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慧姐,囡囡的陪伴

    更新时间:2016-06-13 23:40:20本章字数:3252字

    有相遇就会有分离,有在一起就会有分手。

    我和子傲还是没能就这样一直下去,从开始的无话不谈,渐渐变得没有话题,甚至见面也没有了问候。我想维持并且挽回走到边缘的关系,可到后来我还是妥协接受了与他做好朋友,可是好朋友只是朋友。

    分班后,我与慧姐的聊天工具也换成了最古老的方式——书信。专门准备了一个本,写下心事,写一些周围发生的琐碎,我们会互相鼓励,互相安慰。

    我刚接受和子傲做好朋友的事实,可是还是不适应。他口中的好朋友在我看来只是如远方亲戚一样长时间不联系一下,这样的好朋友关系更让我难过。

    于是我在无事的自习课上给慧姐写了纸条:

    我已经接受做好朋友了,可我现在还不适应,只能慢慢适应,忘了他?估计这辈子是够呛了,才发现爱他,爱到深处,他却退出了。我能说什么?还能怎么办?

    上了高中跟他联系到现在,他做的每一个决定我都没有反驳,都是按照他的做,这完全不是我以前的性格。

    我想回到过去,想找回从前的我,可能我真的不可能和他在一起了。我跟他说了,做跟朋友的过程中,我对他的还是爱,他对我…无所谓…

    可能是因为心灵感应,我提前知道他要跟我说的话,那这一次心告诉我的是不是也可以照做?

    等他,像他初中等我那样等他,默默的等。

    我无聊的时候做了了好多小测试结果是:

    1.你一生中会爱上几个人?——一个

    2.你的真爱有几个?——只有一个

    3.你在他心中的位置?——非常重要

    4.他有多爱你?——他还不知道,内容是爱,而且非常爱,但是自己没感觉出来

    5.你和他多久能破镜重圆?——一个星期到一个月

    他跟我说,他看到我说的要离开的那几天,我呼吸困难眼前黑黑的,好几次意识模糊,头也昏昏的,我跟他提到慢性自杀——病死(那个时候身体确实没以前那么健康了),他说他看完后很生气,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你会明白的。

    我明白什么?他说他也有那种症状,是心律不齐和低血压。可是我总感觉我的并不是,我告诉他不管怎样都要十点睡不然会生病。他说要真是心梗就治,不然朋友都没得做,他也不会好。

    我不懂得他的意思,是关心我吗?应该不掺杂爱吧。

    慧姐,我知道你,晓琳,玉,新都关心我。放心,我不会哭,因为我想他想哭,但却哭不出来了,只好用苦笑代替。

    ——琼

    本到慧姐手里没多久,慧姐就给我回复了:

    要是严重了,就去医院看看吧,可不要落下了病根,总会治好吧。

    爱上一个人,就像爱上一片海。可忘记一个人,就像填平一片海,这么看来,真的很不公平。

    可在爱的世界里,没有公平与否,只有爱与不爱。不想爱,那就忘记吧,也许下一个才是最好的,最适合你的。我这么说你可能觉得做不到,相信我,当你下定决心要忘记的时候,一定可以。

    少了谁地球照样转,没有他,你可以活的更好。

    ——晓慧

    慧姐的安慰和鼓励让我缓解了很多,也想了很多,我不能就这样被击败,所以我必须重新振作起来。休息时间与慧姐小聚的时候,我跟慧姐说

    “慧姐,我大致想好了,不能因为他,我就整天发呆。这几天数学知识一点都不会,我决定控制想他的事,要好好听课了。回家为了避免再想他,我得找点活干,要么学点知识,把以前落下的补回来,要么创作,才发现一天又很多事情可做。似乎很忙,这样就不会那么想他了吧…”

    “让忙碌充实自己,累的时候就不会想那么多了”慧姐心疼的看着我

    我其实是一个话很多的女生,难过的时候也希望跟朋友说,但是我慢慢发现身边所谓的朋友并不是喜欢你听你诉说,说的多了她们也会不耐烦,会不开心,所以很多时候我只是讲一些,但凡讲的多了,看到她们已经有点不耐烦了就会不再继续讲下去。

    所以这就导致除了死党之外的朋友都觉得我话特别少,也是只有提到子傲我的话匣子打开会收不住。

    不过还好,慧姐还是很耐心的听我讲我和子傲的种种,也总是在我难过的时候安慰我,很感谢那段时间慧姐的陪伴

    我又跟慧姐喋喋不休,慧姐耐心的听着:

    “测试说我跟他重拾真爱的可能性太低,我跟他的关系只有两种:

    1.很幸福的在一起(有把握的前提下)

