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龙女降雨

    更新时间:2016-08-17 17:15:12本章字数:2141字

    突然出现的红眼睛把我吓了一跳,小小的我孤零零地站在红眼睛的中央,想呼救却发现连个叫唤的人都找不到。

    郑伯那边是指望不上了,我转了一圈,发现红眼睛越来越多了,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慌,还是先看清它们是什么再说吧!我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很快就闻到了一阵熟悉的牛屎味……

    我的身边怎么围着这么多红眼睛的水牛?且每头牛身上都用白色的颜料写上了数字,它们这是要干什么?

    闻着着味儿,它们应该就是小林镇丢失的牛,我从左边数到最右边,一百三十一头牛一只也没少,现在牛是找到了,可为啥我心底有些发慌呢?

    好像是因为这些牛的缘故!

    牛儿们今晚有些躁动,跟我平时见到的温顺水牛完全不同,且不说别的,就说离我最近的那一头吧,牛儿烦躁地甩着脑袋,牛鼻子发出阵阵热气,不时带着急促的轻哼,它好像很渴,舌头不停地舔着口鼻,左前足微微弯曲,时不时地戳着地面,好像随时都能发疯的模样。

    鼓楼的方向传来一声哨子,一百多头牛突然间一齐发动,一只只凶猛如狼的牛儿在我身边相互冲撞,四面八方像潮水一般涌来,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而我正巧就站在漩涡的中央,连逃的方向都找不到。

    这也是我第一次发现牛竟然这么有血性,它们跑得比马儿还快,明明都是同类,却好像非常仇视对方,相互朝着对面的水牛冲过去。

    它们低着头,将牛角的尖角对着前方,形成一把尖锐的弯刀,在我身边发出碰撞,溅起一道热血。

    我抱着头蹲在地上,感觉随时都能在扬起的黄土中被牛蹄踏成血泥,亦或是被牛角戳穿心口,吓得我连亲娘都叫不出来了,大脑一片空白。

    这时,一头牛在灰烬中踢了我一脚,我腰子一疼,整个人滚出了好几米,另一头牛杀红了眼,只顾着它的对手,丝毫不顾及脚下,后蹄朝着我的脸上袭来,我双手撑地一个翻滚,刚才躺着的地方被踩出了一个凹槽。

    现场情况太混乱,我这么站着不是被踩死就是被牛角顶死,必须得想办法出去,这时,一把黑伞缓缓从鼓楼的方向飘来,好像在找人的样子,不断盘旋在牛群上方,我看着伞柄的距离,如果要抓到就必须爬上牛背。

    一想到得爬到飞奔的牛背上,我就咽下了一口老大的唾沫,一个不小心,些许死得更快呀!

    这时,我的身后冲出一对牛角,我一个侧身躲过,迎面而来又是一对牛角,眼下我已来不及闪开了,正想着该怎么办时,双手本能地握着尖锐的牛角,屁股轻轻一抬,我倒骑在了牛鼻子上。

    牛儿受了惊,发出哞的一声长鸣,抬头将我甩去,力道之大令我险些被抛飞,我飞翘着两条小腿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双脚夹住了它的脖子,双手捏着牛角转了一百八十度后,稳稳地落下。

    我趴在牛背上惊魂未定,小心脏扑通扑通随时都会跳出来,身下的大水牛依旧向前冲着,颠得我上气不接下气,眼看着黑伞越来越近,我撑着身子坐正,待时机成熟,我从牛背上一跃而起,死死抓住了木头伞柄。

    黑伞带着我飞到了平地上,我双脚刚一落地就赶紧朝鼓楼跑去,不知道郑伯的情况怎么样了,希望阿臬鬼师拖着萨玛大仙,让她没机会对郑伯下手!

    我跑得飞快,眼看着鼓楼尽在咫尺,突然,一把刀落在了我的脖子上。

    阿臬鬼师的徒弟长毛从草丛里钻了出来,用十分生硬的普通话对我说:“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这都急死了,哪有闲心管他?

    “你师父还在里面呢,你不去帮他却来找我,脑子有病吧!”

    他稍稍动怒,弯刀就割破了我的皮,疼得我倒吸一口凉气,“你你你……你别冲动,有话好说。”

    长毛阴沉地问,“你究竟是谁?屠涂是怎么死的?”

    合着是因为这事,一提到屠涂,我的心里就涌起一股悲伤的情绪,“她是被药尸害死的!”

    他怀疑地看着我,“你为什么没事?”

    我也想知道自己为什么没事,是因为我怂?因为我怕死?所以我没有冲在最前面,所以屠涂冲上去才光荣牺牲的?

    见我不愿回答,长毛收起了弯刀,“你的报应很快就会来了……”

    报应?我为什么会遭报应?

    我还来不及多问,河岸边就突然出现了一阵沙沙声,一股梦中出现的水草味从河岸蔓延到了周围的草丛里,我和长毛一齐朝牛群的方向望去,那儿一片混乱,什么也看不清。

    前方鼓楼的打斗突然停下了,嗖的一声,萨玛大仙从我们头顶飞过,直接冲进了牛群里,“拜请龙女赐雨!”萨玛宛如黄鹂的声音响彻侗寨,侗人们赶紧朝着河岸下跪磕头,“拜请龙女赐雨……”

    我惊得下巴都快掉了,“真有龙女?”

    长毛嘲笑我,“没见过世面的汉人。”

    我不屑于理会他的嘲讽,我才八岁,能过见什么世面?

    扭头朝萨玛大仙消失的方向看去,河边发生了什么,我竟然一点也看不到!那儿全是牛蹄子踏出的黄颜色尘埃,我从尘埃的背后闻到了一些不属于人类的气味,并记住了这特殊的味道,龙的味道……

    很快,天上聚集了一团乌云,乌云越来越厚、越来越低,不消片刻,一阵雷声炸响,豆大的雨点落了下来……

    雨水改变了整个世界,黄高寨的村民们,在雨水的冲刷下渐渐恢复了和善的面容,收起了尖利的刀尖,他们纷纷欢呼起来,嘴里叫着我听不懂的话,一个个跑回家里拿出水缸水桶往外接雨。

    萨玛大仙的黑伞完全撑开,像一朵黑色的小蘑菇云,在云中飞快地旋转,似在跳着欢快的舞蹈。

    而我面前干涸的河道也渐渐发出了流水声,干涸太久的黄土地变得一片泥泞,红眼睛的牛群们也消停了下来,静静地在雨中降温,舔舐着牛蹄边的泥水,眼睛渐渐恢复了青黑。

    我呢?我被淋成了落汤鸡。

    我站在雨中,透过密密麻麻的雨点,借着一道劈到山尖上的闪电,隐约瞧见了一条黑色的大蛇正往河里爬去,似感应到了我的目光,它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看了我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