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老故事的结局

    更新时间:2016-12-12 17:59:32本章字数:3251字

    “而是因为这个空间。”

    “空间?什么是空间?”小莲问。

    “简单的说就是长宽高。细细分来,有三维空间,二维空间,思维空间,现在还有网络空间。”

    白梦有点不耐烦,“你到底想说什么?”

    “在我证实猜想前,你先仔细闻闻,这空气里是不是有股很特殊的臭味?”这个味道,我之前就闻到了,特别是在九霄阁里,简直令人窒息。

    她半信半疑,闻了半天,“你是不是耍我?我什么也没闻到。”

    也对,我怎么忘了这一茬呢?我的鼻子比普通人的鼻子灵敏一百多倍,很多常人无法察觉气味我都能闻到,所以平日里,秦海从不敢在我面前说谎。

    可是今天很奇怪,我发现秦海的气味消失了!

    回忆之前,我在小莲的幻境里时,还曾经闻到过秦海身上的汗臭味,这个气味一直存在,直到……直到我刚才进入九霄阁。

    九霄阁是一个奇怪的地方,在那里,秦海和飘飘看不见我们,可以为所欲为的办事。而我们,虽然能看到他们,但却碰不到、摸不到,甚至,连他们的气味我都闻不到。

    这太匪夷所思了!

    与此同时,那股奇怪的臭味却越来越浓,浓到我不能忽视。

    “是书的霉味。”我仔细嗅了嗅,没错。

    “书?”白梦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

    “你听说过字灵吗?”

    白梦点头:“我听说过,但却没见过,这或许只是传说。”

    “这不是传说。”我坐在榻上,“我曾在莫高窟见过字灵的亲戚——画灵,还记得那时,我跟着导游参观到了第148窟的释迦牟尼涅槃卧佛塑像,在绕佛一周时突然发现,卧佛的背后竟然藏着一个挂着泪痕的僧人。”

    “我感到很奇怪,为什么佛祖背后会有一个阴惨惨,哭哭啼啼的僧人?难道因为他犯了错,所以在此受罚?”

    我回想那位僧人的模样,一身蓝色的长衫,手握菩提手串,脸上脏兮兮的,挂着一滴泪,看着真有种说不出的诡异,“于是我问他,‘你怎么了?’,僧人见我能看到他,惊讶不已,他赶紧说到,‘施主可否帮帮贫僧……’。”

    白梦听得入神,心急问到,“他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笑道,“他呀,其实就是148窟洞顶上千佛像中的一尊画像,当年,作画的僧人在画他时,因画笔掉落而用手染了颜料为他涂脸,后觉手脏,于是又用画笔在表面涂了一层,经过千百年的风吹雨打,表面那层脱落,他的脏脸就露了出来,此画像深感羞愧,觉得自己没脸与千佛在一起,于是化作一个哭脸僧人,日日躲在卧佛背后。”

    小莲叹道:“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事!”

    “后来,我跟莫高窟的工作人员说起了这事,我只说是我眼力好,看到大殿顶上第二十八行有位佛像的脸花了,希望他们的文物修复人员能对其进行修复,至于后事如何,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之后,当我在雅丹魔鬼城迷失方向时,恍惚间好像见到过一个蓝袍子僧人为我指路,也不知道是幻觉还是那位哭脸佛帮我。”

    故事说完了,我注意到白梦的神情变得柔和了许多,她双手合十,念了一句:“阿弥陀佛,世间之事真是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所以,既然画能成灵,那么字为什么不能成灵呢?”

    “你怀疑,我们所见的一切,都是由文字转化而来?”

    “不是文字,而是小说!”我觉得自己当初就应该多读书,像我这种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人,就应该去当科学家啊,“我刚才看了你的身份证,你是九江本地人吧?”

    白梦因为被我窥探了隐私,表情有些不悦,“是。”

    “那我问你,这幢大厦之前是干嘛的?”

    “我记得是菜市场。”

    “民国时期呢?”

    “就是一排矮房空出的菜地。”

    小莲气得反驳道:“不可能,这儿是乐世界,是最热闹的地方。”

    “别急别急,你们俩谁都没撒谎。”我感觉离真相越来越近了,“小莲,你能给我描述一下乐世界的地理位置吗?”

    “乐世界就在甘棠湖边上,门前有一条大马路,人可多了。”

    “那好,白梦你告诉她,现在这儿是哪儿。”

    “这离甘棠湖有一段距离,差不多二十分钟的路程。”

    “什么?”

    我点点头,“白梦说得没错,这里是新开发的商业街,离湖远着呢。”

    白梦说:“而且在我的印象中,九江没有乐世界舞厅。”

    我看到小莲一记重伤地跌坐在榻上,不敢相信地看着我们,“那……那我是……”

    “你只是出现在了一个设定的环境里,在这个环境中,甘棠湖边有一个乐世界舞厅,故事的主角就是飘飘,而你……或许是仅次于女一的女二号。”

    我知道事实总是残忍的,小莲一时无法接受也是人之常情。

    白梦也开始渐渐认同我的猜想,“如果说,我们真的走进的书的世界,这些文字都变成了灵,那你朋友是怎么回事?”