    2.分手后永远都是陌生人,还是老死不相往来的,分手的原因是受伤害。

    现在我跟他只能做比恋人低一级的关系,我也只能满足了。也算并没有真正的失去他了。

    我也不能因为她放弃自己想要的,经过这件事与初中伤害他的事,我们俩扯平了。我不再欠他的,我们之前再也没有亏欠了。

    其实,心里演习了很多遍,再次看到他微笑着问你是谁阿?好面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可是每次面对他还是认识他会和他说笑。

    既然选择性失忆不能忘记他,那么就面对,顺其自然吧,把他放在心底。”

    慧姐听我说了那么久,微微叹气“或许有一天他会从你心里出去,彻底离开。”

    我望着天空,心里还在想着他“也许吧…”

    收回思绪,我满血复活状信誓旦旦的跟慧姐说

    “我要找回初中的自己,要做回自己,不管他是不是真的爱我,能不能让他找回曾经的我,我都要做回自己。慧姐,为我欢呼吧,吼吼。我会成为一个崭新的我给你看哦,我爱我身边关心我的人。”

    慧姐一脸无奈,“你似乎想开了,你能这么想我真的挺高兴的,他真的不值得。”

    “哼,他就是一骗纸,老娘再也不相信他的承诺了。可能过程中我还会想起他,只要我一想他就在手腕上划个口子(年少气盛嘛,总会模仿小说情节,但真的只是过过嘴瘾,并没有真的划)祝福我吧,老娘跟他妖儿(子傲外号)没关系啦,囡班同学再误会也没用哈哈。”我愤愤的语气,却也一副洒脱的样子说

    慧姐大惊失色,连忙阻止“为他自残不值,换个方法吧。”

    “老娘要做一辈子的单身贵族,拒绝谈恋爱。谁再敢跟老娘谈感情,老娘废了他。”我那彪悍的女汉子形象又出来了。

    慧姐彻底被我整无语了,无奈的说“喜欢你又不是人家的错,别这么狠嘛。”

    我别过头,不,我就不找对象!

    过了一天,慧姐把纸条本给了我,上面有她最近的留言:

    你要拒绝谈恋爱,这有点说不过去吧,将来就算你不想找,你妈也不会肯吧。

    我们不能为了谁而活,要为自己而活,做回自己。在这个年龄,就要做让自己无悔的事,其他人的眼光都不重要,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好了。

    我上学期就压抑了我自己半学期,可当我想找回我的时候,却也晚了,时间不会倒流,所以无论如何不能让自己委屈了。

    看你昨天那信誓旦旦的样子,真的觉得你有点不一样哦,我以为你是个文文静静的小女生,没想到你说话如此像个男生,真是刮目相看哦,这样才对嘛。

    海誓山盟是让高山和大海都感到尴尬的重量级承诺,我不相信。看到你昨天异常兴奋,看到你那样我放心了,一切都会随风而散。

    ——晓慧

    我们的教室换了,这次我们二班的教室换换到了正楼梯西侧第一个教室,每层正楼梯的两侧第一个教室总是比其他教室的面积大,大到可以一个人一位。这不,刚搬到新教室,慧姐的班主任就调位置,慧姐对她的位置不满意,写纸条本上来跟我抱怨了:

    我班班级可大了,老师要把我们一个人一位,我以后没人打了,真有点舍不得囡囡,她是个好同桌,总帮我干这干那,一直都是她在照顾我,像彦一样。

    郁闷啊,最近我也没怎么好好学习,说起来惭愧,我劝你要忘记,可我却做不到,真的不舍的忘记,咱俩处境不一样,所以我很纠结。想放弃,可每次一想到要失去他,真的不舍得。我和他之间有距离,很远很远我追不上,你说咱俩这难姐难妹,唉,不说了。

    ——晓慧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慧姐也是有心事,也被困扰。她总是劝我忘了子傲,可是自己也是舍不得忘记自己心中的人。真是应了那句话:能劝的了,安慰的了别人的话,往往说服不了自己。

    慧姐这次的留言中有提到囡囡,这里要隆重介绍一下。

    囡囡,从上高中我俩就是一班,一个爱好动漫的不是很胖的妹纸,比我稍矮那么一丢丢。最初我俩的关系其实并不是很好也不熟悉,直到分班那一天,我们最后一次待在二班一起唱班歌。那天所有的同学都哭了,因为被分到别的班级,不想分离,只有我和囡囡没有哭,反而笑了,相对的会心一笑。

    她分班还是在2班,我到了4班,慧姐和她分在一位,子傲在她俩后桌。渐渐的我跟囡囡联系越来越频繁,虽然大多数是帮忙给子傲带话,传纸条什么的,但是还是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啊。

    囡囡也是总是耐心的倾听我的哭诉,总是听我说和子傲怎么怎么样,囡囡你是不是早都嫌烦了呀,可是你还是安慰我,给我出主意,有你在身边也很幸福呢。

    现在即使不再一个城市,但是友谊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