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Happiness5

    更新时间:2016-07-10 23:29:54本章字数:3275字

    中午带着‘巨款’买东西,最重要的还是去给子傲买暖宝宝。

    毕竟所处的地方不是街里所以暖宝宝的种类非常少,我都没看中,因为都太卡通太女生化了。最后我要了一个相对男性化的暖宝,是灰色的大象外形,既可以当暖宝也可以当枕头用。

    靠,那个老板居然跟我要了40元!无所谓了,再贵我也要买,果断买下。

    回到家插上电源,我想下午给你的时候是暖和的,中午来得晚了一点,因为带着同学要的东西很沉…

    到班级的时候,所有班级都在唱歌(据说这是我班书丰几年前向学校提议,由于下午学生上课都没多大兴趣,所以在上课前五分钟,每个班级都要大合唱,每个班都有自己的班歌),我瞅了一眼子傲的班级,看到你的班主任就在门口站在,就没敢去你班找你,只能下午第一节课下课再送给你。

    今天下午第一节课是体育课,之前最喜欢上体育课因为不用面对一黑板的复杂公式,也不用一整节课提心吊胆的想老师什么时候会突然提问到我。以前都觉得体育课时间太短,然而今天头一次,觉体育课过得很慢。

    我一直在想一节课的时间暖宝宝会不会变凉?一秒一秒的数着时间,时间越久等的越着急,下课铃还没有响起就跑上楼…好累…

    我摸了一下暖宝宝,还没有凉是温热的,我把暖宝宝用黑色袋子装着拿到你班级给你

    “呐,给你哒。”

    “你…”子傲把黑色塑料袋打开,随即我看到了你一脸惊喜的表情,心里真的比吃了蜜还要甜。

    你班同学也都好奇的围上来想看一下黑色袋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让子傲那么开心。我还记得你把他抱在怀里,对你班学生说“看什么看,孩儿都生出来了!”我听着哭笑不得,不过看着他像宝贝一样护着,真是超开心。

    子傲屁颠屁颠的拿着暖宝宝回到座位,我在门口待了一会儿看了下情况,我看到子傲还没回到座位,他班的班长吴冲跟子傲要,子傲傲娇的说了一句不给。我偷笑愉快的回到了自己教室。

    下午第三节课突然想起来还有嘱咐没说,于是下课去你班级找你“那个我中午忘跟你说了。”

    “什么?”

    “1.这个暖宝宝可以当枕头

    2.暖宝宝拉链不好,因为我中午试用的时候发现的,如果不小心会被拉链划到手。

    3.不许借给别人,尤其是女生。

    4.傍晚记得帮我买吃的。”

    “好。”子傲笑着答应了。

    傍晚照常在溜操场,我就在你身后几米远的地方,看到你高兴的手舞足蹈的跟你班同学说着什么,今天又有什么开心的事了呢?

    喜欢静静的跟在你身后看着你,快到门禁了(我班与其他班级不一样,正常都是傍晚6:40是回教室的时间,但书丰为了我们能多学一会儿,规定我们6:30就必须都整齐的坐在教室里。)我回到教室整个人都不好了,吃的怎么还没到货啊?胃已经开始疼了,这时…书丰回来了,唉看来我的吃的是无望了,书丰在我根本不能跟男生说话的,要是被他看到一个小小给我送吃的,肯定又对我一顿盘问了。

    我趴在桌子上想着:亲爱的…你现在还是不要来了,下课再送来吧。刚想着我就看到你的身影路过我教室的窗边。我趁着书丰在溜号赶紧出去,结果发现你人没了。就在我以为你没看到我所以回教室了的时候我看到我的座位上多出了吃的,邻座的同学羡慕的跟我说是子傲给我的。

    晚上回家上QQ我问子傲“你吃药没?”

    他回复的很快“吃了,没啥事儿。”

    吃药了我就放心了,我总是对那次扔药的事心有余悸,生怕你不听话不吃药“没事就好。”

    你应该觉得我是在大惊小怪安慰我说“表要紧。”还调皮的发了一个开心的表情。

    “你是不是都知道我要干什么呀?”有时候我觉得我和子傲总是心有灵犀的想到一起,这次暖宝宝事件总不能用巧合一说吧。

    你有点蒙问我“干啥?”

    我就把我要买暖宝宝的事情告诉了他。

    你说“哎呦,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无奈“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你略带抱歉的说“我都没送给过你东西呢。”

    我不明白“为什么要送我东西?”

    你理所当然的回答“你都送我了我不送你呀。”原来你是在意礼尚往来啊。

    我了解子傲平时的零花钱情况,也并不想子傲因为礼尚往来而送我东西,我拒绝道“你就不要送了。”

    你却格外坚持“no no no.想想,送什么?”

    恶作剧有心底产生,为了保证恶作剧的成功我确认了一下“你真的想送?”

