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冒险开生门

    更新时间:2016-08-04 16:15:30本章字数:2170字

    我认得这双眼睛,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双眼睛!

    几天前,这双眼睛的主人在我面前杀死了一个小女孩,我忘不了屠涂临死的那一刻,明知药尸的身体跟铁一样硬,却还是冒险用匕首去找他的死穴,最后……肠穿肚烂!

    眼泪又一次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如果可以选择,我这辈子都不想记起那夜。

    此时,我被禁锢在了木偶里,有种深深的无力感,想到待会要眼睁睁地看着杨老太在我面前倒下,我就觉得自己是个废物。

    一阵风吹过,门吱呀一声推开了,浑身焦黑的药尸就站在门前,一双红眼睛直勾勾地对着杨老太。

    杨老太吓了一跳,剪刀落在了地上,“你……”

    药尸站在门前,并没有如我想象的那样丧心病狂地扑过来。

    “你是……鬼差?”杨老太受了惊讶,轻轻捂着胸口,却也并没有像常人那么惊慌失措。

    药尸一动不动,可是在我的眼里,他的眼神分明有了某些变化,有种情绪就像湖面的水波,一层一层地荡开。

    杨老太回头望了一眼还未燃完的三柱清香,“老头子,我马上就要来陪你了!”

    药尸的身子动了动。

    她整理了一下衣领,端端正正坐在了椅子上,直面着药尸,“我死了,是不是就能看到我儿子和孙子了?”

    我惊讶地发现药尸竟然点头了!

    “呵呵呵……”杨老太发出一阵干瘪的笑,笑得让人心酸,“那就让我死吧,我死了,就能看看他们了!”

    药尸的身影一晃就到了杨老太面前,我躺在一旁的梳妆台上,从镜中看到药尸张口咬向了杨老太的脖子,他的眼睛……流泪了……

    药尸虽然不会说话,可为什么我总觉得他是有意识的呢?对!他确实是有意识的!阿臬鬼师说过,有个汉人潜入了小高寨,对他的药尸动了手脚,难道是因为这样,他的眼里才多了那一圈圈的涟漪?

    我的身体在这一刻飞了起来,接下来的事我都经历过了,那样的惊心动魄我不想再经历第二次,特别是……我不知道自己再次见到屠涂会是什么心情。

    羽毛般的身体在半空中起起落落,杨老太已经死了,她的鬼魂就飘在尸体的上方,竟然是笑着的,她很快就可以见到儿孙了……

    我是哭醒的,自打我出生后就没有见过家中的老人,别人都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而我却一个都没见着,好不容易认了个干爷爷,还是个年纪轻轻的死鬼,感觉自己就像个没人疼没人爱的野孩子。

    四周夹杂着浓浓的血腥味,我在黑暗中睁开眼睛,突然发现身旁躺了一个喘气儿的,嘴里喷出的气带着丝丝酒臭。

    “郑伯?”

    郑伯用尽全力地抓着我的手,“狗娃,我们输了……”

    我看到一个干巴巴的、头朝下的身子慢慢朝郑伯靠近,一头枯燥像杂草的头发垂在他脸上。

    “我斗不过她……”他用力地将我朝神坛边推去,“躲起来,快,天就要亮了。”

    我在地上连滚了两圈,一头撞在了桌子腿上,头上好不容易结痂的伤口又破了,哗哗地流了一脸血,又惊又痛的我趴在地上,一想到郑伯有可能再也见不到今天的太阳,我就难过得哇哇大哭起来。

    郑伯急了,扭过头,“狗娃别哭!”

    倒吊的杨老太身子没动,脑袋咔嚓咔嚓地转了个方向,她看着我,一双幽蓝的眼珠渐渐变成了黑色,雪花膏的味道再次溢出,缓解了我的不安。

    她的身体慢慢软了下来,像一条虫一般蜷缩在一起,朝我一点一点地靠近,最后停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话……

    我连滚带爬地回到郑伯身边,“郑伯,放她出去吧!”

    “不行!放她出去会害了全镇的人。”

    “不会的,我保证,她只是想看看自己的儿子孙子。”

    “鬼的话不能信!不能信!”他气得浑身发抖,“一定是罗刹鬼的阴谋诡计。”

    是不是阴谋诡计我不敢说,我只相信自己看见的,我确实看到了杨老太魂魄残留的记忆,还有她刚才对我说的话,“乖孩子,别哭……奶奶在……”

    她说她是奶奶!

    “郑伯,我看到了,我真的看到了,她确实是个可怜人……”

    原本我还以为得多费一些嘴皮子,没想到郑伯这次却选择了相信我,“你……真的看见了?”

    我点头。

    他躺在地上,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语气略带惊讶,“我就说红棺葬怎么困不住她,原来是有心愿未了。”

    神坛前,尸煞就像个小孩乖乖立在一旁,等候着结果。

    郑伯指着神坛上的酒壶,“帮我拿过来。”

    杨老太半寸长的指甲一挥,酒壶在空中飞了起来,稳稳落在郑伯手边,郑伯拿上酒壶咕噜咕噜躺着喝了一口,一口未尽就被呛得爬了起来。

    喝了点酒,他就像喝了灵丹妙药,刚才还死鱼一般的他精气神也渐渐恢复了,他一边咳着,一边扶着棺材站了起来,看着杨老太渐渐恢复人样的脸,他终于松了口气,“如果能帮她了却心愿,罗刹鬼也就无法利用这份执念作恶了。”

    我什么也不懂,只知道瞎凑合点头。

    他长叹一声,“罢了!狗娃,你坐到那边的鱼眼去。”

    我就位后,他坐在了我对面,从衣服的夹层里取出一个黄铜的八卦镜,“拜请阴阳祖师公,驱邪治鬼显神通,天赐钦命护八阵,乾坤扭转开生门……”他将宝镜往空中一抛,食指轻轻一点,“破阵!”

    铜镜就像脆弱的玻璃一样发出咔嚓声,瞬间裂成了几瓣。

    嘭的一声,地上的祖师爷神像炸成了土渣。

    我的眼前开始旋转起来,八阵法坛转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好像我们变成了蝼蚁,趴在一个旋转的陀螺上。

    转着转着,漩涡中出现了一条发着白光的裂缝,郑伯朝我伸手,“生门开了。”

    我回头,对着杨老太伸出了小手,“我们出去吧!”

    还有三刻就要鸡鸣了,杨老太出来后就不见了踪影,我和郑伯都受了伤,一瘸一拐地撑着往小林镇赶去。

    镇上的狗或许是感觉到尸煞的到来,一个个都吓得不敢动弹,其他的牲畜也都躲得好好的,夜里异常的安静。

    一辆小三轮悄悄停在了杨老太家门前,熄火之后趁着夜深溜进了虚掩的大门,很快,小镇上空出现了一阵尖锐的吼声。

    “老三,我就知道你在打房子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