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不安

    更新时间:2016-07-13 23:37:28本章字数:3367字

    我一直对那天子傲来我班级只说了一句话就走的事情耿耿于怀。

    体育课前的下课去给别人换卷回来时路过二班,正好看见华山站在门口就一把把他拽了出来,他吓到了我也吓到了,因为我发现他正在跟对面说话的人竟然是子傲!

    “你昨天是不是把他拽过来的?”

    “我让他帮我去找你。”华山笑着说道

    “你带他过来干什么啊?”我有点不解

    “怎么了,他不挺好的吗?”貌似华山不知道我们最近不怎么联系。

    “挺好…”我苦笑了一下…好你妹呀!

    “我帮你拿快递不知道说声谢谢啊?”

    “啊,谢谢。”我放过了华山,反正在他那也得不到什么消息,我也并不想从子傲的朋友口中得知他的情况。

    体育课万鑫要看那帮人玩儿,子亮、承、茂铕等人在地上画格子,用小石子代替棋子,四个人玩的…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玩什么…但是他们却玩的不亦乐乎,我也不知道他们在笑些什么。

    看他们玩的多了也不觉得好笑了…本身今天心情也不是很好,万鑫看他们玩乐的不行,我却觉得不好笑。

    今天虽然还是那么冷,但蓝天特别好看。我转过身看向远处就想哭。眼泪马上就要落下来了万鑫叫我看他们玩儿那个或者讲点别的,来来回回好几次我的眼泪就硬生生的憋了回去,也好至少不会让她看见我在哭。

    子傲,你真以为我去你班就是为朝华山要一个谢谢吗?

    我是说过我不生气了但还是很在意,明明你答应我了会陪我去医院,可是你违约了而且到现在一句解释都没有;我很在意11月1号的前一天下午下课我去找你,我话还没有说完你就进教室了;我很在意你昨天虽然是帮华山,你说了一句“晓慧叫你的”然后转身就往教室走。

    我很在意你说的每一句话,甚至是每一个不经意的表情、动作。

    你不知道我多害怕,高中到现在来来回回三次,基本定格在66天,然后你就又以不联系的方式悄悄离开。

    今天是第62天,而我们现在不怎么联系了,真的还是抵不过66天吗?

    我是真的害怕,第四次不会又重蹈覆辙吧,还是很在意说好的一年你该不会又违约吧?

    现在一点儿都不开心,好想哭,我梦到了你又离开。现在的每一分钟都很担心,担心真如梦境般。

    都说梦是相反的,到我这为什么就变了好多,好的梦醒来后是反的,噩梦醒来后实现了,这也是只对于梦到你而言,可不可以不吓我。

    初中没答应的原因,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一、我真的没有想到,或者说明白我也喜欢你,那个时候我以为我不会喜欢上一个娘炮。

    二、因为你那时候你娘而我是女汉子,若是在一起了我肯定得保护你,我想我也是女生,保护你太累了,你那么瘦弱没有安全感。我以为我喜欢的是一个会打架会保护我的男生,这样才会有安全感。

    可是现在:

    一、我已经明白了我喜欢你,从头到尾我喜欢的都只有你一个人。

    二、你不在的时候我总是感到不安,而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总是那么踏实,什么也不害怕了。

    对于现在的我明白安全感对我来说就是有你在,只有你在我身边我才有安全感,我不在乎你是强大还是瘦弱只要你在就有安全感。

    还是很在意,要冷静一段时间不去找你,这段时间不知道多长…几天?几个礼拜?几个月?都有可能…

    我想一个人静静的呆一段时间。

    时间过得好快,今天是11月11日,是一年一度的光棍节,光棍节是什么玩意儿,思铭问我“光棍节怎么过?”

    我说“不过!”老娘每天都在过光棍节好不好…

    跟英杰说“光棍节快乐!”

    他问我“你不是有吗?”

    我有点蒙“我哪有?”

    “你不是有子傲吗?”

    原来是他啊,我现在还没收服他呢“还没有在一起呢。”

    英杰看来是不相信“算了吧,你们俩就差一张窗户纸没有捅破了。”

    “切,能不能捅破都是回事。”

    “哈哈。”英杰这一乐,乐的发毛总觉得怪怪的,却不知道怪在哪里。

    “你乐个毛线。”

    “乐毛线,还是纯种毛线,你把这句话发给振超问他是什么意思?”

    我把那两句话又看了一遍,突然想到了什么… 还好我没发给别人看。

    “我不说你什么了…”英杰我咋说你好,也是你班男生都一个特点那就是黄!啥时候能正经点啊?

