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离别的开始

    更新时间:2016-07-15 23:51:07本章字数:3241字

    人生就如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吃到是什么味道,就像你永远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离开一样…你以为的关心也有可能是让他离开的原因…

    晚上和万鑫正在溜着操场我看到了子傲,我原本没打算跟你说话想继续和万鑫溜操场,但…我看到你弯下了腰捂着不知道是胃还是肚子…我不由得担心脚脱离了身体控制似的把我带到你的面前。

    我担心的问你“你怎么了?”

    你有点惊讶我突然的出现,起身直起腰对我说“我没事。”

    虽然灯光昏暗,可你难看的脸色怎么可能逃得过我的双眼?而且你说话都没有力气。

    不知道是灯光还是真的,我看到你眼眶里有眼泪,若不是很疼你不会这样,我心里特别着急特别的担心就一直问你

    “你怎么了?是不是胃疼?”

    你假装没事的样子“没有啊。”

    “那你刚才为什么弯腰捂着肚子还是胃的?”

    “刚才没有啊。”你还在装!

    子傲,你说话都没力气脸色差本来就已经出卖了你,你现在说你没弯腰,那我看到的是什么?只能证明你有事!

    你见要被拆穿了就找了个借口“我要回教室了。”

    你转身往回走,我一路跟着一路的追问,甚至已经顾不上几次经过我们的书丰和我班同学“你到底怎么了,不要骗我说你没事!”

    “我没事,我没有骗你。”

    “我怎么就那么不相信你没事呢?你骗人明明有事,快说到底怎么了?”我拽住他的衣袖,他也停住了转过身面对我,我以为他会对我发脾气,结果他并没有还是耐心的跟我解释

    “我真的没事,我骗你干什么?”

    你说完就继续往回走,我还是一路的紧跟追问,不问到不罢休的架势。

    你不知道我当时多着急吗?眼泪已经在眼睛里打转了差点就掉下来了。

    上楼梯时你在前我在后,我看到了你攥紧的拳头,是因为你一直在隐忍我喋喋不休的追问而压制厌烦,还是那时你特别难受?

    子傲刚到他教室的门口晓琳和石宇出来了就想跟子傲疯,还拽着他不让他进去。这时我把晓琳扒拉开一把把子傲推进了他的教室“你快进去吧!”

    然后转身对晓琳吼道“你没看他不舒服吗?”

    晓琳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莫名其妙,真是无聊不跟你们玩了。”说完跟着石宇走了。

    就这样直到你进教室我还是没能听到你说你到底怎么了…子傲我不相信你没有事!

    晚自习一二节课你直很担心你,我还哭了两节课。第二节课下课了忍不住去你班找你想知道你怎么样了。

    到了你班,囡囡正好出来一顿劈头盖脸的质问我“你都跟他说什么了?我真想揍你!”

    我都蒙了“怎么了?”

    囡囡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之后我才知道原来是子傲朝囡囡发脾气了。

    “那他现在怎么样?”

    “现在挺好的,我班学生下午时说他不舒服脾气也特别不好。”

    “哦…”脾气不好倒是没觉出来,之前我从操场问到教室你都没有跟我发脾气或是大声吼我。

    看,子傲,你班学生都知道你不舒服,你还说你没事!你有没有事我会看不出来吗?不过现在听到你没事了,心里轻松了好多。

    子傲,不是说了让你好好照顾自己吗?怎么那么不让人省心呢…

    晚上我看到永鸿在线就问了他子傲的事“子傲今天不舒服什么情况?我问他他也不告诉我。”

    “我也不清楚,男人有事要么靠自己要么找兄弟…”

    我还没领会他说话的意思,他就又发来了消息

    “你问宏鹏,他知道情况多。”

    “额,我没有他的号。”

    “xxxxxxx”永鸿把宏鹏的号给我发了过来。

    宏鹏的号我之前是有的,后来应该是他把我删了吧,我跟他也不是很熟也就是曾经有一段时间疯闹过而已,所以我并没有想再加他。

    这次再加他我只是太担心子傲了,所以打算加他想多了解一些子傲的情况,因为永鸿说他知道情况最多,我问完就会把他号删了,我留着并没有什么用。

    然而宏鹏一直没有回应,这是委婉的拒加。晚上十一点多照例去子傲的空间,但是没有访问权限,我蒙了…于是用姐夫的号去子傲的空间,竟然能进的去,我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中午去找你,半天才出来,我问你“昨天上线了吗?”

    你很诚实的说“上了。”

    “那你都干什么了?”

    “干什么啊?”你在装傻。

    “到底干什么了?”

    “没干什么。”你一脸的无所谓出卖了你,你还在装傻。

    看来不提醒你你是不打算自己承认了“空间权限!”

