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最后的暑假

    更新时间:2016-06-01 14:31:29本章字数:2271字

    中考结束后,同学们还在一起的日子也只有这最后的暑假,不用担心作业,不用看到老师因讲了无数遍仍不会题而面目狰狞的面孔,每天除了吃,睡,就是各种玩。

    然而过了这个暑假,同学们就各奔东西,考的好的还在本市,考的不好的可能去了别的城市念了技校,虽然我知道子傲不会考上三高,可我也不希望他去念技校,我甚至想和他在一个学校,为什么会这么想?我想大概是我欺负他习惯了吧…

    与其苦苦的等待成绩下来,不如先好好的玩一番。

    对于我这个超级路痴,超级宅的汉子,肯定在家的时间比在外面多,可是我不会闷,因为…同学都在我家里玩。

    那天的暑假,我家成了游戏的根据地,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都汇集在我家,我妈也是热情好客,中午还管他们饭,做好吃的。

    额,在我家的大多是男生…每天近十个人里,男生有五个以上,都是好朋友啦,我最开心的是这几个男生中,子傲也在…

    子傲像个搬运工一样,每次来我家总要把他家的好玩的东西拿过来,到现在家里还有他带过来的一盒火影杀,我想还给他,却害怕还了之后连能纪念的东西都没有。

    至于振钊,跟他还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只是面对他,我越来越不耐烦,尤其是看到他欺负子傲的时候,我总是莫名的就朝他发火,他也可能是感觉到什么,所以并不拆穿,对我好,照样每天来我家。

    这天,他又从家里带了副麻将,我从那天开始学会了麻将,人少的时候,我,晓琳,子傲,我妈四个人打麻将,人多的时候,我妈就退出麻将圈让给我同学。回想那时候,子傲还杠过鸟蛋,因诈和乐极生悲,从我家炕上翻了下去,还好我家是泡沫地板,但因特别事情而受伤刚结的痂被磕碎,血流了一腿,还好不是很多,我和我妈都手忙脚乱的给她止血,贴创可贴,他竟然还嬉皮笑脸的说没事,上炕继续玩。

    要说人最多的时候,家里的卧室已经装不下,炕上四个人打麻将,其中就有我,子傲,周围还做了几个围观的人,泡沫地板上,有三个人斗地主的,我妈就参与在内,有两个下象棋的,我弟在内,还有几个在另一个房间玩手机的…整栋房子被欢声笑语填满,这样的日子也是挺怀念的。

    说到子傲腿上的结痂,是人为的,这个直接造成他受伤的人就是振钊,而我全间接的吧。如果我没有对子傲比对他热情,没有因为他欺负子傲而冲他发脾气,那么他也不会对他造成伤害了吧。

    那天,我妈提议去东山公园玩,当然她请客。我们这一小帮就出发去了那里,这次的男生只有两个,可想而知就是振钊和子傲。

    那天我第一次坐碰碰车,不会开,感觉收费还很贵,五分钟是十块钱还是十五块钱我已记不清楚了,只觉得刚上瘾,就到时间了,也是五分钟能玩多长时间呢?

    很遗憾,那天我强烈建议去鬼屋玩,没人附和,╭(╯^╰)╮哼,一帮胆小鬼。

    中途我去了次WC,出来的时候忘记有台阶,脚下一滑

    ‘嘶~’扭到了,好疼…我脸色难看,一瘸一拐的走到约定的地点。

    为了缓解疼痛,我妈让我坐下,她给我按脚,这一按,效果还真是没谁了,更疼了。看大家玩的那么高兴,我也不想扫兴,跟老妈说了句没事,就继续带着他们玩了。

    东山公园的儿童乐园也是第一次玩,头一次玩,跟小孩子似的对各处都充满了好奇,当我踏上蹦蹦床…好吓人不过好刺激。一波人袭来,倒在蹦蹦床的人怎么都起不来,因为周围人会一直蹦,看的我心惊肉跳,总感觉会被踩到…

    忘了那个叫什么名字,只道子傲栽在那个上面,他坐在类似碗的游戏道具里面,我们在外面顺时或逆时针的转动它,当子傲求饶说晕了的时候,我和振钊还在恶作剧的多转了几圈,才放过他。

    他晃晃悠悠的从道具上下来,很显然已经不分东南西北,估计在他的世界里,地球正在转动…他坐了下来,那时候也是夏天,天特别热,加上他特别晕,他就脱去了上衣…露出了他瘦的皮包骨的小身板。我还记得当时还给他拍照了,后来删了。

    中午我们简单的吃了点东西,来到了旱冰场,这里的旱冰场单排的轮滑鞋的闸被卸了,所以要想让在滑动中的鞋停下来的办法只有两种:一摔倒。二华丽帅气的转一个圈,稳稳的停住。

    振钊会轮滑我知道,而且还特别会,花样轮滑,各种高难度,是我想学的学不会的。

    我也试图学过轮滑,因为摔的太惨烈,而且还被一个八岁的小屁孩嘲笑,在我面前炫耀说他三天就会了。还看到一个臃肿的女的因为刹不住车直接翻进垃圾桶里,便对其有了阴影,不在学它。

    令我惊讶的是子傲竟然也会轮滑,而且也是划得特别好呢,顿时觉得自己太不了解他了。

    让我更意外的是振钊,公然要跟子傲PK,本来的一场友谊赛,在我们看来是赤 裸裸的挑衅,他不止一次故意去撞子傲,就算技能再好,他那么瘦一个人,才66斤,也抵不过振钊120斤的猛烈攻击啊。结果子傲就摔倒了,腿磕破了,鲜血直流,他还是那样,一副受伤的不是自己,说了句没事。

    不过我们这趟游玩,最终还是因为子傲的受伤而告一段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子傲的受伤,让他爸妈可是心疼了一番,还打电话问我妈怎么回事,尴尬啊…抱歉的说了声对不起说了经过,好在他爸妈没有追究。

    晚上我因为这件事,不由分说的冲他发了火,也不知道他是真不知道,还是明知故问,问我为什么对他发火。

    “你自己心里清楚”真是气愤到了极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只要他针对子傲,我就生气。

    “什么我心里清楚,我干什么了?”

    我不再回复他,我希望他能自己想清楚。可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我不回他,就又是短信,qq,电话的轰炸。我调成静音,不想搭理他,他最过分的就是大半夜都十一点了还给我妈打电话,问我为什么对他发火。逼不得已我质问他为何白天故意整子傲,他却不回了。不回也好,自己反省吧。

    暑假就这样,除了玩还是玩,这个暑假每个人之间关系好像也发生了变化,我越来越远离振钊,离子傲越来越近。可是还是没有发现我已经喜欢上他了,直到从那天开始,我才一点点领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