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百鬼迎亲

    更新时间:2016-09-09 23:14:15本章字数:3393字

    我和福子悄悄从人群里退了出来,沿路返回了拐子赵家,没想到刚来到牌坊下,远远地就看到拐子赵家的大门开了条缝儿,一盏大红灯笼出现在了夜色中,灯笼里的火光随风闪烁,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别走,有人!”我拉住福子,远远地看着一道干巴巴的身影从门缝里钻了出来。

    福子隐约也瞧见了灯笼,“大晚上的,赵大爷去哪儿?”

    “不知道……难道跟小猪有关?”

    我俩在黑暗中对视一眼,他刚想上前就被我拦住了,“别出去,再走就没地方躲了,别那个什么……打草……打草惊蛇!”

    “也是!”他躲在我身后,“狗娃你眼神好,快看看他朝哪儿走。”

    我应了一声,眯着眼睛盯着红灯笼照亮的巴掌地,巴掌地随着拐子赵不断地移动着,朝着我们的方向来了。

    这个拐子赵实在太可疑了,刚才见到他时我就觉得他有些不对劲,听到有人丢了孩子竟一点惊讶的神情也没表露,反而盘算着要多少大米才肯说出线索,都说相由心生,我觉得这话一点也不假,他的面相看着就是个阴险狡诈之人。

    看着看着,突然,一阵阴风吹过,拐子赵手里的红灯笼晃了晃,我立马从牌坊后探出了头,那个人……那人不是小猪吗?

    “福子哥,小猪找着了。”还没说完我就冲了出去。

    “好你个老头,竟然敢拐带我兄弟!”我几乎没费多少力就跑到他身边,福子也发了狠地赶来,可速度却比我慢了一半,“哪儿呢哪儿呢?”

    拐子赵被我吓了一跳,手里的灯笼啪的一声落在了地上,烛火烧上了灯笼纸,在我面前燃起了一个小火团,看来他压根就没想到我和福子会折返。

    我指着他身侧,“小猪明明就在这儿,你为什么骗我们,你……”我话没说完就卡在了喉咙里。

    这时福子也赶到了,气喘吁吁地捂着肚子,“小猪?哪儿有小猪?那个……那个赵大爷,狗娃这孩子夜里眼花了,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地上的火焰燃烧得很快,就像除夕夜放的眼花,一瞬间将小林镇照得亮如白昼,但很快便黯淡下来。借着这道短暂的光芒,我看到了小猪,也看清了小猪,他……他怎么变成了这样?

    拐子赵没有理会福子,而是阴沉沉地对我说:“镇上的人都说你很特别,现在看来,这话还真没说错。”

    福子看着他,又看看我,“你们……”

    我走到王小猪身边,用手轻轻拽了拽他,却抓住了一团空气,明面上,眼前的小猪除了身体有些透明之外,跟平日的小猪没啥区别,可实际……

    我忍不住蒙上左眼,在右眼里看到了一个穿白背心、深蓝色裤子的小猪,就跟刚刚见面时一个样。

    我不安地垂下手,单用左眼去瞧,面前除了福子和拐子赵,哪儿还有别人?

    “小猪他怎么了?”我心里冒出一个不祥的预感,难道他……他死了?

    不,不可能!小猪怎么会死呢?

    可如果他活着,我的左眼怎会瞧不见他?

    为了确定这是不是真的,我扯着福子,“福子叔,小猪找到了,我们找到了,你看呀!”

    福子将手背放在我的额头上,“该不是烧着了?竟说胡话。”

    “你认真瞧瞧,小猪就在这儿啊,你看不到吗?”

    “狗娃,你该不是……见鬼了吧?”

    我的眼泪簌簌地落了下来,虽然很不愿承认,但福子的话还是点醒了我,没错,我见鬼了,看到了小猪的鬼魂,看到了我好兄弟的魂魄!

    没想到见到自己亲近的人变成鬼魂竟然会这么难过,就像我拼了命地抓住一团空气,到头来却什么也抓不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去。

    “小猪……小猪你说话啊,我是狗娃……”

    从我见到他时开始,小猪一直都处于呆滞的状态,无论我们说什么他都一副两眼无光,虚望远方的神情,但当我提到我是狗娃时,他的眼神微微晃动了一下。

    拐子李见状后,食指中指对着他的眼珠子一点,他又被定住了,“还好,差点就被你坏事了。”

    “坏事?小猪他怎么了?是不是你害了了他?你到底想做什么?”

    拐子李不屑地哼了哼,“我害他?要不是我,别说魂了,你们连他的一根毛儿都寻不到。”

    我一听,敢情是我冤枉了拐子赵?难道事实不是我想的那样?

    福子虽然什么都看不到,但却像躲避瘟神般远离了王小猪的位置,“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拐子赵气得边叹气边摇头,“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们了。”

    我守在小猪身边,生怕一个不留神他就消失了,“赵大爷,这究竟怎么回事?”

