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血玉真神了!

    更新时间:2016-09-07 23:30:48本章字数:3616字

    “其实你们有没有想过……壁虎尾巴既然能背叛黑子跟阿和,也能背叛你们。”

    金耗子说:“是这个理,黑头蜈蚣也想到了。”

    “那为什么留着他?”

    “因为出来后遇到了变故,大哥被僰笏咬伤,我身上出现了这条黑线。”他顿了顿或许是想到了什么,没有接着往黑线处多言,“而壁虎尾巴则自杀了几次,每一次都伤得不清。”

    “所以你们觉得壁虎尾巴是因为害了兄弟愧疚而自杀?”

    他们点点头,“不是我们觉得,是黑头蜈蚣这么认为!我们俩也是刚刚才知道真相。”

    “看来,矛头全都对准了穿山甲。”我回想刚才的幻境,在一间狭小且肮脏的小手术室里,一位面容俊朗的男医生害死了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对了,穿山甲之前是不是学医的?”

    他俩对视一眼,一开始满眼都是惊奇,但很快就平复了,金耗子说:“看来这血玉真是神奇,竟能让你看到未曾见过的人。”

    我也大概明白了,刚才我所看到的一段段场景都是他们的真实过往,且都是他们不可告人的秘密。

    “因为穿山甲是学医的,所以,黑头蜈蚣怀疑他在装疯卖傻,据堂口的人说,穿山甲明面上虽是个花花公子,其实这些年来却很少碰女人,只有喝醉后才会跟女人玩玩,根本不可能像他说的那样,因为众多女人为他堕胎而疯。所以,黑头蜈蚣便怀疑起了穿山甲,将他绑了起来,关在了堂口的密室里。”

    “所以你们今天前来,并不是让我破玉,而是让我帮黑头蜈蚣找凶手?”我真的很不明白大人的世界,人死就死了吧!为什么一定要找到凶手呢?镇上的老人常说,善恶到头终有报,即是恶人,那便跑也跑不掉,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他又何苦纠缠于此呢?

    提起这事,钻地龙气得往河里扔了一块巴掌大的鹅卵石,“我们也是被骗了,那个黑头蜈蚣什么都瞒着我们,让我们找你解惑,你不愿意接受血玉后,我们便换了法子,将你先骗出来。”

    “如果我没看到那行字,你们怎么办?”

    钻地龙抠着后脑勺,“我……我就算抢也得把你抢过来!”

    这果然是钻地龙的办事方法,我接着问,“如果是我爹,或是别人看到这字前来,你怎么办?”

    “如果是你爹,大不了就把他绑了,我不信你不管你爹的死活,至于其他人嘛……”他一副深思的样子,“我就撞鬼吓跑他!”

    这个钻地龙,还真是一副顽劣的性子,比我还像个孩子。

    金耗子在一旁远远地着着,看我一个八岁小孩耍得钻地龙团团转,忍不住笑了起来,“神童子你就别逗我大哥了。”

    听到后,我也见好就收,“好吧!”我看着这两位大叔,“你们能告诉我刚才是怎么回事吗?我好像掉河里了,可又没什么印象。”

    他们俩你望望我,我看看你,谁都不愿开口,钻地龙怂恿着金耗子,“你说,我……我口舌不利索。”

    金耗子苦笑,“大哥,你平日里能说会道,怎么今晚舌头打结了?”

    钻地龙便双手环抱胸前,一副打死也不开口的阵势,金耗子没法子,只能低头对我道歉,“神童子,对不住了,刚才是我们把你按水里的,因为黑头蜈蚣说,你的血融入了血玉里,只有置之死地才能去到那个世界,才能帮我们驱邪治鬼。”

    我想着刚才那一身诡异的红装,还有浑身绑满的红绳和铃铛,心里就有些不舒服,“这是什么妖法?我第一次听说给人穿红挂彩、溺水断气的法术,你确定黑头蜈蚣不是想杀了我?”

    钻地龙坐在一旁小声地嘟囔着,“我就说很危险,他偏不听,非说要试试……”

    “嘿!大哥,你可真‘地道’啊!刚才是谁把他按水里的?”

    “我……”

    “行了行了,我这不是没死吗?”我想着这俩人,一个傻,一个怕死,听信了黑头蜈蚣的话也是理所当然,“我也没怪你们。”

    因为我在玉里看到了他们不堪回首的过去!

    钻地龙吃了毒蛤蟆的肉才得以活了下来,挖通盗洞逃出生天。

    金耗子亲手杀了自己的父亲,虽事出有因,但儿子杀老子,说到底是会遭天打雷劈的。

    而那位新认识的穿山甲,他害死了自己的女人、孩子,这份罪孽就算下十八层地狱也不为过。

    最后便是黑头蜈蚣……我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变成他,在那个世界里经历了他死前的一刻。不难想象,在他那身黑袍下面,很可能正裸露着一道道伤口,伤口里的血已经放空了,皮肉呈现出死人的铅灰色,皮肤、脂肪、肌肉、血管全都像春卷般翻出来,上面还有一两条蛆虫在蠕动。

    他死得有多惨,别人不知道,可我知道!

    此时此刻,我也想通了,甚至理解了黑头蜈蚣为什么不惜杀错人也得找出凶手,或许真像金耗子、钻地龙所言,他不仅是为了报仇,还为了兄弟们的安危,所以宁杀错不放过。

    “你们别光顾着难受,倒是说呀,把我按在水里后发生了什么?”

