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堕落

    更新时间:2016-07-16 23:59:57本章字数:3064字

    在子傲把我的号删掉了以后,我就很不争气的哭了,思铭知道后想要去劝劝他,结果发现他自己也被子傲删了,顿时也气的不行说

    “亏我还把他放在好兄弟里,这么对待他哥,别让我看见他,看见他一次打他一次!”

    我是真的没想到你会说我自私,我不想说什么了,就是特别难过。

    五年了,我们认识五年了,你追了我三年,我追你还没到三年…

    如果我看到你不舒服的那天,越过你跟万鑫溜操场假装看不见,是不是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可是我可能假装看不见吗?说到底还是我不应该关心你。

    还记得你说“你姐告诉我做事要绝。”我当时就很想问你我姐到底是谁?所有人都知道我姐是晓琳,我生气地在晓琳的号里留了言:

    你都跟他说什么了?

    你知不知道我好不容易争取的一年?

    我有多珍惜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一句做事要绝!

    我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然后把晓琳、姐夫、永鸿的号都删了。这次时间定格在85天,说好的365天还有280天,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呵呵…

    我错了,我根本就不应该去关心你怎么样,我太自私了才去关心你,呵呵…晚上没有睡哭了一晚上。

    日记本里对你的记录又从第一天开始,我们分开的第一天,一晚上没有睡,眼睛肿肿的还很红,一上午什么都没听进去。

    在第四节课写了纸条,里面无非是一些道歉的话,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向你道歉,虽然我觉得我没有做错。里面有一句:我自私?这八十五天也来我对你不好吗?

    呵呵,八十五天我没像初中那样成天欺负你,而是只对你一个人温柔,放下了我的暴脾气,我什么都听你的,你感冒我给你买暖宝宝,生日就不用说了,平常对你怎么样都是我自私的表现吗?你知道你说这话多伤人吗?

    我想即使今天中午去你班找你,你也肯定不会出来见我。

    昨晚我跟玉说了经过,玉说“他不配!”

    “我打算那天中午把他班的教室门踹开,把他叫出来当面谈。”

    突然后悔让他在线说了,因为如果是当面谈,不可能的记几句话就说完,也不可能让他跑掉,可现在呵呵,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我先去找了晓琳问她跟子傲说什么了,晓琳都蒙了“我没跟他说话啊。”

    晓琳去二班门口叫他,我则站在三班的门口,保证他看不见我,晓琳刚问了一句“文琼他姐是谁?”子傲听到我的名字转身就走,晓琳把他揪了出来又问了一遍“琼的姐是谁?

    子傲“我也不知道是谁。”总之你就是讲不出来,不知道怎么脑袋里浮现一个想法:要不就是编造的‘我姐’。

    后来我让小林把我写的纸条给他,开始他不要,期间他班一男生出教室看到我刚要提示他,我说了一句“闭嘴。”

    晓琳跟子傲说“你要是个男人就看了。”最后你接过了纸条,谁知道会不会看呢?呵呵。

    晚上用电脑上的,在消息管理器的已删联系人里找到了他聊天记录还在,我复制给了玉,玉说“混蛋,太过分了!”

    玉也同样说“以后让他躲着走!”

    “为什么…”

    “别让我看见他,看见他一次打他一次。”我仿佛看到了在屏幕前愤怒的你…

    “我真想一脚把他班教室门踹开,把他叫到女厕所谈谈。”

    同学惊讶的说“这样的话你们明天就火了,然后就被开了。”

    我想这个可以啊,你说的做事要绝为什么我不能?呵呵,可我不会真的那么做。

    只有早上吃了饭,中午晚上都没有吃,胃随之就疼了。

    ‘做事要绝’你都先做了示范,我没什么不呢?可我做的绝要么杀了你,要么我拉着你一起死,可我做不到。

    做绝也就是让我彻底死心,可我做不到。若想做到,只有让心死,让心死的办法就是我死,我做不到杀了你或者拉着你一起死,所以只有选择我死。

    如果以割腕和跳楼的方式自杀太快了,所以还是选择慢性自杀。如果有胃病,那我就要加重它,没有病也熬不住每天成天晚上12点以后睡觉,每天就吃早饭也不会得病吧?

    也算奇怪,只吃了一顿早饭,到现在就让都不饿。

    已经在学校呆着了(中午午睡),我想找那囡囡给她看聊天记录,我刚到你门口,你正好出来站在门口跟教室里的同学说话,迫不得以我说了一句“你闪开点!”

