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不可实现的愿望

    更新时间:2016-08-19 07:15:44本章字数:2417字

    “不能走?为啥?”我警觉地盯着萨玛大仙,生怕这位大仙再度变脸。

    郑伯说:“跟大仙没关系,是……是牛不愿走,它们想留在黄高寨。”

    我想不通牛为什么不愿回家,黄高寨子哪里比得上小林镇?它藏在深山里,被群山包围着,这样的地形最容易产生瘴气,且毒虫鼠蚁众多,人活着都十分艰难,更别说牲畜了。

    这个地方一眼望去连块平地都找不着,全是山地,所以村民们的屋子都是依山而建,依靠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小道纵横相连,而他们的田地也都处于高耸的山坡上,远远看去是一层层壮观的梯田。

    我暗想,牛儿们在这里怕是连饲料都吃不上吧!它们为什么希望留下呢?

    萨玛大仙似懂得读心术,“你的问题,它会告诉你。”

    嗖的一声,伞底射出一根黑丝,很快,一头壮硕的、全身长满黑毛的水牛慢慢地走到了鼓楼里,甩了甩身上的水和泥。

    萨玛说:“它是这届斗牛大赛的牛王,你们有什么话就跟它说吧,其他的牛都听它的。”

    我想到刚才那场惊心动魄的厮杀,合着是斗牛大赛啊,小林镇可从来没有举行过这样的比赛,有意思……如果不是身在其中,我或许还会在场边拍手叫好。

    郑伯轻轻抚摸着牛角,“还是老规矩,我说得对,你就点头,我若说得不对,你就摇头。”

    牛通人性地点了点头。

    郑伯正色道,“自古以来,每一个物种都各司其职,万事万物才得以平衡地繁衍生息,牛,自上古时期就与人共同生存,自农耕文化出现,牛便一直为人类耕作劳动,这是你们的天职,你可有不满?”

    水牛摇摇头。

    “既然你也认为辛勤劳作是本分,为什么不愿回去?难道是对口粮不满?”

    牛再度摇摇头。

    “那是为什么?”

    水牛向前走了两步,前足双膝跪地,恭敬地朝萨玛大仙磕了个头,萨玛大仙的黑伞旋转了一圈后说:“郑大师,这个问题我可以给你解答。”

    “请说。”

    “在你们外人看来,黄高寨子就是一个闭塞的小山村,处在穷山恶水之地,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食不果腹。”

    “恰恰因为这样,我们黄高寨的人才更懂得珍惜。”

    珍惜……我想起上学期在眼镜老师的语文课上听到过这样一段话,“……常常警惕自己不要为已经打翻的牛奶哭泣,不要为即将落下的叶子担忧,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握现在,珍惜拥有。”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珍惜这个词,今天,是第二次。

    珍惜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还是不太明白。

    萨玛大仙说:“侗人珍惜流水,所以他们歌唱潺潺水流,侗人珍惜花开花谢,所以他将花儿绣在衣裙上,侗人珍惜我们的耕牛,所以将牛当做圣物,当做上苍的恩赐。”

    伴随着她的话,远方的歌声此起彼伏地传来,是侗人在歌唱,歌唱着这场雨,他们在自家门前尽情地唱着跳着,用歌声和舞蹈感谢龙女,感谢萨玛大仙为他们所做的一切。

    一个连雨水都不忘谢恩的民族,确实跟我们汉人不一样,外边的汉人我没见过,但在小林镇人眼中,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

    从小到大,人们的心里似乎就不太明白什么叫感恩,如杨老太那样的慈母,把三个儿子拉扯大,到头来儿子们都忘了感恩老母亲,反而是为了一个房契大打出手。

    又如耕牛日日劳作,至死方休,可是镇上的人们从来都没有感谢过耕牛,发现牛失踪后,人们最先想到的也是家里的农作物没人耕作。

    而我又有什么不同呢?我跟他们一模一样,我也不懂得珍惜和感恩。

    一直以来,我总觉得自己不是父母亲生的,我们的感觉淡薄得就像白开水,爹和娘就如大水牛一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起床时他们已经离开了,只有夜里他们才能与我说上几句话,我甚至想过,如果有一天,他们两人突然消失了,我或许一滴眼泪都不会流……

    可是现在想想,他们每天这么辛苦,所以我才得以住在一幢水泥院子里,所以我才能安安心心地上学,不用帮他们干活儿,所以我才能无忧无虑地活在这个世上,这么看来,我好像亏欠他们太多、太多……

    郑伯听明白后,轻轻拍了拍牛的脑袋,“这些年,你们辛苦了……今天是农历七月的最后一天,回去后我会告诉小林镇的人们记住这个日子,每年将这个日子定做敬牛节,敬牛节一共三天时间,这三天里,水牛们不必下地劳作,相反,人们还得给自家的耕牛披红挂彩,好菜好糠的伺候着,为耕牛们举行节庆活动,你看怎么样?”

    牛王的眼睛放出了光芒,它不敢相信地看看郑伯,只能向萨玛求证,萨玛说:“有我作证,郑大师必定不会食言。”

    闻此,牛王终于满意地点了好几次头。

    牛的问题终于解决了,牛群们听闻后在河边的泥地里发出欢快地哞哞声,并围绕着牛王飞奔而起,转起了圆圈,样子开心极了。

    我笑道,“这算不算是牛儿翻身的革命?”

    郑伯擦了把脸上的雨水,“这年头,连牛都造反了。”

    一切都是大团圆结局,我看着心里也开心,这一夜总算没白折腾。

    我和郑伯恭恭敬敬地跟萨玛大仙道别,临走前,萨玛突然叫住了我,“浑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你叫我狗娃吧!”看到她伞布的破洞,我心底隐隐有些愧疚,“萨玛大仙,我……”

    她打断了我的话,“过去的事就不提了,你有什么愿望,我可以帮你实现。”

    郑伯笑得眼睛都眯成了缝儿,“狗娃,你可得好好想想,萨玛大仙难得亲自帮人实现愿望,你可别浪费了。”他猛地转过身,用嘴型给我不断说着:钱!钱!钱!

    钱?我对钱真没什么概念,钱这种东西嘛,在我眼里就是几根冰棍,几根辣条的事,这些东西平日里都有王小猪孝敬我,我在小林镇基本上花不了几个钱。

    愿望嘛……我好像也没什么愿望,这时,我的心底不由得浮现出一张小脸,这段时间,这张脸一直都是我的噩梦。

    这是一张小小的,颇有些傲气的漂亮脸蛋,脸的主人脾气很臭,喜欢争强好胜,最后也死在这争强好胜上,每每想起她,我就会想到她死死抱住药尸的身影,以及离开时,她那双血色的眼睛……

    我想起长毛的话,我为什么没事?对啊,那晚死的人为什么不是我?丫头……或许,或许是我间接地害死了你!

    看着萨玛大仙,我缓缓开口,“真的什么愿望都能实现吗?”

    “只要你说,我都会尽力实现。”

    我突然被我心中的想法吓了一跳,难道这就是我的愿望?这样的愿望真的能实现吗?

    “说吧,孩子。”

    郑伯一脸期盼地看着我,他或许希望我会许下一个愿望,让我们拥有很多很多钱的愿望,看来我要让郑伯失望了。

    我咽下了唾沫,确定后一字一句地说出口,“我想要屠涂活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