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你问这么多干嘛?

    更新时间:2016-02-29 19:35:38本章字数:4720字

    第二十九章 你问这么多干嘛?

    欣然:你脸上的伤好点了没?纱布可以拆掉了吧?

    念寒:嗯,拆掉了。

    念寒:好了,已经。

    欣然:那么快啊?还没等我嘲笑一下已经好了?

    欣然:好吧,伤口对你太好了。/调皮

    欣然:今晚有人吓到我了。/流汗

    欣然:会有人给一个从来没见过的人说:做我女朋友吗?

    欣然:我很是崩溃,说的那么轻松,是不是也就意味着,对爱情婚姻认识的浅薄?对……

    欣然:/难过

    欣然:你今晚没在线吗?

    欣然:也好,好好看书吧。很多些事儿还得我自己去解决,而且这个笑话也不那么难解决。/撇嘴

    欣然:/撇嘴

    念寒:怎么了?

    欣然:就想和你说说话呗。

    欣然:你在看书吗?

    念寒:/微笑

    念寒:做题。/呲牙

    念寒:没关系。

    欣然:我打算说不打扰了呢。

    欣然:真的没关系?

    念寒:嗯。

    欣然:/微笑

    欣然:谢谢你!

    念寒:谢?

    欣然:想和你说说话的时候,你会在,不会怕打扰,就很感谢你啊。

    念寒:呵呵

    欣然:……

    念寒:干嘛谢我啊?聊天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

    欣然:可是,我……

    欣然:我永远都是打扰你的那个。

    念寒:额?

    欣然:/呲牙

    念寒:呵呵,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欣然:/微笑

    欣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很难过。

    念寒:难过?

    欣然:但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

    欣然:就是啊。

    欣然:下次,不会和你这么客气了。

    欣然:只要我们还有话聊。

    念寒:呵呵,话题是找出来的。

    欣然:这个也是,可是……

    念寒:又是可是?

    欣然:当彼此没心力去找的时候,就不会有了。

    欣然:/调皮

    念寒:呵呵,好吧。

    欣然:我的可是,的确很多,可是……

    欣然:/憨笑

    念寒:怎么了?

    欣然:/难过

    欣然:我……

    欣然:还是不深究了,神经大条会儿,应该就好了。

    欣然:你先做题吧,我不忍心打扰你了。

    念寒:额?

    念寒:又怎么了?

    欣然: 你在做题,我还给你发消息,我会有罪恶感的。

    念寒:不会啊。

    欣然:真的?

    欣然:你可以反应过来?不会做着做着把题都忘了吧?

    念寒:不做了啊。

    欣然:要我的话,我可能会把你说的话,写在卷子上。

    欣然:好吧。

    念寒:我不会。

    念寒:况且还是选择题。

    欣然:还是做的专业题吗?

    念寒:嗯。

    欣然:说明我注意力不太集中,容易分心。

    欣然:比前面做题会好点了吗?

    念寒:好点。

    念寒:可能多十多分。

    欣然:那就好,至少功夫没白费。

    念寒:嗯,还行。

    欣然:/微笑

    欣然:你们宿舍灯关了吗?

    念寒:关了呀。

    欣然:我就想问问全校是不是统一时间关灯。

    欣然:/调皮

    念寒:肯定统一么。

    欣然:我们刚刚关。

    欣然:有个楼不统一,惠文。

    欣然:它好像不关灯吧,因为有老师住。

    念寒:呵呵,学校里面的?

    欣然:对啊。

    欣然:自考你12年报的?

    欣然:假期补课,在那个楼上住的。

    欣然:昨天你没登QQ吗?

    念寒:没有,你怎么知道。

    念寒:我12级。

    欣然:呵呵,猜的。

    欣然:哦哦,自考最近要去成教科交什么东西吗?

    念寒:没有啊。

    欣然:因为昨天我给你发消息了,你没理我。

    欣然:论文,还有什么统考成绩。

    欣然:报自考的人,12月份好像还得来学校。

    念寒:我还有没过的科目,

    欣然:到现在?

    欣然:/敲打

    念寒:我两次没考好不好。

    欣然:那你干嘛去了?

    欣然:哦哦,去实习了。

    念寒:深圳啊。

    欣然:/呲牙

    念寒:/白眼

    欣然:你们统考几门啊?

    欣然:没考完,不交论文吗?

    念寒:交了。

    欣然:和毕业论文同一个?

    欣然:没考完的毕业之后还要跑来成县继续考吗?

    念寒:不考

    欣然:不考?

    念寒:有什么可考的?

    欣然:就不用办毕业证了?

    欣然:还是?

    念寒:你问这么多干嘛?

    欣然:我……

    欣然:/尴尬

    念寒:怎么了?

