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谈判2

    更新时间:2016-07-05 21:10:38本章字数:3287字

    子傲说AB是他,D是我理想中的他,D也许是他也许不是他,也许是现在也许是未来的他。

    而我的观点却不一样,AB是过去的你,D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的你,只要是你我都会追。

    子傲问我“假如未来有一天有个人为你付出很多,甚至为你割腕,你会跟他在一起吗?”

    我说“割腕的人最不能要了,当然不会跟他在一起。”

    你不解的问“为什么?他的家人知道了多伤心?”

    我解释道“当我心里爱着别人,去跟一个人在一起,心里却想着别人,你觉对那个人公平吗?”

    你问我“假如你心里空白,你会选择他吗?”

    我说“当然,如果我心里空白,我会考虑答应他,但是我现在心不是空白的。”

    我见他没有回,追问他“假如你心里装着一个人,跟一个不爱的人在一起,心里还是想着你爱的人,你觉得对那个人公平吗?公平么?

    你愣了回我“我心里是满的。”我不明白你心里满的是什么意思?这一局我处于下风。

    因为我说我心里装着一个人,你毫不给我机会追问我“你心里装的人是谁?”我当时真想大声喊你名字,但…

    我银行卡密码是…(是他的)

    你冷笑了一下“那你知道我银行卡密码是多少么?”

    介个我那知道,你看我一脸懵的状态说“就是……这个没必要告诉你。”

    看他刚想说又转变了态度,我真是无语,低头默默地喝饮料。

    你说“D也许是我也许不是我,追D你能忍受吗?”

    就在我觉得这场谈判我输了的时候,听见他这么问我我很坚定的回答“能

    因为我说过的话一定要做到,就算最后不是你,那我还是做我的不婚盟盟主!”

    说实话我都有点被我的坚定吓到了,又说了一些后你拿出一张纸巾跟我说

    “给我一年的时间。白纸巾有的皱有的整,让白纸重生的方法有很多…”

    我问你“确定一年?”你说嗯。我说“好,给你一年时间。”时间不早了,你妈应该催你回家了,我们一起走着回家,一路上有说有笑讲我们俩好玩的事,真的很高兴呢。

    你把你现在的手机号给我说“这个号可以随便打电话,每天三个小时都没问题。”

    我说“你是不花钱,我得花多少钱。”

    你无奈说“好吧,那我打给你。”你知道那一刻我有多开心吗?

    结果比我预想要好的多,一年的时间总会有结果,虽然分好的和坏的,至少给了我一次机会呀。

    子傲,一年后你是我的再好不过,若你还是不肯回来,我还是要履行我的承诺,默默地等你。

    子傲,我希望我们有好的结果。琼,加油哦!

    好吧,感谢思铭,要不是他把话告诉子傲,子傲也不会约出来面谈。关系也就不会缓和了。说到关系,下午他谈的时候你问我“咱俩是什么关系?”

    我那时多想说什么都不是,甚至为网友,陌生人都不是。

    但只说了一个“没有关系。”

    告别了过去的你现在的你,我只能算个过路人,顶多算朋友,但我要和你在一起,你听到没有?

    可是这一年我该怎么做才能抓住你的心呢,我怕又惹你生气,你又不理我。追你和等你能一起做吗?到底该怎么办呢?

    因为失去过所以更珍惜,我就是要跟你在一起。

    /初见走到了再见,回到原点

    曙光重现 爱凝结了时间

    在爱的回归线,有期待就会有相见

    天会晴心会暖阳光在手指间/

    想想这一年也不必刻意做什么,因为心是你的就不会走远,总之把握机会,珍惜现在,努力吧。

    子傲,我等你…

    这一晚上是我睡得最踏实的一晚上…

    你昨天说你今天要睡懒觉,所以上午都没敢给你发短信怕吵醒你,下午给你发短信:中秋快乐,睡醒了没有?

    你回我说你在医院,因为昨晚吃鲅鱼,发现过敏又进去了…

    哎,你这身板怎么就是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呢?

    我担心的问道“有没有事,明天能来上学吗?”

    “可以…”

    正巧赶上周六周日上自习的事,老师非让我去,周围的也都去,后来我爸发火了我才答应。我不满,写了挺长的短信发了过去,没有回应,但确定他看短信了,算了,他也不可能每条都回嘛。

    下午问振钊他对象是哪个,因为子傲那次见的姓蔡,我现在见的姓潘,叫潘融榕,后来确定姓潘。我打电话给他,他没有接。好吧,也许他出院了在家不方便接,发短信给他好了。

    “你猜振钊对象是咱俩谁见到的?”好吧,还是没回短信。

    说实话,那种感觉还是袭上来,害怕他不理我了,之前就是每次不说话时,都是他离开我的时候。

    安慰自己说不!这个时候要相信他,不是说好了给他一年时间嘛,那么紧张做什么,放宽心,顺其自然。

    今晚月亮好圆又好亮,不知不觉就想你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想你不是流泪,而是笑。

    周末过去了,周一一大早上起来我就在想:你今天会不会来学校呢?

