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有鬼拦路

    更新时间:2016-08-24 07:19:57本章字数:2226字

    “当时灭了灯后,我顺着绳子摸黑走着,穿山甲跟在我身后,一边走一边叫着大哥他们,喊了半天也没听见有人回话,因为那喊声只能在周围打转,根本传不了多远。这时我才彻底明白,合着这些用42号凿子凿出来的纹路,是有着消音的效果,就算我们在这喊破嗓子,大哥他们也听不见!”

    我不得不佩服那位外省人,一把随处可见的黄泥,不仅麻痹了盗墓贼、布置了镜子迷魂阵,而且还有着削减声波的作用。

    “我让穿山甲省点力气别喊了,现在只能靠这根绳子寻人,不知道大哥那边发生了什么,这么拼命地扯绳子,我心急得要命,脚步也越来越快,没走多远就撞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吓得我大吼一声,手里的电筒立马照在了对方脸上,他娘的原来是黑子,他竟然在对着我笑!”

    金耗子把手里的烟头丢了,“我被他这张脸吓得魂都掉了,不知道他在发什么疯,眼睛笑得弯了起来,嘴也像小船一样往上翘着,怎么看都透着一股邪气。看到他后,我举着手电往后照了照,发现只有他一个人,于是问他,‘黑子,大哥跟阿和呢?你们发生了什么?’他娘的,黑子竟然不理我!”

    “我被他惹毛了,伸手就去拽他,刚碰到就发现他身上软得像泥一样,有些不对劲呐!黑子是个退伍军人,平日里一身硬邦邦的肌肉,不可能这么软。我发现不对劲后,就赶紧带着穿山甲向后退去,谁知道刚走几步,黑子就突然唱了起来,唱着什么露珠,什么宝树的,嗓子里个女人的声音,听得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露珠?宝树?你好好想想,她究竟唱了什么!”这话竟然是我爹问的。

    金耗子表情十分痛苦,我理解他,任谁都不想再回忆那个场面,太可怕了!

    他想了半天后,终于睁开眼,“宝树宁三尺,我只记得这一句整的。”

    爹和娘对视一眼,两个人的神情怪怪的,我爹说:“是《槿花》!”

    我娘低声念了起来,“绮霞初结处。珠露未晞时。宝树宁三尺。华灯更九枝。没错,是《槿花》。”

    “对对对,就是这几句!可黑子不是念的,他是唱的。”金耗子赶紧问我爹娘,“这是什么曲子?”

    我爹表情不太好,浓眉大眼都挤作一团,脸上的血色慢慢消退,“这不是曲子,是《西昆酬唱集》里的诗。”

    金耗子打量着他们,“您二位懂得真多,我们这些粗人连听都没听过。”

    “很少有人知道这首诗,这是宋初的西昆体,后来很快就衰败了。”我爹喃喃自语,“这个鬼地方怎么有人唱宋初的诗?”

    金耗子摇摇头,“您忘了我刚才说的,那个外省人把我们引入了一个夺命双生冢里?其中一冢是清陈圆圆墓,另一冢则是个不知名的宋墓,宋墓的主人也是个女的,墓穴里还有一股子香气。”

    提到宋墓和香气,我就不受控制想到了她——叶如春!当初我跟郑伯寻找跑马穴时,误入了叶姐姐的宋墓香闺,进去时也是闻到了一股香气。

    不过话说回来,我爹娘怎么会懂这么多?从我记事开始,他们就一直做着面馆的营生,什么时候学了那么多文绉绉的东西?

    金耗子接着说:“当时听到黑子又尖又细的歌声,我的腿都软了,拽着穿山甲就往回走,我们以为往回跑就能避开他,没想到黑子也出动了,他的手藏在衣袖下,抓着绳子慢慢地朝我们靠近,嘴里唱着歌,脸上却还是那副笑眯眯的表情,慌乱间恍神一看,还真有些像狐狸!看来,黑子这是中邪了!”

    “我当时心里很害怕,但想到大哥情况未明,这么跑也不是办法,便给穿山甲使了个眼色,他手里握着绳子,大叫着就冲上去把黑子绑了,我紧跟在后边,从包里抓了一把盐塞进了黑子嘴里,这下,黑子终于不唱了,眼珠子也停在了笑眯眯的眼里,穿山甲用力一捏,掰断了黑子的胳膊,放在灯下一照,竟然是个泥人!”

    若是以前,我听到这个场景一定会吓得想尿尿,但自从接触了郑伯后,我见识了不少怪东西,这点把戏也见怪不怪了,“这应该是傀儡术吧!”

    “神童子果然名不虚传。”金耗子毫不吝啬地夸我,“就是傀儡术,后来我们出去后问过黑头蜈蚣,他也是这么说的。”

    我点点头,“之后呢?”

    “之后我们把泥人砸了个稀巴烂,有了这次的经历后,我再也不敢摸黑走了,打着手电顺着绳子,穿过了两道唬人的泥墙后,我们终于走到了甬道的尽头。这是一间十几平米的小型墓室,我们刚撬开石门就被吓了一跳,有个女人正站在墙边笑眯眯地看着我们,我以为又是泥人作怪,抽出军刀就砸了过去,刀插进了女人的前胸,却不见流血,我大着胆子靠近后发现,原来是墙上的壁画!那壁画做得太逼真了,远远看去就跟大活人一样,那姿态,那眼神,简直就是个妖怪。”

    钻地龙大哥听到金耗子的经历后也坐不住了,“你这算啥,我们顺着绳子走,也进入了一间十平米的墓室,刚进去就有人问,‘你们是何人,为何要闯入我的府上’,吓得我们差点尿裤子。”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呢?我好像在哪儿听过。

    金耗子说:“我也好不到哪儿去!进入陈圆圆的墓室后,我先是被壁画吓了一跳,之后围着周围看了一圈,发现陈圆圆墓竟然还没被盗贼洗空,里面的圣旨、珠钗宝贝、金银元宝还有吴三桂的情书一样都没少,看到后我心里痒痒,想着贼不走空的道理,和穿山甲把金银宝贝塞到了包里,拿走后这才想起,我们是跟着绳子来的,按理说大哥他们应该也在这里,可是这间墓室来来去去就一个十几平的地界,一眼就望到了头,除了我和穿山甲,一个活人也没有。”

    “我顺着绳子扯了扯,发现绳子的另一端竟然在棺材里!”他忍不住又点了一根烟,“我试着将绳子扯出来,可那绳子就像被什么重物给压住了,又或者是被谁拽住了,我一个大男人使出吃奶的劲也拔不出来。穿山甲大着胆子走到棺材边一瞧,对我说‘耗子哥别扯了,这有古怪!’我赶紧松手,跑到棺材边一瞧,棺盖上的棺材钉全都好好的,上面长满了铁锈,根本就没人动过,既然没人开棺,这绳子又是怎么进去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