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进行时8

    更新时间:2016-06-28 18:26:50本章字数:3159字

    即使我知道振钊口中的答案是坏结果,我也做不到潇洒的跟子傲先说再见,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想做先放手的那个人,我放过一次不想再让他逃脱了。

    他会不会去图书馆呢?他说过他开学以后周六周日不能再出去玩儿了,要待在图书馆的。

    开学第一个周五,我打算去他班级找他问他“你这周六周日去不去图书馆啊?”

    我想他肯定跟我说“去不了,因为家里有些事。”

    他说不去我也不能说什么,因为我也不确定:一、我爸能不能让我去还是个问题。二、要考学业水平测,这个测试要考十门课程,只要挂一科除非下年补考过了,不然没有高中毕业证所以最近这件事比较重要。

    这次呢,我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去问他,我感觉他不去的可能性大。

    我会问子傲“明天你去不去图书馆?你先别说话只回答我a去b不去。

    去我们就一起,不去也可以,原因有两个:一、家里有事。二、不想去,你选哪一个?”

    在心中计划的很好,但每次见到子傲就变怂了,就像以前下定决心再次见到子傲要冷漠的走过,可当他开口的时候我会抛下所有之前的决定和他聊起天来,就像我在给他打电话之前在心里拟好了我要说什么用什么语气,但在电话接通的一刹那,变得吞吞吐吐口齿不清,完全忘记了拟好的话题,说话又变成小心翼翼迎合他的话语,只因为怕他生气挂掉电话。

    死党面前的疯子,朋友面前的汉子,同学面前沉默寡言的文静乖乖女,到了子傲面前就变怂了,他就如我的一块软肋的存在,还是致命的软肋。

    我是从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高中我开始追他的时候…

    总是忍不住还是提前问了,结果和我预想的一样:不去。我就知道他不能去,真是应了那句话:『自欺』、欺人、被人欺。

    有时候真的就想放弃了,但又会对自己说,等待,还有一整年就过去了。心脏,如果再坚强一点就好了…

    你周六不出去吗?不是的,你肯定是出去的,但去的却不是图书馆,肯定是与你的朋友奚宏鹏他们一起去网吧打游戏的。

    很多时候很想问子傲:在你的心中到底是我重要还是你的朋友重要?如果让你选一个,你会选我还是他们?然而这句话我可以在心里说很多遍,却一次都不敢对子傲说。

    有的人会为了恋人,放弃朋友,而又的人会选朋友放弃恋人,因为交一个好朋友不容易,交一个真心实意的铁哥们儿更不容易,而找恋人却比朋友容易的多。

    子傲应该会选择朋友吧,毕竟…好基友嘛,对我,应该不爱了吧。

    我翻开记作业的本子拿出一张纸条,那是你寒假放假前给我的,你在纸条中写到:

    不是不理你,而是不能理你,因为我们必须在一个紧张的测试后才能放松。既然你都生气了,那么寒假我陪陪你,但也只能过年之后,毕竟过年前学习出不来。

    好了,你学习不能退步,在我眼中,你哪怕进步一名也行,但不能退不一名,要不不理你了,学习是现在主要的。

    至于馄饨,饺子我不太喜欢吃,你想吃我陪你。

    看着看着泪水就模糊了视线,在学校时这样那么在校外呢?你可以同你的朋友去打游戏却不能陪我去图书馆。学习一个礼拜,总共有七天,你就不能陪我8个小时?

    在别人看来,咱们俩很幸福,是真的幸福吗?那藏在背后的伤痛有谁能知道?就如,徐让我做好心理准备,我不应该做最坏的打算吗?事实上这种情况我怎么做好的打算?

    这些被压抑着的情绪我只能回家之后发泄在老爸给我自制的堪比石头硬度的沙袋。没有带任何防护手的东西,一拳一拳打在沙袋上,直到手背破皮流血,手指背面发紫有紫豆。我不是感觉不到手的疼痛,只是心比手更痛!

    这些能让你知道吗?不能!所有的伤心委屈都要藏起来不让你看出来,就连我想哭,大声的哭,在你面前也不能,硬把泪水收回去的感觉你能知道吗?

    你不懂我,爸妈不懂我,你们都不懂我,我想要的只是平淡、简单、真实。我要的是心甘情愿,而不是一厢情愿或是被逼无奈。

    我没有逼迫你跟我在一起,如果你想离开现在就可以!可是这些话能和你说吗?不能!我真的害怕你就那么坚决的转过身头也不回的离我远去。

    有没有一个人,你想见却又见不到,有没有一个人,你想爱,却又不敢爱,有没有一个人,你想忘却又舍不得忘。

    可不可以选择失忆不记得任何人任何事,也不记得我的名字,我是谁。没有那个人,那些事会不会好过一点?

