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鸠占九凤归巢穴

    更新时间:2016-08-30 14:52:35本章字数:2462字

    钻地龙接着说:“我和壁虎尾巴走进了墓室里,被香气弄得鼻子痒痒,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才适应。”

    “这间墓室比刚才进来的那会儿更黑了,我们的手电光就像沉入了海底,射出不到半米就黑了。”

    “我记得那时,我走在前,一手拽着绳子,一手拿着枪,身后还带了个拖油瓶,为了缓和这吓死人的气氛,我跟壁虎尾巴聊了起来,问他,‘好好的,你怎么会突然进洞?’,壁虎尾巴拽着我皮带说‘哥,不是你叫我进来的吗?’,我细细回想了一遍进洞的过程,确定地说‘我没叫过你。’,他听到后整个人吓得往后缩了缩,‘哥,你确定没叫我?’,我被他的话给弄得心里没底,又仔细回想了一遍,‘我真没叫过!’。”

    “这下,壁虎尾巴说什么都不敢往里走了,‘哥啊,咱们这笔生意不做了,回去好吗?’,听见他哭,我他妈也想哭呀!现在血玉已经还回了墓里,要不是因为还有俩兄弟在里边,谁他妈想待在这鬼地方?”

    说到这儿,他的手开始不受控制地抖了起来,“好不容易,我才把壁虎尾巴给留下,这期间,我们一直在走着、走着……可就是走不到尽头!之前看到的墓室不过十平米,现在却好像走了几百米,越走下去呀……我们就越慌。”

    “说实在的,那一刻,我心里也打了退堂鼓,甚至想着金耗子和穿山甲很可能也跟阿和一样中了什么妖道,已经去阴间报道了,我们这样顺着绳子走,很可能会碰见两具尸体。可我心里却在较劲,都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就算见到他俩的尸体,大不了我留下来陪葬兄弟,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谁知,我顺着绳子走到尽头,碰到的不是他们,而是……”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着他揭开谜底,他停了下来,剧烈地咳了一阵,好像肺里也被一团黑雾笼罩着。

    “咳咳……”他捂着嘴巴,“是一个女人!”

    我娘给他倒了一杯热茶,他一饮而尽,“我摸到了一只手!是女人的手,手指又细又软,可皮肤却像冰一样寒冷。我吓坏了,用手电筒照向绳子,绳子上却什么也没有。我关了灯,手里再往移了一寸,嘿,那只手又出现了!”

    “我知道是碰到墓里的家伙了,想到这儿,我悄悄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个茶叶包,狠狠地向前砸去,眼前的迷雾一瞬间都散了,我的面前放着一口黑色大棺材,绳子进到了棺材里,棺材里传出一阵隐隐的怒声,‘摸了老娘,竟然还敢伤我!’,看来这应该是个女人的墓,听声音,这女人还挺年轻,看来死得不干净、不吉利,所以才会阴魂不散。”

    “听到棺材里有人说话,壁虎尾巴吓得当场又尿了一回裤子,我对着棺材头想也不想就开了两枪,震得耳朵都快聋了,等我们回过神后发现,他奶奶的,棺材盖上盘腿坐了一个女人,女人身材苗条,披着长发,背对着我们静静坐着,我胡乱在裤兜里抓了一把粉末,不知道是盐还是朱砂护在胸前,问,‘哪里来的妖怪?’,女人始终背对着我们一句话也没回,我接连问了三次她都一动不动,我心里恼了,刚才还说话吓人呢,现在怎么成哑巴了?”

    说到激动处,钻地龙有些手舞足蹈,“我可管不了这么多了,甭管她是人是鬼,遇到我那就是遇到了阎王爷!我悄悄走到她身后,将手里的粉末一把洒在她身上,原本以为她会有什么吓人的反应,没想到这女鬼她……她竟然哭了起来!”

    钻地龙喘了口气,“还是壁虎尾巴心细,他叫我先别动手,躲在我身后结结巴巴问了女鬼几句话,我们这才知道,原来这个胆子小,不愿说话的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陈圆圆!”

    我看着金耗子,“陈圆圆不是在你们那边吗?怎么会……”

    金耗子说:“这就是我说过的夺命双生冢!一脉双生,左右相连,穴脉同归,阴阳两全。”

    钻地龙点点头道,“这啊,还是壁虎尾巴瞧出来的,话说当时我们得知了女鬼是陈圆圆后,陈圆圆告诉我们,她当初老去后,吴家后人将她葬在了一处宝穴,此穴叫九凤归巢,是以马家寨附近的九头凤山为脉,在归巢的极阳之地中央觅得方寸间的及阴之地,此乃地气的囤聚之眼,可藏九头凤山之灵气,地底聚龙鳌河的水眼龙气,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宝穴。”

    “听陈圆圆说,女子要是葬在此地,可保尸身不腐,兴旺后世,家宅平安,且九代之后,吴家必定会出帝王之辈,所以,这就是为何她没有跟吴三桂同穴的原因,该地只能葬女,若是葬了男人,怕是要出大事。”

    “话说这陈圆圆去世后一直在墓中安睡,偶尔有亲人来上坟扫墓,她也会躲在坟冢里看一看后人,她算着时日,已经换了好几代人前来看望她了,按理说,离帝王之辈出世应该近了,可就在这时,一个女人突然出现,毁了她的九凤归巢宝穴!”

    我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一出!

    “陈圆圆说,这个女人就是她身下压着的女子,该女子是一只比她还要年长的老鬼,身上戾气极重,且就连陈圆圆也弄不明白,这个女鬼是怎么出现的,竟然将整个宋代墓室都搬到了她的墓穴里,跟她同处九凤归巢,在这块十平米的地方变成了九凤二巢,与她阴阳互生,不仅害她备受煎熬,也害得吴家因此失去了帝王之运。”

    听到这儿,我心里确定了七八分,钻地龙口中宋墓十有八九就是叶姐姐的墓吧!她之所以能凭空出现在陈圆圆的九凤归巢,定是因为跑马穴的缘故。

    “之后呢?”

    “之后……哦,之后她还告诉我们,之所以她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她想看着这只老鬼,不知道这只老鬼来到马家寨究竟想做什么,她害怕老鬼会害了吴家的后人,于是便离开自己的墓穴前来坐守宋墓。”

    我突然有些不高兴,叶姐姐是一个可怜人,可怜鬼,被负心汉困在跑马穴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些人还以小人之心怀疑叶姐姐,哼!

    “弄清了这一切后,我们便问她关于血玉的事,没想到她竟然不知道血玉!这下好了,他妈的我们终于明白是着了外省人的道儿了……”

    钻地龙把茶杯重重地砸在桌上,“当我醒来时发现,我和壁虎尾巴竟然坐在甬道里,刚才的墓室以及那些神神鬼鬼的家伙全都不见了,合着我们是刚才是打了个盹,在梦里进到了那间墓室,当时我的心有些乱,不知道刚才的一切究竟是梦还是真实的,甭管是真是假,我和壁虎尾巴现在还活着,那才是真的!”

    “我把壁虎尾巴叫醒,起来后用电筒照了照,刚才的混沌石像和春宫图大门竟然不见了,两边都是黑乎乎看不见底的甬道,我听着甬道左边传来一阵脚步声,赶紧把枪捡起来上膛,壁虎尾巴也拔出了刀,躲在我身后随时准备扑上去,我俩听着脚步声快速靠近,刚看清来人是金耗子和穿山甲,就听见他俩大喊,‘别看,快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