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再找一个吧

    更新时间:2016-06-17 23:33:55本章字数:3390字

    我和子傲成为陌生人已经有段时间了,他看起来并没有一点伤心,或许是他真的不爱我了,我呢?我还是爱着他,只是见了面彼此如陌生人般擦肩而过没有一丝停留,在看到红色的企鹅头像亮着的时候,没有勇气再跟他说话。我把对子傲的爱隐藏在心里,每天能远远地看着他瘦弱的背影,看着他与别人闲聊,是我做的最多的事。

    有人说一切就像台风过境,无论当时有多状阔,最终都会过去。可是有时候,你越隐藏你对一个人的感觉,你陷得越深。

    在朋友眼里我好像又满血复活了,变得坚强,不会在因为子傲而哭泣,可是有谁知道有时候,那些表面最坚强的人,正是那些夜里哭着睡着的人。我装作已经很淡然,仿佛他已经是过去式,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并没有放弃,而是执着的有些不堪。

    “哎呦,哪个小小给你的啊?”慧姐看着我在拿着一条情侣链在发呆

    “你不是想提子傲吗?这个项链跟我以前给他的是一对。”我依旧看着项链

    慧姐一听秒变严肃脸“我就猜你那项链是他的,那你是想咋滴?还想和好?别傻了好吗,你俩已经不可能了。”

    我忘着慧姐一脸认真的表情突然好想笑,但听到不可能三个字,又击中了我痛楚“谁说项链是他的,明明是我买的好不好,你想多了我原本是想把我这个也给他的,所以才让他星期一在教室等我,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听。他星期一如果在我就给他,我们俩不能在一起了,总不能让原本是一对的项链也分开啊。如果他不在,我就不给他了给了也没用。”

    “原来是这样啊,吓我一跳,我以为…”慧姐放松的一笑

    我打断她“你以为我对他还没有死心?放心吧。”

    “我这不是你怕你还不死心嘛,然后怎么样了?”慧姐有些尴尬,转移了话题。

    提到这我就挫败了“结果他在教室就是不出来,然后我星期一晚上又跟他说明天给你,也是给我最后一次机会,不然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到死那天也不会再理你,老死不相往来,可是他还是在教室就是不出来。”

    “额,那这个项链你打算怎么办?扔掉?要不我帮你收着吧,什么玩意儿就该删除一切和他有关的记忆,东西也不应该留。”

    我才不会扔掉,因为我不舍得“没送出去,也好我自己戴着,就当做警示牌吧…有什么不好的。”

    慧姐趁机跟我说“好吧,那承…”

    我知道她肯定又想帮承说话,让我跟他在一起了,连忙阻止“好了,以后都不提他了,但也不能老提承啊,我跟他多清白,多!清!白!为毛无论在二班还是四班,同学们都认为我跟他有事儿,唉…瞎想什么吖,要是真内个什么不早说了,真是的。”

    “No.有些人不会处对象到处说的,我信你不过他不一定,我挺喜欢他的让他当我妹夫(吆西)”慧姐看我没那个意思,但还是想撮合我们俩

    “妹夫吖,妹夫,我上哪儿找去啊?”我有些发愁

    慧姐倒是觉得简单“怎么不好找啊,身边有那么多好小小,选一个呗比如承。”

    我真是心累“也许承真的是把我当朋友啊,打死我都不相信他喜欢我,玉还让我从了他,我才不从他呢,妹夫这个问题还得等几千年,嘿嘿”

    “我也让你从了他,不过我得知道他喜不喜欢你,一旦他喜欢你,那我这妹夫不有了吗?”

    我是真的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讨论下去了,转移话题吧“哎慧姐,明天下午去我家不?傍晚等我,你去食堂占地,最好显眼地或者上个礼拜坐的地方,我去小卖部买泡面吃。”

    慧姐立马停住了这个话题,跟我讨论起吃饭的问题,然后就各回各教室了。晚自习坐在教室心不在焉的,认真的想承的事。

    其实承跟子傲挺像的,所以真的害怕再像子傲一样,但这并不代表我喜欢他啊!所以我对感情产生了逃避恐惧之感。所以各位姐姐们你们要妹夫这个确实得等好久好久,long long time 了。

    又想起了慧姐上个星期六傍晚跟我说的话“你跟承坐了一年(将近)的同位,难道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一点都没有那怎么可能,不过我就没往内方面想,也没想过而已。我真的是一直把他当朋友的…不对是哥们儿看的,也许他也只是把我当朋友啊。

    只是有一件事弄不明白,我前天晚上坐了一个梦,很荒谬得梦,这个梦是我初三时好像就做过的。梦里我是黑道的至尊(一定是我平时看小说看多了),正在学校上课有别的帮派来杀我,我干掉的只是小喽啰,他们让我去xx地点比武。

    我记得当时他跟女朋友吵架了,我去开导他可想而知,他语气就跟他现在性格一样…无奈我最后跟他告别…突然发现梦里是至尊的我竟然喜欢承!不过这个梦我初中就做过,只是那时周围人不认识,当然不知道那个人是承,现在又做同样的梦…Oh my god!都赖你们,天天脑袋里想着我俩有事,肯定是我亚历山大才做这个梦的!