    “你找谁?”这个时候你竟然还跟我说话?

    “我找囡囡…”你没听清一直听成我要找胶带,终于听清楚后说“他不在。”

    “去哪儿了?”

    “不知道。”

    这短短一分钟的对话让我突然有种错觉,因为他跟我说话就是跟以前一样,好像这几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可是我知道这可能是我的错觉,今天还是只吃了一顿早饭然后就没吃过饭。

    昨天中午因为没有见囡囡,于是我等到今天中午午睡铃想起来前又去了你班,又是刚到门口他刚好又出教室。

    我挡住他“囡囡在吗?在的话帮我叫一下。”

    这一次他很不情愿的来句“烦死了”转身去教室叫囡囡,我当时都蒙了,反应过来那个气。

    我站门口跟囡囡说话他一开始下楼然后上来了,回教室关门时还是摔门!走前我让囡囡进去打他,囡囡看了一眼他在那儿睡觉,算了吧。

    前一秒我还因为他今天说话的语气几摔门很火大。我去!又不是非要跟你说话,是你每次都是在我刚到你班级教室门口时,你刚好出来好吗?

    后一秒,我看到趴在桌子上睡觉的你,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你出来的时候脸色有点不好,虽说刚醒来,还没有完全睡醒可能会有脾气,但是不会像你今天这样。第一次对我发脾气该不会又是你不舒服吧?

    下午第一节课是体育课,万鑫说她肚子疼外面又太冷,于是回到教室。

    我刚坐下,一个人影飞过地朝厕所奔去,我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子傲!联想到中午,我就觉得他不舒服吧,果真是…你特么敢不敢照顾好自己不让自己生病啊!

    过了一会儿,我刚开开教室的们,就是这么巧,你也正好从厕所出来。我只能在装作在桌子里找东西的样子。

    你回教室走道就跟扭大秧歌儿似的,走几步左望一下右望一下,在开你班自己教室门前还后望了一下,我无语了…

    第三天一天只吃一顿饭,明明不想看见他,却偏偏躲也躲不掉,偶遇,是巧合吧?

    你说的话我现在还很清楚:你太自私了吧! 是吗?呵呵!做事要绝!你那么想让我一个朋友都没有吗?呵呵!

    或许那天我假装没看见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吧,可我不明白关心你我就自私了?我做错了吗?再说即使我错了,告诉我,我可以改的啊。

    每天只吃一顿饭的第四天傍晚想扭开一瓶矿泉水,扭了半天没有扭开,没有力气了。

    再连续四天只吃一顿饭的情况下,再加上每天熬夜晚上一点以后睡觉,胃已经变成天天都疼了。

    呵呵,现在连个扭开瓶盖的力气都没有了,无奈把水平给我前排的家鑫,他一下就打开了。

    家鑫也有报艺考,他要考的是播音主持,那么基础一定是朗诵要好,家鑫觉得自己朗诵并不是很擅长就找我教他,毕竟我以前也是获过奖的,我就教了他一些。

    家鑫做我徒弟也有一段时间了吧,朗诵好了很多呢,为师甚是高兴,可惜我不能去辽宁大学考播音与主持了,我爸说来回都花路费上了,所以让我选一个或两个都不学,所以我放弃去辽宁大学考播音与主持,去沈阳音乐学院考音乐。

    提到沈阳音乐学院,想起11月19日那天中午我妈跟我说“你要是艺考过了就放心去沈阳音乐学院,我和你爸就多赚点也让你去沈阳音乐学院。”

    我听完很想说“我不去沈阳音乐学院,就算艺考通过了,我也不会去,因为我要跟子傲考一所大学…”

    可我没说出口,我爸也是很支持我去学音乐的,可是…唉…

    徒弟10号就去辽宁大学报名拿准考证了,我礼拜六已经买了13号的火车票,同桌问起什么时候过年,我想起明年的情人节你会照例去帮你老姑卖花么?老一中哪一个花店呢?

    我打算放假时去老一中挨个花店问问哪个是她老姑的花店。

    我想在有时间的时候也帮你老姑卖花,这么做并不是想要耍什么手段,而是想在一个有你的地方多待一会儿,或许能离你近一点。

    我能看到你,起码你不在的时候,到那个花店会有很好的回忆,就像一个秘密基地一样,也算是一种寄托吧。

    人生总有许多偶然和巧合,两条平行线,也可能会有交汇的一天。人生又有许多意外和错过,握在手里的风筝,也会突然断了线……

    我与子傲大抵也就如此了,此后的我开始了堕落,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