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番外2:风水旧闻 斩龙脉斗白虎

    更新时间:2016-03-24 13:40:27本章字数:2258字

    话说我出生那日天生异象、狂风暴雨,因为长得像狗还吓疯了接生的赤脚医生,经她这么大喊大叫一闹腾,我爹原本喜得贵子的心情都给搅黄了,周围的邻居们不明所以,全都聚在我家院子里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我爹一怒之下把赤脚医生赶了出去,气呼呼地走到床前一瞧,整个人便愣住了,嘴唇吓得直哆嗦,一言不发地盯着看了很久,之后大手一挥用碎花小棉被将我裹住,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事出突然,大家还没整明白发生了什么便眼睁睁地看着我爹抱着团花被子消失在夜色中,帮忙接生的文婶隔着雨点瞧见我爹黑着一张脸,细长的眼眶泛着红光,眉宇间满是杀气,心中暗叫不好,她赶紧推门瞧了一眼,床上除了我昏睡的老娘却不见孩子,怪了,孩子呢?

    文婶这才回过神来,合着刚才张老板抱走的是他亲生儿子,孩子才刚刚出生,外面下着暴雨,他大半夜的抱出去干啥?

    别说是她,大家心里都猜到了七八成,但谁也不敢说出口,最后还是镇长身边的小跟班福子点醒了众人,“愣着干什么,赶紧去找人!希望张老板别犯糊涂,弄死孩子是要坐牢的。”

    大家炸开了锅,“这叫什么事,儿子刚生就要弄死?造孽啊!”

    文婶与我们家关系最好,打死她也不相信我爹会杀人,“孩子还喘气呢,别瞎说……咱们找人要紧,对了,这事通知镇长和郑伯了吗?”

    福子说:“镇长今晚喝醉了,叫了半天没反应,郑伯前些日子去外省给人看龙穴了,还得好几日才能回来。”

    文婶叹气,“这下难办了……”

    看热闹的人也不再磨蹭,穿雨衣的穿雨衣,穿雨靴的穿雨靴,三五结伴地在小林镇的迷宫中寻人,别看小林镇就一条街,但这弯弯曲曲的街道足足转了九道,其中有许多错综复杂的小巷,巷内铺地的青石砖还是明朝景泰年的古董。

    听镇上的老人说这样的风水格局叫盘龙伏地,龙头向着东北,龙尾藏于西南,龙爪对着小林镇边上的名泉山主峰,主峰是一座光秃秃的绝壁石山,高1300米,因形如张嘴吞食的老虎,所以人称为虎头崖。

    虎头崖与小林镇相对而立,形成风水中的青龙白虎之势,原本这样的格局好得没话说,但却阴阳颠倒成为了凶地,据说是风水出了问题!

    何为风水?风水本为相地之术,传说为九天玄女创造,咱们老祖宗研究风水也是从战国时期开始,这是一门历史悠久的玄术,大则关乎一切空间,小则细微到一个人发展的空气和水土,说白了就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一门学问。

    懂风水皮毛的人都知道,青龙得高于白虎才能成事,可小林镇恰恰相反,白虎比青龙高出了一千多米,还有一个乱葬岗野狗坳阻断生门,风进不来,气散不去,阴阳颠倒万物失调,这样的凶地别说住人了,野狗都不愿埋在这儿。

    也不知小林镇的祖先为何选择在此安家落户,刚开始几百年除了穷倒也相安无事,后来运势越来越差,直到元末明初时遇到了一场灾难,一下子死了几百户人家,林氏族长这才去江西请了个老道来看看风水、改改祖坟。

    当时先祖们跟老道说了情况,老道听后只说先去看看,便骑着一匹小马驹不远千里赶到了小林镇,谁知小马驹到了名泉山外便开始打冷颤,死活都不愿进山,老道士便知道不对劲,赶紧将罗盘摊在手心看了看,再结合星宿掐指一算,直叹道,“山里的这只白虎很凶啊!这么多年不断攀升,看样子是想借你们的命修炼升仙。”

    先祖一听吓坏了,问他该怎么办,老道说不急,多看看再说,老虎虽凶但也不可能一朝一夕就让小林镇断子绝孙。

    接下来老道在周围不断查看,并叫人子时到镇上的八方取泥土回来,接着花了两天一夜闭门琢磨一番,待第三天鸡鸣时,他把镇上的人叫到了林家祠堂里。

    待林氏族长和族人全都到齐后,老道站在场中,“你们不老实,有事瞒着贫道!”大家相互对视一眼,面色又青又白,嘴巴闭得紧紧的。

    他叹气,“你们不说也罢,但必须尽快搬离此地……”

    大家却表示宁死也不愿搬离小林镇,之后被老道憋得没法子,林氏族长这才把小林镇的秘密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具体是什么秘密,除了当年在祠堂的人,后人完全不知,只是猜测小林镇地下可能埋了东西。

    道长听后不断摇头,“若只是风水问题倒也罢,你们惹上了它,怕是搬离此处也无法摆脱厄运。现在白虎难平,护着你们的又是条病龙,这块地气数已尽,难、难呐……”

    之后老道使出了看家本领,启用禁术改变了小林镇的风水,先是斩断地下的龙脉,这可是一项大工程,在那个没有挖掘机的年代,小林镇的人分出了一半劳动力天天挖黄土地,听说挖到很深的地方竟真的看到了像白骨的大石头,锄头挖下去还会噗噗地冒红水。

    挖断龙脉后便由老道抽龙脊再造新龙脉,他先改变了小林镇的布局,将原本笔直的街道分为九道弯,镇上每一间房屋布局都是精心安排的风水格局,并嘱咐房门和天井的水缸万万不能挪动位置。

    龙脉接入小林镇后,老道引用同脉的雪峰山,借其精气养着这条盘龙,并斩断虎头崖下所有的道路,等同断了它的四肢,又在虎头挂上了九条铁索,锁链深埋地下,由盘龙伸出的爪子牢牢抓着,于是小林镇的风水格局彻底变了!

    之前是凶恶的白虎,现在却成了盘龙手里的小宠物,只能嗷嗷大叫了。

    风水布局改变后,为了养活这条盘龙,老道让人将龙鳖河的支流改道小林镇,淹没了阻碍生门的野狗坳,并赐名为白龙河,这个名字一直沿用至今,以至于大家都觉得小溪上游的深潭里真住着一条白龙。

    据说当工程结束时,小林镇死得只剩四五十户人家,许多房屋荒废了没人住,晚上空荡荡的别提多吓人了,不过说来也怪,自从小林镇风水改变后,不出二十年,镇上的人口便慢慢兴旺起来,曾经闭塞的小山村也渐渐有了商旅之人,甚至在明景泰年间还出了位状元郎。

    这些故事听着挺精彩,但却是小林镇人努力了近百年才摆脱的厄运,或许你会好奇,好好的干嘛说起这些旧事?那是因为我爹那晚做了件傻事,打破了小林镇几百年的安宁,还差点害死全镇的乡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