    在我说完空间权限的时候子傲反问我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只屏蔽你一个人吗?”终于承认了吧。

    “这是我要问的第三个为什么?”(额,前两个为什么我忘了我问的是什么了…)

    子傲见我没有回答继续说“算了,今天晚上再跟你解释,我要去要手机。”说完就走了,只有我还楞在原地。

    后来我才知道你手机被王福金没收了,而且还是因为跟卢亚楠一起看手机被发现的。

    晚上我看到他在线问“解释呢?”

    “明天下午有时间吗?”

    一看问有没有时间肯定是要谈话了“谈话是吧?”

    “有时间吗?”

    “明天我本想去买手机,但我妈非让我爸带我逛街,你现在就说吧。”

    “不行!”你不同意在QQ上谈话,好吧。

    “我后天出去。”

    “也行。”

    然后你就没动静了,不安,看来这次是真的要结束了。

    我还记得下午第一节课我开始站在你班的门口,然后我随便问了你班同学一句“你班班主任在吗?”

    “不在。”正合我意。

    于是我很帅的走进你的教室,走到你的座位前把纸条扔在正在做题的你的桌子上,然后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

    这纸条的标题是:我要你还我因为你流过的眼泪。

    中午午睡时好顿哭,左臂整个衣袖都湿了。

    这纸条里我只说了近三天哭,让他想想该还我多少滴眼泪。

    我还说了三个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应该关心;

    你对不起,我不应该关注你的动态包括学校;

    对不起,我不应该总是去你班找你;

    对不起,我错了。

    星期六我爸给我买了好多衣服,去沈阳用的。我妈之所以要我爸陪我逛街是因为看到我不开心,一路上我爸一直在逗我笑,我也很配合的哈哈大笑,但是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我笑不起来,很想哭。

    昨晚想到还没定时间,大半夜在你的号上留言告诉你“周五下午出去,如果你出去的话告诉我具体时间和地点。”

    今天天气不好,下起了雨找了个借口出去买手机。上了QQ他没回我留言:你能出来么?能出来的话多穿点,天太冷了。

    他并没有回复我,我接着发:你还是不要出来了,估计你也出不来。因为我想到了今天是周末,他妈应该在家他是出不来的。

    总算熬过来一个下午,我原本想我们可能会在同一个地方,以相同的方式谈话,只不过上次是开始,这次恐怕要结束吧。

    晚上你在线我给你发消息说“你现在说吧。”

    “下周六下午。”你给了我一个出去谈话的时间,可是冬天我爸在家我真的出不去。

    “我说了,冬天我爸在家我出去他会跟着的,你还是现在说吧。”然而就是这句话,让我到现在都后悔,如果当时是面谈不是QQ对话,我是不是就不会让子傲跑掉了?

    “你那么想让我一个朋友都没有吗!你太自私了吧!”

    我看到这两句话就蒙了,不知道要说什么,两句话两个感叹号,尤其是那句你太自私了吧,心痛,我想是因为那天操场他不舒服的那件事吧?

    “我应该怎么做?”

    “你干嘛加我班同学。”

    我愣了,然后想起那天着急了解情况加宏鹏的事了。

    “你指宏鹏…”

    “还有永鸿。”

    我再一次被问蒙圈了加永鸿关你什么事啊,我是在空间访客里加的好吗?

    “永鸿是我在空间访客里加的。”

    “是吗?呵呵。”看来你是不相信我。

    “宏鹏,加他是因为要问他一些事,然后就打算删了。”

    “呵呵。”你知不知道呵呵是个多伤人的词汇?又是两个感叹号两个,呵呵。

    “我不聊了,你姐告诉我一句话:做事要绝。”当时只想问我姐是谁?

    “然后呢?”

    瞬间消息框就没有了,我意识到…我被删了?

    那一瞬忍不住:哎我去!我特么就不应该关心你!永鸿是我在空间访客加的又没备注加了知道是他,反正都认识我还能再删了不成?再说除了你不舒服那天,你特么问问永鸿我有跟他说过你吗?

    宏鹏,要不是他知道你不舒服的事情多一点,我再着急我特么至于加宏鹏吗?不然我加他干屁,本来就想问完了就删掉。

    你怎么不说还有华山呢?华山也是你班同学我去年加的,在一起疯玩的时候加的,你怎么不问他呀?

    你特么问问华山,我加他好友那么久有没有跟他提过你?我去了,囡囡、慧姐、殿鹤、治鑫、玉洋…还是你班同学呢我都有号,你怎么不说啊?

    还有说我自私?我怎么自私了?就因为我那天一路追问你不舒服的事加你班同学?

    是不是只要是你同学我就不能加,那天我那么问你不舒服的事,你特么都不说,不知道我多担心吗?

    你特么只想着我加你班同学怎么不想想为什么!怎么不理解我的心情?把我给删了说我自私特么谁自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