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房内不可说的一幕

    更新时间:2016-12-02 22:27:15本章字数:3450字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将叶阊何交给飘飘姐处置,我当初怎么就被猪油蒙了心呢,我怎么就相信一个疯女人呢?说起来,这一切都怪我!是我低估了飘飘姐对他的感情,我以为让飘飘姐想起了孩子,她就会将这个臭男人千刀万剐,但没想到……”

    “你没想到她会放了他。”

    小莲埋下了头,下巴快抵到了胸前的旗袍,看得出来,她很后悔,“是,她放了他,放了一匹狼!放了一个畜生!”她说完后,身后的那些鬼魂再度出现了,一个个带着怨恨的表情,不用说我也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当时,飘飘姐放了他,他从箱子里爬出来,第一件事就是从裤子里掏出了枪,往我的心口上开了一枪,我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狠,敢在乐世界公然杀人。听到枪声后,飘飘姐吓傻了,抱着头蹲在地上,乐世界的打手们也拿着枪赶了过来,当时情况很乱,我孤零零地倒在地上,感觉心口的肉被什么东西灼伤了,那血一滴滴离开我的身体,又痛又冷。”

    小莲一颗一颗地解下了纽扣,露出了一套款式老套,但是镶有旧款蕾丝的白色棉质内衣,内衣包裹着她小小的胸,微微能挤出一点勾,我听到她轻咳了一声,赶紧把目光转移,转移到一个触目惊心的小孔,小孔就在她的心脏位置,左边的白内衣被染红,血迹已经干涸。小孔违和地存在于小莲的身上,就像有人用烟头在梵高的画作上烫了一个孔,让人无比怜惜,无比气愤。

    “当时,我知道自己活不长了,这些年来到采桑城,我没少见过死人,有一次我跟一个男人正在跳舞,突然,他被捉拿共党的流弹打中,就在我面前,子弹穿进了他的胸口,跟我的位置一模一样,当时,我吓坏了,一把推开了他,看见他像脱水的小鱼一样,在地上蹦跶、蹦跶……蹦跶了没几下,他就没气儿了,原来中了枪后,人是这样的滑稽,而我呢?我也步了他的后尘,变成了一条脱水的鱼,不,不仅脱水,我连血都要放空了。”

    我轻轻帮她把衣服合上,我们的距离是那么近,近到我的呼吸都能喷到她脸上细发,她看着我,鬼脸渐渐褪去,变成了刚才那副害羞的,带着三分青梅气息的脸。

    无声的对望,当最后一颗纽扣扣上时,她突然抱住了我。

    “爷,我比他们都先死,他们这些人里,有的是被乱枪打死的,有的是被那晚的火烧死的,而他们死后也都被困在了这里,困在了飘飘的世界里,他们哀怨,他们感叹命运不公,他们恨着飘飘,但其实我明白,飘飘也是身不由己,因为她是我们这些人中最苦的一人,所以怨念很强,强到我们都敌不过她……只能永远被困在这里,不得超生。”她的声音很温柔,就像小猫一样,却又带着楚楚可怜,我听后,心里又酸又软,恨不得立刻化身为天神,带他们脱离苦海。

    “小莲,你放心,我会想办法解救你们的,拼尽全力也要做到。”说实话,我真的没办法抗拒这么可怜的女人,哪怕她是一个女鬼。

    可是也别误会,我不是色狼,不会像秦海那样,第一次见面就对人家上下其手。

    对了,秦海呢?

    我回头望去,秦海那老流氓,已经成功地解开了飘飘的衣领扣子,我在不经意间过了一把眼瘾,没想到这一看,倒还看出了些端倪。

    都说内衣能看出一个女人的内在,看出一个女人的气质,这一点不假,表面看来,小莲比飘飘保守,可是脱了衣服才发现,小莲其实内心比飘飘开放多了,至少,她一个乡下姑娘进城,都知道给自己穿洋人的蕾丝内衣,而飘飘呢?她穿的还是中国最传统的大红肚兜。

    这就像飘飘的爱情,跟旧社会大多数女子没什么不同,念旧,守规矩,从一而终。纵使叶阊何对她千般利用,她爱了就是爱了,爱是纯粹的,没有任何杂质,哪怕她爱上的是一个人渣,她也认了,最后死在自己所爱的人手里,怕也是没有任何遗憾了吧!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傻,这份傻劲,说文艺了,就是人们常说的执念,飘飘这个人,看似疯癫,其实,她内心的执念之深,或许连她自己也察觉不到。

    我在想,她为什么不留在庐山上的那段时光呢?为什么要留在乐世界?

    根据整个故事的概括,飘飘人生大起大落虽与乐世界有关联,但,跟叶阊何的关联更大,她的孩子在叶阊何手里,她死在叶阊何手里,可是,她死后却不去找叶阊何,反而是留在这里夜夜魅惑保安和加班的公司职员,这太不合常理了。

    一定是某个环节出了问题!

