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天葬台缺席的鬼魂

    更新时间:2016-11-05 07:35:49本章字数:3191字

    我换上了保安制服,回头一瞧,秦海这小子,竟然给自己穿上了一身灰色的西装,正人模狗样地照着镜子。

    “你别说啊,真是人靠衣装,换了身衣服感觉我就成了大老板。”他回过头,露出一口大黑牙。

    “就你这副德行,披上龙袍也不像太子。”

    “诶,怎么说话呢?”他还规规矩矩地打了个风骚的红色领带。

    我跟他挤着照镜子,“你他妈为啥给自己穿那么好?给我就穿个破制服?”

    “你天生英俊潇洒,我粗人一个,哪儿比得上你啊,我当然得把自己倒腾好些,希望女鬼姐姐能看上我,来个春宵一梦。”

    “我看你最终定是牡丹花下死。”

    “就算做了鬼,我海爷照样能找几女鬼风流。”

    我俩互怼习惯了,你一句我一句,完全没注意身后的小白脸,嬉笑了一阵后,忽然听到洪望发出一声吼,“啊!”

    “咋了?”我奔到他身边,他指着屏幕,“你看十一楼办公走廊。”

    我们把十一楼的画面切换到最大,在一条笔直的,安安静静的走廊上,两边都是房门,每一间房门上都挂着牌子,写的都是什么总经理、副总经理、主管等职务。

    我从摄像头的方向,顺着走廊一直往里面望去,就在走廊的尽头,也就是那间标着‘杂物’的房门上,我看到一只血红的手!

    微微闭上右眼,在我的左眼里,只能隐约看到杂物间的房门锁被扭动了,并轻轻推开,果然,常人的世界里是看不到那只手的。

    “是……是鬼吗?”洪望第一次帮手,看样子被吓到了,整个人缩在电脑椅上,活像个小鹌鹑。

    “是鬼。”

    “偶买噶!这个世上真的有鬼,太刺激了!”洪望一边害怕,一边掏出手机对着屏幕拍拍拍,我看着他,“你干嘛?”

    “我发朋友圈啊,我好多朋友都很喜欢神秘事件。”

    “放下!”我很少这么严肃地与人说话,他吓到了,“狗哥,为什么不能拍?”

    秦海过来解释道,“你家狗哥不是不让你拍,是不让你发朋友圈。”

    他看我一眼,我点点头,秦海继续道,“你想啊,张老板花那么多钱请我们来捉鬼是为了什么?”

    洪望想了半天终于明白了,“是为了租楼。”

    “对了!他这十一楼今年已经走了四家公司了,都是这鬼给闹的,现在九江都传遍了,没人敢来这层租房子。张老板当初请咱们时说过,希望这事低调处理,低调你懂吗?”

    “哦,我懂了。”洪望悻悻地收起了手机。

    “走吧,再磨蹭下去,你怎么春宵一梦?”我拉开了保安室的房门,回头对着一脸渴望的洪望,“你哪儿也不用去,就在这儿待着,有什么情况就用对讲机叫我,会用对讲机吗?”

    “会用,海哥刚才教我了。”

    “那行,别睡觉啊。”

    “我知道了。”

    我和秦海关上了房门,就在离开的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出风口的空调异常地冷,还有一滴冰水滴在了我的脖子上,我抬头望去,对着黑漆漆的百叶口,在那里,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

    “走啊,发什么春/梦呢?”秦海明明自己胆小,却强撑着一副壮士慷慨赴义的样子,到头来还得想方设法把我推到前面。

    我大大咧咧地走到电梯口按下按钮,我张狗娃什么没见过,这些年黄河里的老鬼头头,嘉峪关的千万阴兵,还有那西安古城里大街小巷遇到的鬼怪多了去了,我在这些地方待了不少时日,后来因为北方太干,日子过得太糙,我赚了几笔钱后就回了南方,第一站就是落户九江,要说九江哪儿好,这儿有庐山和鄱阳湖啊,不怕你笑话,我就是冲着玩儿来的。

    谁想到,我刚花了一百八买到了庐山的套票,秦海这厮就到处吹牛,给我接了这单case,让我想玩也玩不了了。

    要说这衰人秦海怎么认识的,他还是好几年前我从死人里给扒出来的,此事说来话称……

    当年我去西藏玩,那会儿才十几岁,从雅安搭着进藏的货车去到了拉萨,在布达拉宫外面拍了几张合影后,又搭乘另一个师傅的车去了色达附近山坳里,在那里观看秃鹫吃人腐肉。

    还记得当天,色达的天气非常不好,乌云蔽日,天沉得就像压在了我的头顶上,四周传来一阵阵腐臭味,令一些前来旅游的游客忍不住狂吐起来。

    我站在一个挂着死人头皮和头发的经幡前面,冷冷地看着天上盘旋的秃鹫,心想着,我爹娘会不会也是被这玩儿给吃了?所以连根毛都不剩?

