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民国鬼美人

    更新时间:2016-11-10 12:29:27本章字数:2792字

    “狗哥,咋不对劲呢?”

    看来不止是我一人觉得不对劲,连普通人都察觉到了。

    当电梯门缓缓开启的那一刹,一股如舞台上的干冰浓雾涌进了小小的电梯里,如梦如幻,却透着刺骨的寒。

    白雾中,就在我们正前方几步之遥,一个女人发出了几声妖媚的笑,那声音又尖又细,如发丝撩过我的耳廓,令人心颤。

    接着,我闻到了一股很浓、很浓的香粉味,这种味道跟平日里闻到的香水味不同,我还记得最近一次闻到它是在一位李老奶奶身上,就是这股味!

    当时我问她,“奶奶,你用的什么牌子的花露水,这么香。”

    李奶奶说:“花露水那玩意儿能用吗?我这是双蝶玉香粉,老牌子了,从我妈妈一直到我都用着呢!在我们那年代,女人身上没有香,就跟没穿衣裳一样,出不了门。”

    原来这李奶奶从小时起就这么讲究了,旧社会的生活还真是‘多姿多彩’啊,“那得多少年的事了,这香粉还在产吗?”

    “早就不产了。”

    “那您怎么还……”

    “我手上有配方啊,厂子倒闭前,我花钱把他们的配方买了。”

    “看样子您还真是独爱这一家啊,您没想过重新用这配方做个品牌?”

    李奶奶一边笑一边摇头,“这东西啊,太费料太费时间,算了吧,还是让我这老太婆自己用吧……”

    而现在,我又闻到了这股子熟悉味道,应该就是李奶奶身上那种双蝶玉香粉,只不过味道更浓烈些。

    “你闻到了吗?好香啊……”秦海说着说着,就想寻着香味出去,被我一手给拉住了,我捂着口鼻道,“别闻了,这味道有问题。”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就算我捂着口鼻,气味依然顺着我手掌的缝隙,一点、一点地溜进了鼻腔里。

    我拿起对讲机,“洪望、洪望,十一楼什么情况?”

    滋滋滋……

    对讲机里只有电流声。

    看来,我们的磁场受到了影响,手里的对讲机已经没用了。

    “狗哥,现在怎么办?”秦海吓得腿都抖了,看样子随时都能尿出来。

    “现在知道怕了?当初是谁张着嘴到处吹牛,说我专解决别人不能解决的怪事,说我是天师下凡?”

    “狗哥,我错了,我……我不知道这儿这么凶。”

    “得了,后悔也晚了,现在只有硬着头皮进去了。”我试探着迈出了腿,把他挡在身后,“跟紧点,别乱跑。”

    “诶。”

    迷雾,在一片白茫茫的迷雾中,不断传来女人的轻笑,嘻嘻嘻……嘿嘿嘿……似带着调皮,我张开双手,一只手拿着手电,一只手拿着抹了朱砂的匕首,慢慢探索,摸到了一堵冰凉的墙壁。

    顺着墙走,转过一道转角,前面的雾散了,一道金黄的木门就在墙的尽头,门上镶嵌着五彩的琉璃玻璃,屋子里的光透过玻璃在眼前绚成一道道柔美的彩虹,在彩虹的背后,似有人影闪动,我们刚来到门前,门就咯吱一声推开了……

    两个穿马甲、打领结的门童站在门内,“官爷请,先生请。”

    官爷?我俩对视一眼,瞬间就明白了,敢情这俩小孩把我这身保安服当警服了。我摸了摸腰带上的电棍,感觉还真有点像老电影里作威作福的警察。

    秦海小声问,“这是什么情况?”

    我用鼻子嗅了嗅,周围很热闹,人来人往,却没有一丝人气,“我们进幻境了。”

    “幻境?有危险不?”

    “危险是一定有的,但我看来,这只鬼并不是存心害人,如果它有心弄死我们,刚才在迷雾里早就下手了。”

    “说的也是。”

    我跟他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站也不是,我凑到他耳边,“你知道幻境最厉害的是什么吗?”

    “是什么?”

