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有情难为表子

    更新时间:2016-11-25 13:20:43本章字数:3205字

    “诶,你别咬啊……”这凶女人拧不过我就改了策略,张着嘴就咬上了我的胳膊,我一心急便松手把她放了,她脱身后转手就是一耳光,“流氓!”

    “我不是……”我赶紧把皮带里的衬衫抽出来遮一遮,我特么肿成这样,不是流氓还能是什么?

    “你听我解释。”

    她又朝我踹了一脚,这一次我没躲,这一脚直直踹在了我的膝盖上,痛得我差点给她跪下。

    “恶心,无耻,臭不要脸!”她说完后,脸一红,捡起兽角就跑了出去,我见她离开,这才想起秦海和小莲还在隔壁呢,也顾不上丢不丢人了,弯着腰就出了房门。

    一出去,外面又变成了一片白茫茫,我凭着记忆在白雾中摸索,慢慢摸到了一扇木门,应该是秦海待的九霄阁不假,摸到门把手后,我轻轻推开了房门,房门好像被什么给堵住了,只能开一条缝儿,只够我一人挤进去,就在在进屋前,我做好了准备,就算这是飘飘设计的陷阱我也不会带个怕字。

    我左手握着电棍,右手俩指头夹着符纸,慢慢地挤进了门内,刚进屋,一道女人的影子出现在了眼前,我眼疾手快,啪叽一声,贴了一张符纸在女人身后,时间过了好几秒,女人却一点也没有动弹,这情况不对,按理说一般的妖魔鬼怪遇到我的符咒铁后定得跳三跳,怎么这女鬼一点事也没有?

    我又靠近了些,再贴了一张符咒上去,这一次,我放慢了手速,贴符的同时还用力地戳了戳,这一戳就戳出了不对劲,没想到女鬼手还感挺不错,皮肤又细又滑,还带着热度……慢着!鬼怎么能会着热度?

    我再靠近了些,大着胆子与面前的人脸贴着脸,直到这时我才看清,这哪儿是什么鬼呀,这不就是刚才要打要杀的‘李莫愁’吗?她被吓傻了?

    兴许是被这层诡异的白雾吓到了,‘李莫愁’站在地上一动不动,她一只手举着兽角,一只手握拳挡在胸前,这副模样明明更适合动态图,没想到却定格成了jpg。

    我绕到她跟前,伸手晃了晃,她瞪着一大眼珠子,眼神似乎有点惊恐,除此之外再看不出什么情绪。

    这样子就像中了邪,或者说中了妖法,整个人都定成了泥塑,这样情况我之前遇到过,若想清醒,只能放人中血了。我望着她美丽的脸,看着这么漂亮的脸蛋要破相了,只能对她默念着:“对不住了,我也是为了救你。”

    刚说完,我指甲还没掐呢,就被带入了幻境里……

    这应该是九霄阁的房间,屋内的摆设跟玉女峰其实差不多,都是古典装饰,看起来有种闯入了小姐闺阁的既视感。

    房间里,小莲的脸全被头发挡住了,她躺在地上,好像受了很严重的伤,我见状后赶紧将她扶起,她靠在我肩头,指着软塌上的俩人说:“我碰不了他们。”

    我扶她起来,一步一步接近软塌, 软塌上的俩人已经聊上了,飘飘坐在软塌左侧,不停地抽着福寿膏,一边抽一边发笑,而秦海呢?他则以一记妖娆的贵妃躺出现在我眼前,那手已经不老实地从桌下伸到了飘飘的胸前,揉面团般揉着捏着。

    “秦海!”我伸手去拽他,眼看着一把就能拽住的胳膊,没想到却抓了个空,“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从来只能飘飘进入我们的世界,我们进不去飘飘的世界。”

    “这儿除了你,还有别人吗?”

    “有。”小莲袖口一挥,白雾散了,我们面前出现了几十上百个鬼魂,这些鬼魂有门童,有服务生,有舞女,有客人,还有一些打杂的老头老太太。

    那些鬼魂看着我,又看看小莲,神情有些木然,眼神有些悲伤。

    “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

    我想了想,看来这事还得从源头查起,“你能把飘飘的事给我说说吗?”

    小莲看了看飘飘的方向,确定她一时半会不会出来,这才开口道,“我是穷苦人家的女儿,做舞女,还是飘飘姐带入行的。那时飘飘姐跟我说过她的身世,她母亲是窑子里的人,她从11岁开始就跟着母亲学着怎么伺候男人,后来,在她16岁那年伺候了乐世界的总经理,便从窑子里脱了身,卖身到了乐世界,管着一片新近的舞女。”

    “二十岁出头的那会儿,飘飘姐成了乐世界的台柱子,是头牌花魁,当时的达官贵人想要跟飘飘姐跳一支舞,那可得花上五十块打样,这要是想跟飘飘姐过上一夜,听说得是这个数……”她比划出了一个1字。

    “一百块?”

