然:哈哈,这还好,提前感受一下小小上班族的生活。

    念寒:哎!

    欣然:我们宿舍王雨他哥就是个这样的上班族,我觉得他们的生活挺好的,有点儿羡慕呢,可是他说他就不打破我美好的幻想了。

    欣然:你又是哎?

    念寒:/偷笑/偷笑/偷笑

    欣然:坐公交多长时间啊?

    念寒:没办法,还得坚持。

    念寒:十几分钟。

    欣然:哦哦,就是啊。

    欣然:出了坚持没别的办法了。

    欣然:为了学习吗?

    念寒:呵呵,为了就业,为了有事干。

    欣然:可你还是不喜欢幼师啊。/调皮

    念寒:那也得考。

    欣然:好吧,祝你明年就换一个。

    念寒:我也希望,不过看看现实。

    欣然:其实有很多事儿可以干的,只是我们……

    欣然:/呲牙 好吧。

    念寒:/惊讶

    欣然:真的啊,真的有很多事儿可以干的,只是……

    念寒:只是什么?

    欣然:顾虑和束缚太多了。

    欣然:而且我们都太缺少敢想敢做的勇气了。

    念寒:呵呵,就是。

    念寒:缺乏勇气。

    欣然:而且,思维容易僵化啊?

    念寒:老了。

    欣然:你看过《肖申克的救赎》吗?

    欣然:老了?/敲打

    念寒;不喜欢看。/撇嘴

    欣然:很不好吗?

    欣然:你看过?

    念寒:没。

    欣然:你多大啊?就老了?

    欣然:肯定你会喜欢的,只要不是因为看不懂。

    念寒:22

    欣然:那还老吗?

    念寒:嗯,老了。

    欣然:这才达到法定结婚年龄哎。

    念寒:我才不这么早结婚。/傲慢

    欣然:西方电影有很多都很好,虽然我看的不多,可是我看的都很好看。

    欣然:我知道啊。

    欣然:我的意思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啊。

    欣然:就老了?

    念寒:/呲牙

    念寒:哎!

    欣然:我知道了.

    欣然:老是叹气!

    念寒:/呲牙 聪明。

    欣然:老了。

    欣然:呵呵,过奖了。

    欣然:你对婚姻有恐惧?还是真的只是不想那么早结婚而已?

    念寒:不想太早结婚。

    念寒:不是有恐惧。

    欣然:呵呵,好吧。

    欣然:我以为一个恋爱谈的你害怕结婚呢。

    欣然:/偷笑

    念寒:才不是。

    欣然:哼,这个我不知道啊。

    欣然:/偷笑

    念寒:/傲慢

    欣然:明天学校要停电。

    念寒:听说了。

    欣然:你的消息还真灵通。

    念寒:/呲牙

    欣然:很多时候会有很多话想给你说,就想说给我自己一样。

    念寒:比如?

    欣然:可是要话到嘴边了,才发现你终究不是我自己。

    念寒:呵呵,每个人都不一样。

    欣然:知道啊。

    欣然:比如,你确定要听听?

    念寒:可以试试。

    欣然:确定?

    念寒:试试。

    欣然:/微笑

    欣然:前几天做梦,梦到你了。

    念寒:额?梦到我?

    欣然:我很奇怪,因为我们真的不是非常熟悉,可是……

    念寒:正常。

    欣然:好吧,只是我很怀疑我自己而已。

    念寒:没关系啦。/呲牙

    欣然:我可不想喜欢上你。/偷笑

    念寒:/惊讶 喜欢我?

    念寒:怎么可能?

    欣然:这个可能不可能先不说了。

    欣然:我就得喜欢上会很糟糕。/偷笑

    念寒:呵呵,肯定糟糕。

    念寒:我这么一个人,哎!

    欣然:就是的。

    欣然:错了,不是你人不好。只是就算喜欢你,而是你永远不可能喜欢我,是一场悲剧啊,所以说不好。

    念寒:额?

    欣然:不是吗?

    好长时间了,他都没有回复消息。

    欣然:呵呵,不为难你了。

    欣然:你知道我梦见了什么啊?

    念寒:不能这么说。

    念寒:你梦见什么?

    欣然:“不能这么说”?

    欣然:梦见我们要毕业了。

    念寒:对啊。

    念寒:我们没可能的,太远了。

    欣然:那应该怎么说呢?

    念寒:然后呢?

    欣然:提前申明只是是梦。/调皮

    念寒:你说。

    欣然:梦见我们在毕业前还是见了一面,不是约好的,只是碰到了,是在午后。

    欣然:我们聊了好一会儿,聊得很投机,就像我们用文字聊天一样有默契。

    念寒:/呲牙

    欣然:我们聊的话题也很多,可是越说越伤感,总离不开毕业,总离不开分离。

    念寒:梦?

    念寒:伤感?/惊讶

    欣然:最后,我向你要了一个毕业礼物。

    念寒:/呲牙

    欣然:猜猜看,我要的礼物是什么?

    念寒:什么?

    念寒:书?

    欣然:梦中真的和现实一样伤感。

    欣然:No !

    欣然:我喜欢的书太多了,你送送不完的。

    念寒:那是什么?

    欣然:再猜猜?

    念寒:猜不到。

    欣然:我要的礼物一个拥抱,理由是鼓励我理性的生活,也祝福我们的未来。

    欣然:可是我知道,你不会给,我也真佩服梦中自己的勇气。

    念寒:拥抱也能成为礼物?

    欣然:当我说出来的时候我们都很尴尬,可是,总不能一直僵着吧?所以,我说,你沉默就代表同意了,我主动拥抱了你。

    念寒:/惊讶

    念寒:呵呵

    欣然:当然可以啊,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欣然:我说了一大段话。

    念寒:现实中的你会这样吗?