    我要清白,我冤枉啊…好吧没人信…

    慧姐为了防止我再次提到子傲,给我下了通缉令,如果我再提到他就罚款5毛钱。我不开心不想执行,去找玉哭诉,结果玉更过分。

    “我觉得你慧姐的办法很好,要不我也这么实行吧。”玉觉得慧姐的办法可行,是个好办法

    我惊讶道“你竟然觉得这个办法好?不是吧大姐,难道你也要罚款5毛钱?”

    “No no no!在我这你提一次子傲罚款5块钱!”玉一脸得意,觉得自己的发财路不错

    我抗议“你这是要抢银行的节奏啊,你咋那么黑呢!”

    然而我的抗议对她来说是无效的,只因为我打不过她…“俗话说的好,什么什么日久生情,爱情来得时候不要逃,说不定以后你要追着爱情跑,风水轮流转!”

    唉…看来玉也是铁定要我再找一个了,我真的不想找啊,谁来救救我。

    慧姐为了能让我早些死心,原本是让我自己找一个的结果自己接手排上了日程,说要给我介绍一班男的,我真是欲哭无泪啊,慧姐我又不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再说你不说喜欢承吗?还给我介绍一班男滴,我拒收,不过我还是想弱弱的问一句…长得好看不?

    这个礼拜…唉有点闷,从上次之后我跟承都不怎么说话了。

    因为太闷所以就想虐人,跟慧姐班的宏(是这名吧,应该…还不熟)一起的佳政疯闹,我就虐他。哎呀,虐人的一瞬间突然就觉得我回到了初中时的我,野蛮彪悍已经不足以形容我…是不是我压抑的太久所以才觉得闷的,肯定是!

    又到了一年毕业季,高三的学哥学姐们即将离开学校去到自己憧憬的大学了,我们学校每年在高考前给高三党开壮行大会。壮行不会其中有一项就是唱歌,学校会从各个阶段年纪选人合唱,当然也得报名,我当时就没有报名,后来我就后悔了。

    他们在排练的时候,我后悔了后悔当时没有报名了,现在后悔也没有用,没把握住机会能怎么办呢?

    我们班唱歌有几大支柱:生的一副好嗓子的倩,能唱的了高音的高音王子玉明,擅长情歌的情歌王子兆捷,再就是我了。壮行大会倩报了名此刻她正在下面排练呢。

    承说我是婉约派,倩是豪放派,大概是吧…原以为会有人发现我的,看来我太天真了,现在的社会弱肉强食,真的是天赋无从贩卖啊。我原嘲笑古人的怀才不遇壮志未酬,此时此刻我终于理解他们的心情了,真是怀才不遇,找不到那个‘伯乐’啊

    楼下排练的歌声想起,可能是一种条件反射听见我并不讨厌的歌,总是很激动很想张嘴去唱,这种条件反射未免太大了,还是我对唱歌的欲望太强烈?

    偶尔听到许嵩的一首歌——《灰色头像》:/又想起你曾说的陪我到最后,暖色的梦变冰冷的枷锁,如果时光倒流我们又能抓得住什么?当我发现所谓醒来其实是另一个梦,能的出口散不来的浓雾太沉重,就算声嘶力竭作苦苦的求你留下别走,也没有用/

    真是我和子傲真实情况的写照啊,无论我怎么求也没有办法让他留下来。

    难过却依旧微笑多么残忍的一件事情,我的脆弱不想让任何人窥探,我只想守住这一点点回忆。我知道做什么都无法挽留那些美好,那些誓言,那些一切,就这么轻易随风而逝,离我而去。

    /满天璀璨的星星 我和你属于这里

    我们同是天秤座一起守护这里

    感情放在第一 

    有了我和你 天秤座之星更灿烂

    从前那美好时光 已随云飘走

    昔日那欢声笑语 已随风流逝

    我与你的爱 已随时间而飞逝

    你已离去 我还站在原地

    不明白不舍得放不下 而你已走远

    你悄然而去 残酷的退出

    留下任务我一人来背

    我们同是天秤座你为何离去

    我无法不敢想象你退出

    我们爱的星系

    不信这段爱你舍得放下

    天秤座的爱 要对爱的人一心一意

    天秤座的爱 经不起谁来伤害

    表面坚强 内心脆弱有谁去猜

    我不想你离开 

    不要用你那冷酷的心对待

    天秤座的爱 最纯真的爱

    等爱回来 一起守护属于天秤座的未来

    等爱回来 一起守护我们的未来——冷文儿《天秤座的爱》

    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好,想让我早些忘了子傲,走出这个失败的爱情阴影,早些找到一个真正爱我的人,让我不再伤心的人。可是我只想守着子傲一个人,就算我身边的人再好,就算子傲变了,就算你们所有人都不看好他,我也想跟子傲在一起,只因为我爱他,爱上了我不想让他从我生命里溜走,对你的每一次离开与伤害,我虽然会低沉一段时间,但是我不会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