    在做间操站排时看到你,我心里舒服多了,不知道感冒好点没有?有没有按时吃药呢?

    两年内你长了23厘米,但是为毛你不长肉,看你瘦的,在看我胖的。哎,我得抓紧减肥呀,减肥…

    靠!我脚和腰本来好多了,不怎么太疼,让那人给我按的,真不是一般的痛,脚都不敢着地了,太坑了老娘了。

    你得把你成绩提上来哇,数学你不是一直都很好吗?竟然考25分。老冯几次按时你回去看看老大,若你想回去了,我陪你去吧…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你自己哦

    今天到现在还没吃感冒药,虽然发烧打喷嚏,但总觉得没感冒,唉也挺难受的。

    今天比较轻松,现在是20:51,快放学了作业也写完了,你呢?今天过的怎么样?

    亲爱的腰,脚你敢不敢对我好点啊?只不过今天稍微运动了一小下下,你至于这么疼嘛!

    学校组织活动,全体学生都在操场上集合。下午的太阳真是毒,坐在在草坪上脚都麻了。我看到你披着衣服,蜷缩着连个脑袋都看不见。

    你感冒有好点儿没有?期待周六。因为周六不用穿校服,每次你不穿校服的时候那身板显得特瘦,太羡慕你有一个光吃不胖的身体,腿那么瘦,但有点太瘦了,多吃点好吃的,好想问一你一个问题:你咋变的比以前还黑?

    今天作业留的比较少,差两张卷就写完了。不知道这个周六你爸来接你还是你自己坐车回家?中午还要再教室睡嘛?

    减肥ing…减肥…晚上只吃一个水果,虽然还是很饿撒,今天体育老师说一女的体检,163厘米体重59千克竟然标准!所以我现在应该为标准体重,但是还是要减到82斤,减肥好辛苦,有没有懒一点的办法让我快点瘦下来呀。

    饿,谁有吃的,打劫!现在才傍晚六点半,离九点还很远,这节课怎么那么难熬啊,肚子里能不能消停点,别叫了。

    可恶的子亮竟然拿我和你跟潘金莲和武大郎做比喻!

    尼玛!你见过哪个武大郎183厘米;哪个武大郎这么瘦;哪个武大郎这么帅!

    再说武大郎惨死…你是在咒子傲吗?太可恶了,你妹的。 

    子傲是老娘的,谁敢动?都不许动!

    早上还是正常五点钟起来吃饭,但六点钟胃又开始疼了,难受还很想吐,难受呵。

    一直在发呆,想着:明天你会不会出去呢?貌似我出不去,因为我爸还在家,作业多吗?要好好学习哦。

    又困了想睡觉,不减肥就是不行,身体一胖一运动就喘,该减肥了,现在是下午三点三十九,睡会儿先…

    靠!太气人了!开完会,外宿生周末都得来自习,正常的下午四点四十就可以放学,几个外宿生都准了到我这不行,得到晚上九点。

    凭什么?不让我四点四十走,你还问我干屁?不管我就是要四点四十走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不公平,我知道让我到九点是为了让我多学点儿,但我就是不想九点。我本来就不想来,要不是看在我爸的份儿上我才不会答应来上自习。

    逆袭了,老师说让我待两个礼拜看看,不行就正常放。

    中午11点半给你发短信问你什么时候到家的,因为放学我没看见你,等了好长时间都没回,直到下午四点钟你才回我“没去。”

    我去,怪不得没看见你,你说你下周去,下周等着看见你哦。

    我看明天的天气不太好就发短信提醒你“今天晚上会下雨,明天天凉,多穿点哦。早点休息,晚安。”

    等了半天都没回,我困得不行虽然那时只有八点钟,因为发烧困…终于抱着手机睡着了…

    今天化学老师讲课时说氢氧化铝是两性的,为了加深印象就举例子:有人是中性的像女的也像男的,我第一个想到你,估计认识你的人都会这么想吧,然后我就听到了有人喊你的名字,也不知道是谁说的,谁说你娘了?比以前好多了好吧!

    虽然动作上还是有点娘,但你心里性格现在多man啊!上一个礼拜天咱们俩见面谈话时,我就一点娘都没感觉出来,真的,再说我喜欢就ok啦!

    今天的天气好像不怎么嗨皮,难道它跟我有心灵感应?

    把之前写的日记都看了一遍,感触颇多,我和你好坎坷哦,坎坷过后会不会有彩虹呢?

    今天莫名的伤感,不怎么开心,大概是那该死的喇叭声吧,听着那般心烦意乱。

    亲们,你们敢不敢给这帮高一新生留个好印象啊?也让我们睡个安稳觉!拜托,这个月份是死的第三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