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关切世事 不忘初心

    更新时间:2016-02-29 19:34:35本章字数:5731字

    第二十八章 关切世事 不忘初心

    念寒:/微笑

    念寒:在干嘛?欣然。

    欣然:奇怪,今天你会主动给我发消息。

    欣然:发呆呢。

    念寒:呵呵,有什么奇怪的。

    欣然:不奇怪吗?

    念寒:糖糖说,她今天食堂见你了?

    欣然:你回来了吧?

    欣然:对啊。

    念寒:下午回来的。

    欣然:她让我把书带回宿舍啊。

    欣然:哦哦。

    念寒:我说呢。

    欣然:顺便我也把你的书给她了,你们见面的机会多一点。

    念寒:出来叫她不见她人,她出来说给你给书了。

    念寒:哦哦,她成绩出来了。

    欣然:你们一起在食堂?

    念寒:我们三个一起吃了个饭。

    念寒:嗯。

    念寒:我怎么没看到你?

    欣然:呵呵,因为你的眼里没有我。

    念寒:/惊讶

    欣然:糖糖考的还不错。

    欣然:我们宿舍两个考的好,两个考的不好。

    欣然:最高的226。

    念寒:考上就行。

    欣然:她们报的兴庆区,分数不过200,考上的可能性不大。

    念寒:中卫200以上的13人。

    念寒:我查了下,中宁去年分数线185。

    欣然:这么低啊?

    念寒:嗯。

    欣然:兴庆区应该会比中卫高点。

    念寒:好吧,但愿她们都能考上,太不容易了。

    欣然:嗯嗯,就是的。

    欣然:你的书给糖糖了,也不用那么纠葛给你还书了。/调皮

    念寒:额?

    念寒:给她了?

    念寒:好吧。

    欣然:嗯嗯,你见她的时间总是多点儿。

    欣然:也不用见我了。/调皮

    念寒:额?

    念寒:为什么这么说?

    欣然:呵呵

    念寒:/惊讶

    欣然:/憨笑

    念寒:/撇嘴

    念寒:/撇嘴

    欣然:又是这个表情,为何?

    欣然:这么委屈啊?开个玩笑。/调皮

    念寒:不明白。

    欣然:不明白,就不明白了呗。

    念寒:呵呵,好吧。

    念寒:或许有些事情,不明白比较好。

    欣然:呵呵,就是,难得糊涂。

    念寒:对。

    欣然:而且你本来就不喜欢见陌生人啊。/调皮

    念寒:呵呵,不仅仅是我吧?

    欣然:/疑问

    念寒:很多人,见陌生人觉得尴尬。

    欣然:呵呵,就是啊。

    念寒:/微笑

    欣然:不过,我依然是个陌生人。

    欣然:/憨笑

    念寒:呵呵,我就是这么一个人。

    念寒:你别生气。

    欣然:昨天有人给我说,生活不能太较真了,太较真你就输了。现在看来,他的话的确很有道理。

    欣然:/呲牙

    欣然:不会的,生气干嘛啊?

    念寒:是的,他说的对,不能太认真。

    念寒:一认真就输了。

    欣然:你会怕我生气?

    念寒:呵呵,或许吧。

    欣然:/撇嘴

    欣然:事实证明,你是对的,我太较真了。

    欣然:不过,没关系的,这样很好啊。

    念寒:我也一样,曾经认真过,而且输的一败涂地,惨不忍睹。

    念寒:所以,我学会了,不能太认真。

    欣然:所以我可能步你的后尘。

    欣然:不过,没关系的。

    欣然:可能心灵本就需要眼泪的洗涤。/调皮

    欣然:希望脱离苦海的你,会过的很好。

    念寒:呵呵,谁都说不定。

    欣然:所以加油啊。

    欣然:你公共基础冲刺什么时候开始啊?

    念寒:23号。

    欣然:哦哦,我们那时候应该离校了。

    念寒:嗯,就放假了。

    欣然:我都想早点回了,越到后面越难过。

    念寒:呵呵,每个人都要经历一些事。

    欣然:也许,以逗号结束,永远都有想象的余地。

    欣然:你一边睡觉一边聊天?

    念寒:没有啊,我网速比较慢。

    念寒:逗号?

    欣然:一样,我的手机都快退休了。

    欣然:就啊,逗号。

    欣然:/调皮

    念寒:为什么逗号?

    欣然:逗号,就是还有念想啊。

    欣然:不是完整的句号,还可以想象不同的结局。

    念寒:好吧。

    欣然:不会有正式的告别,不会说再见。

    欣然:好吧,我又赢了。/调皮

    念寒:呵呵,再见?