    子傲说了“嗯嗯。”

    我一边乐一边给子傲发消息“把你送给我好啦!”

    如果我没猜错,看到这个消息的你应该差点拿不住手机吓到了吧?所以你才会回复我“太早了,抱歉啊!”

    哈哈,子傲当真了,我装作无辜的样子问道“你当真了啊?”

    “嗯嗯。”

    “咱俩说好的,我怎么可能反悔呢?”我跟子傲解释道

    子傲没有说多余的话而是跟我说了声谢谢。我说“逗你玩呢。”

    子傲在见我说逗他玩的那一刻,终于放心了“吁…感冒犯困…”

    我看到这句话的第一反应就是:子傲又想开溜,一提到关于我们的事情,你貌似总会刻意回避,或许是我今天玩笑开的有点大把你吓到了吧。

    我瞅了眼墙上的挂钟,已经半夜十点多了,是时候该休息了,我冷笑了一下你真会利用时间,你在半夜十点多说感冒药犯困要休息,我好像没有拒绝的理由呢。

    “那你就每天都给我买吃的吧。”

    “送不好送。”你婉拒了,我想想也是,书丰看我也挺严的,就算了。

    “嗯嗯,你睡吧。”我们互道了晚安,我看着子傲的头像变灰,我留了言给你

    “我想好要你送我什么了,送我一个有你的生日!我过生日时你都不在,连一句生日快乐都没有跟我说呐!”

    我也不知道子傲是否看见我的留言,以后的日子也没有提起过,可能是自动忽略的缘故吧…

    傻瓜,我不需要你送我什么啊!你能接受我送你的东西,而且还跟我说了那么多的话对我来说已经很开心了。真的,如果你坚持要送,过意不去的话,你就送你叠的东西也是可以的。

    子傲,我真的很开心,真的不需要送我什么。

    一年,我要把我想做的都做了,我想做的就是要尽全力把我对你的好都给你,珍惜我哦的还在一个城市,一个学校的日子。

    最近连续三天的胃疼让我有点吃不消,昨天的物理课上肚子左侧又突然疼的厉害,每次都是那个位置,间操就没有上。

    我趴在桌子上,手捂着肚子,因为疼痛额头已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书丰到教室里看到我没有上间操把我拖到办公室说“我给你开假条,让你妈带你去医院,可能是阑尾炎。”

    我想起之前新的姐姐因为阑尾炎做手术住院,那时候新告诉我阑尾炎是男左女右,她姐姐的阑尾就是长在右面,于是我弱弱的问了一句“阑尾不是在右面吗?”

    书丰瞅了一眼“哪了,在左边!”这话说的我更蒙了,已经分不清阑尾到底在哪一边了。

    后来书丰还是打消了给我开假条的念头,那个时候肚子已经不怎么太疼了,只不过胃还在疼。

    一般胃疼总会想到可能是饿了,我之所以判断不是饿了,是因为我早上5:00多吃的早饭,6:00起床,也可以说没起床前胃就开始不舒服,一直在疼…尼玛,我消化哪有那么快!

    告别了书丰我直奔WC,我并不是去大号而是去吐…关键那时候基本都消化了,什么东西也吐出来了,难受…

    今天还是一样的胃疼啊,中午要在教室。胃疼的什么也吃不下可不吃又不行,我懒得动于是在中午放学的前一节课给子傲写了纸条让你帮我买别的,顺便让你问问你班同学没有没胃药,我班同学都没有。

    本来不想吃药,但三天了还在疼总要控制一下,又不能在家吃因为爸妈还不知道我胃疼的事情。

    中午你把吃的送了过来,真是十分感谢你啊,当然胃还是没有一点好转,疼的一点劲都没有也没有精神,但是在子傲的面前我还是要装作我没事的样子,因为我说过我只想让你看到我开心的时候,不想让你看到我脆弱的样子。

    我觉得中午在教室门口聊的还好,你应该看不出来我那时胃真的很疼吧?

    “你必须立刻去医院!今天中午跟老师请假。”看得出子傲有些着急,所以语气和严肃。

    “今天是星期五啊,下午还有课呢,我不请假。”

    “那就明天下午,最晚礼拜天,一定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我不去。”我就是不听你的劝告,你就来威胁我

    “你别忘了我还有你妈的手机号,你不去医院我今晚就给你妈打电话说你胃疼的事,让你妈带你去医院检查。”

    “你…”我可以认为你这是在担心我吗?

    我们在去与不去的问题上讨论了很久,我害怕晚上你真的给我妈打电话,现把老妈的手机调静音藏起来,还好这一晚上老妈并没有找手机,子傲也并没有打来。好啊,子傲你敢吓唬我。

    最终我妥协了,我答应子傲会去医院做检查,于是那几天我就私下里各种问同学问朋友,在得知去医院检查不用身份证之后下决心去做检查。

    子傲,我想让你陪我去…你要是不陪我去的话,我就不要去医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