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第一章 苗民诡尸

    更新时间:2016-03-24 23:03:30本章字数:2376字

    “张狗娃、张狗娃……快去看啊,白龙河边捞到了一个怪东西,跟铁一样硬……”

    院里喊话的大胖子是米店老板王永贵的儿子,外号小猪,之前视我为仇敌,逮着机会就欺负我,后来被我小小地教训了一下,这才心服口服地认我做大哥,有什么好事都想着我。

    此刻我正蹲在家里一边吃西瓜、一边吹风扇,看着外面的灿烂阳光便本能地想躲。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张狗娃最怕热了!”

    从小我就知道自己跟别的孩子不同,长得像狗也就罢了,连体质都跟狗一模一样,一入夏身体就热得跟火炉似的,好像披了层厚实的狗毛,热得我吃不香也睡不着,恨不得钻进冰柜里。

    王小猪接着喊到,“我知道你怕热,所以带了五毛钱请你吃冰棍。”

    冰棍对我还是很有诱惑力的,但我爹吩咐过不许靠近白龙河,说那条河里有不干净的东西,我去了那么多次发现,还真有很多不干净的东西,什么垃圾袋啊,破铜烂铁的。

    “白龙河那些破烂有啥好看的?稀罕点也不过是个泡涨的死人,不去不去。”

    小猪跑到窗户下,“我保证这次不是破烂,是个死人,而且跟我们平日见到的死人不一样!”

    “死了就是死了,死人还有不一样的?”

    王小猪干脆爬上了铁窗,双手抓着铁栏,说起这事就两眼放光,“你见过浑身黑黝黝、身上跟铁一样硬的死人吗?”

    好像还真没见过!

    “你咋知道是硬的?”

    他不好意思地一笑,眼睛眯成一条线,脸上的肥肉叠在一起,“是我爹说的,我爹是听林镇长说的,唉,你就别问这么多了,到底走不走?不走我走了,真走了,你别后悔……”

    王小猪跟他爹一样鬼精鬼精的,明知我好奇心强、又贪吃,一来便戳中我的软肋,想到有冰棍吃还有稀奇事看,我就忍不住套上了鞋。

    “小猪,等等我,我们先去买冰棍吧,一边吃一边看,多好啊……”

    “那你快点……”

    从小卖部出来,我和他人手一跟冰棍,我选了橘子味,他的是可乐味,我俩有个习惯,什么东西都会挑不同口味的,吃到一半相互换一下,等于花一份钱吃了两种口味。

    吃完冰棍刚好来到白龙河,河边已堆满了人,我瞟了一眼,还好,人群中没有我爹,想来也是,他每天都在看店,哪有时间凑热闹?

    我们挤到了最前面,不远处站着鲁贤,他正低声跟路人甲乙丙说事情经过,按理说隔那么远别人准听不到他说话,但我不同,我的耳朵比一般人更灵敏,只要周围安静些,我连鲁贤的心跳都能听到。

    王小猪是我的好兄弟,当然知道我的“特异功能”,他可是吃过大亏,平日里背后说谁坏话都不敢说我的。

    他见我在听便急着问,“你听到了什么?”

    “别吵,鲁贤说得正精彩呢……”

    “好好好,你赶紧听,听了跟我说说。”

    我竖着耳朵听到鲁贤是这么说的……

    “今天我下工回来,路过白龙河看见河岸边躺着个黑乎乎的东西,乍一看还挺大,我以为是上游漂下来的木头,寻思着可以捡来做点东西,谁知道是个死人,呸,真晦气!”

    “这个人浑身就跟黑炭似的,我以为是淤泥粘的就接了河水给他冲了冲脸,来回接了好几次却怎么冲也冲不掉,于是我大着胆子摸了摸他,发现他身上都是硬的!”

    我隔着人群喊,“鲁叔,会不会是裁缝店的假人?”

    他回话,“假人?你自己瞅瞅,有那么真的假人吗?连鼻毛都有。”说完后他惊讶地望着我,“你怎么能听到我说话?”

    “……”我赶紧转过身。

    王小猪在一旁急得不行,我只好把听到的都说了一遍,听完后王小猪分析道,“看来鲁叔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我想从他这儿也听不到更多的事了,咱们还是去听听郑伯怎么说吧!”

    别看王小猪长得白白胖胖、傻头傻脑的,脑子却非常灵光,而且是个行动派,这边说完,那边就抓着我就朝郑伯跑去。

    “小猪、小猪……”我本能地不想见到郑伯,因为……

    “张狗娃!”他每次看到我都会很凶,“你来干什么?”

    我朝王小猪吐吐舌头,看吧,要挨骂了!

    王小猪一副‘怪我咯’的神情。

    “我……”

    王小猪抢先开了口,“狗娃说他想来看看,硬拽着我来。”

    这哪儿是我说的?明明就是王小猪……他这个骗子……

    郑伯横眉竖眼的,“这不是你待的地方,滚回去,不听话我就替你爹教训你!”

    我甩开王小猪的手,怒气满满地瞪了郑伯一眼,不看就不看,谁稀罕……

    离开后我又很好奇,说实话,我还从没见过跟铁一样的死人,可惜郑伯已经发现了我,不仅赶往走,还让福子跟着我一路到家,回家后,我因为没看到死人,又因为王小猪的背叛,整个下午心情都是闷闷的。

    到了傍晚,王小猪又来到了我窗前,“狗娃,狗娃……”

    我在屋里写作业,存心不想搭理他。

    他趴在我屋的窗户上,“我知道你还在生气,但你能不能听我解释。”

    “不听。”

    “别啊,你听我解释。”

    被他这么一闹,我就更没心思写作业了,“那……那你说。”

    他眯着眼睛一笑,“嘿嘿,就知道你最好。”

    “少废话。”

    “我今天这么说,并不是背叛你,我王小猪怎么也不会出卖自己的好兄弟呀。”

    “我可看不出来。”

    “唉,我是为了探听消息!你想啊,如果说是我叫你来的,郑伯恐怕连我也会一起赶走,所以我才说是你想看看,结果郑伯赶走了你,但我留下了呀……”

    这厮说得挺有道理,一个人犯错总比两个人好,这时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消息?”

    “那当然,不然我来找你干什么?”

    我突然来了兴致,也不顾生气的事,趴在窗户上对着他,“快说,快说。”

    这死小胖一副懂我的表情,开口道,“虽然我耳朵没你的好使,但也听到了些,郑伯说从死人打扮来看,这人不是汉人是苗民,还有,他身上的肉都中毒了,所以才又黑又硬。”

    我恍然大悟,电视里的大侠中毒后脸也会变黑,十有八九错不了。

    王小猪接着说:“还有句话我没听明白,是郑伯私下跟镇长说的,什么子时……起尸……什么尸变的,我不是很明白,你明白吗?”

    “起尸?”我好像在哪儿听过,可一下子想不起来了,唉,不管了,“你知道死人放在哪儿吗?”

    “就放在老义庄。”

    我白天没看到死人心里痒痒得要命,“待会我俩去老义庄看看?”

    王小猪有些害怕,“大晚上,你不怕鬼啊?”

    “我们又不是真的进去,就在外面远远看一眼,好吗?”

    他想了一会儿,“行!”

    “等我爸妈睡着后,咱俩九点半大榕树见。”

    “好,我先回家骗我奶奶睡个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