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心如刀割 不明缘由

    更新时间:2016-02-29 19:22:37本章字数:2069字

    第二十七章 心如刀割 不明缘由

    6月份的晚餐几乎都是一份菜,一个馒头,轮换着打菜,食堂的菜品几乎吃了个遍。6月8号也一样,在食堂一楼打了馒头,然后到二楼打菜,和任苒一起,心情挺好。快走到打菜窗口的时候,突然看见他和糖糖、七七坐在一起聊天,他们有说有笑,好不温馨。那一刻,我整个人都酥软了,多希望我是她们两个中的一个,可是我终究不是她们……

    “你要那个菜?”我舍友转过头来问我。“啊?我……我也不知道。”眼睛转过来看看了那些菜,怎么就觉得那么难过呢,本来咕咕啼叫的肚子,那一刻,那里还有一丝饿意啊?强忍着泪水给任苒说:“你打一个吧,我不要了,我不想吃。”任苒很讶异的看了我一眼,但是并没有说什么。她在打菜的时候,我的目光再次望向了偶然瞥见的角落,他们三个端着盘子放到了洗碗池,然后准备离开了,我怕他们看到我,也不想再拿那温馨的画面刺激自己,留给自己无尽的苦涩……又怕任苒看见自己的奇怪地表情和眼里的泪水,只能望着天花板了。这个时候糖糖走到我们身边,我立马又望向了那个有他身影的地方,只看见了他走出去的背影。糖糖说:“我现在要和他们一起去转转,你把我的书带回宿舍吧。正好,这是新增加的资料,你也可以看看。”我明知故问糖糖说:“你和谁一起去转啊?有情况哦。”她笑着说:“就和文念寒还有七七他们,念寒今天刚回来。”我都不知道我我当时是怎样的表情,是怎样的语气,强装着微笑给糖糖说:“那好啊,书就先借我看看了。”把书给我之后,糖糖便去找他们了。

    本来打算,吃完饭去教室看书的,可是现在那里还能静下心来看书呢?陪着任苒吃完饭,拿着打的馒头无精打采的回宿舍了。回到宿舍洗了把脸,就去东河边消化悲伤了,任苒看我心情很糟糕,也就陪着我一起去东河了。一路上我们没有说一句话,没有听音乐,只有无尽的悲伤……

    坐在东河边,看着一圈圈波纹远去,好想去追随,可是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追随,因为我没有波纹的美丽和豁达……夕阳打在湖面上,给波纹穿了一套金色的衣裙,可是看起来更忧伤。它好像在对着我微笑,可是满眼都是酸楚,满脸都是泪水。它的颜色越来越淡,脸庞越来越模糊,恍惚间又没有了漂亮的衣裙,只剩下了水面的颜色,只剩下了水珠的线条 ……眨眨眼睛好像又看到了波纹淡金色的衣裙,只是没有之前那么耀眼、那么明亮了。想要注视的时候,又看见春水共长天一色了……任苒拿着纸在给我擦眼泪,我才发现我已哭了好久。

    陪着我的这个舍友,也就是任苒,去宁夏参加了特岗教师招聘考试,今天刚知道成绩,她考的很不错。我这么难过,她还以为是她的缘故。她问我:“是不是因为我考的好,工作大概有了着落,而你什么都不确定,所以这么伤心吗?对未来,你是不是更渺茫了,所以这般失魂落魄?”其实,任苒考的好,我很高兴。她的工作有了着落,打心底祝福她,怎么会因为她考的好而伤心呢?擦了擦眼泪,对任苒说:“怎么会呢?我是对未知的未来有些担忧,但是绝不是因为你而更担忧。现在我很难过,但是真的不是你。一时半会儿给你说不清楚,等以后慢慢告诉你吧,况且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难过,因为什么失魂落魄,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但是我真的好难过,现在的我只想大哭一场,然后让东河带走我的泪水……”

    听我这么说,她也就不再问什么了。她知道我,既然我这么说了,肯定就不是她的原因,不过处在兴奋状态的她看到这么难过的我,笑也不是,不笑也难受,倒难为她了。在东河边毕竟人太多了,不能放肆大哭,只能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坐了一会儿,我们俩围着东河转了一圈,也就回宿舍了。回宿舍之后,那种莫名其妙的悲伤并没有好一点,坐在床上放肆的哭了一场,好多了。我知道,痛刻骨铭心,那是因为我在乎,那是我因为我心真诚,就算痛苦,我也不愿离开,因为快乐不比痛苦少,我珍惜这份情谊,我不愿就此别过,所以这一切都是我必须承受的,无半句怨言。这一刻还在痛苦流泪,或许下一刻你的一个微笑,我已满心欢喜了。痛并快乐着,这是我的选择。

    可是,我始终不明白这是我在折磨自己,还是在惩罚自己,又或者是在叩问什么,我总不是来还眼泪的吧?这是爱情吗?该怎么定义?这是友情吗?该怎么割舍?这是人与人之间最初的相惜吗?该怎么理解?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究竟能划分多少模块呢?人与人之间的交织,究竟怎样才会相守呢?相守到老的,都是因为爱情吗?那支持长久的是什么呢?长久一定是最幸福的状态吗?不求天长地久,只争朝夕,是对感情的不负责任吗?对感情,我心中的介石在那里?

    我该任凭自己的感情自由发展吗?我该任由感情的摆布吗?我的懦弱,不在于无能,而在于放任,我总觉得放任感情,是对感情最好的尊重那才是对感情最好的诠释,不受任何的束缚,可是,真的如此吗?我们的关系最终会被弄的惨败收场吗?我们的感情会被我搞的一团糟然后彼此形同陌路吗?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不过,我不希望如此,更不想给他任何困扰。我和他不能相伴,但是请别连回忆都是苦涩。我不能陪伴他未来的路途,但在未来的路途上不要让我和他针锋相对。我怕那样的场面,怕面对他,怕面对我自己,更不想站在他的对立面,就算不能与他并肩,也不想与他相向。不知道,这是不是也是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