    欣然:我就只是顺口问问了,没有想问很多啊。

    念寒:嗯。

    欣然:好奇心害死猫。

    念寒:嗯,这句话是实话。

    欣然:/撇嘴

    欣然:昨天你在卡务中心那里?

    念寒:有吗?忘记了

    欣然:我舍友对你的印象是,你瘦的和我们老大有的一拼。

    欣然:/敲打你也健忘?

    念寒:我瘦我骄傲,和你舍友有什么关系?和你老大又有什么关系?

    欣然:你今晚是……吃火药了?

    欣然:好吧,你骄傲!你再骄傲也也不会比老大轻吧?

    念寒:我有病啊?吃火药,吃火药中毒知不知道?你怎么这点常识都不知道?

    念寒:为什么要比你们老大轻?

    欣然:你就是中毒了。

    欣然:这语气,有人惹你了?

    念寒:嗯,被你天天“这样”我也觉得快中毒了。

    欣然:/流汗

    欣然:我?/疑问

    欣然:怎么样了?

    欣然:求解!

    欣然:好改啊,要不你中毒了还是我的责任了。

    念寒:自己理解。

    欣然:我笨,理解不来,还望指点。

    欣然:直接说吧,什么样的话我都扛的住。

    欣然:/疑问

    欣然: 拜托你了,我真理解不来,你还是直接明了的说吧。

    念寒:没什么。

    欣然:你……

    欣然:好吧,我知难而退。

    欣然:不再追问了,任我自己怎么想也好。

    欣然:晚安!

    欣然:对不起,请见谅!

    “‘你问这么多干嘛?’我真的问的太多了吗?真的让你厌烦了吗?可是,今晚我真的问的没有平时多啊,那为什么呢?第一次听到你这样的语气,怎么了?我很担心,很难过,很失落,也很无助,我不明缘由,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我那里做错了吗?我那句话说错了吗?我惹你生气了吗?或者我的某句话碰触到你的底线了?还是你觉得我老是‘这样’缠着你聊天,你很不舒服,你只想摆脱我,所以出口重了些,只希望我知难而退?究竟是为什么呢?请让死也死得明白些,这样我的心里真的很不好受,这是你给我的警示吗?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这就是你的快乐吗?”

    今晚的聊天是空前的不愉快,我们说的并不多,他发消息也很慢,我都不敢给他发消息,好像多一个都是给自己难堪,可是就算下不了台,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有些事情也许不明白要比明白好,因为你他给出了答案,我不该纠缠,可是我真的没有打算让我的这份感情开花结果啊?真的只是不想失去他这个朋友而已,可是……连做朋友的机会都不给我吗?还是他觉得那才是对我最残忍的决定?关于他别的事我都可以猜测几分,我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相信他,不管他做什么,不管他想什么,不管 他在何方,我都觉得和他的距离很近,很近,近到伸手可以触碰到他的温度。唯独在这件事情上,我们之间隔着整个天地……

    虽然我的热情他会感受到,但是我们并没有捅破那层纸,一切都还是那么美好。我也不打算捅破,因为我知道那是我们最好的状态,各自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不管多浓烈的感情,都让它化成朋友间的默契和珍惜,如此最好。可是……如今,不可能了,我们之间仅有的感情在顷刻间坍塌了,这感情真的就这么不堪一击吗?真的就……我不相信,不相信……我很沮丧,我很难过,同时我也很自责,可能是我逼走了他,可是我找不到他决定离开的缘由。现在的我就像是被判了死刑的病人,病入膏肓,但是不知道自己症结所在,这比判了死刑还要让人痛苦……

    第三十章 强忍泪水 再聊一次

    那天他语气中的火药味真的很浓,除了自责和埋怨自己之外,我能做的就是不去打扰他了。一个星期了我没再联系他,有好几次想给他发消息,可是看看那天的聊天记录,我却步了,我真的该知难而退了。可是,我这个人就算是死,也想死的瞑目,我不想这么不清不楚地和他断了联系。

    过了四五天。看到他发的说说和下面的评论,霞子好像在和他说着我不太明白,但是又能帮助我想清楚一些事情的话题。隐约觉得那天晚上的语气很不好,是因为霞子给他说了什么,你们的聊天并不怎么愉快,聊天的内容里肯定有我。说到底还是因为我,只是我真的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霞子给你说了什么会让他那般气愤?以我的这性格,不问清楚怎会罢休呢?就算他还是那晚的语气,我依然会问。不过,我的心情平和多了,至少,知道了大概的轮廓。

    欣然:在线吗?

    欣然: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晚我到底说了什么,惹得你那样生气。

    欣然:能告诉我缘由吗?就算……也让我明白一点啊。

    欣然: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儿吗?让你心烦意乱。

    欣然:你真的从此不愿意理我了吗?真的让你那么讨厌吗?

    欣然:就算讨厌,也让我清楚你讨厌什么,可以吗?

