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石门上的春宫图

    更新时间:2016-08-27 19:08:11本章字数:2099字

    钻地龙在桌上沾着茶水,大致给我们画了一个他见到的怪异石像,怪兽的背上全是翅膀,确实挺吓人的。

    他说:“当时我第一眼看到它就觉得眼熟,可就是想不起在哪儿见过。还是壁虎尾巴记性好,他看到这玩意儿后就咋咋呼呼地叫了起来,‘这不是混沌吗?’我听着混沌,还以为是吃的,壁虎尾巴看我没听明白,接着说‘上古神兽混沌啊,还是个凶兽,这陈圆圆的墓真晦气,用什么不好,非要请个凶兽来做门卫。’。”

    “经他这么提醒,我倒是想了起来,这六足四翼的石像曾出现在一些青铜器上,样子虽然有些变化,但大体是一致的。传说中这混沌啊……像熊却没有爪子,有眼睛却看不见,有耳朵却听不见,能走却没法移动,但却是个通人性的凶兽。如果遇到高尚的人,混沌会大肆施暴;如果遇到恶人,混沌会听从恶人指挥,这么看来,由它守着墓室还真挺合适的,方便听恶鬼指挥啊。”

    钻地龙自嘲地笑了一下,吐出一口寒气,我总觉得他只要闭嘴一刻,胡子上就能结出冰碴子,“我终于明白外省人为什么要选择我们了,我们几个兄弟,在黔中的名声早就臭了,是一群只做坏事,专挖人祖坟的短命鬼,谁能比我们更作恶多端呢?所以,见到这混沌,我心里一点也不慌,我是恶人啊!”

    “眼看着绳子进了混沌背后的石门,我拽着壁虎尾巴,慢慢朝石门走近,石门上依稀刻了些东西,我没仔细看,一心只想着开了石门将血玉扔进去,再把金耗子和穿山甲叫出来走人。就这样,我来到了石门外,混沌就堵在路中央,我和壁虎尾巴分别在周围找开门的机关,找着找着,我突然摸到了一只爪子,爪子是壳状的,摸着不像石头,反而像真的指甲壳,可是又比指甲壳更硬、更厚,我吓得赶紧松手,心想,该不会又撞到什么脏东西了吧!”

    “我抬起头,正巧对上一双藏在黑毛下的眼睛,眼睛灰蒙蒙的,就像蒙了一层白纱,跟刚出生的小狗一个样,我当时慌了神,难道这混沌不只是石像,它是活的?怎么可能!我从裤兜里掏出了枪,一枪打爆了它的眼珠子,眼珠子发出阵玻璃脆响,我睁眼一瞧,哪有什么活物,这分明就是之前的石像,石像上的眼珠子是两颗黑中泛红的宝石珠子,被子弹一打就彻底碎了,当混沌的眼珠子变成碎片后,嘿!面前的石门居然动了……”

    我突然很想知道,钻地龙他们所遇到的宋墓,里面葬着的会不会就是我心中挂念的叶姐姐呢?

    “我和壁虎尾巴小心地进到门内,这墓室跟我们平时见过的有些不一样,刚进去就闻到了一股子香粉味,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黑乎乎的角落里飘出,‘你们是何人,为何要闯入我的府上?’,我一听,这墓里闹鬼啊,吓得我们撒腿就跑,在这跑的过程中,我身上的血玉盒子掉了出来,壁虎尾巴看到后,一脚踢进了门内,盒子进去后,石门就像开启时一样,无声地合上了!”

    “我们俩在门外的甬道上喝了点水,休息之后我感觉胆子又回来了,他奶奶的,不就是个女鬼吗?听声音还挺不错的,看来是个年轻的女鬼……如果她实在把我惹急了,我就掀开棺材把她给……”

    “咳咳……”我爹怪异地咳了一声。

    钻地龙看了我一眼,把接下来的话忍住了,“我也就是想一想,壮壮胆罢了!”

    那年我八岁,很难理解大人的世界,不知道我爹为啥要故意打断钻地龙的话,心中也有些抱怨。

    钻地龙接着说:“我们看到绳子在门内,这才想起金耗子和穿山甲还在墓室里,就这么把兄弟丢下,也太不讲义气了!所以,我和壁虎尾巴又来到了石门外,这龟孙胆子虽然小得像个娘们儿,但脑子却最好使,是我们这群人里读书最多,懂得最多的人,他躲在我身后,一手拽着我,一手举着刀,嘴里叼着一个手电,慢慢地靠近石门,这下我们终于看清了,这石门上居然刻着一个很风流的画面!”

    “画面中,有个女人赤身果体地斜躺在高台上,台子是一朵很复杂,看起来像漩涡一样的花台,女人的样子有些模糊不清了,但是身材嘛……确实是不错的。女人的花台下围着四个年轻体壮的男人,男人们用求偶的样子仰慕着她,这四个男人身下是一片北宋风格的亭台楼阁,每一间屋子都建在云端上,梁柱上顶着大大的斗拱,屋子与屋子间用石桥相连,哎哟那精细的呀!”说到这儿,钻地龙对着我说:“神童子,接下来你还是捂住耳朵吧,我怕……”

    我翻了个白眼,我可是出了名的顺风耳,就算堵上也能听个清楚明白,但迫于我爹的脸色,我还是乖乖堵住了耳朵做做样子,可是这一点也不影响我听到接下来的话。

    钻地龙的神情有些不自然,一惯大大捏捏的他好像很尴尬的样子,“那些个亭台楼阁上啊,满满当当的全是人,男男女女就跟下饺子一样挤在一起,是一幅万人狂欢的春宫图!”

    “爹,啥是春宫图啊?”

    臭烘烘的鞋底飞到了我脸上,火辣辣地疼着,“诶……你干嘛打我呢?”

    “叫你别听,你居然敢偷听!”

    “冤枉啊!是他声儿太大了,往我耳朵里钻。”

    “还敢顶嘴……我打死你!”

    “老张,你住手!”关键时刻总是我娘挺身而出,把我爹给拦住。

    钻地龙双手抱拳,“张大哥,对不住了,我……我跳过这段。”

    我爹这才消气,隔着桌子给了我一记警告的眼神。

    “看到石门上的雕刻,壁虎尾巴说到‘怪不得这里要用墓砖砌着甬道,果然是宋墓的风格,如果我没猜错,这墓室里一定布置得雕梁画栋,跟墓主人生前的屋子差不多。’,我没心思像他这样搞学术研究,我啊,就操心我这两个弟兄,不等壁虎尾巴继续,我拽着他再一次进了墓室,就算前方是狼是虎,我钻地龙也得去会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