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第一次吵架

    更新时间:2016-07-18 22:10:19本章字数:3195字

    考试分考场,他在六班,我在五班,我差几名就到六班了,今天是我跟你见面次数最多的一天,又看见了那条熟悉的棕色裤子,很巧华山跟他一个考场。

    考完一科,正好看到华山就跟他讲的换班自习的事,之前书丰在班级说过可以去别的班级体会别的班自习的事,前天我去了办公室问他老师“你说的换班自习的事是不是真的?”

    书丰一边刮胡子一边说“怎么?你想去别班级自习呀?”

    “嗯。”

    “你想去几班?”

    我坚定的说了“二班。”

    书丰意味深长的笑笑说“你问问二班的老师要不要你。”

    好吧,二班老师正在玩手机,抬头看了我一眼坚定的说了句“要!”

    然后我们剩下的事都谈妥了,结果二班班主任景旭在临走前去幽幽地说

    “要…怎么可能要,我们班都没有位置了,她坐哪?”说的也是,二班的人相对于其他几个班级是人最多的班级有六十多人,而且他们的教室也比较小,没有地方是事实,但是不是有没来的学生嘛…这很明显就是不想要!

    我去,你这么顽皮你家里人知道吗?

    等二班班主任走后,书丰跟我说“你去找你二姨,你二姨和景旭以前在一个学校里,让你二姨跟他说说就能让你进去。”

    算了吧,我才不会让我二姨去跟二班班主任说说呢,二姨又好问我为什么要去二班啊?是不是又因为子傲啊?我都懒得回答…算了…

    再说我今年。过年都跟她打起来了,我才不会去找她!为什么会打起来?这就要说她的思想保守以及短信惹的祸了。

    之前八高的校长是四高的校长,我二姨呢又是四高的化学老师,俩人的交情甚好,我还记得小的时候校长来过我姥姥家,当时中午吃饭校长抱着我坐在他腿上,我很不给力的尿了…

    现在我考在八高,我是公费进的所以并不需要任何关系好吗?我二姨就时不时来趟学校给班主任点钱啥的,这不过年的时候收到了校长的节日问候短信,就不淡定了。

    我还记得我过年时穿的棉袄并不是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而是露着脖子,我二姨就跟我说露脖子的都是小姐什么的…

    跟我说人家是校长是上级领导,给一个下属发短信她过完年还得去送钱啥的。

    我只想说:拜托,大姐这年头还有谁亲自一个个的发短信祝福啊,都是群发的消息好吗?再说一个消息能代表什么呀,又不是我让你去送钱送礼的,我根本不需要好吗,而且我讨厌这种行为!你每次送钱事先都不告诉我们,都是后来才跟我们说的搞得我和爸妈欠你似的。

    再说我穿衣服露脖子怎么了,露脖子就是小姐吗?你还穿个皮裙子呢!

    二姨拽着我的衣服让我看校长给她发的短信,我不看,二姨就拽我衣服,只听‘嘶~’肯定是衣服的某处被扯坏了…于是…言语一不合就要打起来了…

    二姨从炕上跳下来,老姨也从厨房进来,想来个二打一是吧?我撸撸袖子谁怕谁!来啊!后来还是让老爸给拦下来了…这个年过得一点都不开心…

    华山听我说要去他班自习欢迎的说“我班还有位,好像在宏鹏旁边,你来吧…”

    额,宏鹏又是那个人!算了这个时候也没办法计较那么多了,只要能进去坐哪都无所谓啊。

    我如果说我想去二班上自习,所有人都认为我是因为子傲吧?

    你们想错了,我只是想去学习,就算二班没有子傲我也要去。

    昨天考数学时我前面一男生传来张便利贴过来,上面写着:

    琼,你好!选择题给我。

    我看了眼黑板原来是二班儿的,后来想了想就把选择题答案给他了。

    考完数学我不明白的问他“我都不会,你还让我跟你传答案?”

    前面那个二班的叫国鑫男生笑着说“子傲都跟我透底了,说你就物理和数学不好…”

    我一听就不服气了,他以为他很了解我啊,敢说我数学不好,我数学起码比他好,好不好?

