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进行时4

    更新时间:2016-06-24 17:25:16本章字数:3299字

    第116天,实际上说话才有63天,两个多月吧,离期末考试只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子傲我们都要加油。

    希望你这次成绩还在我前面,不过我要是真的在你后面,你不会又放弃了吧?还有一年半,一年半啊,真希望快点毕业!

    希望暑假快点到来,这样子傲,我,晓琳还有姐夫一起去姐夫家,我做饭给你们吃,还要一起去西山山顶的凉亭俯瞰这座城市,静静的待着。

    下学期不想在学校自习了,我想周六和你,晓琳还有姐夫一起去图书馆,一起去玩。学校没有你,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自从我开始追子傲,可爱的班主任书丰总是找我谈话,今天又把我叫出去了

    “大事解决没有?真不耽误学习啊?”我知道老师指的大事就是我搞对象的问题嘛

    当然不耽误学习啦,一想起书丰第一次找我谈搞对象问题的时候就想乐

    “真没有,以前还有,现在算没有。”我诚实的答到

    老师一脸八卦“怎么,黄了啊?”

    我茫然的回到“没有啊…”

    “那怎么事?不是一个学校的?”老师你这种刨根问底的精神真是令人佩服

    “是一个学校的!”我是个诚实的孩子

    “咱班的?”你这是非得逼我说出名字你才罢休啊,一点点缩小范围是不?我才不告诉你呢

    “不是啊!”书丰要是知道了第一先告诉我二姨,我二姨知道了指不定又一顿没完没了的唠叨,指不定要干啥呢。

    不过我很想跟书丰说“老师,你见过的,有一次放学他当你面给我传纸条…”

    书丰问了半天,我还是不肯说没办法,最后只是叮嘱我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就让我回教室了。

    说起上次放学他当着老师的面给我纸条的那次,我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子傲你胆子咋那么大呢?

    书丰看我很严,平时就算是一个女生给我送纸条他都要问一问,因为在他的思想里,这张纸条并非女生自身的而是某男生托带给我的。甚至学校定期的间操时间检查学生是否携带违禁物品,到我这了,老师跟班长说

    “你不用检查她带没带手机,你就查她座位里有没有情书…”很无语的有没有…

    那天爸妈又吵架了,自从我十岁从姥姥家回到自己父母家,爸妈经常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吵架,严重的时候动起手来,待在这个家里有的时候很压抑。

    以前老妈总是动不动说脏话,一点小事都能骂半天,比如:刚做好的猪蹄,老爸夹了一块猪蹄筋,大家都应该知道蹄筋很滑,难免会夹不住。老爸就是一不小心没夹住,结果掉到了桌子上,这时我妈就不依不饶的一顿叨叨,老爸的脸色也难看极了明显是憋着一肚子气,那一顿饭我吃的是心惊肉跳。

    后来我妈改掉了动不动说脏话的毛病,但是她还有一点事就叨叨没完的毛病,而且说话不经过大脑思考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就那这次爸妈吵架,爸爸一直对爷爷把本属于他的房子给他哥哥,更过分的是大年初三火急火燎的把爸爸叫回家去,到那才知道是一场鸿门宴,他的哥哥找来了从来都联系的七大姑八大姨的轮番炮轰我爸,我爸孤身一人坚持要原本属于他的房子。

    为此我们过年都不去爷爷奶奶家,爷爷奶奶也不让老妈回去,这个问题在我们家就是

    一个定时炸弹随时有可能爆炸,可老妈总是屡教不改的去点炸弹。

    这天老爸老妈在看电视,老妈一边嗑着老爸给买的瓜子,一边嘴又不停地说爷爷奶奶房子的事,老爸脸色又不好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老爸已经生气了让老妈不要说了,老妈非是不听呢,最后老妈还来脾气了说

    “你买这瓜子就是来堵我嘴吧!”我刚要去洗头一听这话,感觉事情有点不妙啊,在看看老爸的表情,火山要喷发的前兆。

    “你能不能少说两句,别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我趁着老爸还没发火之前提醒老妈让她停止说下去,可老妈完全不听我的劝。

    “我说的不对么,你爸…”说的我都听不下去了,换成我是我爸我也得生气。

    一直盯着电视看想忽略老妈话的老爸终于忍不住了低吼了一声“吃你的吧,悄悄的。”

    谁知道老妈耍起了小性子一把把一大袋的瓜子全都推到了地上,唉…完了…果真老爸站了起来,先是争吵然后想动手。如果是以前我一定会缩在某一个角落里静静地看着他们吵架,现在我可不是小孩了。

    吵架还在升级,这时老爸气急败坏的踢了一脚已撒了满地地瓜子,觉得还不解气把地上的瓜子连同袋子一起扔到了锅底坑(农村都是用大锅炒菜,做饭,锅底坑就是填柴火烧火的地方。),这样还不算完冲老妈大吼“那就离婚!钱全给你,我净身出户!”我听过无数次吵架但老爸在生气也没有说过离婚的话,我害怕了。

    “都给我闭嘴!少说两句会死吗?”我吼的声音盖过了他们争吵的声音,他们都安静了下来。

    我生平第一次用手指着老爸“你!别说话老实待着!”