    欣然:再见,本来就意味着不见啊。

    念寒:对。

    念寒:是对的。

    欣然:那就还不如不说了。

    欣然:虽然,有些人并不想再见。

    欣然:可能,怀念的也只是自己的岁月。

    念寒:青春就是一场离别盛宴。

    欣然:哎!那何必要相逢呢?

    念寒:相逢就是离别的伏笔,这是注定了的。

    欣然:现在我非常不理解,当初我为什么要加你呢?

    欣然:成功我认识了两个人,一个是你,一个是李盟。

    念寒:李盟?

    念寒:呵呵

    欣然:对啊,我们座位前后座。

    欣然:以前听他主持,他声音很好听,可崇拜他了。结果,在成功遇到了,不过,已不是我偶像了。

    念寒:呵呵,为什么?

    欣然:嘿嘿,那只是虚幻的崇拜罢了。

    欣然:还是正常点好,至少真实。

    念寒:呵呵,真与假的界限本就没那么清晰。

    念寒:何必非要弄的那么清楚。

    欣然:/撇嘴

    欣然:话虽如此……

    念寒:有些东西,存在了,还不如在想象里。

    欣然:真的?

    念寒:真的。

    欣然:可是有些还是能碰触的好。

    念寒:至少还有自己的空间。

    欣然:自己的空间里呆久了,会渴望对方的温暖。

    欣然:而且,人是群聚动物。

    念寒:可是现实它就在那里,不是吗?

    欣然:是啊。

    欣然:可是,在自己的世界里现实变的触不可及

    念寒:谁都改变不了现实的东西。

    欣然:/撇嘴

    欣然:成功培训群里发的一个长长的消息,你看到了没?

    念寒:没,怎么了?

    欣然:你看看就知道了。

    欣然:关于今年的高考作文。

    念寒:你有什么感触?

    欣然:好像谁都对的?可是谁错了呢?

    欣然:作文应该是有感而发,再加上对语言文字,以及词句典故的运用和锤炼。文以气也,最忌讳假了。可是又不得不假,因为真的东西不会有人肯定,可是……

    念寒:呵呵,只能说,今年出题的老师……

    念寒:哎!

    欣然:哎!

    欣然: /撇嘴

    念寒:这对农村孩子是极大的不公平。

    欣然:我不知道说什么了。

    欣然:专家们都只是生活在城市,忘了还有农村。

    念寒:这次考试反应出了中国目前最大的问题:贫富差距。

    念寒:也反应了一个问题,社会的先富者,已经全然不顾贫穷者的死活。

    欣然:是的。

    念寒:而且,你看到没有?

    欣然:什么?

    念寒:中国要取消农村和城市户籍差别。

    念寒:这意味着什么?

    念寒:意味着形式上的小康社会,就要来到了。

    欣然:啊啊?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念寒:真的小康吗?

    欣然:形式上的,的确仅仅只是形式。

    念寒:粉饰太平。

    念寒: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欣然:我们社会现在就像一个全身浮肿的病人,他自己或者领导人从不认为他病了。

    念寒:如果不是习大大出来反了一下腐,中国就成什么样了。

    欣然:人人深受其害,但人人都是推波助澜者。

    欣然:但愿会更好点。

    念寒:所以,中国的矛盾永远会存在。

    欣然:各个方面。

    念寒:不会很好,也不会更好。

    欣然:这么绝望吗?

    念寒:中国历史是有规律的。

    念寒:你肯定知道。

    欣然:/疑问

    念寒:领导人粉饰太平的结果,就是阶级矛盾的日益增加。

    欣然:嗯嗯。

    念寒:习大大的反腐,真的是为了反腐吗?

    念寒:说到底

    欣然:巩固政权?

    念寒:只是……

    欣然:不过,我真的希望,通过改革一切会慢慢好起来,至少人民不会流离失所。

    念寒:这是稳固政权而已。

    欣然:/微笑

    念寒:这就是中国的现状。

    欣然:还是古代……

    欣然:哎!

    念寒:和当年的……有区别吗?

    欣然:还不如呢,可能。

    念寒: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念寒:这篇简简单单的作文,透视出社会最大的弊端。

    欣然:哎,就是啊。

    念寒:代表中国60%的人口的农民,竟然被无视了。

    欣然:那那年好像新闻上报道城镇人口过半了。

    念寒:咱们的党国,或许真的要思考思考它的走向了。

    欣然:或许,那仅仅只是数字,而非实际。

    欣然:是的。

    念寒:官方的数字可以相信吗?

    欣然:那谁该思考呢?

