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 小莲的幻境

    更新时间:2016-11-19 16:17:57本章字数:2182字

    看着小莲的头像一个木偶娃娃般脱离躯体,我愣住几秒,想躲开已经来不及了。

    我的右手条件反射地摸到了裤兜里,那里有几道符纸,是我来之前提前准备的,如果连符纸都不管用,我就只能咬破中指用纯阳之血对付她了,如果真到了那一步,小莲恐怕就没有机会轮回了。

    我看着她的头越来越近,披散的长发低垂在空中,一张脸上布满了青色的毛细血管,她的眼睛又变成了血红色,红得滴血,看样子,如果我再不掏出符咒,她就要撞上来了。

    可是,我却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这几秒的时间太漫长了,明明我们只有几步之遥的距离,为什么她的头飞了这么久都没有到跟前呢?

    我的手死死拽着符咒,不知道该掏还是不该掏。

    掏!只要伸手就能贴在她的额头上,她立刻就会化为一道烟尘,消失在天地间,由此,三界再无小莲。

    不掏!那我就等死吧,等着小莲的头撞上来,杀了我,我和秦海到地府继续做好兄弟,继续轮回,我张口笑这一生就这么窝囊地过去了。

    不……不是这样的,我的结局不应该是这样,因为我有预感,我不会死!

    我始终记得,这位面露凶相的小莲,并不是什么恶鬼,她能对我全盘托出飘飘的诡计,能放我离开,这足以说明,她是个好人……不,应该说是个好鬼,既然她不想送死,为什么突然就改变主意呢?唯一的可能就是……幻境!

    当我再次睁开眼,小莲的头,案桌上的烛火,玉烟杆的烟都停滞了,画面就像卡壳的电影,只有我一个人站在原地,对着近在咫尺的鬼头发愣。

    我果然猜得没错,这一切都是幻境,我被小莲,或者被我自己给带入了幻境中。

    从一开始进入11楼,我就不断地告诉自己,这里有诈,这里有危险,于是,小莲上场了,我看到了一只鬼眼。

    我以为小莲是恶鬼,便与秦海互换了女伴,为的就是对付这凶恶的一只,进屋后,我对小莲处处提防,没想到这小莲竟然是个洒脱的女鬼,不仅告诉了我真相,还愿意放我一条生路,这一切好像很眼熟,好像……在我的心中闪过。

    这么说来,我的确是进入了幻境中。

    没想到这里的幻境竟然这么厉害,不止是用软香润玉惑其心智,还懂得利用我的警惕和侥幸而带入幻境。

    一阵风吹来,眼前的景象变了,我又回到了那个粉紫色的玉女峰雅间,此刻,我正斜躺在软塌上,小莲坐在我对面,不断地摇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发现了。”

    我从榻上坐了起来,看着福寿膏燃放的烟,“是因为它?”

    小莲也不避讳,点了点头,“我本想把你吓走,没想到……”

    我的手从裤兜里掏了出来,手心全是汗,“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居然敢产生这样的幻境,还好我发现得早,如果刚才我掏出了符咒,你就完了!”

    小莲冷笑一声,将燃烧的福寿膏浸入了茶水里,发出滋的一声响,“那你怎么不杀了我?”

    “我……你别以为我不敢,我是看你还有一点善念,所以……”

    “我早就不想这么过了,你杀了我吧!”小莲好像很生气,眼珠子嘭的一声掉进了茶杯里,眼球在水面上浮沉、浮沉……

    我接触过的妖魔鬼怪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这还是第一次遇见求死的鬼魂,其中一定有蹊跷,“究竟怎么回事?”

    “你别问了,耽误越久,你就越无法脱身,飘飘很快就来了,我只求你杀了我,就算灰飞烟灭也比现在的日子强。”

    “你究竟……”我的话还没说完,身后的门就被人踹开了,我心里咯噔一下,一定是飘飘来了!可是不对,门外怎么会有活人的气息?而且身上还有一股茉莉花茶的清香?

    我从榻上跳了起来,呈防御的姿态将双拳护在胸口,小莲也弹了起来,转身飞到了空中,我们俩就像两只刺猬,被闯入的人吓了一跳。

    站定后我才看清,门外站着一个漂亮女人,女人的个子很高,大约一米七的样子,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裙,腰上别了一根黑色蛇皮细腰带,一头瀑布般的黑发垂在胸前,那冰冷的美人脸正怒瞪着小莲。

    女人张开嘴,露出一对尖尖的小虎牙,“我道是什么妖艳贱货,原来是个丑鬼。”

    如果我没感觉错,她应该是个有修为的人,因为她的身上散发着修道之人特有的明黄色光芒,就跟黑夜里的灯泡一个样。

    小莲看到她后,害怕得朝我飞来。

    女子见状后,用手里的激光电筒一路扫射着她,绿色的光线只要一碰到小莲,小莲的身上就会出一个窟窿,痛得她不断哀嚎,“爷,救我……”

    我挡住了激光束,“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女子发出一阵嘲笑,蔷薇红的唇异常刺眼,“我看你也是同道,竟然分不清正邪善恶,帮一个害人的恶鬼。”

    “别胡说,小莲她不是恶鬼,至少她没有害我。”

    女人打量了我一番,“男人啊,全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稍稍被女鬼蛊惑,连命都可以不要,她今日没害你,并非是心存善念,而是顾忌你身上的法器。”

    “不,不是这样的!”小莲躲在我背后,弱弱地发声道:“我打从一开始就没想过害人。”

    “是吗?”她步步逼近,我们步步后退,这个女人看起来真是太可怕了,要说她是厉鬼,我真是一点也不怀疑,这么多年,我张狗娃也算是阅人无数,可却从没在谁的身上看到过这么强大的杀气和气场。

    “我师父经常告诫我,这世上唯有两种人最会撒谎,一种是女人,第二种就是鬼!你既是女人又是鬼,我凭什么信你?不管你是好是坏,鬼魂是不能擅留人间的,所以……”她将目光移向我,“你滚开!”

    看样子,女人的年纪也不过二十出头,脸上的皮肤嫩得可以掐出水来,长得虽然漂亮,可眼神却太过冰冷,神情太过老成,浑身自带一股威严,一张嘴便牙尖嘴利的,一丝情面也不讲。

    “我不管你是谁,既然你是修道的人,就该听过这句话,上天有好生之德,如果你今天放了她,她的事由我处理。”

    “呵!”她的高傲像两把刀子,划破了我的喉咙,“就凭你?”说完,她脚尖勾起了一根矮凳,重重地砸在了我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