    金耗子这才松了口气,“后来我们发现你断了气,便把你拖回了岸边按压胸口,嘴对嘴吹气,忙活半天后发现你已经没有任何反应了,大哥便土法子将你倒吊在背上不停地抖、不停地抖……别说,这法子还真有些用处,抖了好一会儿后,你嘴里吐出了几口水,可是吐完后你又没气儿了。”

    钻地龙点点头,“我们什么法子都用过了,还是没办法救活你,之后我俩吵了起来,吵着吵着你就醒了,剩下的事你都知道了。”

    这么说来,从我陷入昏迷,再到溺水、复活,不过是很短的时间,可我怎么感觉像经历了好几场轮回呢?醒来后浑身疲惫得要命,哪儿都疼。

    “对了,你们刚才说黑头蜈蚣报仇去了,他是怎么知道真凶的?”

    提起这事,钻地龙双手拍着大腿,发出啪的一声响,“这事可真是奇了,还记得当时,你身上的铃铛晃得厉害,嘴里明明什么都没说,可黑头蜈蚣却从这铃铛声里听到了你见到的一切,临到你断气那会儿,黑头蜈蚣好像听出了凶手是谁,给我们撂下两句话后急匆匆地跑了,我俩当时被你吓惨了,还以为你死了,哪有心思理他?”

    我终于明白了黑头蜈蚣的作法,用我的眉心血,是希望能浸入血玉里,沟通血玉进入另一个世界。将我穿红衣、戴红绳和银铃,是为了给他传话的。

    看来,我在血玉里见到的一切都逃不过黑头蜈蚣的法眼!

    现在整件事都说明白了,我心里虽然有气,却因为真相的浮出而渐渐消散了怒气。

    “黑头蜈蚣的事倒是解了,可你们……”

    钻地龙将衣裳掀开,“我还正想告诉你呢,我肚子上的伤虽然没好,但那些恶心的粘液已经消失了。”

    金耗子也撩起上衣,“我的黑线浅了许多。”

    “难道是因为我?”

    他们点点头,“黑头蜈蚣临走前,跟我们每人各说了一段话。”

    钻地龙说:“黑头蜈蚣从铃声中听到了毒蛤蟆说……他不怨我。”

    金耗子沉着脸,“我爹说,无论我做了什么事,我永远都是他的儿子,唯一的儿子……”

    “因为两句话,你们的伤都好了?”

    钻地龙活动活动了身子,抡了轮胳膊,“好没好我不知道,但,我浑身都舒坦了。”

    金耗子虽然不愿承认,但我知道,他在杀死他爹后的每一个日日夜夜,恐怕都会受到梦魇的折磨。

    现如今,他爹原谅了他,他虽然介怀父亲对母亲的不忠,却也解开了杀父的心结。

    我喃喃自语,“血玉真的好神奇,竟能让你们不吃药,不受罪就解了这些魔咒。”

    钻地龙嘿嘿笑了起来,“可不是吗?话说回来还是神童子的功劳,你就是我们兄弟的再造父母,我们给你磕头……”

    “诶……使不得!”我一个小孩,哪里能承受年长者的跪拜?听说会折寿的。

    金耗子从怀里掏出了一沓毛爷爷,厚厚的毛爷爷被卷成了一团,用橡皮筋扎了起来,“神童子,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还请你……”

    我想到他们在我家留的那些钱都可以买下一整个杂货铺了,面前的钱我是万万不能要的,一方面,我觉得自己没这么大的功劳,另一则,我觉得他们的钱不干净!

    一群盗墓贼的钱,多多少少带着些晦气!

    金耗子见我不接,跟钻地龙低声商量了一下,从怀里掏了一个泥哨送给我,泥哨以黑色颜料为底,五彩涂料绘制而成,是个拇指大的小玩意儿,看着像蛇却有些出入。

    “这是什么东西?”

    钻地龙将泥哨塞到我怀里,“这可是好东西!你若是以后遇到麻烦,来省城甲秀楼附近的八方茶馆亮出它,我们定会第一时间赶来,就算是天大的事也帮你摆平。”

    我将泥哨放在掌心端详着,这或许又是某种上古神兽吧!难道是四不像的亲戚?

    “这个好,这可比钱好多了!”我放在嘴边刚准备吹响,金耗子就弹了一颗石子将泥哨打飞在地,“神童子,这东西可不能乱吹。”

    “为啥?”

    “你一吹,我们堂口的八音钟就会响,大家会以为出了大事,到时全都会往小林镇赶。”

    “这么厉害?”

    “是啊,所以它不是谁都能拿到的!这个哨子,世间只有三个……”

    “这么珍贵啊……”我收下了他们的厚礼,见天色已晚后,我们熄灭了篝火堆,一步一步往小林镇走去。

    “你说,黑头蜈蚣报了仇之后会怎么样?”

    金耗子沉默了,钻地龙脸上写满了悲伤,“我也不知道,或许……或许会去阴间报到吧!今后没了黑头蜈蚣,我们这群人也就群龙无首了,这营生怕是也做不了了。”

    我想也没想便说:“不做了好啊!”说完后我立马后悔了,这不是打人脸吗?嫌弃他们是盗墓的。

    钻地龙刚准备弹我脑崩儿,迫于金耗子的眼色而收手,“你小子,以后有本事别来求我们这群土夫子。”

    “放心吧,我狗娃天生命大,不求人。”

    “你……”钻地龙被我气得脑袋冒烟,“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有他们的护送,这一路倒也相安无事,自从进入血玉的世界又出来后,我明显地感觉到钻地龙和金耗子身上的寒气退了,跟他们相处也越发地融洽,甚至还有心情逗逗钻地龙解解闷。

    就在我们走到小林镇边上的菜田时,突然听到镇上敲锣打鼓,冷清的街道满是晃动的人影,见状,我心道不好,小林镇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