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夜探陈圆圆墓

    更新时间:2016-08-25 07:13:25本章字数:2116字

    气氛一瞬间冷了下来,我抱着胳膊,店里怎么这么冷呢?有一种难以形容的诡异正从二人的身上蔓延开来,我不仅腿麻,手麻,连心也麻了……

    大热天的,金耗子就像冬日般吐出了阵阵白气,他压着嗓子说:“我们想不明白绳子是怎么进到棺材里的,或者说,我们压根就不敢去想。看样子,这鬼地方是不能留了,我举刀准备割断绳子,穿山甲拦住了我,他说‘耗子哥,你这一斩,我们还怎么找大哥?’我终于冷静下来,穿山甲说得对,我割了绳子就等同于断了跟大哥最后的联系。没办法,我们又回到棺材边,当时,我的心里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念想,大哥他们,该不会是进了这口大棺材里吧!”

    “思来想去,还是先开棺再说,于是,我跟穿山甲搭伙,将棺材钉一根、一根地拔了出来。不得不说,陈圆圆墓里的这口棺材真是个好东西,棺木用一整根金丝楠木做成,面上的雕工虽然差了点,但木料却是一等一的上品,发出一股金丝楠木特有的香气,可是我们却不敢多闻,生怕这香味里会存有什么害人的东西,先用湿毛巾捂着鼻子才敢靠近。”

    “在开棺之前,我和穿山甲对着棺材磕了三个响头,自报了家门,并告诉墓主我们二人是为了寻人才开棺的,无意冒犯。说完后,我们这才去撬棺材盖子,可古怪的事啊又发生了!这棺材钉都拔了,我们俩大男人竟然撬不动一顶棺材盖子,那盖子就像粘在了棺材上!”

    “我赶紧叫穿山甲停手,这样的情况我们之前也遇到过,棺材里的那位多半已经尸变了,尸气吸附着棺材盖子,所以我们才开不了。这次进来是我们轻敌了,黑驴蹄子、黑狗血、血网、糯米什么的都没带,要是棺材里的这位起尸,我和穿山甲一个也活不了,看到她还没什么动静,我们立刻把包里的金银财宝放回原位,一心想着还是先逃命吧,谁知道刚走到门口就发现,石门被封死了……”

    “我和穿山甲用了所有的法子寻找机关,撬门,挖地……却发现根本就出不去!我们在周围都找遍了,压根就没有开门的机关,而且,陈圆圆墓的墓室下面用花岗岩给堵死了,墙上用的又是老青砖,凭我们俩人的力气根本挖不出去。我们忙活了几个小时,又累又渴,吃了点饼干后我实在是累极了,就靠在墓室里打了个盹!”

    “你不要命了,竟敢在墓室里睡着,这是大忌。”我爹气愤地说,我有些诧异,爹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他也是道上的?不可能啊!

    金耗子埋着头,“我明白,可是你也知道,人总会有撑不住的时候,我和穿山甲商量好了,我先睡会,他守着,等我睡一个小时就换他休息。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这一觉睡得一点也不踏实,心里总是悬着的,总觉得棺材里的那位绝世美人会突然起尸,将我们两个盗墓贼的血吸干吸尽。后来,我是被噩梦吓醒的,醒来后发现穿山甲不在身边,有一道手电光在棺材头的位置忽闪,我赶紧跳起来,手里握着刀,悄悄地,一步一步地靠近。”

    “我走到棺材边上,突然,一张人脸蹿到了面前,我和对方都被吓了一跳,一瞧,原来是穿山甲,他举着手电拍着胸脯,看样子也被吓得不清。我吼了一声,‘你鬼鬼祟祟的干什么?’穿山甲示意我去棺材头的位置,‘耗子哥你看,这好像是个拉手。’。”

    “我蹲下来瞧了一下,果然,在棺材头雕着许多精细的雕花,竟然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正中的荷花旁雕了两只莲蓬,莲蓬栩栩如生,就连里面的莲子都精雕细琢。这对莲蓬完全与棺木分离,半悬在空中,就像两个突出的门把手,我赶紧把手电放在地上,将穿山甲唤来,两人用力一拉,只听见棺材里发出一阵咔嚓的机械声,不费多少力,一个长条盒子就被抽了出来。”

    “看到棺材像抽屉一样被拉了出来,我和穿山甲哈哈大笑,笑我们被古人给骗了!怪不得棺材盖怎么撬都撬不开,原来它是跟是棺材一体的,害我们还自己吓自己,还以为棺中的人尸变了。”

    “随着棺材被拉出,我们也看到了这位秦淮八艳之一的绝世美人,她的尸身保持得非常完好,刚出来时脸上的肤色还隐隐带着油光,虽然年纪有些大了,但我还是能从这沉睡的眉眼中看出她年轻时的影子,应该就是壁画上眉眼生俏的美人。陈圆圆的尸体应该没有尸变,尸身上戴着的金银首饰也多得晃眼,可我们却没有心思去动棺材里的宝贝,因为我们瞧见,我身上的尼龙绳被她含在了嘴里。”

    “事出古怪,我暂时不敢轻举妄动,谁知道穿山甲一个手快,一把将绳子抽了出来,我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陈圆圆的下巴往下一耷,喉咙里咕噜咕噜发出阵剐蹭的声响,一块环形的玉佩就从嘴里滑了出来,我扯着绳子一看,这东西,不就是外省人给我们的血玉吗?玉佩上沁血的印子就像个小狐狸,我不会认错!”

    我听闻后转头看着钻地龙,“血玉不是在你身上吗?是你放进去的?”

    钻地龙咳了一下,往地上吐了口痰,痰里带着血丝,“血玉是我带在身上的没错,但我从没进过什么陈圆圆墓,我进的是那个闹鬼的宋墓!话说我跟金耗子分开后,带着两个兄弟在甬道里走着,后来感觉到绳子对面有异就原路返回,在路上撞见金耗子和穿山甲,看到他们从眼前消失后,我们都以为见鬼了,谁会想到是他奶奶的什么镜子迷魂阵。”

    这位钻地龙大叔比穿山甲看着魁梧不少,连说话都带着一股子粗犷和豪气。

    “看到金耗子消失后,老子一回头发现,黑子不见了!长长的甬道里只剩下我跟阿和,我觉得这事太过邪门,就掏出火枪攥在手里,决定先找到黑子再说,沿着绳子走了很久之后,黑子人没找着,我们在黑乎乎的甬道里遇见了一个人,是另一个阿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