    我从房中找到了一张纸,将纸对折立在案桌上,“但凡看过书的人都知道,这面对面的两页,是帖在一起的。假如说,我们在第一页,而他们在第二页呢?”

    她突然眼前一亮,“这或许就能解释,为什么我们处于同一空间,却相互无法干扰了。”

    “是的,而唯一连接两个世界的点,就是这根书脊!”我拿着纸,从房里出来,重新走到了门口,“当我们从电梯出来时,应该就是在书脊处,走到九霄阁和玉女峰之前,我作出了选择,选择跟你一起,于是,我们进入了第一页,而秦海则跟飘飘进入了第二页。”

    “所以……当我们重新来到门外,从书脊处进入时,我们就能顺利地走到秦海的那一页了。”说完,我拧开了九霄阁的房门。

    咔嚓一声,门开了,房内的俩人闻声而止,秦海骂了一句,“艹,你特么想害老子阳/痿是吧?”

    飘飘也害羞地拉过一床丝被,轻轻搭在了胸前,“爷,你怎么来了。”

    我终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走到飘飘的面前,“够了吧!”

    飘飘红着脸,不解地看着我,我说到,“飘飘的命运已经结束,故事已经完结了,你是谁?为什么要续写故事?为什么要困住你,困住小莲他们?”

    秦海这个老色鬼,见我说他的姘头,赶紧站起来拦住,“狗哥,你想干什么?她是我女人,你不能欺负他!”

    飘飘与我对视了一分钟,最终还是敌不过我,她轻轻吸了一口福寿膏,表情立刻变得阴冷,“飘飘的确是死了,可我却不满意那个窝囊的结局。”

    “你是谁?”

    “我?我是乐世界啊!”

    “你是那个舞厅?”

    “对,我是繁华的乐世界舞厅!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故事的结尾,要我为飘飘这个贱女人陪葬!她这种傻女人死不足惜,可是我……我却不想以毁灭结束。”

    “于是你续写了故事,继续你的繁华世界,继续不断地吸引客人。”话音刚落,眼前就出现了富丽堂皇的大厅,大理石地板的舞池中,男人女人正忘情地扭动,接着,出现了一个个房间,出现那些淫逸的画面。

    我看到这一幅幅画面,可以感受到,乐世界舞厅对那个如花似锦的年代有多么的眷念,可是……

    白梦从背包里拿出了她的兽角,“你们让开,让我杀了这个妖物!”

    真不知道一个女孩子为什么整天都是打打杀杀的,她或许不明白,有的人害人,是存心害人,可有的人害了人,却是因为无知。

    我握住了她的手腕,走到乐世界的面前,“灯红酒绿,荣华富贵,不过是过眼云烟,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不管是人是物,终归都有自己的结局。”

    “我不想要什么结局,我只想要所有的人快乐!”

    “可是,你确定他们快乐吗?”说完后,小莲,还有一干人等突然出现了,他们一个个愁眉苦脸,哀怨地看着她。

    “它们,真的不快乐吗?”

    小莲上前一步,“求你放过我们吧!”

    乐世界看着她,再看看众人,吞吐福寿膏的频率变得缓慢,似在思考,最后抬眼看着我,“在这里,他们每个人都有结局,可是,我却没有自己的结局,我留念过往的繁华,无非是认为人们在乐世界能够获得快乐,没想到,这些快乐都是假的。”

    说完后,她突然笑了,笑中带泪,周围升腾起了一阵雾气,雾气中弥漫了浓浓的书本的霉味,等雾气散去,我们这才发现,原来我们三人挤在一个小小的杂物间里,周围堆了很多的拖把扫把,还有大箱大箱的卫生纸,我看到,在角落里的一个置物架下,垫了一本很久、很久的书,书皮被撕掉了一半,上面满是污渍。

    我取出了这本书,发现是一本手写本,看这娟秀的字迹应该是个女孩写的,我们从牛皮纸的封面上依稀看到了书名《柴桑遗恨》,作者名是红蝴蝶。

    柴桑?我看着这两个字,好像在哪儿见过,又或是在哪儿听过,究竟在哪儿呢?

    就在我想得出神时,书册被白梦一把抢了过去,“你想干什么?”我感觉不妙,以白梦的性格,她一定会毁了这本书。

    “这些妖物不能再放出来,就交给我来处理吧!”她用一截红布裹住了书,我心急朝她扑过去,心想着这书绝不能让她带走,谁知道这一抢就只能顾着手顾不到脚了,一脚下去,不知道踩了什么东西一滑,呲啦一声,我把她胸前的雪纺裙子给撕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