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难得的单独相处

    更新时间:2016-07-22 23:35:34本章字数:3042字

    “我想复课,因为我现在的成绩太差了。”我跟爸妈商量过这件事,复课一年把落下的知识都补回来,爸妈也同意。

    “你想复课?我劝你还是不要复课,现在我们下面的学生…(怎么怎么样,说了一大堆我没记住…),你要是真要复课的话,自己要小心一点。”子傲很惊讶的望着我,然后不动声色的收拾表情。

    介算是忠告还是关心?聊了会儿他又把耳麦戴上说了几句,见我在用手机就跟我说“我家有WIFI。”

    “哦”我刚点了录音的按钮

    “你找一下。”

    “哦…哪个是?”那么多你直接告诉我不行啊,不知道我懒吗?

    “你看哪个最卡乎就是哪个。”

    我看到了信号最好的内个名字叫…(我都不想说了),名字叫:你看得见我吗?

    子傲对我说了一遍密码,请原谅我走神了密码没有记住,于是他找了笔纸写了一遍,于是我用着他家的WIFI查浙江都有哪些大学,结合他给我的一本蓝色厚本的书,书里有各个学校的分数及专业录取分。

    子傲说“我妈想让我去的学校都折起来了。”

    好吧,原谅我太笨,你妈折的页有很多我不知道是哪个…

    看着他打了一局联盟,我的手机还在录音当中,期间我还偷偷拍了你几张照片。你那浴袍太调皮动不动就开了,所以你不一会儿就得扯一下(不要误会,我说的是上身)。

    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我送你的暖宝!现在你正拿它当靠背。对了,那顶帽子,刚才在进屋脱鞋的时候看到了放在书包边的帽子,是真的!我前几天看到的是真的!

    前几天看到你上学时戴了顶帽子,隔的稍微有点远但仍可看见帽子的款式和颜色,当时还在想这不是我在你生气那天送你的生日礼物吗?转念一想怎么可能,要记得你还有一顶款式相同颜色不同的帽子可能是我记错帽子的颜色了,也许你戴的是你自己的,可能是我记不清了?

    放学后给英杰发消息,毕竟国庆那天是他陪我去的,也只有他知道了“我在生日那天给子傲买的帽子是浅棕色还是灰色?”

    “浅棕!”

    “你确认是浅棕?”我再三确认是浅棕色

    “嗯!”

    那就是说你戴的是我送的?心里还是不愿意承认,今天看到书包边的帽子,真的确认了。

    子傲,你既然不想跟我有联系,那那些东西又何必留着?至于戴那个帽子去上学?我想可能是因为你帽子太多顺手拿一个带,是巧合?

    过了一会儿你把耳麦拿了下来,我们又聊了一会儿,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要离家近一点了。

    你跟我说“去年10月份还是11月份月末假,我回到家,我爸对我说我爷爷生病了,住院了,碰我去看看。”于是子傲换了身衣服去了医院。

    我静静的听着子傲继续讲“我到了病房看到我大姑夫睡着了,而爷爷挂着点滴的整个手背已经乌肿,我叫来了医生,医生说再晚叫一会儿病人就会有生命危险了。”

    “怎么会这样呢?”我忍不住问到

    “后来我才知道是下针时没有扎到血管,而是扎到组织液里了。”子傲在说到这儿时气愤的手舞足蹈,你脸上的愤怒我都看着眼里。

    你气呼呼的继续说“看不是他亲爸!你要不能看让别人看,你看人还睡觉!要不是我确定及时……

    要不是看在他是我大姑夫的份儿上,我一定上去给他一个大嘴巴!”

    我受惊吓了,头一次看你这么愤怒,说话时还做出了打人的动作。

    “所以你离家近一点的原因是为了照顾你的爷爷,你的家人?”

    “嗯,我会做饭,可以多照顾他们,离家近点有事赶回来能快一点,照顾他们也方便。”

    我看着他说这些的时候那么认真,突然觉得你懂事了…这个时候的你一点都不娘,起码做好了承担家庭责任的准备,现在的你是个既孝顺又有担当的人。

    “我感觉特别准。”

    “怎么说?”

    “记得有一次晚上我梦见我身体很好的小学老师住院了。”

    我开始觉得好笑,只是个梦而已能代表什么呢?“只是个梦而已,不要想那么多。”

    “不,结果是第二天他真的住院了,而且还很严重。”

    额,难道你有需预言的功能?只是个巧合吧。

    “我最近又感到不安。”

    “怎么了?”你难道又梦见谁得重病了?

