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墓道的邪祟

    更新时间:2016-08-26 07:24:15本章字数:2218字

    说到这,钻地龙大叔好像更冷了,他立起夹克领子裹住脖子,“我一看背影就知道这是阿和,早年间他的肩摔坏过,所以左肩比右肩高,而面前挡路人的肩膀也是一高一低!看到后,我捏枪的手有些发紧,如果他是阿和,那刚才一路上跟着我的又是谁?”

    “我举起枪,对着前方阿和的后脑勺,他听到了上膛的声音,慢慢转过头,看见我后先是一惊,很快举起手说‘大哥,你……什么意思?’我一瞧,这个人还真是阿和,只不过……他脸上怎么会有这么多血?”

    “我的手电往地上照去,地上躺着一个人,穿着一身蓝色的夹克,夹克的右胸有一个老鹰头的图样,这个人浑身是血,一只胳膊被人生生给掰断了,丢在一边,尸体被砸得像个肉饼,死的时候瞪大了眼珠子,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这人,不是黑子又是谁?”

    我发现金耗子的表情突然变得悲痛起来,无法掩饰心中的难过。

    钻地龙被恐惧包裹着,少了那份悲伤,“我当时以为是这位‘阿和’杀了黑子,想也不想就朝他开了一枪,这一枪本来是朝着他脖子打的,但是他身手太快,躲过了,子弹只是擦破了点皮,开枪后,他两步上前,趁我上膛时将抢给夺了过去,枪落到了他手里,这下,枪口对准了我!”

    “拿枪的‘阿和’手有些抖,他一边流着泪一边说‘大哥,人不是我杀的!’,我看着黑子的尸体,这条甬除了我跟阿和就只有他了,不是他又是谁?而且……他根本就不是阿和,兄弟阿和一直跟我在一起!这个凭空出现的假‘阿和’一定是墓里的妖魔鬼怪!”

    “我这人不怕刀劈斧砍,也不怕挨枪子儿,我担心的是这墓里面的鬼玩意儿害了我兄弟,现在枪落在了他手里,我认栽了,但我兄弟还在身后,我得想办法让他活着出去,于是我张开双臂,回头对阿和说‘你快跑,这儿有我撑着!’,阿和就站在我身后,我们离得很近,或许是因为他没打手电光吧,整个人黑乎乎的,连脸都看不清。我见他一动不动,还以为他挺仗义,不肯丢下我,我这人虽然是个大老粗,当时有那么一刻心里还挺感动的,既然阿和不愿一个人走,那我拼了命也得把这假‘阿和’给弄了,就算他手里有枪又怎样,我和阿和可是两个人呐!”

    钻地龙大叔说到激动处忍不住又咳了一阵,咳出一口浓痰后继续道,“我用身体堵住了枪口,假‘阿和’吓得连连后退,嘴里喊着,‘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真的是阿和,我真的是阿和啊!’我却不信他的鬼话,一边夺枪一边叫着阿和,‘快,捅死他!’争抢的那会儿,我隐约见到阿和拔出了刀,磨磨唧唧地朝我们走来,我心里急呀,像憋着一团火,这个阿和,平日里快得像阵风,怎么今天变得跟个老婆娘一样?”

    “就在这夺枪的关口,面前的假‘阿和’突然把眼珠子瞪得老大,眼神直直穿过我向我身后看去,他张着嘴,一副被吓坏的样子,眼也不眨地朝着我脑袋开了一枪!当时,我以为自己要死了,这么近的距离,打不中那绝对是瞎子,我眼睁睁地看着子弹飞出枪口,嗖的一下贴着我的耳朵射向了身后,身后传来一阵闷响,我心一沉,遭了,阿和他……”

    “我转过身,看到身后站着一个人,这个人理应是我兄弟阿和,可是他的脸为什么这么怪呢?就像金耗子说的,那脸上的眉毛、眼睛、嘴巴都在笑,笑得渗人啊!我本想接住他,看到这情景也不太敢伸手了。”

    “这个笑得吓人的阿和眉心中了一枪,可是却一滴血也没流,这下我终于明白了,合着刚才一直跟我找人的是个邪祟!我一脚将他踢飞在地,忽然听到身后也传来一阵闷响,开枪的阿和飞了出去,摔在了黑子的尸体旁,他的眉心出现了一个弹孔,他刚才站的地方全是血和脑浆,真阿和与假阿和同时倒地,简直一模一样!看到阿和倒下后一动不动,我脑子就像被峰蜇了一样,嗡嗡地响个不停,过了不知道多久才反应过来,阿和他……他死了,他杀死了自己!”

    我转头对着金耗子,他读懂了我的眼神,承认道,“黑子的死,应该是因为我们,还记得我之前说的吗,穿山甲拆掉了泥人的胳膊,之后我们把泥人弄得稀巴烂,这跟黑子的死状一模一样。”

    “如果是这样……那就不是普通的傀儡术了!”我突然很想念郑伯,如果他在场一定能解释这是什么鬼法术,只可惜我和他正斗着气,谁也不愿搭理谁。

    “后来呢?”我问钻地龙。

    “后来……”他想了想,“后来我是被人拍醒的,醒来的时候,我差点红着眼把面前的人一枪蹦了!”

    “你见到了谁?”我想,既然金耗子和穿山甲一直在一起,而黑子和阿和也已经死了,他还能遇到谁呢?

    “壁虎尾巴。”

    我想起来了,还有一个胆子最小的壁虎尾巴没进墓呢!

    “当时我看到了壁虎尾巴的脸,他哭得鼻涕眼泪都出来了,身上抖得跟筛糠子一样,我想着不对劲啊,壁虎尾巴不是在外面吗?他胆子那么小,不可能进洞,所以,我把他当成了妖魔鬼怪,举起枪就抵在了他脑门上。”

    “壁虎尾巴吓得尿了裤子,他说‘哥,别开枪,我是尾巴啊,你不认得我了?’这让我想起了刚才的阿和,他一直对我说自己是真的阿和,我他妈的竟然没认出自己的兄弟!我看着壁虎尾巴,用我们的行话问‘邀角子学驴打滚,后面一句是什么?’,壁虎尾巴吓得磕磕巴巴说‘背篓子……过山岗岗’。听到他对出行话后,我抱着他好一阵子不肯松手,嘴里嚎着‘死了……阿和跟黑子都死了……’”

    “壁虎尾巴反问我说‘哥,你说谁死了?’我指着他骂道‘你眼瞎了吗?尸体不是……’这一说,我自己也愣住了,黑子跟阿和的尸体原本就在我身边,现在通通不见了,地上连滴血沫子都找不到,我到了一个新的甬道里!”

    “妈勒个巴子,老子下了那么多的穴,这么邪性的事还是第一次遇到,我拽着壁虎尾巴起来,想着赶紧逃离这鬼地方再说,没想到顺着绳子刚走了几步,手电就照到了一个眼涂红漆,长得像狗,六足四翼的神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