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色字当头

    更新时间:2016-11-13 21:57:27本章字数:2290字

    我冷不防地吓了一跳,“海爷!”

    秦海也被我吓得一哆嗦,“毛病,叫什么叫,吓死大爷我了。”

    “她……”我正说着,小莲便将头抬了起来,似笑非笑地看着我,那眼神似乎在警告,又或者是挑衅,让我开不了口。

    “她?她咋了?”秦海托起小莲的下巴,这女人的脸比纸还要白,眼睛不算大,细细的眯成一条线,那眼珠子就在细缝里盯着我,眼珠子里的瞳孔是散的。

    我朝秦海挤眉弄眼,可他却色迷心窍,怎么看都觉得怀中的美人顺眼,更不会往深了想,或许,他完全忘了我们是来干嘛的了。

    “那个……我想跟你换个姑娘。”我总觉得这个小莲看着不是善茬,与其让秦海栽在她手里,不如让我会会。

    “哟呵,狗哥,不带这样的,人家小莲是我的人,你已经有飘飘姑娘了,哪能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我就这样,你管得着吗?”

    秦海不敢跟我死磕,便没再接话,这边,飘飘不乐意了,倚在我胸前上下其手,“这位爷,是不是飘飘惹您不高兴了,别介啊!”

    我忽觉下身某处一哆嗦,小鸟儿不受控制地颤了一下,“诶,别乱摸。”

    飘飘轻笑一声,“人家哪有。”

    “哪有?你把手放好。”

    她悻悻地收回手,“行,就知道你害羞。”

    秦海这老色鬼,看到飘飘的放浪举动眼珠子都直了,恨不得被人调戏的是他,他看了一眼小莲,口水都要流了下来,可小莲呢?就像块木头般伫着。

    他的眼神由火热变得索然无味,“罢了,你想换就换吧,我觉得飘飘姑娘更适合我,热情,奔放!”

    飘飘讪笑,“讨厌。”

    秦海怕飘飘不同意,补了一句,“你海爷的功夫可厉害了,修炼了十几年,不是我瞎吹,咱们进去比划比划,你就知道了。”

    飘飘依旧对我目光紧锁,秦海急了,“别看狗哥了,他啊,就是个雏儿。”

    “雏儿?”飘飘和小莲对视一眼,温柔地捂嘴一笑,飘飘道,“那正好,我最适合伺候新人了。”

    “别啊,我也是雏儿,你也教教我呗。”秦海还一直耍无赖,最后,飘飘拿他没办法,只得将小莲塞到我的怀里,“爷,既然你看上了小莲,那我就陪这位爷去了,你可别怪我。”

    “不怪不怪。”看着他俩相拥离去,“等等,你们去哪儿?”

    秦海不耐烦道,“这你就别管了。”

    他现在是色字当头,连命都可以不要,可我不能看他白白去送死,“等会。”

    我跑到他身边,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叠毛爷爷,在背光处偷偷画了一道符,这道符我之前没少见郑伯画过,在画的过程中,还得在心里念咒:神符启灵,众神护佑,籍以安宁,降魔伏邪。

    念完后,符咒也刚好一笔完成,我朝掌心吐了三口阳气,卷入了钞票里,塞给了他,“如果遇到危险,就把钱摊开。”

    秦海却一点也不在意,“行了,春宵一刻值千金,要有危险也是她。”

    “你知道她是什么吗?”

    “管她是鬼还是妖,只要不现形吓我就成,这么香艳、热辣的女鬼,我死了也值。”

    我冷笑一声,“呵,希望真能如你所愿,你若真死了,这世界就少了个祸害,你若半死不活,我才懒得管你。”

    他呸了一句,揣着钱,屁颠屁颠地跟飘飘进了一间名为九霄阁的雅间,我摇摇头,不知道秦海这次是乐上九霄,还是命丧九泉了。

    他们进屋后,小莲推开了九霄阁旁边的雅间,我一瞧,此名为玉女峰。

    “爷,请进。”

    我离她有两步距离,进入后,发现里面的装修为中式风格,四周和床罩全都是粉嫩的紫色,颇有梦幻的感觉。

    进门后左边有一个软榻,就像东北的大炕,上面放这一张小方桌,桌上摆着一支翡翠烟斗和旧社会才能见到的福寿膏,还有两碟小菜,一壶清酒,清酒旁放了一竹篮,小莲将盖子掀开,竹篮里盛着一篮子小龙虾。

    小莲将我请到了软榻上,蹲下身准备替我脱鞋,我赶紧将脚一缩,“别,我不习惯别人碰我的脚。”

    她倒不像飘飘那么自以为是,知道什么时候点到即止,见我真的不喜欢,便坐到了我的身前,想替我解开纽扣。

    “你想干什么?”我吓得往后躲,小莲就越发地扑上来,半个胸脯压在了我的肚子上,“爷,我伺候你呀。”

    “你去那边,我不要你伺候。”

    小莲的手僵在半空,慢慢地倒爬着下了榻,走到方桌另一边,坐下后挖了一小勺福寿膏进烟斗里,放在火苗上熏烤,一边烤一边轻轻地吸着。

    她的姿态很优美,比电视上那些现学着演戏的明星熟练多了,看样子经常伺候别人,而我却没有心思欣赏她优雅的姿态,满脑子都是那发丝间的红眼睛。

    过了一会儿,她将烟管递给了我,见我没兴趣,她自己抽了一口,“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走吧。”

    周围的灯灭了,冷风一吹,紫色的帐子变成了血液干涸的铁红色。整个房间,只有面前的一处火苗,突突地跳着。

    “你终于现形了。”我的手一直藏在身后,手里攥着我下午写好的符咒,符咒很简单,是我在地摊上买了一本道家符咒现学的,贵就贵在上面沾了朱砂和我的血,对付一般的鬼没有问题。

    令我没想到的是,小莲既没有扑过来,也没有消失去,只是冷冷地斜倚在榻上,一口接一口的抽,“你走吧,趁她还没有心思找你。”

    “她?是谁?”

    发丝间,那双红色的眼睛正在流血,她看着我,眼珠子里没有任何影子。

    “飘飘。”

    “什么?飘飘?那我兄弟……”

    话音未落,隔壁房间就传来了秦海的惨叫,“啊……”

    我一个转身就跳下了床,刚想开门,小莲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眼前,我与她只有半根手指的距离,吓得我接连退了几步。

    “你想干嘛!”

    “听着,你不能过去,要走,你只能走另一边。”小莲堵着门,愣是不让我出去。

    墙的另一边,传来秦海杀猪般地叫声,“狗哥……救命啊……狗哥……”

    我上前两步,对上的是小莲那只红色的眼睛,她的手悬在胸前,红色的指甲一根一根就像尖刀一般,“你不能去,去了就是送死。”

    “走开!”我知道小莲不想我去送死,怪不得……怪不得刚才她会在我面前显像,为了就是让我们走,可惜当时我没能领会她的意思,还以为她是一只厉鬼,阴差阳错让我兄弟进了虎穴。

    见我死活都要出去,小莲也不再劝我,而是凶相毕露,“如果你真要一意孤行,还不如死在我手里!”说完,她的头朝我飞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