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鬼脚拐子赵

    更新时间:2016-09-08 22:58:00本章字数:3385字

    “狗娃……狗娃……”镇上的人不停地叫着我的名字,我后背一抽,坏菜了!爹娘肯定发现我不见了!

    我的小脑袋里琢磨着待会怎么跟爹娘解释,看到金耗子和钻地龙一左一右,就像俩守护神跟在两旁,我头都大了,“两位大叔,你们……”我用手指比划着走开的手势,钻地龙生气道,“嘿,你这小子!嫌我们跟在身边丢人了是不?”

    这个钻地龙,脑子怎么比猪还笨,这不是丢不丢人的问题。

    “我爹不想见到你们,你们还是走吧。”

    钻地龙刚想发飙却被金耗子拦住了,“大哥,既然神童子已经平安到达,我们也该走了,打扰他这么久,是我们失礼了。”

    这个金耗子,表面上看起来文质彬彬的,说话也颇为有礼,但我知道,他可是个比钻地龙更不好惹的人物,做起狠事来连亲爹也不放过。

    难得他这位杀人魔王这么客气,我连忙说到,“钻地龙大叔可是拿枪指过我爹的,我爹铁定不待见你们,要是被他看到我们仨在一起,回去后我铁定挨一顿打。”

    钻地龙像抓住了我某个把柄,大笑,“神童子还会挨打啊!我以为像你这号人物,镇上的人都得把你供起来。”

    我白了他一眼,“免了吧,我还不想那么早死。”

    金耗子双手抱拳,“神童子,既然你不方便,那我们就此别过。”

    我也学着他抱拳,却怎么都学不了他们那混江湖的气势,“好,两位再见。”

    钻地龙轻轻拍着我的肩,“把哨子留好,以后爷来救你的命。”

    我朝他做了个鬼脸,这人就不能盼我点好的?

    “走了。”

    我目送着他们远去,直到他们消失在黑夜中,这才回过神来,全镇的人还在找我呢!

    憋足了一口气,我像风儿一样跑到了九曲蜈蚣街上,迎面见到我的人纷纷叫着,“找到了,找到了……狗娃回来了!”

    福子从林镇长家寻声儿跑了过来,“你个狗屁孩子,大晚上的去哪儿野了?”

    我不好意思地挠着后脑勺,“去河边游水了。”

    大家看着我身上湿漉漉的,也都信了这话,福子伸长脖子望着我身后,“小猪呢?”

    “小猪?”我傻眼了,“他、他、他……已经回家了吧!”我恨不得拍自己一耳光,怎么把小猪给忘了呢?刚才在牌坊被黑头蜈蚣掳走时,他还站在墙根处撒尿呢,以他的性子,黑灯瞎火的,出来后见不到我,应该会吓得跑回米铺,不可能乱走。

    福子还没开口,王老板就从米铺的小巷子钻了出来,话说这王小猪跟他爹王永贵真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或许是他家不缺粮把,父子俩都长得白白胖胖的。

    按理说胖子应该很讨喜,给人憨厚老实之感,可这俩父子,小眼睛里总透着一股子精明。

    王永贵或是听到大家说我回来了,拖着满身肥膘一路狂奔,到我面前时汗水已浸湿了衣衫,他看着我,眼神往周围扫视了一圈,“狗娃,小猪呢?”

    我心里有些发慌,“小猪他……他没回来?”

    王永贵急红了眼,“现在都十一点了,整个小林镇翻了个遍也没找到他,你俩究竟去哪儿了?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

    我为难得要命,该怎么说呢?难不成跟王老板说我被人掳走了,穿上了一身红衣,被红绳绑了一身,还被人按在水里断了气又活了过来?

    “我……我不知道!”

    他双手锢着我的肩,将我当门板来回摇动,“怎么可能不知道?你们不是最要好吗?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我越想越不对劲,依我对小猪的了解,他绝不会大晚上乱逛,这个点还不归家……只能说明他发生了意外!

    我被自己的猜想给吓哭了,现在怎么办?小猪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可是跟着我出来的,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该怎么办呢?

    “我记得跟他分开时是在牌坊处。”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实话实说了。

    “牌坊?你们去牌坊做什么?”福子问。

    “我们原本在外面玩泥巴,突然见到有人鬼鬼祟祟的就跟着他到了牌坊处,后来那人走了,我们觉得他只是过路的便没有再理。”

    “人?鬼鬼祟祟?”王老板浑身的肥肉都在抖,“你们太胡闹了!看到陌生人怎么能跟上去呢?”

    “我们……我们悄悄跟的,离得远。”

    福子说:“王老板别急,这人兴许只是路过的,狗娃,你别怕,接着说后面发生的事。”

    既然说了第一个谎,我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了,“之后,我说天要立秋了,立秋后水就凉了,趁现在天还热着,我们再下河游一次。”

    听热闹的人忍不住念叨起来,“这孩子胆儿太大了,竟然敢在晚上下河,不怕水鬼啊!”

    “怕啥,人家是神童子,有神护着呢!”

    “那倒也是。”

    王永贵兴许是怕儿子丢河里了,吓得嘴都紫了。

    我结结巴巴地说:“然后……然后小猪他胆小,他……他不敢下河,于是我就一个人去了河边。”

    听到他儿子没下水,王永贵松了口气,“就是说,你和小猪是在牌坊分开的?”