    “你们跟我来……”他把小猪的魂魄引回了屋子里,刚进院,我就感觉浑身不舒服,这院里的阴气可不比坟地差,不知道他里面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穿过院子,拐子赵将我们带到他的里屋门前,掏出钥匙开了锁,当陈旧的木门嘎吱一声开启,我和福子都被吓了一跳,简简单单的破屋里面怎么堆了这么多纸人、纸房子、纸船、纸马……且各个都做得栩栩如生。

    看样子,福子也是第一次进到里屋,吓得他脸色发青,下巴直哆嗦,“赵大爷,您平日里喜欢做纸扎啊……”

    拐子赵翻了个白眼,“不然呢?你以为我靠什么吃的?去偷?去抢吗?”

    这么一来便对上了,拐子赵孤家寡人一个,平日里深居简出,只在深夜里出来采买点东西,原因竟是整天躲在家里扎纸,怪不得这么神秘。

    看到了他的手艺后,我对他的态度改观了不少,至少他不是个游手好闲,只知道领救济粮的蛀虫。

    拐子赵将我们领到里屋最深的一间睡房内,点燃了一盏莲花状的煤油灯,我看着这灯眼熟,想了一会儿发现,这不是郑伯的灯吗?

    他对我们说:“小地方,随便坐,我安顿好这胖小子再来跟你们说道。”

    我和福子坐在了一条长椅上,拐子赵走到他作画的木桌旁,手执一支毛笔,笔尖沾了点朱砂,轻轻点在了小猪的头上,小猪就像被石化了一般,老老实实地站着,比老师罚站还要听话。

    弄完后,拐子赵提了跟长凳坐在我们对面,“你们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我们摇摇头。

    他说:“今日的日子很凶啊,正当危星,危星就是危月燕星,老祖宗的万年历里写着呢,危星不可造高楼,自遭刑吊见血光,三年孩儿遭水厄,后生出外不还乡,埋葬若还逢此日,周年百日卧高床, 三年五载一悲伤,开门放水到官堂。”

    “赵大爷,您还懂黄历呢!”

    他特别不屑地斜着眼睛,“干我们这行的,天天都要看着老黄历,不像你们,老祖宗的宝贝一样没学到。”

    “是是是……”

    我等不及了,看着角落里的小猪,我急得就像屁股坐上了热锅,随时都想跳起来,“赵大爷,你就别卖关子了。”

    他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兴许还记仇呢!

    “行了,催催催……催命啊!我这不是正说着吗?”他清了清嗓子,“今晚我在屋里干活儿,突然听到门外有人在喊魂,叫着狗娃……狗娃……我当时就想,谁家孩子大半夜的不归家,跑来我门外乱叫,不知道今天日子很凶吗?”

    “当时我也没理会,管他谁家孩子,反正跟我没关系,于是我接着干活儿,就在这时,我听到义庄的方向出现了一阵敲锣打鼓唢呐声,这声儿啊吹的虽是喜乐,可听着却带着股怪味儿,喜乐被人故意放慢了速度,听起来就跟哀乐一样,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我还在恍神呢,谁家大半夜地吹吹打打办喜事?莫不是操办冥婚?刚想呢,我的手就被竹条子扎出了血,这干活儿见红可不是什么好兆头,看来今晚是有什么脏东西要从小林镇路过了,我还是早点熄灯,以免冲了煞气。”

    “我吹了灯,钻进了被子里,刚闭上眼就想到门外还站着一傻小子叫魂儿呢,不知道孩子走了没有,如果没走的话,直面撞上这群脏东西,恐怕会凶多吉少。于是啊,我又从被子里钻了出来,提着郑伯送我的莲花宝灯去到门前,刚从门缝往外看着,就看到一群人披麻戴孝,手里举着红得似血的大红灯笼,一路上吹吹打打,抬着顶红花轿从牌坊处路过,那些人啊一个个面带喜色,涂着红胭脂、画着大红唇,但脸色却白得像我扎的纸人,邪性得要命。”

    “我隔着门缝数了数,这支迎亲队伍大概有一百多人,仔细一瞧,这些人可不是走的,都是飘的,他们压根就没有腿!”

    说到这儿,福子已经坐不住了,“赵大爷,您没吓唬我吧!”

    “我吓你干啥?”

    “我……我胆子小,待会还得走夜路呢?我怕……”

    拐子赵指了指我,“有他在你身边,什么妖魔鬼怪敢招惹你们?”

    福子一把抱住了我,“狗娃,待会你可千万别乱跑,得等着我。”

    “行!”

    拐子赵接着说下去,“按理说,一般人是看不到这些脏东西的,可门外站的偏偏是个孩子,你们也知道,孩子的天灵盖没长全,容易见到妖魔鬼怪,这些鬼怪也跟人一样,你不招惹它,它也不会随意招惹你,就算遇到鬼亲队伍,人顶多会被煞气冲撞生场大病,找郑伯收收惊就好了,可这个孩子啊,一点也不聪明,见到这些鬼气森森的人不仅没躲起来,竟然还主动招手,愣是把俩穿粉色小夹袄、扎丸子头的女鬼给招来了!”

    “当时啊,我躲在门里,不知道怎么办,鬼我见多了,这阵仗的百鬼过路我还是第一次瞧见,瞧一眼双腿就哆嗦,哪儿敢开门啊!就在我想着要不要出门多管闲事时,这小胖子竟然跟鬼搭上了话,他问女鬼,‘你们有没有见到一个小孩儿,这么高个儿,瘦瘦的,脸长得像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