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机会与子傲二者不可兼得

    更新时间:2016-07-14 23:38:04本章字数:3256字

    报还是不报这是个问题…

    后来就想算了,下午来到学校跟同学借手机查了沈阳音乐学院本月一年学费14000千元,也就是说一学期7000。普通的本科学校一学期4200到7000,这样的话我爸妈给我交学费,我在上大学的时候还可以勤工俭学出去打工赚钱,这样就差不多了,因为太渴望音乐所以最终还是决定报了艺考。

    傍晚去子傲班级跟他说了报考艺考的事,他没有报艺考,选择普通高考。只要他高考我就放心了,我还担心他会考虑走单招,这样一来我看到他的次数就更少之又少,好顿聊天,尽管书丰期间有从我旁边走过,我也不管了。

    我问子傲“你几天没理我了?不对,是几个礼拜?”然后你就在那吧啦手指头。

    我打掉你正在扒拉的手指头说“以后不许理我!”

    你说“好。”

    我说“我考试的时候你要给我加油!”

    你说“好。”

    时间不早了只能回教室,走前把写好的纸条给了你,纸条本想若他不在教室,就让别人把纸条给他,反正也是讲关于报艺考的事不怕别人偷看,只不过纸条里多了几句话。

    我报完艺考后跟玉说,玉问了我一个问题“那子傲怎么办?你不是要跟他考一所大学吗?”

    我跟囡囡说我艺考的事,囡囡也问了我一个问题“那他怎么办?”

    我班同学知道我和子傲的也是问了同样一个问题“他怎么办?”

    那么问题就来了,我跟他说好了要跟他考同一所大学的,如今我报了艺考…

    这时我才想到我说过要和他考一所大学的,可是音乐是我一生的梦想。现在只能选一个。要么选择那个人,要么选择我的梦想。

    我用了一节课的时间做了思想斗争,最后选择放弃沈阳音乐学院。

    梦想不是只有去了沈阳音乐学院或是不去沈阳就是实现不了的,去沈阳音乐学院只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不去照样可以实现梦想啊。

    我月底买手机就可以从做起,从网络歌手做起,而子傲如果我放弃了,可能永远都不会再拥有了。

    况且我说过我要和他一起考大连海洋大学不能反悔,我不在乎以后怎样,但我上的大学一定要有你,我想在离你近的地方。

    上午8:00,我们按照老师的要求拿着写好的表格到机房报名,我一直对学校的电脑没信心,那网速…我只能说蜗牛都比它快!

    去了后8:30报名窗口才开,我们先用身份证号注册,然后填表提交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

    完事了,现在同学们都在操场上呢懒得做间操,于是乎在机房玩电脑。好吧,实际上是查了沈阳音乐学院的资料。

    这一看不要紧简直惊呆了…《中国好声音》的学员在沈阳音乐学院里占了三分之二,还有著名的那英老师,谷建芬老师也是沈阳音乐学院的!

    当然我也看到了汪苏泷的名字!哈哈,后来又查了大连海洋大学的资料,今天的电脑真是打了鸡血似的,网速不是一般的快啊,爽。

    网上报名之后就应该到招生办报名了,老师让我们下午14:00去拿学籍,可当我们准时到老师的办公室的时候却发现老师已经走了。

    冷静的家鑫问了其它班学生才知道艺考生都走了,而且中午就走了。

    我说中午怎么那么多人出去了,还埋怨门卫不敬业,原来是这个样子。

    为了能赶得上最后的报名,我们就楼上楼下跑。后来找华姐给书丰打电话,书丰竟然让我们打车去!

    好不容易拿到了学籍,却因没有请假条出不去校门。无奈我们找了值班的领导,值班领导理都没理幽幽地来句“找教务处去。”

    我们上楼找到了教务处,教务处却让我们找值班领导…然后我们又陆续找了老单、张中三、姜平(都是一些值班的领导…)靠!个个忙!敢情事情却都挤在这一天了!不给签?这一天老师貌似都在忙,但就是不知道在忙什么。

    不得已找华姐一个化学老师给我们五个人的名字写在了请假条上,现在只剩找人签字了。

    找王德生又是楼上楼下一顿跑,好不容易签了字,那时出校门已经下午14:35了。

    因为佳政个高腿长的,我就让他跑去打车。终于打上车了,15:05终于来到了招生办,15:25我们从招生办出来往回走了。

    就是个坑!我们赶上了最后的时间,垫底的我们去了检查户口本身份证后,照张相,再录个指纹就完事了�也就五分钟的事。

    这一下午给我们累的…坑完了。

    时间过了大概一个礼拜,一天中午囡囡突然问我“你上个礼拜三还是礼拜四是不是给子傲传纸条了?”

    我想了想问道“是报艺考的那天吗?”

