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番外3:蚂蚁坟撞邪

    更新时间:2016-03-24 14:10:20本章字数:2171字

    当晚,我爹抱着我冲进雨里,一口气跑到了白龙河(之前的野狗坳)边,这场暴雨使得清澈的小溪流变得又急又浑,溪水夹杂着山上冲刷的泥沙,发出雷响般的吼声,听得人心里发颤。

    我爹摸黑顺着芦苇前进,眼前的路已经看不清了,他估摸着离河还有七八米便停下,不知是心理原因还是被子吸水太沉,他的双臂酸得不行,连抬胳膊都有些吃力。

    扒开包裹的棉被,他只手抬着我的身子,摸着我冰凉冰凉的小屁股一边哭一边嚷着,“孩子,不是爹不要你,实在是没办法……”

    哭着哭着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手中的孩子刚刚出生,淋了雨、受了寒,外加一路折腾,竟然不哭也不闹,难不成已经死了?

    他无法道出当时的心情,手中的我就跟小狗崽子一样,手和脚又细又长,摸上去软得像个小面团,好像轻轻一捏就会坏掉,如果不是长得狗,他一定把我当祖宗一样供着,绝不让我受半点委屈。

    而我现在身上又冰又凉,小胳膊小腿也不再动弹,他突然慌了一阵,伸手就朝我的鼻子探去,手指离得越近越颤得厉害,就连吸气也有些不利索了,在黑暗中摸了一会儿,他摸到了一个小圆脑袋,顺着脑袋摸到了一道塌塌的鼻梁,再往下……突然被一个小东西给含住了。

    我兴许是饿急了,见到手指就一口咬住,拼命地吸了起来,没长牙的牙龈蹭着我老爹的指纹,就跟小狗一模一样,蹭得他的心瞬间软了下来。

    原本他想着把我丢在白龙河里,听说这条河有白龙守护,怎么着都比做野鬼强,没想到就在我啜手吃指之后,他却怎么也下不了手了,最后将心一狠,既然舍不得杀了孩子,不如就放在路边,有人收养当然最好,要是熬不过去,这也是我的命。

    于是他沿着白龙河朝上游走去,上游有两个村子一个小镇,过去人们划分村界山林都是“指手为界,插草为标”,到了清朝年间,小林镇和其他村镇间出现了一座蚂蚁坟,这才有了标志性的分界点。

    这蚂蚁坟虽跟刘邦祖坟“蚂蚁圆坟”的传说有些相似,但这里面埋的人物并不是汉高祖刘邦的先人,而是一位苗族起义的领袖!

    此人名叫张秀眉,是小林镇附近黄飘乡人,咸丰五年于台拱起兵反清,后在同治五年被清廷镇压太平天国的稔军配合川、湘、滇、桂等兵力合力围剿,因地形优势大胜了清廷,史称“黄飘乡大捷”。

    后来,苗族同胞们还作了一首苗族英雄史诗《张秀眉歌》赞颂此战役,其中这几句“打死汉将荣维善,官军人马全覆没;飞书廪报清朝廷,清王听了也都哭。”连清朝的皇帝都给郁闷哭了,可想而知这场战役清廷败得多惨。

    在获得胜利后,这支少数民族起义军并没有趁胜追击,而是退入清水江南岸,给了清廷喘息的机会,导致了这次起义失败,作为将领的张秀眉为躲避敌人的追杀,带着几个心腹策马逃到了小林镇边界,谁知在入夜后被人下了药,砍了头,临死都不知是哪位好兄弟杀了他,心中的怨气难以平复。

    张秀眉被曝尸荒野,沦为屈死鬼,自然泉下悲鸣、死不甘心,那几日小林镇和周边几个村子三月里忽降大雪,又连着下了整整一夜冰雹,等第三日风雪散后,人们发现小林镇边界出现了一个低矮的小土包,周围涌现出了上百万只油亮油亮的黑蚂蚁,驮着比自己身体大几倍的泥土粒子不断往坟上送着,一旁的雪地上染着血,留有一行小字,上面写道:此仇不報,願永世不得超生!落款人是張秀眉。

    这时人们才知道,原来里面的就是前些日子对抗清廷起义的苗族领袖,大家都很敬重这位冤死的英雄,于是给他做了口棺木重新下葬,于坟前立了块石碑,每到清明和鬼节,附近的乡亲们都会给他烧柱青香放点祭品,而小林镇和白龙河上游的两村一镇也划分了地界,蚂蚁坟就是大家的地标。

    此刻我爹就站在蚂蚁坟的边,面前有三条小路可走,他思索半天,往左走可走到一个小高寨,寨子里住的都是山里的苗民,苗民们鲜少与外界有联系,至今仍没有通电通水,始终保持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

    直走是通往红旗镇的一条捷径,那里山清水秀,民风淳朴,但镇上人寿命都不长,能活到五十几岁就算高寿了,听前来考察的专家说,那里的土地缺少硫,种出的稻米和蔬菜会让人致癌,癌症可是跟瘟疫一样可怕!

    剩下的这条路是通往小源村,小源村土地肥沃、人丁兴旺,是这三条路中最好的去处,可是近几年村里的青壮年都离家外出打工,村子里都是些老弱病残,自己都种不出几亩粮食,哪还有多余的口粮喂别人呢?

    老爹把我捧在怀里,思来想去也不知该往哪儿走,就在他拿不定主意时,突然,不远处出现了一阵若有若无的叫声,好像有活物在树林里走来走去,不断哀鸣。

    叫声一开始很轻,就像山里的夜猫似的,影影绰绰听不真切,却不断挠着他的心,让人背脊发麻,浑身发冷。

    渐渐的雨小了,那阵猫叫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叫着什么,我爹竖着耳朵仔细听了一会儿,好像是从蚂蚁坟边传来的。这想法让他心里发毛,该不会是遇到游魂野鬼了吧,不然就是蚂蚁坟的冤鬼在作怪!

    自从他来到小林镇就从没听说过蚂蚁坟的冤鬼害过人,难不成因为做了亏心事,今夜就被他遇上了?他心里害怕得紧,此刻也顾不上我的生死了,将我轻轻放在路边后,脚底一溜烟就朝小林镇跑去……

    这一路他跑得辛苦极了,全身就跟灌了铅一般,越是害怕、越是心急,身子就越重、步子就越沉,快到小林镇时正巧遇到出来寻人的福子,福子刚想问孩子去哪儿了,便两眼一瞪吓得大叫一声,整个人摔在了菜地里,周围的人闻声敢来一瞧,谁也不敢靠近他,纷纷嚷着赶紧去杀只成年的黑狗,用黑狗血先泼了再说。

    我爹那时已经完全没了意识,这事还是大家之后告诉他的,光听着都渗人,更别说是那晚亲身经历的乡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