    不,应该不是它们,因为它们嘴下的尸体也不是什么都不剩,至少还剩有骨头……就在我对面有一座小佛塔,里面堆满了密密麻麻上百个骷髅头,都是前人剩下的。

    在那座小门里,我看到了上百个鬼魂挤在狭小的塔内,正对着我龇牙咧嘴。

    原来接受天葬的人,并不一定都能获得解脱。

    恍惚间,几具尸体被人抬到了天葬台上,我数了数,一共有七具,但很奇怪,七具尸体里只有六个鬼魂站在自己的尸体旁,还有一个血肉模糊的男人身边没有鬼魂,这让我非常好奇。

    他的灵魂去哪儿了?

    喇嘛们开始诵经,藏人们在天葬台边烧香,我还在犹豫,还在思考时,突然间,天黑了!密密麻麻的秃鹫就像加足了马力的战斗机,笔直地朝着地上的尸体冲来,它们浑身乌黑,如死神的外衣令人胆寒。

    在来之前,我听开车的师傅说,秃鹫在几分钟内就可以把一个血肉之躯啃成骨架,相当地恐怖,如今亲眼看到,师傅完全没有夸张。

    这时,我突然打了个寒颤,如狗一般的耳朵动了动,我听见秃鹫群里发出了一阵极其虚弱的哀嚎,似一个垂死的人发出了断气前的呼声,“啊……”

    我心里冒出一个念想,那个没有鬼魂的人……难道……他还活着?

    当时,我已经没有时间思考了,秃鹫在几分钟内就能把人啃食干净,等我再多想想,这个人甭管死活,几分钟后就只剩一堆白骨了。

    我当时就像疯了一般冲进了秃鹫群里,将鸟群赶走,乌黑的鸟儿狂乱地飞舞着,我的身上被抓了好几道口子,终于,鸟群飞走了,周围的喇嘛和藏人气愤朝我跑来,游客们都看呆了,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一彻头彻尾的疯子。

    当时,地上的尸体已经被啃食了一大半,有些人内脏已经空了,有一个老人的肠子被秃鹫叼出了一半,被我吓跑后,肠子掉了半截在地上,那场面我敢保证,有生之年见了第一次就不想再看见第二次。

    我强忍着恶心,强忍着恶臭,从一堆烂肉里将一个人形扒拉了出来,这个人原本就血肉模糊,被秃鹫当成死人咬了几口后,他似感觉到了疼,嗷嗷地哼了起来,可哼归哼,他的身体却一直都动不了,看样子是受了重伤。

    我大呼着这里还有一个活人,待喇嘛和藏人赶来后,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按理说,送到这儿的尸体都放置了好几天了,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还活着,在秃鹫的撕咬和刺激下竟然又醒了过来。

    之后,秦海就被送到了附近的医疗所,搭乘军队的飞机去到了成都进行救治,这才捡回了一条小命,现在,他的肚子上还留有几道疤痕,就是在那时留下的,听说,若是我晚一分钟赶走秃鹫,秦海就救不回来了。

    当秦海苏醒后,他听说天葬台的事,便死活要找到我这位救命恩人,找到后他请我吃了一顿海鲜大餐,席间告诉我,他是一个背包客,当时沿着公路骑车来到色达附近时,突然发现天空的云彩好美,美得就像唐卡里菩萨背后的祥云,于是,他把车停在了弯道边,走到了拐弯处的悬崖边上,张开双臂如雄鹰般高呼,“神奇的藏地啊,海爷我来了,让我尽情地拥抱你吧……”

    这话还没说完,他就被一辆大卡车给撞飞进了云层里,也算是实现了愿望,用自己的肉身飞跃百米,拥抱了一次大地。

    出车祸后,货车司机逃逸了,他落在了山崖下,是被一个藏民发现的,发现时他,他浑身上下血肉模糊,身体已经凉了,藏民见他可怜,便把他带到了天葬台,这才被我恰巧给遇上了,世上的事就是这么巧,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当然了,我也不想跟个粗壮男人有什么缘分。

    后来我们就搭伙在一起玩,一个是四海为家的背包客,一个是无家可归的流浪儿,我们俩走过了很多地方,而他也渐渐了解了我的秘密。

    原本我以为他会害怕,甚至会把我当做异类,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对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且还拉着我用这个能力挣钱,这些年我们合作挣了不少,足以在二三线城市买两套房了,可我们还是一直漂着,不知道得漂到什么时候。

    话又扯远了,还是回到现实吧,此刻,我和他正站在电梯里,安静地看着电梯徐徐上升,我按住对讲机,“一切正常。”

    洪望回答:“我这里也一切正常,那只鬼好像还在十一楼,正一间间地开门。”

    “我知道了,很快就到。”

    叮的一声,电梯缓缓地门开了,当门开启的一瞬间,一股比冷冻库还要寒的气息从脚底蔓延开来,隐约间,我听到一个女人柔媚地笑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