    我睁开眼,乐世界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景象,刚才还站在我面前苦哈哈的鬼魂们,此刻像听到了军营里的号角,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门童站在五彩琉璃门边,开门、关门、鞠躬、问好。

    客人们从门外晃悠地进来,抽着雪茄,手里的小费往天上一洒,十分豪气。

    舞池里,年轻妖娆的舞女们,穿着镶着亮片的贴身舞衣,随着音乐化身为水蛇妖精,在男人们之间穿梭往来,跟着萨克斯的乐声和鼓点声抱着男人前后左右地踏着舞步。

    还有场边的侍者,一个个都穿着白衬衫,戴着蓝色领结,他们面带微笑,站得笔直,只手拖着圆形大托盘,托盘上放着红酒、香槟还有威士忌。

    一切都那么繁华,那么热闹,可是却没有一点温度,看起来就像某个人的梦,或者说,像某个荧幕里的电影片段,而我和秦海,不知不觉,也成了这出戏的群演。

    我关上门,站在九霄阁的房间里,软塌处发出了一阵喘息,秦海已经把裤子脱了,正骑在飘飘身上,飘飘的红色肚兜被他掀开了一半,若隐若现的肌肤被烛光映红。

    看样子他们玩得很开心,飘飘的腿盘在秦海的腰上,影子就像在坐船,一晃一晃的,美极了。

    小莲牵着我的手:“爷,再不想办法,等你的朋友陷进去,他就完了!”

    我看着秦海如大水牛的背影,看到他在这个世界那么欢愉,突然觉得就让他陷在这里得了,如果他有本事,可以夜夜跟飘飘翻云覆雨,如果他没本事,被人当鸭拿去伺候了富婆,那也不算埋汰他,谁让他想死在牡丹花下呢?

    气归气,可我却不能见死不救。

    “我有一个猜想。”

    小莲拽着我的手突然一紧,“什么猜想?”

    “你先放了这个女人,我再告诉你。”我走到恶女人的身边,从她身上的包包里摸出了一张身份证,还有一本民政局盖了章的宗教社团证书,没想到她还挺能的,竟然真是个宗教人士。

    我拿着她的身份证:“白梦?”没想到这么仙的名字,竟然投错了地方,安在了一个凶神恶煞,心狠手辣的女人身上,真是浪费了。

    我把证件原封不动地放回了她的包里:“让她回来吧。”

    小莲点点头:“好。”

    只见小莲打了个响指,这个叫白梦的女人终于变幻了表情,她的神情从惊恐变为气愤,因为太过生气,五官都挤在了一起,原本漂亮的大眼睛也因为杀意而迷成了一条线。

    “你居然偷袭我,我杀了你!”说完,她就朝小莲冲过去,我挡在了她面前,猝不及防,她扑上来时直接落到了我怀里。

    “你这女人属狗吗?怎么逮谁咬谁?”再说了,狗也不是这样的。

    她的脸撞在了我的胸膛上,起来时,脸蛋居然红了。

    “滚开!我今天不杀了她,我……”

    “行了!”我抓住她的手腕,稍稍用力,她就露出了疼的样子,“要不是小莲放你一马,恐怕你早死了,还用得着在这哔哔,你先好好看看周围的环境再想想要不要动手吧!”

    被我这么一说,她终于冷静了下来,这时,房中传来了肆无忌惮的叫声,“啊……嗯……”

    白梦如机器卡壳般回过头,这时我才发现,秦海的衣裳全脱了,他那一身赘肉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了大家面前。

    说实话,这要是个大帅哥,比如我张狗娃这样的,脸帅身材好的男人,看着应该挺赏心悦目的,可偏偏是秦海这只老鸟儿,看着就让人想吐。有时间,我一定劝他少喝点啤酒,少吃点烤串儿,多去健身房跑跑步,减减肥。

    “没想到你的朋友也这么下流,真是物以类聚。”白梦转过身,呼吸明显急促了些。

    “我发现你这人挺奇怪的,怎么三句话不离我呢?骂人也不忘把我带上,不是真爱又是什么?”我调侃的功夫都是跟秦海学的,不被逼到绝境,我绝不使出来。

    “你!”她气得咬牙切齿的模样,别说还真有点意思。

    这时,只听得一声娇俏的笑声,我们三人放眼望去,秦海又换姿势了!那些新奇的姿势估计飘飘从前都没玩过,现在玩起来就跟吸毒上了瘾,一发不可收拾,“爷,等一下,我想坐高点,这样……”她在自己身下垫了个小枕头,整个身子正对着我,看得我脸都红了。

    秦海色眯眯地从身后撩拨她:“为什么要这样啊……”

    “因为……讨厌!别说了,快来!”

    他们那边又开始活力无限了,我们几人在这里很是尴尬,小莲看出了我们的窘迫,“先出去吧!”

    待我们仨出去后,房内的声响还在继续,没想到秦海这老流氓功夫还挺不错,能把久经沙场的飘飘玩得一套一套的,简直没玩没了了。

    白梦捂住了耳朵,一副恶心到极点的样子:“罪过,罪过!”

    “看都看了,说罪过有用吗?”

    她又怒瞪了我一眼。

    为了清净,我们回到了玉女峰内,关上门后,小莲因为害怕,躲到了我身后:“爷,你有什么猜想,可以说说吗?”

    白梦也看着我,一副认真的神情,一时间,两个美女同时盯着我,真有一种万众瞩目的感觉,自信心不觉有些爆棚,我特别凝重地说:“我想,我们之所以出不去,或许不是因为飘飘,而是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