    欣然:不可信啊,可人家就那么说,我们就该那么听,而已。

    念寒:你这真的相信东北粮食九连增吗?

    念寒:你信不信,再过几个月它会出现十连增。

    欣然:我一直有疑问,很多时候都在增,就不会减吗?

    念寒:这样下去,再过五年,不知道会出现什么?

    欣然:科技是发达了,可是诸多因素的影响只会越来越好?

    欣然:/憨笑

    念寒:真的。

    欣然:孙猴子的速度。

    念寒:不信你看着。

    欣然:好的,我看着。

    欣然:这个你打听打听,或者去那里的时候,问问就知道了。

    欣然:/撇嘴

    欣然:好吧。

    念寒:在他们眼里,只有成王败寇。

    欣然:/擦汗

    念寒:欣然

    欣然:嗯

    欣然:那信什么呢?

    念寒:我记得有人开玩笑说,咱们的新闻联播有个三步走规律。

    念寒:你明天可以验证一下。

    欣然:哦哦,原来是这个。/憨笑 自考的时候,文化概论的老师也说过。

    欣然:的确如此。

    念寒:就知道我说的对不对了。

    欣然:毋庸置疑,对的。

    念寒:电视成了……

    欣然:只是,当官的人眼里只是权、钱,要是我们也当官了,会不会和他们一样。

    念寒:哎!

    欣然:所以,柴静从中央电视台辞职了。

    念寒:这就是那个考生为什么会写那些东西的原因了。

    欣然:/微笑

    念寒:当下,欠了老百姓的太多。

    欣然:那谁来还呢?

    欣然:还是只能欠着,因为他们是百姓。

    欣然:只是,当官的人眼里只是权、钱,要是我们也当官了,会不会和他们一样?

    念寒:呵呵,不知道。

    欣然:能给个明确的答案吗?

    念寒:我只知道,遵守规则的人永远玩儿不过制定规则的人。

    欣然:我知道太难,可是……

    念寒:现在已经看得出来。

    欣然:如果,有朝一日,成了制定规则者,还会记得初心吗?

    欣然:还会记得广大百姓吗?

    念寒:记得前总理吗?

    欣然:知道。

    欣然:我很敬仰他。

    念寒:他的结局呢?

    欣然:有一年国庆的时候,他的镜头不到1秒。

    欣然:很……

    念寒:所以说,社会成这样了,你再怎么样,也改变不了即成的事实。

    欣然:可就算是这样,一个之后还有千千万万个,就会有希望啊。

    念寒:你觉得会有千千万万个吗?

    欣然:大家,如果因此却步的话,那不就永远不会有好的一天了。

    念寒:你觉得还会出现邓公那么有魄力的人吗?

    欣然:你这么想,我这么想,大家都这么想就会有啊。

    欣然:只是……

    念寒:民族意识已经到了奴化的地步。

    欣然:都在徘徊,静观其变,这样真的不好啊。

    欣然:哎!

    念寒:你觉得会有人像为自己做事一样去真的为老百姓做几件事吗?

    欣然:鲁迅时代在剖析国民的劣根性,现在依然如此。

    念寒:这是趋势。

    欣然:会有。

    欣然:只是……

    念寒:或许会变得好点。

    欣然:你会是吗?

    念寒:但是,理想的社会永远不会出现。

    念寒:不过,比起前几年,真的好了许多。

    欣然:你会为了百姓的利益,舍弃自己的利益吗?甚至是你自己本该的?

    念寒:希望,依然如此。

    欣然:好一点就有希望啊。

    念寒:我不可能会做到当权者。

    欣然:假如呢?

    念寒:就算会,我绝对不会出卖我的良知。

    念寒:我只能这样说。

    欣然:我知道。

    欣然:只是到时候别把你良知的底线一再向谷底推。

    欣然:当然了,只是打预防针而已。

    欣然:我相信你不会,你是值得我相信的。

    念寒:呵呵,所以,这些都不存在,我们这样的人,永远不会成为当权者。

    欣然:我说假如,世事难测啊。

    欣然:就因为我们有良知,所以不会是当权者?

    念寒:是,可以这么理解。

    欣然:只要很多人都会像我们这么想,至少就还是有希望的啊。

    欣然:不要这么残忍吧?

    欣然:/撇嘴

    念寒:那个地方,不出买灵魂的人,去不了。

    念寒:不过,就算他们怎么样,只要为人民某一点福利,我觉得都是好的。

    欣然:/冷汗

    念寒:真的。

    欣然:这就是我不希望你考公务员的原因了。

    念寒:/微笑

    欣然:不过,你的不过,又说服了我。

    念寒:你怕我会变成那样?