    “一千百块大洋!”

    “这么厉害!”如果下辈子可以选择,我一定要做个女人。

    “是很厉害,当时她可是全城最红的女人了,每年蒋委员长到庐山上避暑时,那些个军官都排着队用小汽车来接她,可谓是荣耀一时,只可惜后来……”

    “后来怎么了?”

    “不知您听说过一句话没?”

    “什么话?”

    “有情难为婊\子,说的呀就是婊\子无情,只会逢场作戏,其实这不仅仅是句骂人的话,也是对我们这行人的一个忠告吧,婊\子注定无情,那是因为我们知道,一旦动情,要么逃出生天,要么万劫不复。”

    “听你这么说,飘飘是后者?”

    “是。”

    听小莲这么说,我对这个飘飘充满了无限的好奇,小莲看着飘飘的侧脸,摇了摇头道,“那一年,我记得是丙子年,民国二十五年夏天,飘飘被一位年过半百的李姓军官接到了庐山上小住,当时世道不太平,听说共党要抗日,要东征,日本人那边也是不安分,委员长每天都要跟那群军官开大会小会,因为忙,李军官没时间陪飘飘,白天就让自己的副官带着飘飘到处去玩,今天看日出,明天游五老峰,后天在仙人洞求签,这一来二去的,飘飘啊,竟然对着那位年轻的副官动了不该有的心思。”

    “青年男女在一块儿玩,动情很正常,她要是喜欢,从良嫁人不就好了吗?”

    “如果这事儿这么简单那就好了,可气的是那个叫叶阊何的副官是另一位军官派去的奸细,他瞧着飘飘很受李军官的宠爱,又仗着飘飘恋上了自己,就装穷做苦劝飘飘先留在李军官的身边,等他们攒够了钱再给她赎身。飘飘当时被鬼迷了心窍,听了他的话,留在了李军官身边,传递了很多消息给叶阊何,结果后来,李军官被扳倒了,叶阊何立了大功,回到了原主子的部下,而飘飘却什么也没捞着。”

    我心道,这个叫叶阊何的也不算太狠,要知道,很多被利用完的棋子,下场都很惨,他能放飘飘一条生路,或许也是动了一分情谊。

    而我的想法,则被小莲给读到了,她气愤地道,“你们男人……”想了一会儿又改口说:“爷你跟那些男人不一样,你有情有义,才不是那些狗杂碎!”

    我苦笑,狗招你惹你了?无辜被你给骂了一句。

    “那个叶阊何真不是人!他利用了飘飘姐一次不够,看着她有价值,还想着利用她第二次!”小莲气得浑身发抖,“话说李军官倒了后,飘飘姐在叶阊何那儿没有得到任何好处,最终只得伤心地回到了乐世界,刚一回来,飘飘姐就发现自己怀了身孕。”

    “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后,飘飘姐便写信请人带给了叶阊何,谁知那叶阊何已经有家室了,不可能再收留飘飘姐,再者说,叶阊何打心眼里就觉得这个孩子不是他的种,就更不用顾忌情面了,于是,他心生一计,把飘飘姐骗到了一座豪华的军官福府邸,就在那里,让他的主子把飘飘姐给……给……”

    我听着也很气愤,这特么还是男人吗?连畜生都不如,“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当然有呀,他为了讨好自己的主子,不惜把飘飘姐送到了人家房里,任由飘飘姐受尽凌辱,事后,他竟然还腆着脸跟飘飘姐说,说这是为了他们的孩子着想,他告诉飘飘姐,他的主子已经三十过半,膝下一个孩子都没有,如果飘飘姐能顺利生下孩子,并认作主子的种,到时候,主子的房产、金条、美金全都是他们的了,到时他就带着飘飘姐南下,去广州,去香港,可怜飘飘姐被那狗杂碎的话蒙了心智,后来竟同意了这厮的诡计。”

    “之后呢?”

    “之后,飘飘姐就在府邸住下了,她的肚子也一天天大了起来,军官看到后,以为飘飘姐怀了他的孩子,整个人高兴坏了,立马就拿了一箱子金条为她赎身,赎身后,飘飘姐就过起了少奶奶的生活,唯一有联系的人就只有我,我在她怀孕时还去府邸跟她打过几次牌,每次打牌后我都得帮着她和叶阊何打掩护,让他俩在房中亲热亲热,这日子啊就熬到了孩子出生那天,那天可折腾死飘飘姐了,生了足足有六个小时才把孩子生下来,也亏得她肚子争气,生下了一个儿子,军官看到后,高兴得整个人都飞了,给飘飘姐买了房子、买了车、买了钻石、买了很多很多东西,同时也给了她一个名分,按理说,飘飘姐的苦日子也算是熬到头了,可是人啊,偏偏就惦念着心里的那点求不得,她什么都有了,唯独缺了她的情郎,为了能快一点跟情郎远走高飞,飘飘姐做了一件蠢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