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鬼宴席

    更新时间:2016-09-20 21:30:41本章字数:3139字

    “鬼……鬼……”我闷着头往屋外跑,郑伯在我身后喝了一声,“拦住他。”我便撞到了一团冷冰冰、硬邦邦像棺材板子的东西。

    抬头一看,方才请我进屋的纸人小厮正挡在门前,嘴上挂着一抹毫无热度的笑容。

    郑伯的半截身子跟风一样,从屋子里吹到了大门前,他或是怕吓着我,赶紧转过身侧对着我。

    “我就知道……你这屁大的胆子,准会吓跑。”

    我不敢看他,一双手胡乱地抵挡着,“郑伯,您生前我可没少帮你,虽然……虽然我们后来怄了气,但我……”

    我吓得双腿发软,就连说话也不利索了,说了半天后发现郑伯没反应便试着微微睁开双眼,睁开后,郑伯早已没了踪影。

    “郑伯人呢?”我问纸人,纸人缓慢的、嘎吱作响地扭过身,用手指了指门外,“老爷,客人出去了。”

    见到他这样我气不打一处来,“你口口声声叫我老爷,听的却是外人的话,你……”

    小厮白如纸浆的的脸始终保持着怪异的笑,“老爷息怒,请乘轿出行!”

    他又变成了低眉顺眼的模样伫在一旁,双手放于丹田处,门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队人马,前方有两名带刀侍卫开道,侍卫的脸生得一模一样,全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浓眉大眼,长着络腮胡子,一个个虎背熊腰的,腰间别着一把大马刀。

    侍卫身后放着一顶蓝色缎面的轿子,轿子顶跟玲珑塔尖一般闪闪发光,轿檐四周挂着四个金色镂空花纹的小球,小球分别挂着一道流苏挂坠,不难想象它们随风摆动的漂亮模样。

    轿子前后各站着一小厮,小厮同样带着瓜皮帽,不过却穿着干粗活的窄口衣裤,看样子应该是轿夫吧!在轿身的左右两侧,立着俩十几岁的大姐姐,大姐姐梳着丸子头,头上扎着粉带,身上着粉衣,手里拿着一方白色手绢,规规矩矩地朝我行礼,“老爷请上轿!”

    我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我这么小,叫老爷合适吗?

    管他合适不合适,此刻,我心里倍感激动,这不就是电视上演的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出行吗?有护卫、有轿夫还有丫鬟……没想到我张狗娃还能享受这般待遇。

    门边的小厮做出一个请的姿势,“老爷,乘轿可比走快多了。”

    我转念一想,他说得没错啊!郑伯只有两只脚……不,是一只脚在路上飘,我这可是两人抬轿赶路,既能追人又不费力气,多好!

    “那行吧!我……我上轿了,你们可抬稳了,我……我怕晕。”

    “小的遵命。”

    前方的轿夫压低了轿子,我一脚跨入轿内,左侧的丫鬟姐姐帮我拉下门帘,眯着眼睛朝我笑了笑,我问:“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她答,“奴婢叫小红。”

    我又问,“那位姐姐呢?”

    “她叫小艳。”

    小艳催促道,“咱们该启程了。”

    我掀开右侧的方形小帘,“小艳姐姐,咱们这是去哪儿啊?”

    轿子已经启程了,出乎我意料,这轿子平稳得就跟坐平地一般,若不是发现周围的景在向后走,压根感觉不到任何变化。

    小艳比小红冷漠得多,抿着嘴,一幅爱答不理的样子,“柳管家没告诉老爷?”

    “柳管家?”我突然明白过来,和着门前那低眉顺眼的是管家啊,“不是去追郑伯吗?我怎么觉得越走越不对劲……”

    小艳动了一侧嘴角,皮笑肉不笑,“追什么人?老爷莫不是糊涂了吧,咱们这是去侯老爷府。”

    “侯老爷府?”我瞪着她,真有些莫名其妙,我们不是去追郑伯吗?

    小红的声音从轿子的另一边传来,“老爷你听,今个儿地府最热闹的就是侯老爷府!”

    我又转向小红那边,撩起布帘,“侯老爷是干啥的?他府上怎么了?”

    “您还不知道吧,侯老爷是我们这里最凶的一只老鬼,好像隋朝就待在这儿了,听说他啊……生前长得丑,家里又穷,所以娶不到媳妇,在世时就是个吃人肉的家伙,在地狱里耗了不知道多少年,出来后就一直想讨个鬼媳妇,天天去阎罗殿告状,一开始阎罗老爷还理会,介绍了不知多少女鬼给他,可侯老爷呢,自个儿长得丑却还嫌人女鬼不漂亮,左挑右捡的,弄得阎王老爷和判官老爷都烦了。”

    “这个侯老爷真有意思。”看来是个有追求的鬼。

    “可不是吗?”小红接着说:“愿意嫁的鬼他看不上,他看上的女鬼,人家又不待见他,现在的地府啊不比从前了,婚嫁都得讲个自愿,哪像以前……管你愿不愿意,嫁不嫁都是阎罗老爷的一句话。”