    欣然:我不想看到你出卖灵魂。

    欣然:一,我怕你随波逐流,遭我唾弃。

    念寒:至少这几年的确农民的生活提高很大。

    念寒:呵呵,考了公务员又怎么样?

    欣然:二,我怕你心力交瘁。

    念寒:我依然是我自己。

    欣然:因为官场的确……

    念寒:我懂。

    欣然:我怕你的坚持和人家的规则相去甚远,最终惨淡收场。

    念寒:呵呵,我至少可以做我自己。

    欣然:希望多年以后,你会笑着对我说:你看,我真的做到了。

    欣然:那时候,我会比你更高兴的。

    念寒:好啊。/微笑

    念寒:为什么?

    欣然:因为我在乎你呗。

    欣然:因为我心中的你是个有原则,有节气的人,我没看错啊。

    念寒:/抱拳

    念寒:谢谢!

    欣然:不会因为钱、权迷失自己,不会因为吹捧忘了自己,不会因为利诱忘了初心。

    欣然:谢谢?

    念寒:我会努力,保持本心。

    欣然:不要让我失望。

    念寒:/微笑

    欣然:虽然,不会让我失望并不是你的原则。

    念寒:/微笑

    欣然:但是,真的是我的愿望。

    念寒:有朝一日,时间会验证。

    欣然:你要记得,在远方,还有有一个人可能会记挂着你,可能会对你的行为有所看法。

    欣然:哪怕只是偶尔想起,只要还记得这些话,就好。

    念寒:/微笑

    念寒:好。

    念寒:我会记得,朋友的忠告。

    欣然:不管出自谁之口,它都受用。

    欣然:谢谢你不会厌烦,我的唠叨。

    欣然:/调皮

    欣然:啊啊?已经一点半了?

    欣然:我的表不合适了?

    欣然:赶快睡觉吧,明天还要看书呢。

    欣然:不要告诉我你手机没电了?

    欣然:晚安,好梦!

    欣然:还有一句,昨天太晚了,忘了没说。

    欣然:不管别人否定或者吹捧,都不要迷失方向,要知道你永远是独一无二的你自己。

    欣然:呵呵,说完了,我才发现和不忘初心是一个意思。/呲牙

    没有猜错,他的手机的确关机了。

    谈论的话题并不是重点,只是年轻人的一腔热血罢了。因为有期望,所以才会有不满;因为想要更好,所以才会看到弊端;因为真心喜欢,才会有那么多的挑剔。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否定观吧,否定不是真正的否定,只是承认了事物内部的矛盾而已。况且我们还能畅所欲言,就说明我们目前的社会言论真的是自由的,不用为自己无心之过承担罪责。

    我还和舍友讨论过那篇作文,我舍友是这么说的:“作文只是让考生写关于遵守规则的事儿,并不是说一定考生要有经历和父亲一起驾车上高速的经历。不管,有没有坐自家的私家车上过高速路,只要知道在开车的时候不能打电话,要专心开车就可以。从这个角度切入,因为父亲一个人承载着全家人的希望,是家里的顶梁柱,从这个角度劝在高速路上不守交通规则的父亲即可。那个考生太激动了,太情绪化了,把自己的悲愤发泄到试卷上了而已。你们两个也就跟着瞎起哄,这种事儿公说共有理,婆说婆有理,那谁没理啊?”舍友说的我哑口无言了,这的确是个无解的问题。

    曾几何时,我还哭的稀里哗啦、不识自我。他发消息的时候刚缓过来,依然可以和他对答,虽然有点小情绪,但是请见谅,我只是需要排解一下情绪而已,而且很快这点小情绪也烟消云散了。不会因为我的伤悲而对他有所埋怨,不会因为我的痛苦而对他有所怨恨,不会因为我的感情得不到回应而强求于他。这就是我们之间的默契,我们之间的相知,也是我最珍惜情分。我希望不管我的感情如何波澜壮阔,他都能波澜不惊、一如既往,如此,可能对我们是很残忍的,但是我愿意承受,因为快乐远比痛苦多,而且像你这样有话聊的朋友并不多,我不想失去。不知道他怎么想?

    在别人看来,可能我有点自虐,可是,真的不是,我只是不想失去太,舍、得我掂量过,因为放不下这头,所以我选择长痛。距离和现实会让我转变现在的状态,我可以做到对他只是朋友间淡淡的喜欢,默默的支持他、关注他,长久的为他祈福,仅此而已。我们可以就一个话题聊到深夜,可以倾听彼此遇到的难题,帮忙分析其中的自己,会毫不迟疑地相信对方。就这样,不知道这是否也是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