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番外5:镇上死了人

    更新时间:2016-03-24 15:09:46本章字数:2527字

    “这是啥玩意?”大家心里没底,看着我爹背上的毛发又黑又长,还真像女人的头发,难道它是个女鬼?

    这让大家想起了老光棍鬼妻的事,89年夏天的一个晚上,镇上的老光棍李成在路边遇见了一个漂亮的小媳妇,小媳妇说自己是小源村人,天黑路滑扭伤了脚,想让他帮帮忙送她回家,李成看着她一个人挺可怜的,想也没想便答应了。

    上路后,小媳妇趴在他背上聊了起来,嘴里直夸李成是个好人,心眼好,人又实诚。

    李成笑道,“小大姐,我要真好,为啥到现在还是光棍一条?”

    小媳妇惊讶道,“我看你也三十好几了,人又长得也不赖,怎会娶不到媳妇?”

    “唉,还不是因为穷?”

    小媳妇听后很同情他,并承诺如果他把她送回家,她就让家里的小妹嫁给他。

    听到婚事有了着落,他一路上心花怒放,脚底生风朝着小源村走去,走到蚂蚁坟的岔路口时正巧碰到镇上的林大贵。林大贵刚出诊回来,背着药箱正往回赶,看见老光棍背上背着个女人便打趣道,“哟,李光棍,这是哪家的姑娘?什么时候请我去喝喜酒?”

    李成啐了一口,“别瞎说,这位小大姐已经嫁人了。”

    “那你干嘛背着别人的媳妇,不怕挨揍?”说着就想瞅瞅这是谁家的媳妇,指不定他还认识,没想到女人害羞,扒着一头又黑又长的头发把脸遮住,僵硬地转过了头,用后脑勺对他。

    “呵,她男人待会还得谢我呢!这位小大姐是小源村人,脚扭了,我送她回家。”

    “脚扭了……”林大贵是镇上的中医大夫,别说治个扭伤,就算骨头断了,经他手一摸一顺一扶,不出一秒就能接骨,他刚准备看看小媳妇的扭伤便发现此人不对劲!

    这小媳妇穿着一条灰白色长裙,被李成背在背上,此时只见裙摆不见双脚,一阵山风吹过,裙摆掀起了一角,里面别说脚,就连腿都没见着,看到这儿他心里便明白了。

    “敢问这位小大姐是谁家?小源村每家每户我都认得……”林大贵话没说完突然就发不出声了,身子也不能动弹,眼神刚盯着那团头发就看到头发帘开了条细缝,一只没有眼珠的死人眼正狠狠地瞪着他!接着,耳朵里出现了女人的骂声,骂他多管闲事。

    “林大夫,林大夫?”李成跟他说了几句,见他不回话也不动弹,背上的小媳妇又心急这回家便接着上路了。

    几分钟后林大贵突然能动了,吓得赶紧回镇上找郑伯,郑伯听说后将他狠狠地一顿骂,他药箱里有朱砂,女鬼嫌他多管闲事却无法近身便是忌讳这个,如果他够机灵,在惹怒女鬼前掏出朱砂一洒,李成当场就会没事,现在好了,过了这么久,谁知道李成是死是活!

    事关紧急郑伯也没工夫训他,带上捉鬼的家伙便匆匆上路寻人,天快亮时终于在白龙河边见到了他,发现时李成的三魂已丢了两魂,背上还背着一团黑乎乎的头发,头发湿哒哒的正往外滴水,看样子是个水鬼。

    那晚李成捡回了一条命,但他却喜欢上了那小媳妇,小媳妇也觉得李成是个好人,所以挨到天亮也没取他性命,之后,郑伯被这对痴男怨女缠得没办法,便从女鬼处得到了生辰八字,跟李成的一合,发现两人真是天生一对,便给他们办了冥婚。

    大家都笑说,李成这个老光棍,娶不上活人媳妇便娶了个鬼媳妇,不管怎样,总算是有了媳妇。

    所以,当大家看见我老爹背是团黑毛时便一致认定:这是个女鬼。

    很快,郑伯的千里传音再度出现,明显比上次近了许多,“福子,看到现形了吗?”