    我还真没想到,现如今连这地府也变得人性化了,我看着两旁飞速闪过的古街,街上熙熙攘攘全是鬼魂,倒也不觉得害怕,反而还有些热闹。

    虽然我很想融入这热闹中,很想去侯老爷府看看这位上千岁的老鬼到底有多丑,也想看看新娘子究竟是瞎了眼还是猪油蒙了心,居然会嫁他,但心里却无时无刻地记挂着郑伯和小猪,一个跟着迎百鬼亲队伍走丢了,一个入了地府只剩下半截身子,想来想去,哪一方都容不得耽搁。

    眼下我只能做出选择,以我的猜想,地府今日就这一件喜事,如果拐子赵没骗我,小猪是跟着百鬼迎亲队伍失踪了,那他极有可能参加了侯老爷的喜宴,当然,这只是有可能。

    而郑伯……我不知道他去了哪儿,但从刚才,他听到我想去凑热闹,寻找小猪的反应便不难看出,他不希望我接近这里,所以,他不会前来。

    我听着那阵如哀乐般的唢呐声越来越近,心里纠结万分,如果我去了喜宴,就意味着我将放弃寻找郑伯,可如果寻找郑伯,我……

    我心乱如麻,坐在轿子里发呆,两方都是我极其重要的人,该怎么办呢?

    没等我想出个子丑寅卯,突然间,轿子落地了,我的身体如羽毛般飘了起来,又轻盈如尘地落下,小红掀开门帘,“老爷,侯老爷府到了。”

    得!已经没得选了。

    我整了整衣裳,发现自己穿得还不如抬轿的小厮,身上只有一件小背心和四角裤衩,走在这里就跟个异类似的。

    从轿子里钻出时,地府的天色已经黑透了,不同于阳世间的夜晚,阴间的夜黑得就像一张大嘴,能吞噬一切。

    周围开始起风了,风呼呼地吹着,吹得侯老爷府门前的白灯笼摇摇晃晃。

    我站在门前就跟傻子一样,不知道该做什么,该说什么,对黄泥巴垒成的高墙内院充满了好奇。

    一个男人戴着一道面具,面具画着一只黑面鬼刹的脸,后面瞪着两只黄豆大的眼珠子,他身着红色的喜服,胸前挂了一朵黑色的大花,看到我,他先是一愣,不由得念叨,“生魂?”

    小红手绢一挥,我鼻头钻进了些花粉,刚想打喷嚏便发生浑身已不能动弹,两只小腿不受控制地走上前去,张嘴便说:“侯老爷,恭喜恭喜。”

    侯老爷嘿嘿一笑,“张老爷,谢谢您大驾光临,您这面子给得太足,我老侯记下了。”

    我中规中矩地朝他行了个礼,作揖后被他请进了院子里,院子里一片黑白色的装饰,布帘和白灯笼上贴着黑色的喜字,大厅中央摆着许多的元宝蜡烛,正中放着一口大鼎,鼎里燃着一柱高香,引得不少小鬼凑在周围拼了命地吸。

    而我呢,我被他安排在了正中的圆桌边上,侯老爷摸了摸面具,“张老爷,请入座吧!别介意我戴着面具,我呀,怕吓着你们。”

    我的嘴不受控制道,“您言重了,您是英雄气概,不拘小节。”

    “嘿嘿……”他的笑声令我起鸡皮疙瘩,“张老爷真会说话。”

    我坐下后,侯老爷又去招呼别的客人了,小红和小艳站在我身后,周围坐着满满当当的鬼魂,看模样有不少上了年纪的老鬼,也有一些着装和现代没区别的新鬼。

    因为都是来喝喜酒的,这些鬼魂的造型都不算吓人,大家都收拾打扮了一番,除了脸色惨白,两眼无光,裙摆空荡之外,远远看去跟活人没什么区别。

    我坐在比冰还冷的椅子上,斜眼对着小红,小红调皮地朝我眨眨眼说:“老爷别生气,奴婢是怕您不懂规矩,冲了喜宴,所以才……”

    而小艳则站在一旁沉默地对着周围的鬼魂,好几次有鬼魂想接近我,都被小艳给瞪走了。

    我现在被小红定在了椅子上,不能说话,不能动弹,就连口渴想喝杯水都不行,看着看着,我眼角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个人跟一堆小鬼混在一起,正趴在地上捧着半根白蜡烛,一口、一口地啃进嘴里。

    他已经吃了大半根蜡烛,咬甘蔗似的不停地啃着蜡烛,先啃甘蔗皮,再啃甘蔗肉,进了嘴里还得不停地咀嚼,不停地吸着糖水,吃得津津有味。

    看到后,我本能地发出了啊啊声,希望能引起小猪的注意,可王小猪却像疯了似的,只顾着跟别人抢蜡烛,丝毫没有抬头看过我,他吃着吃着,突然,门口响起了一声号角,就像战士们开战前的号声一般,沉重而冗长,院里的鬼魂全都不说话了,因为这道号声停下了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