    12月24日,一年一度的平安夜到了,这是高中最后一个平安夜了,分外珍惜。

    给了几个关系挺好的人橙子,至于子傲我们现在连句话都不说,但是还是决定送你,只不过你比别人多了两样东西,除了一个橙子外还有一盒德芙的巧克力(43块),两条阿尔卑斯糖(4块)一起包上了。

    中午本想让囡囡发给你们,但是囡囡回来的太晚了,我又不能去叫你无奈只能让万鑫去叫,我只懦弱的站在三班的后门口看着一切。

    万鑫第一次给不太熟的男生东西,去你班叫你之后你班同学起哄了一下,我看到你刚躺下又起来了,出了教室看到了塑料袋带里的东西。

    由于是第一次,万鑫低着头望着塑料袋说“琼让我给你…”话还没说完,你就转身进教室把门关上了,那一声摔门声直击我的内心深处,我在一旁看呆了,万鑫也是望着门呆住了。

    等万鑫反应过来时望了我一下没说什么,后来万鑫说“我当时真想一脚把门踹开,进去揍他一顿。”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

    对于一个不认识的女生,至于发脾气吗?脾气不小哇,万鑫的脾气我是知道的,她本想踹门进去,她后来望了下我说“我怕真的这样做了,他和你的关系更不好了,所以忍了。”

    唉…万鑫真的对不起啊,让你受委屈了,我也没有想到子傲会这样。

    后来永鸿出来问“都给谁啊?”

    我像看到救星一样“有慧姐,华山…”我还没说完,子傲就过来进行劝阻硬拽着永鸿,把他拽进教室关上门,虽然是在侧面还是可以看到永鸿使劲踹了子傲一脚很大声的说

    “人家还没说完呢,你干什么?”

    然后出来继续问我都给谁?我跟永鸿说了除了子傲之外的四个人。

    永鸿劝我说“那个你就别给他了,他也不能要。”

    没办法我只好带回去,当我要回教室时看见囡囡回来,把原本给子傲的东西递到囡囡面前说“给你了。”

    后来囡囡知道本是要给子傲的,她就帮着给,走前我嘱咐囡囡“你告诉子傲,他爱要不要,不要可以扔了!”

    中午睡醒囡囡又把东西退了回来说“他不要。”

    后来我知道了,情况是这样的:

    囡囡进教室把东西给子傲,跟子傲说是她自己给他的平安夜礼物,子傲开始接受了,后来他打开看了一下犹豫了一会儿又退给了她,说什么也都不要了。

    可能是因为里面有巧克力的原因吧…

    囡囡跟我说“我看到你给他什么东西了,他不要你就自己留着吧。”

    这时晓琳和万鑫都在我前面,我正好也是重感冒时期,我对她们说“给你们了。”就想开溜

    结果这三个人都不要我也不耐烦了“不要我就扔了。”就仿佛这些东西不是我花钱买的一样。

    因为我知道即使他接了,没准儿也是扔了,我才不会把退回来的东西分了,给你们又不要,那就扔啦,然后这三个人把我堵在墙角了是一顿给我教育。

    期间书丰上厕所经过时看到这阵势,盯着我看了半天,我尴尬的笑了一下说“没事。”书丰都呆住了,然后走了。

    最终这价值50多块钱的东西还是让万鑫拿走了,后来知道的人都抱怨道“你扔它干嘛分给我们啊。”

    抱歉,退回来的东西我不能分给你们,即使再贵,但凡是从他那儿退回来的我宁愿扔掉!

    晚上想起中午的事情,越想越气愤,生气倒不是因为子傲不要我东西,而是对万鑫发脾气,我不明白你对一个不认识的女生发脾气,当时我就在旁边,有本事你冲我来呀!

    我跟思铭说了这件事,他跟说“就是你把他惯成这样的!”

    我竟然无法反驳反问自己…我…有吗?

    第二天圣诞节越想越气愤,决定去骂他一顿,领着万鑫去了他的班机外,万鑫离得比较远,她不参加。我在子傲班级门口犹豫好长一段时间,本来想好的词都说不出口了,最终还是决定了去找他。

    他似乎也是看到教室外有人就出来看了一下,看到是我立马又进去了,把门关上了,我想都没想直接一脚把门踹开跟他说“你特么出来,来。”

    总之今天我是为了替万鑫讨回公道的。

    我站在你的班级内质问你“对于一个不认识的女生,你至于发脾气吗?”

    你一反常态冷着一张脸指着你们教室的地面反问我“你知不知道这是谁的班?”说的是理直气壮。

    我没有理你继续为相同的问题,你也是没有回答继续反问我问题,开始我是进到你班级里的,你说“出去!”我很乖的前脚留在你的教室内,后脚跟在教室外,介于之间倚着门框问问题。

    我没理你继续问相同的问题,你也只是反问我“知不知道这是谁班!”

    等到第三遍时我不耐烦了吼道“我特么管你这谁班!”突然响起了掌声…

    我和子傲同时转头看,我看到你班学生都是该干嘛干嘛没管我们,只有宏鹏坐在桌子上一边乐一边鼓掌!我去,干你屁事,你鼓掌干屁!

    然后你什么都没说就出了教室下了楼,我就站在主楼梯口:哼!我不相信你不回教室!

    过了一会儿你上来了,我看到你之后真是无语了,我们是在吵架呀大哥!是在吵架呀!你竟然下楼去水房洗了个手!我真呵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