    然后怒不可遏的冲老妈喊到“你能不能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明知道…还哪壶不开提哪壶!一天到晚就一直嘚嘚嘚。我刚才都提醒过你不要说话了,你还说!

    还把一袋子瓜子推地上了不是钱买的啊?什么叫买瓜子是来堵你嘴的,能吃吃不能吃放那放着。

    哪次你俩吵架不是因为你一直嘚嘚没完没了的,什么都说!”

    我气得眼眶发红,一副泼妇形象的把爸妈训斥了一番,都老夫老妻的了吵个毛线?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吵给谁听呢?

    那次老爸气急了冲进厨房拿起一把菜刀就冲到我妈面前举起菜刀,我生怕下一秒刀就落下来,还好后来被我阻止了,小的时候因为精神病常犯的二姨,给我留下了不小的阴影。现在老爸老妈动不动就吵架,动手上脚,动刀子,现在又提出了离婚,我呆在这个家里每分钟都是煎熬。

    在外面我可以自由的呼吸空气,一回到家就如同进入了低气压区,我感受不到快乐的气息,于是我暗自决定高考一定要考的离家越远越好,远离这里。

    第二天我闷闷不乐的心情让子傲发现了,子傲开始并没有说什么,后来在傍晚放学的时候,子傲头一次来到我班级门口,我刚到门口站在子傲面前,他貌似没发现我直接问在倚在班级门口的班主任书丰

    “请问琼在吗?”

    书丰饶有兴趣的看着他,我想书丰此时应该在猜想这个长得像女生的男生是谁?说不定就是我对象呢?

    “你怎么来了?”我问道

    子傲当着书丰的面给了我一封纸条,我不明所以的接过纸条,子傲让我回家再看然后在书丰的注视下一起走出教室。

    子傲先骑着单车回家了,走前还特别提醒我一定要看。我一边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边拆开子傲给我的信。

    信得内容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那封信是安慰我的话,他还教我如何去缓解爸妈吵架后尴尬的关系,信里还夹了一块绿箭口香糖,最后一句他说的是给你一块绿箭口香糖,快乐好心情。

    子傲这个乐天派的大活宝,很庆幸在我难过的时候他在身边给予我安慰,给我动力,看了这封信,我心情好多了谢谢你,子傲。

    最近事情总是不如意,这不晚自习还没有结束学校就停电了,我们只好被迫提前放学,校长顾及学生的安全用他车的前车灯做照明工具,我们勉强一步一步的下了台阶。走出校门我才发现,学校附近的路灯都不亮了,看来这次停电的范围挺大的啊。

    怎么办呢?提前放学爸妈又不知道,这乌漆墨黑的我害怕…我怀着期待又忐忑的心情问门口的老大爷能否借我一个手电筒,明天还给他,老大爷也是很无奈因为他就一个手电。

    我又把希望寄托在学校对面的小卖部,结果还是没有接到,我总不能就这样干站着等过了一个小时后老爸来接我吧?我还是走回去吧。

    由于路灯都灭了,周围一片漆黑,可视度只有周围一二米,寂静的很,静的可以清楚听见那慌乱的心跳和局促不安的喘气声。真的很害怕,满大街就我一个人,突然就红了眼眶,我怕黑。

    我第一个人想到的就是子傲,这个时候很迫切很渴望子傲能陪在我身边,可我明知道那根本不可能。第二个人想到的是姐夫,姐夫对我很好,可是也不现实啊。

    我一边小心翼翼的往家走,走几步左望望右望望,害怕突然出来一个人。我小声喊到

    “老爸,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吖?”额头,手心,后背已经渗出了细密的冷汗,紧张,警惕,生怕突然出来什么东西,眼泪一直在眼里打转,但是我告诉自己:你一定要坚强…

    不停地安慰自己,当走到小巷,突起的石头也看不到几次险些摔倒,还要假装镇定的安慰自己说:没事儿,快了,马上到家了。

    当进到我卧室的一刹那,整个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掉下来了,终于忍不住哭了…还好没让父母发现。我妈跟我说“你胆儿挺大的啊,敢自己走回来。”

    我勉强的笑了一下,呵呵?不然呢?

    短暂的十几分钟惊心动魄,子傲真希望你能陪我。

    可是你好几个礼拜没理我了,你还记得我说我们做陌生人前的那几个礼拜吗?也是好几个礼拜没有说话。

    可能是太过害怕,所以每次你不理我时,那种害怕让我不知所措,之前的场景又浮现,真的害怕你又离开…

    子傲,认识四年半了,四年半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