    “我觉得初中班主任(我们高中数学老师的对象)——毅会出什么事。”你皱着眉头一脸严肃。

    “不会吧,老大不是挺好吗?”我才不相信呐。

    “你记不记得他在教我们时,总吃那个大大的白色球里装着的药丸?”

    好像有点印象“对哦…要不我们回去看看吧。”

    “算了。”子傲摇了摇头拒绝了我的提议。

    “为什么啊?”

    “不好意思。”我知道肯定是因为成绩的原因。

    我又看着你打了一会儿联盟,你问我“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我一会儿要去我奶奶家…”

    我被你突然的一问,忘了要说什么事了…我要说什么来着…啊…学习问题,最后还是没说明白…

    “我寒假学习一直在学物理,我考试物理考了八九十分(满分一百一十)”

    我听到这个成绩都惊呆了“你自学啊?”

    “嗯,我这个寒假还有上个暑假都在学物理。

    我一样景旭能多关注我对我好点,所以很努力的学物理。”

    要知道景旭不把班级后20或者说后30名当人看这是众所周知的,而且说的话又特别难听。

    “他说话老不待人听了,所以我就想我就好好学物理给你看看。开始我物理成绩好了他就对我好了,还对我说“嗯,成绩不错。”,现在又不好了。”

    “可是你专攻一科,剩下的不就扔了?”物理成绩提高很多是好事,但是只学物理,其他科目扔下了总成绩还是低啊。

    “就因为只专攻一科,剩下科都没学整体都下降了,所以老师又不待见我了,我怎么做都讨不了老师的欢心,让老师关心我。”子傲有些失落的说

    我懂那种感觉,相信每个人都有那种感觉,当你成绩好了老师关注你夸奖你的时候,总会有种自豪为自己骄傲,有小开心。可是当我们成绩不好受到老师的批评不待见的时候,如果心态不好就会一直颓废下去,成绩下滑不会再上来了。

    我只能说你有好好学习,我相信你你真的很努力在学习,我错怪你了,还以为你整个寒假都在玩,对不起啦。

    说了一会儿你又要打联盟,我在翻看截图,看到你那次发的说说(说要守护我的那个…),一直都很想问你原因,就今天问吧,下次这样和气的聊天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呢!

    你问了我第三遍“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把截图放到你的面前,你看了一眼说“你要去啊?我支持你!”

    我蒙了,把手机拿过来一看…什么时候变成《中国好声音》第三季报名方式的截图了,于是换回了那个截图给你看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要说?”我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让子傲解释一下。

    你戴着耳麦看了一眼“我支持你…”

    我以为又不小心把截图放错了确认之后说“这是你空间哎!”

    “哦,我支持你,你去吧。”大哥你是忘了你已经屏蔽了我吗?

    “我进不去哎。”他没在回我而是又去打联盟了…

    我去,就这么让你岔开了?好声音的截图成功的帮你岔开了这个话题。算了,你不说我就不勉强了。

    总共看你打了三场联盟,你看了下时间跟打联盟的那人说“一会儿我就回我奶奶家了…”后来还是决定再打一场。

    我也看了下时间,时间过得太快了,将近四点了,看他打联盟我就在窗边看着…子傲你真的太瘦了…

    你好像又黑了,咦?你有喉结了…咦?你有胡子了…咦?怎么觉得你有点朝你把方向发展了?(我说的是长相,怎么感觉比以前丑了?)

    好想就这么待着看了眼满地凌乱的衣服,好吧我每次来你家都是满地的衣服,很乱,唉…每每看到这儿就有种要把你家打扫一遍的冲动,?谁让你懒得收拾呢…

    时间真的不早了可我一点都不想走,3个月来第一次单独相处,时间又那么短“你什么时候回你奶奶家?”因为我想跟子傲一起坐公交车,他去他奶家的方向和我回家的都是一个方向。

    “等我爸妈回来就走。”

    “等你爸妈?”

    “嗯,我爸开车送我去。”

    好吧不能一起坐公交,我起身收拾了一下“我走了哈。”

    他也起身,我假装看手机实际上在照那个帽子(因为太慌乱还是照模糊了…)

    我一边穿鞋一边问“我又没有落下什么东西?”

    他都看都没看就说“应该没有。”

    “我觉得也是。”说完子傲就回座位打联盟了…并没有再见。

    从他家出来坐上了回家的车…还真的不想离开呢,却又不得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