    这几条消息,我发的很慢很慢,半个小时过去,他依然没有回复我,刚好,那天之后我把手机回复出厂设置了,没有了他的电话号码,只能在那里自己猜测了。等了近一个小时,他终于回复我了。

    念寒:在的。

    欣然:我才打算找你的电话号码,给你发短信呢。

    念寒:怎么了?

    欣然:看看我发的消息就知道了。

    念寒:呵呵,过去了,我不想说起来。

    欣然: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了。那天晚上你火气很大也是因为那件事?

    念寒:多谢!

    念寒:是。

    欣然:等你想说的时候,我随时恭听。

    念寒:有些事情,是我一辈子也不想提起的。

    欣然:那就不提了。

    念寒:谢谢!

    欣然:不用谢我的,信任理解,是两个人交流的基础啊。

    欣然:我的手机恢复出厂设置了,没有你的号码了,重新发一个你的电话号码,行吗?你安宁的那个号码以后也会用吗?

    念寒:呵呵,其实,你大可不必这样的。

    念寒:应该会变,那个号码不在了。

    念寒:151**** ****

    欣然:那就不用了。

    念寒:嗯。

    欣然:可能我们联系都可能性也是零。

    念寒:其实我想说,我知道你心里的想法。

    欣然:我只是……

    念寒:我也曾经有过你这样的感受,所以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

    欣然:谢谢你!

    念寒:其实,这样一来,越到后面越会影响你自己。

    欣然:不会拆穿,至少还有尊严。

    念寒:这不关尊严,真的。

    欣然:呵呵,也许吧。只是……

    念寒:有些人注定只能是过客。

    欣然:我知道啊。

    念寒 :我不承认我有多好。

    欣然:可是也许当明白某个人是过客的时候,已经迟了。

    念寒:我也不知道,在你心目中我到底有什么值得你注意的地方,但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欣然:我可能太感性了,只因为很小很小的事情,我足以感动好久,甚至从此喜欢。不可靠,但是真实。

    欣然 :我知道啊,我也想这么问自己。

    念寒:人与人之间,其实隔了很长的路。我很明白你现在的处境,和你心里的感受。

    念寒:不说的话,对你不公平。

    欣然: 所以啊,很感谢。

    念寒:如果我一直像个木头人一样的话,我觉得那样太残忍。

    念寒 :有些话,说清楚更好些。

    欣然:就是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至少会给自己一个明确的方向。谢谢你!

    念寒:希望你能够真的理解我所说的,因为,越到后面,会越加痛苦。

    欣然:倾注的感情,也许是不是最完美的,但是很真,不会对你有影响就好。

    念寒:明知没有结果,却依旧如故,到最后,伤害的还是你自己。

    欣然:我知道啊。

    念寒 :我不想你重蹈覆辙。

    欣然:有人给我说,明明知道没有结果,却为何还要义无反顾的倾注感情。我只是说,因为已经走上了不归路。

    念寒:不,只要你想通了,没有什么是不归路。

    欣然:不关乎你,是我自己酿造的啊。

    欣然:在感情和思想上我永远都想不通,尤其是感情。只是,时间会帮我的。

    念寒:观音曾经说过: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念寒 :其实,终究有一天,你会明白,不值得。

    欣然:谢谢你的坦诚!我不会觉得不值得,而且永远不会。

    念寒:不该谢我,这是我该做的。

    欣然:只是我不会是现在的想法和理解。

    念寒:如果连坦诚都做不到,我就真的失去本心了。

    欣然:也就不是我心中的你了。

    欣然:至少……道不明,说不清,那就省略了,不说了。

    欣然:你放心吧,我会加油的,不会撞了南墙,还继续撞的。至少也得换个方向啊。

    欣然:给你说的话,我是倾注了感情,但不是感情用事,句句肺腑之言,以后也会这么觉得,只是可能以后就说不出那样的话了而已。

    欣然:谢谢你!

    欣然:不打扰了,可能最后一次说晚安,微笑着说再见!

    念寒:昨晚又关机了,所以没及时回复,抱歉!

    欣然:谢谢,今天回复了。

    欣然:也许是我们都想多了,很多人很多事,可能会在念念不忘中遗忘,只要不会影响你,我就是快乐的。 

    念寒:晚安!

    欣然:晚安!好梦!

    虽然他没有告诉我他和霞子聊了什么,也没有告诉我那晚为什么火气那么大,但是他知道了我对你的感情不止于朋友,他做出了回应。虽然他此刻的身份不像是我单恋的对象,更像是和我同病相怜的闺蜜;虽然他的回答太过于置身事外,像极了我同病相怜的病友给我劝谏;虽然我的感情他除了同情之外,没有一丝丝的波动。但是我依然感谢,依然感谢他的真诚,感谢他的善良,感谢他的不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