    只是个节日嘛,光棍节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又不过。

    胃疼你敢不敢消停点儿啊,这才好了几天就又疼了。

    一大早上又胃疼,又胃疼!已经连续两天了,难道你还想再来一个连续三天都疼吗,饶了我吧。待我好点会死啊,天天疼你不嫌累呀。

    刚上完间操被不明生物拽着衣服拽到墙角,我差点就想喊救命了回头一看是班主任!书丰你敢不敢不吓人?书丰直奔主题问我“昨晚什么情况?”昨晚…啊…我想起来了。

    昨晚放学我不知道书丰在我后面,只感觉有一大坨在我身后。

    我在下楼梯时看到姐夫后就跟他打招呼,每次我打招呼都会招手,姐夫每次都做剪刀手状。我走他眼前顿了一会儿出了石头,正好晓琳也下来了就一起走。我跟晓琳说我每次跟姐夫打招呼我都出布,姐夫每次都出剪刀,这次我出了石头。

    正说的兴奋突然感觉不对,回了一下头看到书丰用幽怨的眼神望着我,好像是一个怨妇在看她出轨的老公。

    我跟书丰说“没什么情况啊?”

    “到底什么情况?书丰你咋就不信呢”

    “真没情况。”

    “你跟三班那小姑娘少来往,我感觉她在拉皮条。”拉皮条是啥意思?看书丰的样子好像就是在说姐夫啊,他不会以为晓琳把姐夫介绍给我吧?

    我连忙解释道“他不是我的。”

    “那是谁的?”

    “三班那个小姑娘的。”

    “我告诉你哈。考试后你成绩要是下降或者考不好我就公开说你搞对象。”

    “我…不是…”我还想解释什么

    “怎么 还有事?”我瞅了书丰那你敢有意见的表情,还是乖乖的不要说话了。

    “没…没有。”

    坑啊,只是跟姐夫打了一个招呼而已,你公开我搞对象告诉我妈能怎的,我不怕反正都知道。

    从那次考完试,除了上课睡觉半夜刷副本的,基本就没学习不下降就怪了,谁来救救我啊。

    本来想等下课把纸条给他,但我还没走到三班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书丰,我只好头也不回的又跑回了教室,书丰你太欺负人了,连个纸条都不让我送出去。

    九点晚自习下班回家途中才发现手电筒没有带,赐壮除了是我这个语文课代表的助手外,他家是在学校前租的房子,所以我俩上下学都一起走也有个照应。

    我妈这个时候理应在道别等我的结果却没看到她,这个时候赐壮就让他妈妈等他一会儿,把我送到了家然后他才走。

    真是谢谢赐壮同学昨晚送我回家,我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今天中午走了才匆忙,我又把手电老家里了,祈祷我妈能早点来接我。

    才一个周末不见,子傲头发就变短了,你那头发谁给你剪的?看到你的头发我就想唱一首歌:葫芦娃,葫芦娃…

    哈哈,还是等长长了才会跟以前一样撒,这个礼拜有没有好好学习呢?你要努力学习听到没。

    果真胃还在疼,你一天到晚疼不嫌累呀?今早在饭桌前我妈瞅了我半天跟我说“你看你脸又煞白煞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

    我没有回答心里却在咆哮“废话胃疼啊,加今天又连续三天,吃的东西都吐了我都没有多少力气了,脸当然没血色了,胃疼你试试?”

    破纪录了,我还在疼就不能待我好点,你疼死我算了,连续疼了四天了,我开始怀疑我的胃是不是嚼了炫迈了…根本停不下来…

    冷静了两个礼拜还是很在意,每天打开电脑照常刷空间,到你的空间把你发的说说都赞一遍,然后点开游戏下副本。

    当我要退出空间前瞅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子傲,空间访客里有你,我查看了最近几个礼拜的访客记录,差不多几乎每天都有你。

    想想之前我们还在学校里联系时,你基本都没访问过我空间,自从我冷静的两个礼拜彼此没有联系的两个礼拜,你几乎每天都会访问我的空间。

    心情顿时好了很多,一年的时间难免有伤心的时候嘛,让自己冷静、安静的一个人待一段时间就好了,还是要继续我选择的路不后悔,对你,也不会中途放弃!

    十一月份,各个大学也开始了单招活动,那些成绩差的同学都考虑了走单招。这时候除了单招还有一项——艺考,每年的艺考跟高考一样都是关注焦点。

    上午老师说“有想报艺考的学生在下午第二节课上课前报名。”

    同学们有的报了播音主持,有的报了表演,这时候同学们就会劝说班级这几个公认的唱歌人去报音乐,好不夸张的说这个对我吸引力很大,我动心了。

    中午回到家里跟我妈说起艺考的事情老妈说“去吧。”老妈并没有犹豫。

    我说“学费太贵了,7000多一个学期呢。”

    老妈却还在鼓励我说“音乐是你的梦想,不要管学费多少,只要你考上了只要你开心,学费再贵也不重要。”

    听了老妈的一番话,好感动。老妈知道音乐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也是我一直以来唯一坚持的事情,所以不管我做什么决定她都会支持我的。

    可是家里的经济条件也不是很好,自从老妈的左手被机器缴伤后就没有再工作,家里就老爸每天辛苦的工作。

    我到底是减少一点老爸的负担不去追逐我的音乐梦,还是一直坚持呢?

    我又开始纠结了…有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