    我点点头,“临走前,小猪在牌坊边上的屋子旁撒了泡尿。”

    王永贵抢过福子手里的电筒,疯了似的朝牌坊处跑去……

    我也跟了过去,跑到墙边时还能闻到一股子尿骚味,听到响动,这家屋子里的老人开了条门缝,见到是乡亲们才缓缓将木门开启。

    老人问,“发生了什么事?大半夜鸡飞狗跳的。”

    福子上前打招呼,“赵大爷,不好意思打扰您清梦了,我们在找人呢!”

    这位赵大爷我好像没怎么见过,他一脸的刻薄相,颧骨高高,老脸长得跟鞋拔子似的,一看就不是好人。

    赵大爷不自然地咳了两声,“你们找谁啊。”

    王永贵冲到人堆前,“赵大爷,您还记得我吗?”

    赵大爷打量了他一番,突然笑眯眯地说:“认得认得,今年过年你还送了我两袋大米呢!不像有的人,吃着国家的皇粮,却不为百姓做事,让我们这种孤寡老人过得连狗都不如。”

    福子脸上有些挂不住,“赵大爷,我不是跟您赔礼道歉了吗?今年县政府发的油量给您弄错了,后来补上了不是?您可真记仇。”

    赵大爷哼哼两声,对福子没有任何好脸色,反而对王永贵很和善,“王老板,你找谁啊?”

    “找我儿子,赵大爷,您见过我儿子吗?这么高个儿,白白胖胖的,脑袋圆圆的剃了个光头。”

    我接嘴道,“他穿一件白背心,深蓝色运动裤。”

    老头想了想,眯着眼睛嘴里念念有词,王老板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您好好想想,别急,慢慢想。”

    我耳朵灵,不巧听到了老人嘴里的碎碎念,真有些倒胃口,“大爷,您要说就说大声点,不就是想让王老板给你送几袋米吗?人命关天,你要是耽搁了,别说米,连个屁都得不到,若是你帮王大叔找到小猪,他自然懂得感谢你。”

    赵大爷听到我这一吆喝,脸上瞬间挂不住了,“哪家的野孩子,有爹生没娘养的,嘴里胡诌什么?”

    “我哪有胡说!”

    “狗娃!”王永贵喝了我一声,“少说两句吧!”

    我心里委屈,敢情只能他们着急,我就不能着急吗?

    虽然不被理解,但所幸的是,赵大爷听了我的话后很快就提供了线索,“你说那胖小子啊……哦,我有印象!他八点左右在我家门前鬼鬼祟祟的,嘴里跟喊魂一样叫着谁的名字,被我给赶跑了!”

    “什么?”王永贵抓着他的手,“他朝哪儿跑了?”

    赵大爷指了指大榕树的方向,王永贵对他千恩万谢,并承诺这事了了之后送他三袋大米,赵大爷心满意足地合上了门,临走前透过门缝,那死鱼般的眼珠子狠狠瞪了瞪我。

    我也不示弱,朝他扬起了下巴。

    我们一行人又接着往大榕树的方向赶去,一路上我担心得发慌,只能找福子转移一下注意力,“福子叔,刚才那老头是谁啊,干啥的?我好像没见过。”

    福子正闲得无聊,“他啊,他是我们镇上的一怪人,俗称鬼脚拐子赵,早年是个瘸腿,也就是我们土话喊的拐子,多年前他到邻镇喝酒,喝醉了走进坟林里,那条瘸腿踩破了一道棺材,被一截死人骨头戳了脚底,之后,那瘸腿便莫名的好了。”

    “还有那么神的事?”

    “那是!最怪的不是他的瘸腿好了,而是他腿好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休了老婆,赶走了孩子,自己一个人住在这老屋子里,常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有晚上店铺快打烊时才出来采买东西,所以被人称做鬼脚拐子赵。”

    原本我只觉得那老人面相不好,心思狡诈,且跟郑伯一样爱贪便宜,可现在听福子这么一说,他好像很可疑,直觉告诉我,小猪的失踪跟他有关。

    “福子叔,我怀疑小猪并不是被吓跑,而是在他屋里。”

    福子对这个老头也明显没有任何好感,“你是说,他掳了小猪,然后骗了我们?”

    我点点头,“要不要告诉王大叔?”

    福子做了个止住的手势,“先别,如果真是他掳了小猪,铁定会藏起来,我们这么多人过去就算把他打死,他或许也不会认,弄不好像电视上演的,撕票了怎么办?”

    “福子叔,什么是撕票?饭票吗?”

    “不是饭票,撕票是指把小猪给杀了!”

    听到杀这个字,我差点没忍住又给吓哭了,这一路上我都不敢瞎想,小猪是我在镇上最交心的朋友,他要是死了,且还是因为我而死,我就算赔上十条命也弥补不了小猪和他的家人。

    “现在怎么办呢?” 我带着哭腔,眼泪在眼眶子里打转。

    福子说:“我们俩悄悄回去爬墙头看看,如果见到小猪,以我的功夫制服那赵老头就跟捏馒头似的。”

    他说得在理,且正中我下怀,“那好,我们先去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