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地府抢钱

    更新时间:2016-10-12 16:15:04本章字数:2296字

    地府一下子变得安静起来,空旷、迷雾、阴冷的空间被无限放大,我们沿着黄泉路一路逆行,跑了很久很久,可周围的景色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漫天的黄土,如埋入腐尸的挥发体,不远处的河面上已没有了波涛,河的对岸究竟藏着什么?我在黄沙的弥漫下什么也看不到。

    我跟着郑伯仅存的手臂,与形形色色的鬼魂擦肩而过,它们全都朝着我们的反方向走去,那里有一座奈何桥,据说桥上有一位孟婆,她手里的汤药能让人忘记前世。

    看到它们,突然想起一个故事,故事的主题叫轮回,人、畜或如蚂蚁、苍蝇都逃不过轮回二字,今生与你纠缠不清的那人,或许在前世、前前一世、千世万世就已经与你纠缠一起,宝剑斩不断相思,新生解不了仇怨,来生继续。

    我想着,她呢?屠涂呢?

    一个影子从我的心底冒出,我瞧着路过的每一张脸,不知会不会从这里看到这双怨毒的眼。

    “在我看来,有时人间更像地狱,地府只是人间的倒影,可谓地狱倾覆着地狱。”郑伯说:“呵……想来,就这么消失了也挺好,至少不用再轮回了。”

    “郑伯。”我喘着粗气,用最生气的语气叫着他,我不想听他说这些胡话,还有一只手臂在我面前,谁说他死定了,“还有多远?”

    “我也不知道。”郑伯莫约是跑着的,我的脚步也飞快,他像背书一般念叨起来,“我记得《山海经》里提到过,‘沧海之中有度朔之山 ,上有大桃木,其屈蟠三千里,其枝间东北曰鬼门,万鬼所出入也。’在阳世,鬼门通常出现于东北方,可是在阴间……”

    他想了好一会儿后说:“看来得靠你了。”

    “我?怎么做?”

    “你给我说说,阳世是什么?”

    我背着小猪一路狂奔,这会儿脑子已不够用了,“我哪儿知道阳世是什么。”

    “告诉我你的感觉。”

    我回忆这八年来生活的世界,“有光、有热、有爹有娘、有开心快乐、有……”

    郑伯突然停了下来,“那就找找看,哪里有光、哪里有热、哪里有希望。”

    我环顾四周,最终摇了摇头,“我看不到,这里的雾太大,太冷。”话刚说完,我便被身边的一只无头鬼吸引了注意力,这个人死得真惨啊,他是被人一刀切断了脖子,脖子上连着筋脉,像腐尸中爬出的蛆虫。

    看到他,我本能地觉得反胃和痛苦,而他呢?他却丝毫没有痛苦的神情,左手托着断掉的脑袋,右手微微向前伸去,好像在对人说着:“等等我……”

    没有痛苦、充满希望的方向……我转身,顺着他们前进的方向望去,那儿好像是……奈何桥的方向!

    郑伯似猜到了的我心思,“狗娃,你在想什么,别去!老子不准你去。”

    在地府,不管是孤魂野鬼还是地狱恶鬼都有着同一个希望:轮回!

    我只是一个生魂,误入地府才小片刻便敌不过这里的阴冷,恨不得双手撕开这昏暗的迷雾,找到一条出路逃出去,更何况是在这里历经了生死的鬼魂呢?

    “我想,整个地府就那里才能找到生门。”现在,郑伯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来不及细想,拽着郑伯就朝来时的方向跑去。

    按理说郑伯是个大人,我是个小孩,我理应拽不动他,可现在,郑伯的手就像一截毫无力气的莲藕,被我拽着往奈何桥靠近。

    郑伯的声音随着风在飘,“狗娃,停下来!你想干什么,别去……”

    我两腿飞快,也不管郑伯在那儿骂娘,小猪趴在我背上对着郑伯傻笑,“手,手……”

    郑伯的手又短了一截,此时只剩手肘了。

    “郑伯你撑住,我……”时间莫约是快到了,我发现身边的鬼魂轻微地动了一下,这些动作很细微,眼神不好的我差点没见着,恰好身边站着个穿红衣的女鬼姐姐,她的红衣飘了一下,我才发现了不对劲。

    我的心一瞬间慌了,想到郑伯的话,待会地府的鬼差出动,我们就跑不了了。

    身后传来一阵铁链声,不是一根而是好几根,铁链声在空旷的地府里显得异常刺耳。

    郑伯压着嗓子低吼,“马勒戈壁的,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是鬼差?”

    “废话!老子差不多要烟消云散了,倒是你……”

    我死死抓着他,“郑伯你不能死,你死了我怎么办?”

    他冷笑两声,“现在知道怕了?刚才是谁胆子那么大,还嚷着过奈何桥……”

    “我不想过奈何桥,是你说的,要找一个有光、有希望的地方,我逛了一大圈,发现地府里所有的鬼魂都想去奈何桥,所以我才……”

    “你蠢啊,他们是鬼魂想着投胎,你也想去投胎吗?”

    就在我们吵嘴时,小猪在我背上傻笑着说:“牛……”

    我顿时屏住了呼吸,这哪是牛啊,这分明就是传说中的牛头马面。

    我和郑伯都安静了,“郑伯,我该往哪儿跑?”

    郑伯生气地说:“跑?你跑得过鬼差吗?”

    “要不我回元神宫吧!”我记得那里是三不管地界。

    “来不及了,还没等你跑到候老鬼门前,咱们早就被抓了,不,确切地说是你被抓,我灰飞烟灭。”

    我把小猪放了下来,此刻已经没心思顾忌其他了,“那怎么办?”

    郑伯看了看周围慢慢恢复的鬼魂,“看到他们的钱袋了吗?”

    我扫了一眼,周围的鬼魂身上都带着钱,有些土大款的钱太多,荷包已经装不下了,干脆用麻绳串起了铜钱别在腰上。

    “你想干嘛。”

    “听过这句话没,有钱能使鬼推磨。”

    我灵光一闪,郑伯真不愧是郑伯,这么损的法子也想得到,可转念一想,我很快就担心起来,“鬼差不吃这套呢?”

    “呵!”他冷笑一声,“我跟地府打交道多年,就没见过不爱钱的鬼差,到是这些鬼魂……若是待会动起来,估计得咬死你。”

    “看来横也是死竖也是死,我还不如找个地方躲起来,跟你一样消失得了。”

    “你呀,现在也只能躲忘川河里了,可你一下去就再也上不来了,生生世世都得泡在阴冷的河里。”

    现在走也不是,躲也不是,“那你说我究竟该怎么办?”

    “抢钱!贿赂鬼差是唯一的办法。”

    “可这些鬼……”

    “鬼能有鬼差可怕吗?”

    这么一想也对,郑伯是不会害我的,眼下只有放手一搏了,“行!我抢。”

    说做就做,不仅我挨个儿地抢夺鬼魂的钱袋子,就连傻傻呆呆的小猪也跟着我动手,郑伯虽然只剩一只手了,但也利索地顺了不少银子。

    我把钱袋挂在胳膊上,沉甸甸挂了近上百个,郑伯发现鬼魂们开始慢慢苏醒,便拽着我朝鬼差跑去,“赶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