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百草蛊虫

    更新时间:2016-03-27 11:13:59本章字数:2175字

    黑水的速度很快,但我的眼睛也不是盖的,瞬间就发现这不是水,而是一只长着绒毛的黑虫子!

    “哪里来的小鬼!”阿臬鬼师话音未落,那只黑虫子就钻进了我的右眼。

    “啊啊啊……”一阵灼烧感传来,我的眼珠子好疼,好烧,就像滚烫的菜油浇到了眼里疼得快要死掉,最可怕的是,我的右眼已经看不见了。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我抱着右眼在地上打滚,王小猪趴在我身边,“狗娃,狗娃你怎么了?”

    我的意识却越来越模糊,剧烈的痛感把我吞噬,在世界完全变黑之前,我看见郑伯和阿臬鬼师打了起来……

    “你是谁?”我来到了一个黑乎乎的地方,一只肥肥的、蜂蛹状的大黑虫在我身边蠕动,这只虫子看样子成了精,长得跟我的腿一般大。

    我好奇地上前,那虫子好像很怕我,我走一步它就退一步,退到墙角无路可走后,它竟然抖了起来。

    “我有那么可怕吗?”

    这个梦很短,但特别真实,而且这条虫子我好像在哪儿见过,在哪儿呢?

    当我醒来时发现我躺在一个破旧的屋子里,屋顶的瓦片破了,月光透过漏洞射在脸上,我的身边直挺挺地站着三个人,王小猪、郑伯、阿臬鬼师。

    看到他们,刚才的一切我都想起来了。

    此时王小猪哭得眼睛都肿了,鼻子挂着两条清鼻涕,郑伯和阿臬鬼师的衣服都破了,看到我醒来,郑伯一改凶巴巴的样子,关切地问,“狗娃,你看得到我吗?”

    我点点头,两只眼睛都好好的,刚才的痛苦就像是一场梦。

    他松了一口气将我扶起,“阿臬鬼师,快把你的东西拿走。”

    阿臬鬼师一脸惊恐地瞪着我,我看到他也一脸的害怕,这个人好可怕,竟然用虫子伤我。

    郑伯拍拍我的背,用我从没听过的温和语气说:“别怕,有我在这儿,他不会伤害你。”

    阿臬鬼师从腰间拿出了一个黑乎乎的棍子,用火点燃后发出一阵药香,他拿着这根冒青烟的棍子来到我面前,对着我的眼睛熏了几秒,很快,眼睛有出现了异物感,好像有很大块的眼屎没挖干净。

    郑伯抓住我的双手,“别摸。”

    我乖乖听话,心想这是什么眼屎,竟然会自己爬动,等了一会儿后,阿臬鬼师伸手在我眼前,我余光一瞥,天啦,竟然是那只长满绒毛的黑虫子!

    现实中虫子虽不像梦里那么大,但也快有我小拇指粗了,我好奇,这虫是怎么钻进我眼里的?

    那只虫爬得很快,顺着我的脸爬到阿臬鬼师的手里,在他手心瑟瑟发抖,阿臬鬼师看着虫子,瞪着我问,“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这话不是我该问的吗?

    郑伯说:“阿臬,既然我徒儿没事了,这事就算翻篇了,至于他是什么人,还轮不到你关心吧!现在最紧要的是把药尸找回来,若是伤了人,这事就闹大了。”

    我被他的大脑门晃得头晕,我什么时候成了他的徒儿?还有药尸……我赶紧一瞧,隔壁棺材板上的死人真不见了。

    阿臬鬼师对我的兴趣比药尸更大些,盯得我浑身发凉,“郑老鬼,你我比试多年不分上下,既然他是你的徒儿,不如这次我们用弟子比比,看谁的徒儿先找到药尸。”

    郑伯才没心思跟他比什么赛,他的重点都在什么茅台酒、中华烟、毛爷爷上,输赢算个鸟,有钱才是硬道理。

    果然,他推脱了,“不必了吧,我徒儿还那么小,就算寻到药尸也难保会被伤到。”

    阿臬却咬着不放了,“这么说你是认输了?我们当初可是说过,谁输谁就把地盘让给对方。”

    郑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们小高寨山高路险,又不与外界联系,就算你给我,我也没兴趣。”

    阿臬吐了口唾沫,“放你的狗屁,没兴趣十年前为什么会偷偷潜入寨子,还被我拿下?”

    “这个……这个……”他眼珠子一转,“我当年是为了救人,去找药的。”

    “哼,我就说你们汉人最狡猾,嘴里没一句真话!”阿臬鬼师说:“不管你对小高寨存着什么心,但我可以明着告诉你,我对小林镇很感兴趣,当初要不是那群汉人霸占了这块地方,小高寨也不至于窝在深山里,这笔账前人没讨回,就让我来讨吧!”

    郑伯看他是铁了心,“看来这次比试我是逃不掉了……”

    之后,郑伯去屋后请上祖师爷问问这事该怎么办,阿臬鬼师从竹篓里拿出了一把小小的芦笙,在野草地里吹了起来,听到他的乐声我就浑身不自在。

    义庄里就只剩下我和王小猪了,王小猪吓得脸都白了,看到我没事后终于擦干了眼泪鼻涕。

    “刚才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没救了!”

    我很好奇,“刚才到底怎么回事?”

    小猪趴在我身边,“刚才你眼睛疼的那会儿,郑伯跟这个鬼师打了起来,我那时只顾着你,也没仔细瞧他们是怎么打的,打着打着就听见一阵吼声,回头我就看到那硬邦邦的尸体坐了起来。”

    我暗想,这难道就是郑伯说的尸变?

    “鬼师就说先住手,药尸起尸了,得马上制住,郑伯却死活拽着他,说鬼师害了他的人,必须解了才能走,不然就算让药尸咬死他也绝不放手。”

    唉,这么精彩的部分我怎么就错过了呢?

    “之后呢?”

    “后来呀,鬼师就踢翻了竹篓,竹篓里的毒蛇一出来,那药尸就跟见了鬼似的,吼叫一声就撞破小窗逃了出去,鬼师本想去追却死活被郑伯拽着,他就对郑伯说你已经没救了,这只是百草蛊,用一百多种毒草炼的,蛊虫见缝就钻,刚才从你眼珠子进去,现在恐怕已经钻你脑子里了……”

    “我听他这么说,还以为你没救了,吓得直哭,但郑伯却死活不放手,说什么也要试试,后面的事你都知道了……还好有郑伯,不然你就被那只臭虫害死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但……

    “我怎么就成了郑伯的徒儿?”

    王小猪说:“阿臬鬼师说普通人不值得他救,郑伯就说你是他唯一的徒儿,如果鬼师不救你,他一定会报复的。”

    没想到平时凶神恶煞的郑伯竟然这么关心我,难道是我错了?

    还没来得及细想,远处便传来百十条狗的狂叫,我的耳朵就动了动,是小林镇的方向!

    郑伯叫到,“糟了,出事了!”