    囡囡说“差不多。”

    “嗯呐,我给他穿了纸条说艺考的事,怎么了?”我那天的确是给他传了纸条,难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是不是有写你说报艺考别人问你他怎么办?”囡囡继续向我证实。

    我不懂囡囡到底想说什么“嗯,怎么了?”

    “他昨天跟我好顿‘激动’,说问那问题的事,还把我笔给摔了…”看着囡囡有种想打死我的心,我有点懵逼…

    不确定的问“把你笔给摔了?额,他激动什么?再说又不是你一个人问…”

    下午我就写了两张纸条,一张解释一下并不是只有囡囡问那个问题,还有其他人。第二张是让他放学帮我买吃的。下午第三节课让囡囡拿给子傲。

    放学了,囡囡原封不动的把纸条给我送了回来说“他不看。”

    我问了事情的经过,囡囡说“我说是你给他的,他不看。我劝了他半天说你看吧,他就接过去看完了,又还给我说,让我别告诉你他看了。”

    “哦!”明明看了为什么要说没看呢?

    结果没有粮食的我饿了一晚上,胃疼又犯了。

    这天下午第一节课体育课下课,我本来没想去找他,到了五楼时看到晓琳和石宇在欺负他。我本想帮他的,但想到昨天害我没东西吃因饿而引起胃疼,也就一并加入了欺负子傲的队伍。

    好吧,实际上我并没有欺负他,过了一会儿她俩回教室了,只有我还抓住衣服不放,校服衣服都被我扯开了,里面就一件单薄的衣服,我很想问你:你不冷吗?

    我问你“你看了没?”我并没有说明你看的是什么东西。

    “看了。”这么快就自己承认了…

    “我指的是聊天记录。”

    “我没看。”

    ”那谁上你号?不会是你爸吧。”别吓我,如果是你爸帮你挂号的话,那我不就废了吗?我发了好多留言呢…

    “没…我让我哥帮我挂号。”吓死我了…

    “还好,那你看了吗?”开始奔主题

    可能子傲以为我还在说QQ聊天的事说“我没看。”

    “我指的是纸条。”

    “看了。”不打自招啊…

    我气愤的说道“看了你不给我买吃的?!”

    子傲一脸懵态“我不知道啊。”

    想装不知道是吧,那我就提醒你一下“我写在第二张了。”

    “第二张我没看。”好一个理由…我竟无法反驳…

    “你没…那我把购物卡给你干什么呀?”

    然后你就想跑,我没使多大劲就把你拽了回来,只不过使劲稍微有点大伴随的惯性就有点大。他摔倒了,还好他用手撑了一下。

    瓷砖的地面太滑,他腿太长倒时绊到我,我差点儿也摔了,还好站稳了不然小说里的情节就出现了。

    他可是在我正面坐地上的,我被绊了后身子也是往前倾倒…后果…

    所以还好我站住了。

    他还想跑我拽住他的衣服仰着脖子(子傲实在是太高了…)问子傲“你信不信我真哭?”

    你说“我信,我今晚就借手机跟你聊天。”

    笨蛋,我又不是为了让你借手机跟我聊天的事情而来的,无奈我松开你的衣服说“你上体育课吧,把衣服穿好。

    你总是固执“不穿。”

    我把他又拽了回来命令道“外面冷你把衣服给我扣上。”

    你除了妥协别无选择,可能你自己也觉得外面会很冷所以很知趣的说“好啊。”然后扣上了衣服的扣子就下楼去了。

    望着你单薄瘦弱的身影,我真的想一直就这么照顾你…

    艺考与子傲之间,我选择了艺考,当有人问我“你选择报艺考,那子傲怎么办?”

    对啊他怎么办?我最后还是选择子傲,艺考对于我来说是一次机会,离我的梦想更近一步的机会,可是即使我艺考过了又能怎么样?即使我考上了我向往的沈阳音乐学院那又怎样?不是每个念了音乐学校的人都会成为一个受人万众瞩目的singer。

    有人说人性最可怜的就是:我们总是梦想着天边的一座奇妙的玫瑰园,而不去欣赏今天就开在我们窗口的玫瑰。

    小时候我总是梦想着能考上中央音乐学院,成为一个耀眼的星,我觉得念音乐学校是唯一同往音乐的道路。

    现在网络歌手的兴起,还有汪苏泷、徐良等人的楷模,他用他的努力及实力、才华从无人知晓到现在众人皆知,让我觉得音乐的道路上不是只有念音乐学校一条道路,还有很多很多条只要你有才华有天赋你够努力,总有一天会像汪苏泷一样虽然不是像那英那样的天王级歌手,但也是有世界各地的小泷包们所爱的汪老大,这样就足够了。

    而子傲只有一个,独一无二的一个。我伤害过他一次也可以说我背叛过他一次,现在我不想失去他,为了他我可以放弃一切,只想他在我的身边。

    所以我选择放弃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