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土夫子到访

    更新时间:2016-08-21 07:09:56本章字数:2186字

    那时刚过午时,最忙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我趴在桌上睡得正香,突然间,一阵极寒的阴气从脚底爬上了脊梁骨,我直接被冻醒了。

    我娘见有客人来,赶紧上前招呼,“二位请进,想吃点啥?”

    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对着门槛外立着的二人。这两个人,其中一个长得眉清目秀,脸色却白得像个大姑娘,另一个人年纪三十五六,却苍老得像个破旧的羊皮筏子,大热天的还穿着一件厚夹克,走起路来脚底轻飘飘的,一副病怏怏的样子。

    俊小哥搀扶着病怏怏走进了店里,找到一张背光的桌子坐下,“老板娘,来两碗干拌面。”

    “好……”我娘又问,“加肉酱吗?”一边说着她一边揭开盛肉酱的罐子,当盖子一揭开,整个店里都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诱人气味。

    就连病怏怏闻到这肉香都忍不住赞到,“好香的酱,加,两碗都加。”

    “好叻……狗娃,先给两位端碗面汤过去。”

    我却始终像根木头一样,不是我偷懒不干活,而是这两人身上发出的阴气冻得我心里发毛,就连化煞的杨老太也没有这么浓的阴气,两个大活人怎么会……

    “狗娃!”我爹又叫了一声,我拖着发麻的双腿过去,端了两碗面汤送到他们面前。

    “我来吧,小朋友。”俊小哥伸出手碰到了我的手指,我的指尖瞬间麻了。

    逃命似的,我离开那张桌子,用手悄悄蒙上了我的左眼。

    我的眼睛一直都没有痊愈,一只眼只看阳,一只眼只看阴,原本双眼齐用还会出现重影,可经历了这么多事后,我的眼睛早就适应了。

    只不过,在不确定的情况下,我还是得蒙着眼看一看虚实。

    右眼中,张家面馆没变,只是我爹娘消失了,灶前的大勺和长筷子凭空动着,桌边的两人身上冒着一股泛青的寒气,就像打开的冰柜一般,不停地往外冒着。

    我再蒙上右眼用左眼去看,这一看可了不得,我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俩人……这俩人竟然也出现在了左眼里!

    自从眼睛坏掉以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同时出现在两只眼里的人,阴阳同存,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很快,我娘就将把面碗端了过去,靠近时被冻得一阵哆嗦,“两位慢用。”

    俊小哥手里握着筷子,“老板娘,我想跟你打听个人。”

    我娘嘴唇开始发紫,“打听什么人?”

    “打听你们这儿的神童子。”

    我娘脸色一变,弯弯的眉毛跳了一下,这神童子不就是自个儿的儿子吗?

    这两个人不是本地人,属来历不明的主,一个脸色苍白,一个神色异常,我娘一时间没法拿捏他们是好意还是来找麻烦的,便问到,“你们找神童子干啥呢?”

    俊小哥将筷子放下,“不瞒你说,我们兄弟俩是来找神童子驱邪捉鬼的。”

    我爹听闻后,嘭的一声将勺子砸在灶上,“你们走,我不做你们生意。”

    病怏怏见到后咳了两声,“你们……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又没得罪你。”

    我爹看了我一眼,还是决定暂时不说破我的身份,“我们做生意的最怕遇见你们这些招惹晦气的人,你们走,这生意我不做了。”

    俊小哥往桌上拍了一百块钱,“我们大老远地赶到小林镇,竟然连口热面都吃不上,说出去,我金耗子就不用混了。”

    听他这话,好像还是道上的。

    我爹才不管他是金耗子还是银耗子,这里是小林镇,他们再横也斗不过地头蛇,“走走走。”

    他取下围裙走过来赶人,我娘站在一旁帮手,我远远地躲在角落,不停地换着两只眼睛,怎么看怎么奇怪。

    眼看着他们要打起来了,我赶紧叫到,“先别动手。”

    所有的人都停了下来,纷纷看着我,我对着金耗子说:“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

    “狗娃你……”我爹气得撒手,“你又给我惹事,你……”

    “这次不一样。”我像个小大人一般开口,“既是阴又是阳,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人!”

    白脸金耗子两眼发光,“原来你就是神童子啊……果然有些道行。”他扶着病怏怏叫到,“大哥,我们有救了……”

    由于他们的寒气太重,我始终跟他们隔着三张桌子的距离,为了这事,我爹提前把店门给关了,对外就说家里有事要忙。

    店里一下就黑了起来,我娘开了灯,跟我爹坐在我身边,金耗子站起来,给我爹作了个揖,“这位大哥对不住了,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我爹始终黑着一张脸,理都不带理的。

    客套话我也就不必说了,看着他们两个确实有些不对劲,便问到,“你们究竟是谁?”

    金耗子介绍道,“我们真名叫什么,这可不能告诉童子,反正道上都叫我金耗子,我大哥人称钻地龙。”

    金耗子?钻地龙?他们到底是干啥的?

    我爹听到金耗子时还没什么反应,当听到钻地龙时,他突然哆嗦了一下,“你们……你们就是大家说的,黔中的那伙土夫子?”

    “土夫子?种地的?”我傻傻地看着我爹,我爹小声地告诉我,“盗墓的。”

    “啊?”我突然后悔跟他们接触,合着他们俩不是什么好人,是专门挖坟掘墓的!我最讨厌这样的人了,去年春天小林镇的坟林里被人盗了几座老坟,坟里的东西被偷得一根不剩,就连尸体都被拖了出来,真是丧心病狂。

    金耗子却强行为他们洗白,“我们兄弟从不敲德高望重者的家门,只取土豪劣绅的金窟,为的就是侠义二字。”

    我仔细瞧着他们二人,钻地龙生得浓眉大眼,脸庞就像盛面的大圆盘子,看来也是个颇有血性和杀气的人。

    而金耗子呢?人如其名,长得白白瘦瘦,文文弱弱的,可是看着就一脸精明,就像山寨大王身边的军师。

    看到我对他们没有任何好感,金耗子赶紧说到,“这次撞邪,真不是我们做了啥天打雷劈的坏事,相反,我们做的是一件好事,可能吧,我们注定一辈子得做恶人,所以破天荒做了回好人后就摊上了这晦气事,死了兄弟不说,逃出来的人也个顶个地出了毛病……”

    我该死的好奇心再一次被勾起,他们究竟是做了什么“好事”,竟然会落得脚踏阴阳两界的下场?

    “你们做了什么?”

    金耗子捧着热茶,手指有些颤抖,“这事还得从三个月前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