    福子回到,“看到了,是个女鬼……”

    郑伯说:“是女鬼就好办了,找个阳年阳月阳日阳时的男子脱下内裤给她罩上,保证魂飞魄散。”

    这是什么损招?

    大家都觉得郑伯的法子有些下作,就算是对付女鬼,用男人内裤也挺不地道的,但福子却不以为然,只要能救人,再下作的法子都是好法子。

    “阳年阳月阳日……”他嘀咕了半天,“说的不就是我吗?”

    他赶紧跑到人后去脱了内裤,现身时拿着条蓝底红花的四角裤,大家偷偷笑着,他张嘴便骂,“MLGB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我就不信你家男人不穿花内裤。”

    骂完后福子看着我爹有些心虚,便将内裤丢给了阿华,“你,过去罩上!”

    “我?”阿华刚准摇头就被赏了一巴掌,“有你福子哥的纯阳内裤在此,怕什么?”

    阿华颤颤巍巍站起来却不敢接手,福子知道他人傻胆小,但特别好面子,于是说到,“如果你能罩住女鬼,从今往后你就是小林镇胆儿最肥的大哥,我再也不骂你怂。”

    这招果然奏效,阿华眼中放光,“真的吗?”

    “是真的,快去吧!”他挤眉弄眼,把自己臭烘烘的内裤塞在了阿华手中,阿华接过后,对着天深吸几口冷气,卯足了劲走过去,边走边骂,“狗日的女鬼,差点把你华爷爷吓死,等着吧!我这就让你魂飞魄散……”

    当他举着内裤走到我爹身后时突然停了下来,大叫着,“福子哥!这不是……”‘女鬼’两个字还卡在喉咙,黑毛便突然动了起来,一只同色的黑猫从长毛中飞出,一爪抓破了阿华的脖子,上面留下了三道细细的抓痕,而黑猫在抓人后便一溜烟跑了,湮没在了黑夜中……

    阿华举着内裤站在原地,眼珠子瞪得老大,肥厚的嘴唇微张着咕噜咕噜冒出一口血,不过眨眼的功夫,脖子的伤口喷出了几条血柱,朝着四周乱飞,看样子是伤到了大动脉。

    “快,快捂住伤口……”福子抓过内裤就往伤口上捂,可是那血止也止不住,一分钟后,地上浸了一滩浓血。

    林大贵让福子继续捂着,自个儿憋着口气跑到铺子取了止血的云南白药,回来给阿华撒上后把了把脉,叹了几口气,“唉,怕是不行了……”

    不过就是猫抓,怎么会不行呢?

    林大夫给大家解释到,这猫爪看似不厉害,其实锋利得就跟刀片一般,外面伤口又细又浅,其实里面的动脉已全部割断,就算送到县城医院,十有八九也救不了,况且,他根本撑不到那会儿。

    听到后福子彻底慌了神,“阿华……阿华……”他吓得脸都白了,“你撑着,就算医生救不了你,等郑伯回来一定能救你……”

    阿华却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死活,而是拽着他的手腕,张着冒血的大嘴,用蚊子般的声音说:“福子哥……我……我……没有……怂……”

    福子看到他这傻样,眼泪哗的流了下来,“臭小子,临死还想着这事。”

    他裂开嘴笑了笑,“我……我……不怂……”

    “对,你不怂,你是咱小林镇胆儿最肥的人,也是我的好兄弟,我保证再也不欺负你了,我……”

    福子的话还在继续,但阿华已经没了呼吸,福子抱着阿华的尸体过了好一阵都没缓过劲来,内心隐隐后怕,刚才若不是他哄骗让阿华过去,恐怕现在死的人就是他了。

    这就是命啊!

    阿华咽气后,大家小林镇乱成了一锅粥,几人去追关心杀人的黑猫,有人扶起我昏迷的老爹,有人去通知阿华的娘,却没有一人发现张家有个狗娃被扔在了蚂蚁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