    “它会让人迷失。”这个道理郑伯没教过我,是我在生活里摸爬滚打摸索出来的,“所以,不论接下来发生什么,你都要记住,你叫秦海,你不能迷失自己。”

    “嗨,放心吧,只要它们不变出鬼脸吓我,我特么绝不会掉链子,我……”

    “别说了,有人来了。”

    我们面前迎面走来了一个近三十岁的女人,女人有着一张椭圆形的脸,波浪卷的黑发中分至脑后盘起,弯眉小眼,嘴角含笑,脸颊上扑着两片红胭脂,就像老上海画报里走出的女郎。

    女人的身材略微丰满,前凸后翘,走起路来别有一番软绵绵的姿态,她穿着一身紫色的、丝绒材质的旗袍,上面绣着大朵大朵的暗玫瑰色牡丹花,牡丹的藤蔓在她的身上蔓延开来,柳腰轻轻一扭,尽显女人的妩媚和高贵。

    她走到我们面前,小手抚上了我的腰带,“官爷,您可好久没来了。”

    我看着她一脸谄媚,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心头突突跳了一下,“我……我近日忙。”

    “忙什么呢?我可是听说蒋委员长和夫人上庐山避暑去了。”

    蒋委员长?夫人?

    秦海凑我耳边,“蒋介石和宋美龄。”

    “哦……对对对,是上去了,这不才有空来这儿吗?”我笑得别提有多假了,“你叫什么名字呢?”

    话没说完,忽觉腰部传来一痛,她嗔怪道,“这么快就把人家忘了,你个没良心的。”

    哪儿是哪儿啊,我现在特别想问,大姐,咱俩之前见过吗?我跟你很熟吗?可情况不允许,如果在幻境中撕破脸,我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那个……我这不是忙忘了吗?”

    看女人一直贴在我身上磨叽,我向秦海求救,秦海一幅嫌弃的样子从包里掏了两张毛爷爷给她,“美人先收下,别生气。”

    女人拿着钱,脸上的神情跟吃了苍蝇似的,“这是什么?”

    “钱啊。”

    “先生,你逗我呢?”

    秦海和我突然想到,那个年代用的钱跟现在的当然不一样了,我赶紧救场,“你还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外面都用新币了。”

    她疑惑地看着我,目光变得冰冷起来。

    秦海眼珠子一转,我就知道他要开始忽悠人了,“你们这些女人,天天灯红酒绿的,两耳不闻窗外事,现在外面的天已经变了,那个……那个老汪的政府已经确立了,要跟老蒋对抗到底,这个老蒋呢,他没办法,只能跟八路合作了,现在和老毛的关系好得不得了,俩人在庐山上避暑、游泳呢!不过吧,这老蒋身子骨不行,他下水那顶多算泡澡,老毛都顺着庐琴湖游了三圈,老蒋还在原地泡着呢,笑得宋美龄下巴都歪了。这不为了表示诚意,老蒋决定在重庆、湖北、江西这边推行新币,看到了吧,头像都是用老毛的。”

    还别说,吹牛皮的功夫我只服秦海,怪不得别人都说就怕流氓有文化呢,这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女人端详着这钱,还是有些犹豫,但态度已经软化了。

    我把头上的帽子取下来夹在腋下,“这钱还是第一批呢,咱们局里先得了就拿出来使,很快啊,你们就得去银行换钱了。”

    “真的吗?”

    “那当然,我是警察,能骗你吗?”

    秦海偷偷朝我竖了个大拇指。

    女人将钱收下了,脸上又恢复了笑容,“好,我飘飘就原谅你一次。”

    “飘飘?你叫飘飘?”

    她点了点头,将脸埋进了我的怀里,“爷,咱们里面去。”

    “好。”

    秦海跟在我身边,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我呢我呢?你也来抱抱我吧!”

    飘飘不屑地给了他一记白眼,回头叫了一声,“小莲,快来陪陪这位先生。”

    我回头,看到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姑娘怯生生地入了秦海的怀里,姑娘身穿一袭蓝白相间的长款旗袍,复古的立领上挂着一串珍珠项链,她身材高挑,腰肢纤细,就像柳条般弱不禁风,被秦海搂在怀里就跟小鸟儿似的。

    秦海笑呵呵的,手已经不老实地放在了姑娘的屁股上,女孩始终把头埋着,小手绢一挥,“讨厌!”带着些娇羞,惹得秦海哈哈大笑。

    两人相互搂着朝我们走来,我看着小莲走路的姿势有些怪异,感觉太过僵硬,总之怪怪的。就在经过狭长的走廊时,不知哪里来的妖风掀起了小莲的长发,稀疏的发丝间露出了一直血红色的眼睛,正呆滞地看着我,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