    欣然:我自己都觉得有点矫情了。

    欣然:现实,不知道。

    欣然:因为我要了,你也不会送我这个礼物。

    欣然:/调皮

    念寒:我觉得你肯定不会。

    欣然:然后,你还是紧紧的拥抱了我,我很珍惜,可是,那不会是我的归宿,我必须离开。

    欣然:不一定。

    念寒:呵呵,你不会。

    欣然:然后,我们没有说再见,我哭着跑开了。

    念寒:额?

    欣然:哭得很伤心,很伤心,很伤心。

    念寒:我好像很残忍啊。

    欣然:/撇嘴

    欣然:可是你真的给的了我未来吗?

    念寒:真的。

    念寒:呵呵,我?

    念寒:我连我自己未来都给不了,更何况其他人了。

    欣然:我跑开了,既希望你会过来安慰我,又不想,因为我不想打扰你……

    欣然:呵呵,我不是……

    念寒:/微笑

    念寒:这个梦!

    欣然:以啊,梦的很真实,但是很悲伤。

    念寒:太残忍了。

    欣然:呵呵,所以啊,我刚刚才才说我不要喜欢上你。

    念寒:呵呵,好吧,最好。

    欣然:/尴尬

    欣然:我现在会很多时候会想起你。

    念寒:为什么?

    欣然:不知道。

    欣然:所以才需要警惕。

    念寒:呵呵,你要警惕?

    欣然:我舍友说,当你伤心的时候和开心的时候,会想起同一个人的话,你就会喜欢上那个人的。

    欣然:警惕喜欢上你啊。/调皮

    念寒:你是不是都是这样?

    欣然:都是那样?

    念寒:“我舍友说,当你伤心的时候和开心的时候,会想起同一个人的话,你就会喜欢上那个人的。”

    欣然:因为在我身上发生过很悲催的事儿,所以,为了你不充当坏人啊。

    念寒:好吧,我好像比较……

    欣然:比较什么?

    念寒:坏人。

    欣然:别这么说。

    欣然:你不坏的。

    念寒:坏。

    欣然:你在怀疑我的眼光?

    欣然:我觉得不坏就不坏啊。

    念寒:呵呵,好吧。

    欣然:只是感情的事儿,说简单吧,太简单了,它是人的天性,说复杂了吧,让人不敢碰触。

    念寒:你理解的好。

    念寒:反正我现在完全没感觉。

    欣然:所以啊,感情里没有对错,没有好坏,只是不合适,只是不是对的时间而已。

    欣然:只是真的很伤感而已……

    欣然:好吧,你是幸福的。

    念寒:呵呵,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欣然:所以啊,我不该告诉你的。

    念寒:呵呵,可是我知道了。

    欣然:幸好只是梦,幸好现实的我不会有那个勇气。

    欣然:睡一觉就又忘了。

    念寒:呵呵,梦?

    欣然:免得下次见你的时候,我会心慌。

    念寒:会吗?

    欣然:哈哈,绝对会。

    念寒:好吧。

    念寒:不过,可能见不上几次了。

    欣然: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欣然:就是啊。/难过

    念寒:我9号左右才回来学校。

    欣然:假做真时假亦真,真做假时真亦假。

    欣然:好吧,回来要有很多事儿要干,要和想要道别有告的人告别,回忆要整理……

    念寒:没有很多事。

    欣然:呵呵,好吧。

    欣然:你还是别记着我们的聊天,这样万一我们碰见了我会平静点。

    欣然:不过,也可能,十天,我们碰不到。

    欣然:师专虽然很小,不过,也不会一定会碰见。

    欣然:哈哈,我…….

    念寒:呵呵,圈子不一样么。

    欣然:/微笑

    欣然:不管怎么样,谢谢你!

    欣然:也祝福你!

    念寒:额?

    念寒:谢谢我?

    欣然:是的。

    欣然:谢谢你!

    念寒:我不懂。

    欣然:要毕业了,还能认识你。

    欣然:有些问题不是针对你,只是我想知道答案而已,你帮我解决了这样的很多问题啊。

    欣然:和你聊天聊得很开心啊。

    念寒:哈哈,就这?

    欣然:在我无聊的时候,还可以想想你啊。

    念寒:这也可以?

    欣然:怎么?不行吗?

    念寒:这个你说了算。

    欣然:哈哈,就是的。

    欣然:很多很多啊。

    念寒:好吧。

    欣然:每一个出现在你生命里的人,都有理由,都是缘。

    念寒:这我信。

    欣然:也许和他会有怎样的关系,会聊些什么,也许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欣然:所以啊,我谢谢你啊!

    欣然:感谢我是用心活着,虽然很傻,虽然会有点神经,虽然会容易受伤,但是一切都是真真切切……

    欣然:至少你和我聊天很真诚啊,所以谢谢你!

    念寒:我说话从来不藏着掖着。

    欣然:对任何人?

    念寒:是大多数。

    欣然:/微笑

    欣然:还好,我是大多数中的一个。

    念寒:呵呵

    欣然:/微笑

    念寒:和不想说的人完全不想说。

    欣然:哈哈,我算是还能说说的人吧?

    念寒:肯定么。

    欣然:/调皮

    欣然:希望一直都会是。

    欣然:不矫情了,早点睡觉吧。

    欣然:明早你还要上课呢。

    念寒:好吧,早点睡吧。

    念寒:/调皮

    欣然:好好加油哦,耕耘也是很幸福的。

    欣然:晚安,好梦!

    念寒: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