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苗岭崖墓寻牛

    更新时间:2016-08-12 08:47:56本章字数:2254字

    没想到郑伯老胳膊老腿的,弯腰拽时我一气呵成,样子还有几分年轻人的帅气,可以啊!

    “郑伯,这是出了什么事?”我年纪虽小但却不傻,如果不是很棘手的事,郑伯又怎么会这么着急地掳走我?

    郑伯把我放在腿上,“镇上的牛一夜之间不见了,牛棚是锁好了,我刚才召集了镇上的狗去找,追了半天你知道追到哪儿了吗?”

    我怎么知道追到了什么鬼地方?

    “追到了小高寨的崖墓下。”

    福子一边骑车一边回头说道,“可不是吗,那些狗还汪汪地直往崖上叫,难不成镇上的牛飞檐走壁上崖去了?”

    关于小高寨的崖墓我是听说过的,据说小高寨的先祖都是葬在崖壁上的,苗人自有一套法子,能够将棺木顺着垂直的崖壁送入溶洞里,可这都是好几百年前的事了,近代的小高寨都是进行水葬,崖墓也就渐渐地淡出了历史舞台。

    一般情况下,崖墓那里是苗人的领地,我们汉人是不会去的,或许连他们苗人都不会去那儿,牛又怎么会去呢?

    想着想着,福子把我放在了一个农户家门前,农户姓李,有好几块肥沃的水稻田,家里就靠着这头牛,现在李大叔已经彻底瘫倒在了牛棚前,嘴里反复念叨着,“我明明锁好了牛棚啊,牛怎么就没了呢?”

    郑伯把我按在脏兮兮的地上,“你闻闻。”

    我使劲闻了一口差点没把隔夜饭给吐出来,“牛屎真臭。”

    他一巴掌拍我后脑勺,“我又不是叫你闻牛粪,是叫你闻有没有别的气味。”

    我忍着臭闻了闻,“不行不行,我的鼻子太灵了,这么闻就是要我的命。”

    他看我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就知道我心里肯定在盘算着什么小九九,于是将我拉到了无人处,“说吧,你小子心里在想什么?”

    “我嘛……”我学他奸诈地一笑,“我帮你找牛,谁给我写作业呢?”

    他瞪大了牛眼睛,“好啊你,几天不见你小子胆儿肥了。”

    这些招数都是跟郑伯学的,用在他身上应该不过分吧!

    “还有几天就开学了,做不完作业,我又得挨顿打了。”

    郑伯咬牙切齿,“好……我立马做个傀儡帮你写作业。”

    “真的?”我激动得跳了起来,早知道傀儡还能写作业,我何苦熬通宵啊,早就去求他了,“给我个文笔好的,我还差十篇日记没写呢!”

    “你小子,还敢提条件了……”

    最后郑伯答应了我的请求,而我也履行了诺言,就算牛棚再臭,我也忍着趴在地上一点、一点地闻着。

    这儿有牛的味道、有青草的馊味,还有……

    这是什么?

    我在地上捡到了一小根木屑,这不是一根普通的木屑,它由内而外散发着一股很奇怪的味道,上面还沾了一点红色的矿物粉末。

    “郑伯。”我把这个交给他,在接下来的几户人家里,我也发现了同样的木屑。

    郑伯陷入了沉思,他将木屑装到了一个塑料袋里,“走,先去崖墓看看。”

    我,郑伯,福子还有镇上的十几个壮汉带着绳子和一些家伙事来到了崖墓下,我耸耸鼻子,“味道在这里就没了。”

    他看着头顶上如小拇指般的洞口,“看来跟那上面脱不了干系。”

    大家伙看着这光秃秃、接近垂直的崖壁,“郑伯,这怎么上去?”

    “怎么上去?想办法上去!”

    他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符纸,手指快速一捏便捏出了一个黄颜色的小纸鹤,“叩请鹤仙驾降临,飞檐走壁探邪灵,起……”

    纸鹤就在大家伙面前飞了起来,渐渐朝洞口探去。

    不消片刻,纸鹤就飞了回来,飞到郑伯耳边像是说了什么,我一句也听不懂,可郑伯却不断地点头,“有劳鹤仙了。”

    纸鹤稳稳地停在了郑伯手心,他放回布袋里后,将我拉到了一旁,“纸鹤说,崖墓里的棺盖被人掀开了,里面的尸体都不见了。”

    “啊?”我一想到尸体从棺材里爬出来的模样心里就发怵,“该不会又是诈尸吧?”

    郑伯拿出罗盘,四处走了一遍后摇头,“这里的风水脉早就断了,苗人恐怕也就知道了,再者,这里不是养尸地,洞穴内干燥通风出不了僵尸。”

    “那为什么?”

    “我怀疑是被什么东西叼走了。”

    我突然想到郑伯对我的形容,我是风筝,风筝线牵在他的手里。

    “你说会不会是风筝呢?”

    他吃惊地看着我,“什么风筝能把整个小林镇的牛叼走呢?还有崖壁的尸体?”

    就在我们想多看看周围的环境时,一群叮叮当当的银铃声传来,听到这清脆的回响,我就会不由得想起那一身苗装的小姑娘,手心噌噌冒了一阵冷汗。

    “郑伯。”阿臬鬼师带着一群手握镰刀的苗人出现在了崖壁下,苗人们个子不高,肩宽腰圆,穿着纯黑的布衣,来人几乎都是大方脸,脸上带着一股子防备和冷漠,耳垂上戴着大大的银耳圈。

    郑伯赶紧迎上去,“阿臬鬼师,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阿臬鬼师一点也不吃这套,“你可知道侵入苗人的地盘是什么下场?”

    “鬼师,我们吃饱了没事也不会来你地盘叨扰啊,实在是遇见了一件怪事,咱们小林镇的牛失踪了,我们是寻找气味找到的崖墓下,所以……”

    “我不管为什么,你们这么做是在苗人的脸上随意踩踏,没有苗王的允许就来我们的墓地,是大不敬。”

    “我知道我知道,我们现在就走。”

    我看着郑伯一副点头哈腰的样子,心中不悦,“郑伯,当初咱们比试不是赢了吗?不是说小高寨由你掌握……”

    这还是我给挣回来的呢!

    郑伯挤眉弄眼的,“小孩子不懂事。”

    阿臬鬼师脸上绷不住了,一副想杀了我的神情,最后却变为咬牙切齿地一笑,“狗崽子,你也在啊。”

    “你才是狗崽呢……”郑伯一把将我的嘴捂上了,“我们立刻走,立刻走。”

    我挣扎了一番,“你咋不告诉他,上面的尸体不见了呢……”

    一阵风吹过,阿臬鬼师飘到了我们面前,“你说什么?”

    郑伯见瞒不住了,只能实话实说,“我刚才请鹤仙上去查看了一番,棺材里的尸体不见了……”

    阿臬鬼师疑心很重,他以为这是我们捏造的说辞,便从身上的小罐子里掏出了一只通体紫黑的小虫子,嘴里念念有词后轻轻一弹,小虫抛到半空突然长出了一对翅膀,发出马蜂的蜂鸣声,朝着崖上飞去,过了一会儿又慢悠悠地飞了回来。

    “你没骗我。”他将小虫放回罐子里,“蛊虫还告诉我,你们的牛确实来过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