    我真的想失忆忘记所有,这样会不会好过一点?

    有的时候自己都不明白自己那么坚持到底是为了什么?值多少钱?又有什么用?

    看着窗外渐阴的天气,应该快下雨了吧?我看着阴霾逐渐笼罩原本的蓝天,直到把最后一丝阳光冷冷地遮住。

    老天,你是否因为同情我亦或是跟我一样悲伤,正积攒着泪水,等待难以抑制而迸发而出的时刻?

    有雨最好,我照样出去,因为我最爱淋雨啊。我喜欢闻下雨时泥土的芳香,我总会在雨天想起往事,让冰冷无情的雨水淋湿我的衣服,有颗晶莹的水滴划过脸颊,没人知道划过的是你的眼泪还是雨水,只有在这个时候我可以肆意的发泄压抑着的情绪,不被人发现的哭个痛快。

    有人说一生中至少该有几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

    我遇到了子傲,只是以前是犯的错,没有珍惜,现在我们还会幸福的在一起吗?

    又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天,没有目标,没有动力,对什么都没兴趣。昨天的天气预报明明说今天有雨,现在却是个艳阳天,我想淋雨啊,为什么不让我如愿!

    昨晚跟子傲聊天,我跟他说“不打伞!”

    “那我就永远不见你了。”他跟以前一样一听到我要淋雨就百般阻止,还有说那些毫无说服力的威胁的话。现在对于我来说他能跟我说话,还能跟我开玩笑,就算是假装的关心也让你很满足。

    周末无事本想去你家的,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况且子傲的爸妈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动不动就放假。我去街里买了件衣服后想去超市买一些家里需要用的东西,我一进超市就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走,我不知道要买的东西在哪里?因为我路痴我连出口都找不到。

    这时我想起了子傲,给他打了个电话,嘟了几声后终于接听了

    “喂?”

    “那个…我在超市,你能出来么?”

    “不能”简洁明了,毫无温度的话,心瞬间就凉了一大截。

    “额,我找不到出口了…”

    还没等我说完,电话里就传来忙音,他挂了!他居然挂我电话!我又按下了拨通按键,这次电话嘟了两声就被挂了,不接我电话几个意思。

    “我妈在家,我出不去。”子傲给我发来了信息,原来是这样子啊,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就没有了。

    “好吧,没事我自己转几圈,应该就能找到出口。”我开始埋怨自己太冲动,应该理解子傲的,明知道子傲的爸妈周末放假他会看着他,还奢望他会出来。

    愚人节是最没有意思的一天,每年都是一些老套的整人方式。什么你鞋带开啦,你天安门没关啊,有的情侣之间还借此机会秀恩爱,一人跟另一个人说分手,等到另一个人还在因分手而伤心时,突然跟对方说今天是愚人节,让我重新追你一次吧,xxx做我对象吧!

    只是没想到已经到了更年期的老妈也爱玩这种无聊的游戏,刚到家我妈就问我

    “今天你是不是做什么坏事了?”

    我一脸无辜与懵逼,我干啥了“没有啊!”

    我和我妈就这样干瞪眼瞪了几分钟,我妈呲牙一笑一副得逞的样子,我毛了

    “愚人节快乐!”原来我妈过愚人节呢,我真是无语到极致。

    这几个礼拜每天晚上都要一口气做五十个仰卧起坐还得劈腿,呸!不好听还得下叉,为得就是减肥撒,貌似真的瘦了一点,要减回初三时的体重——82斤。

    愚人节过后就放清明假,一放就是三天。现在不喜欢放假也不想上学,就想一个人安静地待在没人的地方。

    回想昨天新闷了找我出去溜达,正好玉在家就带着她去了,大姐夫(新的对象)也来了。从上了高中,我们就很少再见面,这次见面新还是那个样子,比我大两岁的她总有小孩子气,凡事要哄着来,我都比她成熟。她还是那么幼稚,她跟大姐夫在一起很符合那个形容词——脑残(开玩笑啦)。

    坐在去公园的车上就后悔出来了,我已经对这俩人无奈的不想再说一句话,很心累。我该怎么说他们…天真?单纯?无邪?童心未泯?

    我想起子傲不在身边,也不经常陪我,我望着窗外跟新说

    “突然发现一个人也挺好…”

    一个人可以安静的待着,远离城市的喧嚣,远离一切可以带来伤痛的人和事,我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